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寻找审问
    “老奴也不清楚。”赵嬷嬷把听书的意思说了,看着郡主:“郡主你看。”

    “嬷嬷觉得她会有什么事?”

    萧菁菁让香草梅兰服侍她起来,收掇了,坐在琉璃镜前,一边让香草梅兰给她梳头,一边从琉璃镜中看着嬷嬷。

    香草和梅兰其实也不知道听书见郡主有什么事。

    “可能真有什么事吧,不然。”

    赵嬷嬷觉得要是没有事,听书不可能跑来求见郡主,她问她还不说,一定要见到郡主才说。

    听书那个丫鬟她看着还是有点了解的了,会不会是有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可是听书那个丫头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她也疑惑。

    “郡主你看。”她把心中所想一并说了,注视着郡主。

    香草梅兰都觉得嬷嬷说得有理。

    “一会让听书过来吧。”

    萧菁菁想的和嬷嬷没有差太多,她想看下听书会有何事,便吩咐起嬷嬷来:“嬷嬷等我收掇好了,带她来吧。”

    “嗯好,听听也不错,要是有什么呢。”赵嬷嬷笑了笑。

    萧菁菁点头。

    香草梅兰为郡主挽着发。

    “郡主睡了一觉起来,想不想喝水,用点什么?”赵嬷嬷终究没有太把听书的求见当一回事,就是有事想来也不是太过重要的,她关心起郡主想用什么,怕郡主午歇后口干,饿了什么,别饿到了。

    香草梅兰笑了起来,郡主明明说要少用点心什么的,四爷怕郡主饿坏了让郡主多用,又怕郡主用多了撑了,郡主则是怕长胖了,那次郡主和四爷从庄子上回来,郡主就用多了,腹痛。

    之后,郡主不敢多用,四爷也不再太过劝郡主用了。

    最后四爷和郡主说定了,郡主少用点心,多用膳。

    点心用了才是长胖的,膳食养身又好。

    最近郡很少用点心,都是用一些素食,偶尔用点荤腥,主要是喝汤,养胃还美颜,四爷要是在,会多让郡主用荤腥,郡主也会用,要是四爷不在,郡主就用得少,点心更是不碰了,还不许她们告诉四爷。

    不许在四爷面前提起来,四爷一直不知道,香草梅兰想到四爷和郡主之间的事,不由对视。

    萧菁菁感觉到了,白了她们一眼,她们在笑她。

    有什么好笑的。

    她不过就是瞒着四爷少用点。

    她看着嬷嬷:“嬷嬷不用了,就喝点茶吧。”

    赵嬷嬷也发现了,同样看了香草梅兰一眼,两个丫头,她本来想趁郡主刚醒来,还没有想到的时候,让郡主多用点点心,在她眼中郡主瘦了。

    前阵子还圆润了点,又瘦了不少,都是吃得少的缘故。

    她虽然也怕郡主用多了,胀肚子,可是最近用得也太少了吧,可香草梅兰这两个丫头,把她的如意算盘打断了,她怎么不气。

    香草梅兰觉得嬷嬷太着急了,郡主用得并不少,嬷嬷老说郡主瘦了瘦了,这几日她们听到嬷嬷念叨好几次了。

    “嬷嬷。”萧菁菁再次从琉璃镜中望着嬷嬷。

    “好,嬷嬷真不用点点心?要不喝碗汤什么的?”赵嬷嬷还是想再让郡主多用点,哪怕是一碗汤。

    “嗯,好吧。”萧菁菁也没有完全拂嬷嬷的好意,开了口。

    ‘好,郡主等着,老奴马上端来,郡主喝点汤润润,也好。’赵嬷嬷一下子高兴了起来,笑容加深。

    萧菁菁嗯了下,赵嬷嬷高兴的退下去。

    香草梅兰也看着,嬷嬷这下高兴了吧?她们看向郡主。

    萧菁菁收回目光,也发现两人的目光,看了看她们:“还不服侍?在想什么嗯?”她发现自己有时候说话像四爷。

    “是,郡主。”香草梅兰忙道:“郡主答应了,嬷嬷很高兴。”

