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百口莫辨
    她刚才还想着不能马上行动。

    袁冰语就又来,给她带来了好消息,袁冰语蠢是蠢了点,身边的人不少,都是可以用的,萧柔柔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好心情。

    “谢谢语妹妹。”

    她笑着开口。

    袁冰语把水嬷嬷又传来的消息说了,萧柔柔听完,萧菁菁还真是厉害,袁氏留下的陪房都没有活路了。

    大姐夫对萧菁菁太好。

    也是因为这样,袁冰语口中的那个水嬷嬷才会会这么快想办法把男子的腰带放到萧菁菁衣物里。

    可以说一饮一啄,自有天定,本来还要等些日子的,虽然她等得心慌,萧菁菁自己不想见到袁氏留下的人,想要清除出去,排除异已,人家当然要反抗,该说萧菁菁活该吗。

    她知道时间急,也不知道那个水嬷嬷派人有没有被发现,想来是没有。

    不过早点动手安心。

    反正就欠她这风了。

    萧菁菁注定要死,注定被她报复成功。

    “语妹妹放心,我这就安排,一定在你那位水嬷嬷被送出府前,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人我都是找好的,没有了萧菁菁,你就是阁老夫人。”萧柔柔笑容加深。

    “我在这里恭喜语妹妹了。”她发现袁冰语和往日有些不同,不过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追究。

    她要做的是除去萧菁菁。

    “谢谢。”

    袁冰语脸红了红。

    萧柔柔又觉得袁冰语没有变,都还没有行动,还不知道如何,她不过一说,袁冰语就觉得自己已经嫁给了大姐夫,蠢成这样,大姐夫看不上很正常,就是长得跟天仙一样也没用,就这样还想嫁给大姐夫。

    “语妹妹要是没有什么事,先回去吧,回去等着,我马上去安排人,争取明日就是萧菁菁被人发现真面目的时候。”

    萧柔柔想完,她要去安排人了,笑着对袁冰语。

    “嗯。”

    袁冰语点了一下头,她也想快一点嫁给姐夫,菁华郡主不在了,她就有机会了,姐夫要是还不愿意娶她。

    她就和姐夫说,让姐夫知道她和姐姐的不同,嫁给姐夫后,她会让姐夫知道她和姐姐有多不同,不会像姐姐一样身在福中不知福。

    知道姐姐的事后,她想了一夜,知道姐夫为什么不喜欢她,姐夫一定以为她和姐姐一样,才会这样对她。

    要是没有姐姐,姐夫不可能这样。

    她觉得姐姐不守妇道,而姐姐不管做什么,娘都觉得是对的,她做什么都是错。

    和姐姐相反。

    她渐渐在心里恨起姐姐,不是姐姐,娘不会这样对她,不是姐姐,姐夫不会这么不喜欢她。

    不愿意娶她。

    连她想作妾,姐夫也不要她。

    一切都是姐姐,越想她越恨姐姐,萧柔柔笑了笑,让人送了袁冰语出去,她要尽快,还要叫人通知顾瑶一声。

    顾瑶也是和她们一条船上的。

    “来人。”萧柔柔叫了人。

    二爷给她的人,她养着,要等刺杀萧菁菁时再用,如今她要用的是娘给她留下的人,她要把珠钗给对方,交给收买好的人,接着是放出消息。

    菁华郡主原就不是守妇道的,在嫁给纪太傅前,不止喜欢纪家大公子,纪家大公子不愿理睬,菁华郡主心中不高兴。

    私底下很是放荡,和安郡王府的侍卫——要证据?菁华郡主成亲后,觉得纪太傅好,不想再和侍卫一起。

    侍卫得到不少好处,无意中喝了酒,说了出来,还说出自己的腰带在菁华郡主那里。

    更是说出菁华郡主的珠钗送给了他,这一下都知道了,萧菁菁原来是这样的人,消息传到纪家。

    如果再一搜,萧菁菁百口莫辨。

    萧柔柔越想越得意。

    “夫人。”婆子和丫鬟走过来,看到夫人在笑。

    萧柔柔看着她们。

    *

    顾府,顾瑶从祖母那里出来,看了娘,娘听到她的话,劝她好好听祖母和爹的话,娘又病了。

    被爹气的,她安慰了一下娘,陪娘说了说话,回来,她进了屋子,坐了下来,黛眉站在一边,知道姑娘为什么这样。

    一是夫人不好病了,只知道劝姑娘,夫人也是为姑娘好,可姑娘终归和夫人不一样。

    夫人让姑娘一切顺着老夫人和老爷。

    姑娘是秦王妃,嫁妆不会少,可是陪嫁,老夫人和老爷好像又起了心思。

    顾瑶想到爹和祖母问她想带谁陪嫁,要是没有合适的,给她安排几个好的,嫁妆她知道不会少,陪嫁她要挑也是挑对她忠心的。

    像黛眉这样。

    祖母以为她不知道她和爹的心思?

