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先下手为强
    一路上袁夫人一直念着慧恩大师那句话。

    难道语姐儿只能这个样子。

    那是不是说她们的计划失败?她看着前面的永叔还有菁华郡主,不相信。

    命里无时为什么不能强求?安心是福?

    她是知道慧恩大师有多厉害的,可是听到不少人说,她一边担心一边又不信,会不会是慧恩大师看她们闯进去,所以?

    她看了一边的语姐儿眼。

    语姐儿白着一张脸。

    袁冰语也很心慌,大师说她安心是福,命里无时不要强求。

    可是。

    她抬起头。

    萧菁菁觉得慧恩大师说的和那一次对吴氏萧柔柔的差不多,纪尧没有太大的感觉。

    纪府,水嬷嬷本来想跟着去皇恩寺给夫人做法事,给夫人点长明灯,只是语姑娘的事交给了她,就在今日,她要是去了,也不知道挑中的那人能不能做到,不看着,她不放心。

    所以她没有去,以后有的是机会。

    四爷和新夫人带着人出府后,她打听了下,知道新夫人和四爷出府的时候新夫人只带了两个丫鬟,并没有带太多人。

    这让她要做的事变难了,不过她早就考虑过。

    新夫人身边的人虽不少,再是谨慎小心,也有大意的时候,老虎还要打盹,语姑娘那边又传了消息过来。

    可能是觉得之前的计划不够好,不止是把男子的衣物放到新夫人那里,还要想办法偷拿新夫人的衣物,最好是贴身衣物,交给收买好的人。

    她老了,倒是没想那么多,如今想来,这样更容易弄倒新夫人,让新夫人失宠,看着不像语姑娘的手笔,不管是不是,她都答应了。

    竹园那边很多都是提前弄清楚了的,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

    只要不被怀疑,应该差不多了。

    她挑中的人本就是竹园那边的,以前得过她的恩惠,语姑娘要她找的男子,最好是新夫人能接触到的,她也想过,四爷和新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府。

    男子的衣物她没有用,只取了一根腰带,这样更好带过去,也不惹眼,被发现的时候也好说。

    语姑娘那边的意思是暂时不能让人发现,找个机会。

    主要是把新夫人的贴身衣物,或者不容易被发现的贴身的东西偷出来,再让人发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天渐渐暗了下来。

    一个婆子看了看身后,快步走进了院子里,水嬷嬷看到了,等婆子过来,婆子也看到了水嬷嬷。

    没有一会,婆子小心的离开,水嬷嬷看着。

    事情完成得差不多,只是新夫人贴身的衣物,没有拿到,新夫人身边的人看得很紧,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虽然早有所料,也考虑到了,还是没有达成。

    只拿到了新夫人的一串珠钗,她低头看着手上的玉色珠钗,男子的腰带也是好不容易才悄悄放在一个地方,比想像中还要难,新夫人身边的都是能人。

    比打听到还要小心谨慎。

    听了婆子的话,要不是今日新夫人的奶嬷嬷开口让人换下新夫人四爷用的锦被罗帐,还找不到机会偷出新夫人用妆笼里的珠钗。

    要取新夫人贴身衣物非常难,男子的腰带还要等机会带进新夫人的衣物里,主要新夫人和四爷一起住。

    不像当初夫人和四爷,很多事不同。

    水嬷嬷转过身来,把手上的珠钗放到一个地方,到时候有用。

    竹园,赵嬷嬷等着四爷和郡主回来,紫嫣秋雨两个被她赶去绣嫁妆去了,要成亲了,还有不到一个月,不好好养着绣嫁妆要怎么。

    郡主也不要她们服侍,让她们好好绣嫁妆,待嫁,她们偏要来服侍,新上来的丫鬟有她看着,郡主也看过还算满意。

    有香草梅兰先顶着,听书也不错,不过也要成亲,且成亲还在紫嫣秋雨之前。

    丫鬟婆子她都有分工,趁着郡主和四爷出去,郡主和四爷屋子里的锦被都换过,郡主说过天黑前会回府。

    吩咐了丫鬟,她打算去小厨房看看了。

    “赵嬷嬷。”

    走了几步,她看到听书,听书低下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她盯着她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什么:“不用多礼,你要成亲了,还是养着,绣嫁妆吧,你嫁的是四爷身边的侍卫,算是不错的了。”

    “是。”听书开口。

    “嗯。”赵嬷嬷又看了看她,也找不到什么说的:“你也是四爷身边的老人,紫嫣秋雨两人都养着,绣嫁妆,你也可以,好好出嫁,年纪不小了。”

    听书还是低着头。

    赵嬷嬷没有再说,走了,去了小厨房,听书抬起头来,她不知道该不该把看到的说出来。

    赵嬷嬷和小厨房的人说了,出来,四爷身边的小厮竟要见她,带着疑惑,她见了,听了小厮的话。。

    赵嬷嬷脸色不好,郡主回府后,她会和郡主说一说。

    青衣丫鬟吗?