    “嗯。”萧菁菁又点了一下头。

    “郡主,你有时很像四爷。”香草和梅兰一起道。

    “哦,哪里?”萧菁菁挑眉。

    “就在现在。”香草梅兰再次一起道,她们以前还没有发现,现在越来越觉得郡主和四爷有时像了。

    萧菁菁也笑了起来,和四爷在一起久了,难免就有些时候一样。

    过了一会。

    “郡主好了。”

    香草梅兰为郡主挽好了发,萧菁菁看了一眼琉璃镜中的自己,点头。

    香草和梅兰服侍郡主换了一身禙子和襦裙,绿色的禙子,浅绿色的襦裙,让郡主清新美丽。

    她们打开一边的妆笼还有放首饰的妆笼,郡主平时戴的珠串还有首饰以及珠钗都在里面。

    郡主午歇了,身上的首饰饰品还有珠钗都摘了下来。

    “郡主还是戴?”香草问起郡主是戴早上戴过的还是,萧菁菁点头,香草梅兰知道郡主的意思就戴上午戴过的。

    香草让梅兰服侍郡主,她先找了一枝珠钗,是郡主早上用过的,递给了梅兰,梅兰为郡主插上。

    香草的手在妆笼找到郡主之前戴过的递给梅兰,忽然香草没有看到郡主平时偶尔会戴的那一支普通的玉色珠钗,又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

    好像不见了,怎么会?

    她又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明明是放在妆笼里的,前几日郡主戴过,她记得是她为郡主摘下来,亲自放在妆笼里,这两日郡主没有载,她也没有注意,以为在里面。

    谁知道没有看到。

    掉了?还是她记错了?要是不见了,郡主那么喜欢,怎么办,不对,不可能掉的,只可能放错了地方,她回想了一下这两日,没有动过。

    “怎么了?”梅兰等着香草,发现了香草的动作,走了过来。

    香草听到梅兰的声音,想问下梅兰:“梅兰郡主那根玉色的珠钗你看到过没有?”昨日好像是梅兰找的珠钗首饰。

    “玉色的珠钗?”梅兰也想了想,看了看妆笼里面:真的没有?”

    “没有,我找过了。”香草回答,梅兰不信会掉,看了看,果然没找到,她和香草都没找到,心中想和香草刚才一样。

    “在找什么?”萧菁菁发现了,看着她们。

    “郡主。”梅兰回身行了一礼,香草也是。

    萧菁菁看着她们。

    “郡主,没有什么。”梅兰香草打算再找一下。

    萧菁菁看着她们,摸了摸发上插的珠钗,想换一根,她想到玉色的珠钗,头上的是蝴蝶兰细簪,还有点翠步摇,她取了下来,玉色的珠钗是娘的嫁妆盒里的,虽然不起眼普通,但她喜欢,是娘留给她的嫁妆首饰里最喜欢的,因为上一世在她被赶到庄子上后,一直戴的就是它。

    “郡主。”香草梅兰没想到郡主想戴她们刚才没有找到的玉色珠钗,相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萧菁菁注视着她们。