    还有娘,她出嫁了,娘还在府里。

    “姑娘是担心嫁妆?”黛眉想到姑娘的嫁妆,也是老夫人准备的。

    “不,我不担心,我是嫁入秦王府。”顾瑶道,因为嫁给秦王,她从不担心嫁妆,祖母好面子,再怎么也不会少了她的。

    “姑娘是担心陪房老夫人会插手?老夫人和老爷可能并不是像姑娘想的那样。”黛眉开口,看着姑娘的样子,她劝起姑娘。

    “不是我想的什么?”

    顾瑶抬头,嘴角嘲讽的扬起。

    黛眉看着姑娘的表情,其实她自己也不信的,何况姑娘了:“姑娘,老夫人和老爷也是问姑娘,怕姑娘嫁到秦王府后,身边没有可信的人,就问一问,要是姑娘有了人选,老夫人和老爷也不能做什么,几位嬷嬷还在。”

    “对。”顾瑶知道黛眉话中的意思,是先挑好陪嫁还有陪房,不过祖母说不定还是会塞人进来。

    爹和祖母的打算是一样的。

    “姑娘你看带谁陪嫁?”

    黛眉问。

    “再看看再说吧。”顾瑶道。

    “姑娘不放心?”黛眉听出姑娘的想法。

    ‘嗯,就算如此,祖母还是会插手的。’顾瑶有时在想,要是她不是嫁的是秦王,是别的人,比如纪宁,祖母和父亲不知道会怎么对娘不说,可能根本就不会想起给她挑陪嫁。

    至于嫁妆,随便给她一点,打发了她。

    “姑娘是指?就算挑了人,老夫人和老爷那边还是会找借口,找理由换下来或者塞给姑娘。”不就是姑娘一直不听话,黛眉想着。

    “祖母父亲等够了,觉得我还是没有得回秦王的心,觉得我就这秦王妃的身份,心思又活跃了,可又因为秦王妃的身份,不敢过份。”

    顾瑶笑。

    “姑娘。”黛眉还要说,外面有丫鬟,顾瑶让她去看下,黛眉看了姑娘,退了下去。

    到了外面,见到人,问了,才知道是楚王府来了人。

    想到那位二夫人,她吩咐了一句,转身进去。

    “姑娘。”

    “说吧。”顾瑶清丽淡雅,望着进来的黛眉,黛眉走到姑娘身边,小声的:“姑娘,是楚王府来了人。”

    “来了?”看来是有进展了,顾瑶想着。

    “嗯,姑娘奴婢去见还是?”黛眉问起来,宜妃娘娘派来的嬷嬷在,不过楚王府二夫人派来的人,想来不会有什么。

    只是她一个人去,谁会怀疑。

    “你去吧。”

    顾瑶还是不愿冒险了,她凝着黛眉。

    她现在以稳为主。

    在冒险丢了秦王的心后,她就沉寂了,除非知道清楚。

    “姑娘,我去了。”黛眉行了一礼,顾瑶点头,黛眉退出房间,四处看看,找了一个理由,不让人怀疑的。

    一路小跑,四处看着,注意着身后,到了后门,和守后门的婆子说了一声,给了婆子一个荷包。

    这个婆子一向听姑娘的。

    她到了门外,见到了楚王府的人,问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知道姑娘和楚王府二夫人也是安郡王府三姑娘的事。

    和婆子说了一声,四处看看,她小跑回了院子。

    “姑娘。”她停下步子,没有急,到了门口。

    “进来。”

    顾瑶声音响起。

    黛眉才走了进去,到了里面,走到姑娘面前,又回头,没有发现人,才:“姑娘。”她把楚王府来的人带来的消息告诉姑娘。

    “东西放到萧菁菁的衣物里,取走了萧菁菁常用的珠钗,没有被人发现,接下来就是交给收买的人?”

    顾瑶嘴角上扬。

    还真是快。

    “是,姑娘。”黛眉重重点头,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顾瑶笑了笑:“你说明日会如何?”

    “明日?”黛眉不由。

    “嗯,明日啊,以萧柔柔的手段,还有计划,明日就有消息,袁家的人动作很快嘛。”顾瑶是知道一开始是袁家的人做。

    黛眉说不上话。

    顾瑶觉得萧菁菁变了许多,还是不够谨慎,不然哪会这么容易。

    *

    第二日。

    京城隐隐多了传言,关于菁华郡主的,也是纪家四夫人的。

    传得越来越开,听到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个安郡王府的侍卫喝醉酒竟然说出和菁华郡主有染的事,还说有菁华郡主的珠钗为证,他的腰带落在菁华郡主那里,说不定被菁华郡主收了起来。

    纪府。

    萧菁菁午睡起来,赵嬷嬷进来。

    “郡主,听书要见你。”

    “听书?”萧菁菁不知道听书为什么突然要见她,她看向嬷嬷,嬷嬷知道吗?

    赵嬷嬷也不知道,听书忽然过来,说有事要说,她问,听书说要见郡主才说。

    ------题外话------

    居然过了时间我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