    回到院子里,忽然有丫鬟过来。

    “赵嬷嬷。”

    丫鬟小跑着。

    赵嬷嬷回过身来:“怎么?”她盯着面前的丫鬟,丫鬟:“赵嬷嬷,吴府来了人,好像是。”

    丫鬟还没有说完,赵嬷嬷打断了她的话,问了起来,知道是吴府来人。

    她问清楚吴府来的人在哪里,让丫鬟下去。

    早上的时候郡主让她派了人去吴府,人回来,哥儿身上的红疹开始结痂,太医说只要这样下去就会好,她大松口气,还想着郡主回来一定高兴。

    没想到,老夫人是知道郡主和四爷去了皇恩寺,还派人来,要么是小公子大好了,要么就是不好。

    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她要去看看。

    天色晚了,郡主和四爷想来要不了多久。

    她快步到了花厅,一进去就看到一个丫鬟,她走到里面:“老夫人让你来见郡主是?”

    “赵嬷嬷,小公子身上都结痂了,太医看过,小公子大好了,只要再过几日就完全好了。”丫鬟看到赵嬷嬷高兴的说,说完,想到郡主还有郡马爷:“赵嬷嬷不知道郡主回府了没有,老夫人让丫鬟过来和郡主郡马爷说一声。”

    “还没有,不过要不了多久了,郡主和四爷就会回府,知道肯定高兴,小公子真的好了?”赵嬷嬷也很高兴。

    小公子没事就好,这一下放心了。

    *

    楚王府,萧柔柔站了起来,她不知道外祖母是不是死了,前日她和二爷去吴府看笑话,被拦在门口,气得她不行了,吴老太婆不让她和二爷进去,她气极之下,本来想拦下大姐夫,大姐夫不理会他们。

    看不上他们,也看不上二爷。

    她不甘心派了人,终于知道宁疏影那个女人的儿子不行了,她还暗暗高兴,面上当然是关心,再然后想到外祖母她又派了人去,想看看外祖母是不是真的口不能言手不能动。

    派去的人说没有找到外祖母。

    怎么可能找不到外祖母。

    外祖母明明就在那处院子里,她前几日才见过,派去的人说院子里没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她不相信外祖母会不见,找不到就去打听。

    外祖母好好的不可能突然消失。

    除非出了什么事。

    她让人去打听,同时打听宁疏生的儿子的事。

    她已经知道宁疏影哭得眼晴肿了,日日不能眠的事,也知道礼表哥没有入宫,告了假的事,更知道吴老太婆也忧着心。

    宁疏影那个女人的儿子居然一点点好了,身上脸上的疹子都结了痂了,这不可能!他才多大一点,怎么可能熬得住,明明该死了才对,死了才是正常的。

    竟然活了下来,还好了。

    不可能,她怎么也不愿相信。

    最让她难以相信的还不是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好了起来,而是外祖母,打听到的消息是外祖母被送出了府。

    外祖母被送去了哪里。

    是不是被害死了?她又恨又怨。

    侍卫跪在地上。

    萧柔柔看着二爷,拉住二爷,一想到外祖母死了,眼晴红了:恨恨的,咬牙切齿:“二爷,外祖母是不是死了,不然为什么会被送出府,是不是吴老夫人对外祖母做了什么,一定是的。”

    “柔儿。”

    赵昕也听到了,看着眼前的柔儿。

    婆子和丫鬟看着夫人和二爷,她们也不知道!

    “二爷,外祖母。”萧柔柔摇了摇二爷的手,怨恨的:“外祖母一定是被害死了,吴家的人都——看不上我和二爷。”

    “柔儿,让人再找一找,打听一下,要是真的是,爷会为你报仇。”赵昕知道了吴府大房的言哥儿好了,柔儿的外祖母却不见了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关联?

    和柔儿有没有关系?

    “二爷。”萧柔柔扑到二爷身上。

    “再去打听,找一下夫人的外祖母。”赵昕拍了一下萧柔柔的背,看着侍卫。

    “是,二爷。”侍卫忙道。

    侍卫退了下去。

    萧柔柔心慌,她怕自己也会死,不,她要先下手为强,她眼中全是狠意,她知道今日萧菁菁和袁家的人一起去了皇恩寺,为袁氏做法事等。

    不知道袁冰语有没有按照她后来说的。

    她又想到宁疏影那个女人,早知道她再多弄点天花,宁疏影那个女人生的儿子绝对逃不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