    “郡主,那支玉色的珠钗不见了。”香草梅兰跪了下来。

    “不见了,为什么会不见?”萧菁菁问:“找不到?”她看向妆笼。

    “是,郡主,奴婢一会再找一找,上次郡主戴过,奴婢放在这里,可是。”香草和梅兰抬起头来,不知道怎么说。

    “那就想一想,再找找看。”萧菁菁也不觉得会丢了,对她们道,让她们起来:“不用多想,既然没有找到就戴吧。”看着手上取下来的步摇。

    “是。”香草梅兰松口气,一起起来,一个上前,萧菁菁在她们的服侍下,只差脸上的妆容,天热,午歇前她净了面,皮肤白皙清透。

    香草关上妆笼,和梅兰一起准备给郡主画眉。郡主喜欢妆容淡一点的。

    她们为郡主画了眉,还要继续,萧菁菁没有让她们继续:“就这样吧。”下午她不去哪里,天热,脸上干干净净更舒服。

    香草梅兰也不意外,收拾好后退一步,

    萧菁菁站了起来,看着琉璃镜,转身,香草和梅兰一个跟上,一个再次找寻起那支不见的玉色珠钗,萧菁菁走出内室,看到嬷嬷。

    “郡主,汤来了。”

    赵嬷嬷带着一个丫鬟,看到郡主,笑了笑,郡主收拾好了?走到郡主的身边,看着郡主干干净净清爽的样子,笑着,郡主总是喜欢这样。

    她可是和小厨房说了,炖了郡主最爱喝的汤,是用冬瓜和骨头汤,算是家常的汤水,炖得清亮透底,很香,这一好就端了过来。

    身后的丫鬟手上端着汤进来,一边端着汤一边行了一礼。

    “起吧,嬷嬷。”

    萧菁菁看到嬷嬷还有丫鬟,以及丫鬟手上的汤,颔首。

    丫鬟端着汤起来,赵嬷嬷也起来,笑着对郡主:“郡主,坐下用吧。”

    “好。”萧菁菁跟着嬷嬷坐了下来,赵嬷嬷示意丫鬟过来,在丫鬟端着汤水过来后,接过丫鬟手上的汤,递给郡主。

    萧菁菁接过,看了眼,冬瓜骨头汤很香,很清,一看就很好喝,丫鬟退到一旁。

    “郡主,是你爱喝冬瓜骨头汤。”赵嬷嬷也坐了下来,在一边说。

    萧菁菁其实更想喝一碗酸梅汤更解热,只是嬷嬷肯定会说骨头汤更好,更滚补,酸梅汤只是解热,因此她什么也没有说,喝起来。

    梅兰站在一边。

    温热的骨头汤很好喝,喝在腹中,萧菁菁不免出了汗,赵嬷嬷一边给郡主打扇,一边看向梅兰:‘还不给郡主打扇。’

    梅兰行了一礼,马上去取了团扇回来,给郡主打起扇来。

    “郡主热就慢慢喝。”赵嬷嬷看着郡主。

    萧菁菁慢慢喝完,屋子里明明有冰块,她放下碗,赵嬷嬷接过,给了丫鬟,让丫鬟拿下去,碗中的汤都喝完了,这就好。

    “郡主还要不要再喝一碗?”

    赵嬷嬷问。

    “不用了。”萧菁菁很饱。

    梅兰看向赵嬷嬷,手一直动着。

    梅兰扇的风让萧菁菁觉得凉爽了许多,赵嬷嬷也感觉到,笑了笑睥了梅兰:“扇得不错。”

    梅兰低下头。

    “郡主。”香草这时从里面出来,行了一礼,看向郡主,看到嬷嬷也在,一时没有说出来,赵嬷嬷在一边看到,香草怎么是从里面出来的,不过也没在意,也许是收掇什么。

    “找到了?”

    萧菁菁直接问,梅兰也看向香草。

    赵嬷嬷这才知道在找什么,什么丢了?需要香草找?没有开口问,听一听就知道了。

    “郡主,没有找到,奴婢找遍了,所有人的妆笼都没有。”香草听到郡主的话,低下头去,开口回答。

    “没有找到。”萧菁菁听完,不置可否,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梅兰怒力回想,她记得那根玉色的珠钗是放在妆笼里的,香草却没有找到。

    “什么没找到?”赵嬷嬷在一边听着,听到这里,总算是听出了什么,什么掉了?她看了看香草又看向郡主。

    香草还是低着头。

    “是那支玉色的珠钗。”萧菁菁回答了嬷嬷,告诉嬷嬷那支玉色的珠钗不见了,没有找到。

    赵嬷嬷是知道郡主喜欢那支珠钗的,也知道那支珠钗是郡王妃娘娘留给郡主的,如今突然找不到,郡主不是她们两个服侍的吗,梳头也是,郡主取下来的时候放在哪?

    又不可能飞走了,近身服侍郡主的都是这几人,不可能会偷东西。

    屋子里也没有别的人进来。

    况且那支玉色的珠钗看着普通,一般人也不知道值多少价,该是最不容易丢的。

    “怎么会不见?都找过了?”

    萧菁菁没有回答,看着香草。

    “是,嬷嬷。”香草这才抬起头来,把她找过的地方都说出来,还有她和梅兰何时见过,何时放的也说了。

    “意思就是飞了?”赵嬷嬷简直是无语,她打算去找下。

    香草什么也说不出。

    梅兰心中也疑惑,为什么找不到。

    萧菁菁不说话,听出嬷嬷话中的嘲讽还有不满意,嬷嬷应该是不满香草和梅兰的服侍,觉得她们丢三落四,不像紫嫣秋雨,果然。

    “你们才单独服侍郡主多久,让你们好好服侍你们就是这样服侍的,以前有紫嫣秋雨哪像你们一样,连郡主喜爱的珠钗也会找不到地方,你们这大丫头怎么当的,要是今后还是这样,看我不找你们。”

    赵嬷嬷不满看向香草又看了一下梅兰。

    两人都低下头,知道自己错了,连东西都丢得了。

    “嬷嬷。”萧菁菁没有看香草两人。

    “郡主,你看看好们两人,好在只是珠钗,不是别的,不然,就是那支珠钗也是郡主你的心爱之物,她们都能如此。”后面的赵嬷嬷没有说。

    萧菁菁明白,她也觉得香草梅兰太过大意,让嬷嬷说说也好。

    香草梅兰头也不敢抬。

    “郡主老奴过来的时候看到听书在外面一直等着,老奴带着香草再找找。”赵嬷嬷决定还是自己亲自找一找。

    “好。”

    萧菁菁点头。

    “还不跟过来。”

    赵嬷嬷看着香草,又对着梅兰,脸色不好的:“梅兰陪着郡主。”

    梅兰低头,香草起身跟着赵嬷嬷进了内室,萧菁菁开口:“去叫听书进来吧。”

    “是,郡主。”梅兰一听到郡主的话,走到郡主面前,行了一礼,抬头,又低下头,退到外面去。

    外面门口,听书一直站着,她低着头,刚才见到赵嬷嬷,让她再等一下,她不知道等了多久,要不是想到夫人的好,还有四爷,她不会来。

    那日的事,她也只是看到,并不清楚怎么回事,当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后来她准备一直藏在心里,这两日她想到夫人还有四爷,还是决定说出来。

    天有些热,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她站的地方并不算太热,用手帕擦了擦,放好,抬了抬头。

    脚步声响起,门帘被掀开,听书抬头看过去。

    “听书,郡主要见你。”

    梅兰开口。

    “好。”听书看着眼前的人,夫人带来的四个陪嫁丫鬟之一,梅兰看了看听书,让到一边,听书走了进去。

    “夫人,奴婢给夫人请安。”

    看到夫人,听书跪了下去,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夫人,梅兰则是走到郡主身边,和郡主说了一声,萧菁菁点头,梅兰走到旁边。

    “起来吧。”萧菁菁看向听书。

    “谢夫人。”听书站了起来。

    “不知道有什么事?”萧菁菁问道:“嬷嬷说你要见我,有事要说,要见到我才说?”她很好奇。

    “是,夫人。”听书开口。

    梅兰看着。

    “那就说吧,现在你见到我了。”萧菁菁淡淡的,听书没有看梅兰,只望着夫人想到那日看到的:“那日夫人和四爷出府,去皇恩寺为前夫人做法事,奴婢在院子里,赵嬷嬷让奴婢帮着换下罗帐和锦被,把房中的书都晒晒,奴婢换下罗帐的时候,发现一个婆子手上好像拿着什么。”

    “拿着什么?”

    萧菁菁想到那支不见的珠钗,梅兰担心起来,还有听书那日为什么不说?她没想到听书要说的是这样的事。

    “奴婢没有看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很可疑,那个婆子是院子里的黄嬷嬷,不是夫人带来的,奴婢还要再看,赵嬷嬷就进来,奴婢担心看错了,没有说,似乎除了奴婢没有人看到,更不知道该不该说,奴婢想了想,还是觉得该告诉夫人,奴婢怕赵嬷嬷不重视,才想见夫人再说。”听书又磕了一个头。

    梅兰看向郡主。

    “谢谢你听书,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当时只有你看到了,如果有什么,我也能早点知道,所以谢谢,我会注意,会让人查,你有没有注意到她把东西放在哪里?”萧菁菁觉得还是查一下。

    梅兰也觉得多亏了听书。

    “奴婢没有看到。”听书又低下头。

    “多亏你了,听书。”萧菁菁又道,梅兰看向听书。

    “这是奴婢该做的,夫人对奴婢也很好,奴婢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放在心里怕有什么,对不起夫人。”听书开口。

    “嗯。”萧菁菁颔首:“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奴婢没有想要的,这都是奴婢的本份。”听书低下头,盯着地面,恭敬小心的道。

    萧菁菁没有再说,让梅兰送听书出去,让她回去,有什么事找她,听书看到的已经说了。

    “黄嬷嬷是原本就在院子里的。”听书又抬了一下头。

    “我心里有数。”萧菁菁没有马上让人去找黄嬷嬷过来,她有别的打算,听书行了礼,退下去,梅兰对听书的好感直线上升,她想快点送了听书出去。

    萧菁菁站了起来。

    “郡主见过听书了?”

    赵嬷嬷带着香草走了出来,看到梅兰送出去的听书。

    “对,嬷嬷找到了吗?”萧菁菁问起嬷嬷。

    “没有,郡主。”赵嬷嬷也没有找到,说到这就有气,脸色也不好,那支珠钗真的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她心中有想法,想要说。

    “是奴婢丢三落四。”香草跪下。

    萧菁菁只看了看。

    “要是真的找不到了,看你!”赵嬷嬷非常不高兴。

    “嬷嬷,也许并不是香草的错。”萧菁菁听了听书的话,心里有别的看法。

    梅兰也走了回来,听到了,她心中也是这样想的,看到香草跪着,她也行礼,和香草一起跪在地上。

    赵嬷嬷只看着郡主,摇头:“郡主又替她们说话?”

    香草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这样说,抬起头,凝着郡主,梅兰却知道。

    “不是帮她们说话,是听书,我见了听书,听书说的事,让我有了新的想法。”萧菁菁把听书说的说了出来。

    刚才听书说的,她都说了。

    赵嬷嬷本来要问,一听,脸色变了变,竟然有这样的事,该死,真是该死,她都不知道,没有发现。

    要是没有听书过来一说,她还不什么都不知道,要是里面有什么,想害郡主那可不是一下准了?

    她担心的同时又觉得自己太大意,不够谨慎,郡主和四爷不在府里,留下她看着,她该好好守着,尽量谨慎,注意着,居然出了这种事,也是一直以来没事发,她一时松懈了,没有发现,有人敢动手:“真是该死,黄嬷嬷?”

    她是知道的,是原本院子里的,负责守夜,郡主嫁来后,还算不错,又是院子里的,她就没有多注意。

    平时和她也算说得上话,谁知道竟然!

    到底想做什么?就不怕被发现?

    她知道对方是以为不会有人看到。

    听书那个丫鬟也是,现在才说,不过也算好,至少说了,如今似乎还没事发生,赶紧弄清楚怎么回事最好。

    “老奴把她带来,审问?”

    香草也愣了,还有这样的事?她看着郡主赵嬷嬷,想到什么,转头看着梅兰。

    “先不要,嬷嬷,我们先找一找,是不是有什么。”萧菁菁不想去打草心惊蛇,此时听书的出现还有话并没有人知道,她想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不想节外生枝。

    “嗯,老奴马上找,还不起来,跟着老奴一起找。”赵嬷嬷又不是想不到,只是太生气了,怒了,因而想差了点。

    她想的是先找人来问,审问了,再找出来就是,要是有什么,就反击。

    忘了一件事,就是要找了黄嬷嬷过来,审问,要是对方是硬骨头,或者被人收买了,不愿说呢,怎么也不说,问也问不出来。

    先找,找到东西,再审问,把找出的东西丢出去,黄嬷嬷也不敢不说,再说还不知道是不是有东西在屋里。

    总之郡主对的。

    她看着香草和梅兰两个丫鬟,暂时不能叫人知道,现在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香草和梅兰对上赵嬷嬷的目光,赶紧起来。

    “嗯。”萧菁菁嗯了声。

    “郡主坐着等一下。”赵嬷嬷急慌慌的就是带人进去找,不过这外面也要找。

    萧菁菁看着,嬷嬷和香草梅兰进去了,她没有坐,走进去看着嬷嬷和香草梅兰寻找。

    她想了想,走到箱笼前。

    赵嬷嬷带着香草梅兰找寻着,分了工,一人找一样,找一边,半晌也没有找到什么,赵嬷嬷抬起头来看向四周,想看看哪里没找。

    “妆笼是看过的,床榻下面香草也看了,梅兰看翻了长颈细瓷瓶。”

    香草梅兰还有寻找。

    找了片刻香草找了出去,赵嬷嬷让她出去,她再看看是不是遗漏了,萧菁菁此刻打开箱笼,赵嬷嬷一看之下想到,箱笼里面还没找。

    她走上前。

    “郡主,觉得在这里?”

    “看看再说。”萧菁菁见嬷嬷过来,开口道,赵嬷嬷点头:“那老奴来找一找。”梅兰也过来了。

    先前找那支珠钗的时候她只随便翻了一下,现在细细的找起来。

    想来要是真有什么,黄嬷嬷只会是拿走珠钗,把什么放在这里。

    萧菁菁看着。

    梅兰也上前找着,和嬷嬷一起。

    翻来找去,都没有找到珠钗,也没有别的,不能弄得太乱,黄嬷嬷可疑可能放了什么东西只是猜测,还有可能是放在别的地方,比如。

    赵嬷嬷准备快点找完箱笼,再继续看看,别是在别的地方,萧菁菁忽然扫到了什么:“这是什么?”她上前,赵嬷嬷这时也看到了。

    梅兰也看着箱笼里的东西,之前翻过,但被夹在里面,不注意看发现不了,那是一根男人的腰带。

    不是四爷的,那是谁的?她看了一眼,抬头看向郡主和嬷嬷,赵嬷嬷拿起发现的东西。

    “这——”

    脸色大变,这不是男人的腰带吗,四爷的腰带不会放在这里,有专门放的地方,她也见过,这不是。

    郡主的箱笼里是不可能有男人的东西的,这根男子的腰带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在郡主的箱笼里,一时之间她很担心。

    也想到很多,望着郡主,有人要害郡主,这根腰带在这里要是有人发现了,一定会以为郡主不安妇道,因为郡主就算解释是为王爷四爷做的,也行不通,这根腰带明显有人用过。

    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味,让她恶心。

    赵嬷嬷很怒,这就是黄嬷嬷放的东西了,想要害郡主,污蔑郡主,郡主不怕,可是众口铄金。

    没有人看到还好,看到了怎么说?

    甚至她还想到这是一个局,有人布了局,收买了人,在她大意的时候就办到了,这是一个污了郡主名声的局,让郡主失去一切,名声还有四爷的宠爱信任,对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肯定有后手。

    后手会是什么?赵嬷嬷觉得不难想像。

    肯定是让郡主更翻不了身的事,可能是找个男人和郡主碰面,想办法让郡主出门,或者送一个男人来。

    后宅里的手段,她清楚,一瞬间她就想起不少。

    经历过后宅沉浮的都知道,想要算计一个人,阴私手段不可少,也最有用,她自认盯得紧,还是着了道。

    “郡主,是老奴的错。”赵嬷嬷觉得还是自己不小心,把手上的腰带丢到地上。

    “嬷嬷。”

    萧菁菁扫了一眼,她最平静:“箱笼里的东西都扔了。”

    “老奴知道,郡主,嬷嬷没有看好。”赵嬷嬷还是道。

    “不关你的事,嬷嬷,有人想要害我,就算再小心,也会找到机会。”萧菁菁没有再看箱笼里的东西,里面都是她平日穿的衣物,心里明白有人要害她。

    要怎么害她。

    “郡主你说得是对的。”赵嬷嬷还是生气,她是赞成把箱笼里的衣物扔了的,这根腰带还不知道多脏,放在里面过。

    “郡主,嬷嬷。”梅兰很担心。

    “怕什么怕?东西找到了,只要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对方现在还没有行动,也不知道被郡主发现了,再是有千般手段,万般手段又有何用。”

    赵嬷嬷怒得快,冷静得也快,听到郡主的话,一转眼就有了主意,盯着梅兰,梅兰不敢说话。

    “嗯。”萧菁菁也是这样想。

    “郡主,现在是找黄嬷嬷来对质还是再找下?”赵嬷嬷又道,对着郡主。

    “嬷嬷还是再找一下。”

    萧菁菁说,扫视着,说不定还有什么,不找完,她不放心,最好还是找个太医来看看,不过不可能。

    “好。”赵嬷嬷也怕还有什么,心中转着很多念头,让梅兰找,梅兰哦一声,回过神来。

    “这根腰带?”赵嬷嬷又想到腰带,看着地上的腰带。

    “先放着。”萧菁菁道。

    赵嬷嬷听罢,觉得只能这样。

    “郡主,嬷嬷。”香草从外面进来,外面能找的地方并不多,所以很多:“奴婢什么也没有找到。”说着看到地上的男子腰带,这是什么?四爷的腰带?她抬头,疑惑的望着。

    “找到的东西,什么。”赵嬷嬷不高兴看她一眼:“什么也没有找到?”

    “是嬷嬷,这是找到的,那?不是四爷的。”香草回答完,还是盯着地上的腰带,问嬷嬷,心中很疑惑。

    “你说呢,像四爷的?”赵嬷嬷口气不好,梅兰点头,香草这才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又意识到什么,担心起来。

    “不用那个样子,找到就是好事。”赵嬷嬷看着她的表情。

    “哦。”香草也反应过来。

    “过来再继续找。”赵嬷嬷淡淡的:“给我找,不要放过任何一点,全都再找一遍。”

    香草和梅兰一起颔首。

    萧菁菁还是看着。

    用了不短的时间,赵嬷嬷又找了一遍,香草和梅兰找得很仔细,赵嬷嬷也是,没有发现别的。

    看来只有这一样。

    “郡主,应该没有了。”赵嬷嬷对郡主,香草梅兰站着。

    “那就审问吧,把人带过来。”萧菁菁也知道对方想要害她,可能有后手,要是有机会不会只放一样,但想到嬷嬷盯着,对方想放也不一定有那个机会。

    能放一件够了。

    还有她那枝给钗不见。

    赵嬷嬷也提起不见的珠钗,分析了一下:“对方多半就是放男子腰带,再带走珠钗,别的不好取,也会被发现。”

    香草梅兰同意。

    萧菁菁不开口。

    “老奴去带黄嬷嬷过来。”赵嬷嬷也不再等,叫上梅兰和她一起,到外面再叫人。

    最好还是少点人知道。

    不会打草惊蛇,也不会有人知道说些难听的。

    香草留下来。

    萧菁菁走了出去,坐下来,香草:“郡主,不知道是谁。”

    “幸好及时发现了,听书看到了,说了出来。”香草又说。

    萧菁菁知道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对方之后会有什么手段,不过就算如此,她也不怕,死过一次,没有什么能让她害怕。

    她相信四爷不会信。

    别的人她都不在意。

    何况她会查出来,是谁害她,没有谁害了她还能跑掉。

    香草见郡主不说话,也不再说。

    赵嬷嬷出了门,叫了一个丫鬟,让她去把黄嬷嬷叫过来,她没有去,别吓到了,到时候审问不了。

    婆子去了。

    赵嬷嬷问了问。知道黄嬷嬷昨夜守了夜,在屋子里休息,想来跑不了。

    梅兰也看着。

    赵嬷嬷等了一会,就看到黄嬷嬷过来了,丫鬟过来:“赵嬷嬷,黄嬷嬷来了。”

    赵嬷嬷看了她一眼,已经看到黄嬷嬷,梅兰也看到,丫鬟退到一边,黄嬷嬷过来:“赵嬷嬷,夫人要见老奴?”

    “对。”

    赵嬷嬷想要在她身上看出什么,发现什么也看不出来,不再看。

    “夫人不知道有什么事?”黄嬷嬷是纪府老人,也在竹园很久,她不知道夫人有什么事找她,刚知道夫人要见自己的时候还不安,想到自己做的,她不觉得夫人会知道,遂安下心来。

    夫人往常很少找她的。

    “你见了夫人就知道了。”赵嬷嬷发现自己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梅兰觉出嬷嬷的情绪,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发现。

    她看向黄嬷嬷。

    “好,夫人想来是有事。”黄嬷嬷安了心后,想了想开口,她没在赵嬷嬷脸上看出想要的,睥了眼旁边的梅兰。

    “走吧。”赵嬷嬷示意。

    黄嬷嬷跟着进去,留在门外的丫鬟婆子看到,都不知道夫人为何见黄嬷嬷。

    黄嬷嬷到了里面,看到夫人,行礼,赵嬷嬷站在一边,和郡主说了声,梅兰回郡主身边。

    “郡主。”

    赵嬷嬷见黄嬷嬷请着安,郡主不开口。

    “黄嬷嬷,抬起头吧。”萧菁菁没有叫起,坐着,盯着黄嬷嬷,黄嬷嬷刚一抬头。

    “这是什么。”

    萧菁菁指着地上的腰带问她,赵嬷嬷见郡主这样直接,也盯紧黄嬷嬷,香草梅兰看到的是腰带。

    黄嬷嬷先不知道夫人指的是什么,她随意的一扫,忽然看到了一样眼熟的东西,男子的腰带,这不是?

    她还是看着。

    “认出来了吗?”萧菁菁面无表情的。

    黄嬷嬷越看越眼熟,认出是她放的腰带,有人给她的,她放在夫人这里,是有目的的,会这么久才认出来,主要是这根腰带她得到的时候没有仔细看,只知道是什么,就放着,揣在怀里。

    直接放进四爷和夫人的房间,又找机会,放到了夫人的箱笼里面衣物夹着。

    也是老天给的机会,没有叫人发觉。

    没想到现在出现在这里,她又被赵嬷嬷带来,夫人更是问她,显然是被发现了。

    ------题外话------

    这一章一万字,还有一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