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招认应对
    怎么会被发现?不应该啊。

    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她那么小心,夫人怎么知道的?还知道是她?黄嬷嬷都不明白了,就算夫人无意中发现了这根腰带,也不该知道是她。

    这也是她一直不怕的原因,可现在。

    她看看夫人还有一边的赵嬷嬷,让自己不要慌。

    “我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意思,这根腰带不是男子的吗,怎么在夫人这里,夫人想问老奴什么,不知道夫人让老奴看是什么意思?”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认出来了。”

    萧菁菁开口。

    “夫人,老奴还是不明白。”黄嬷嬷强作镇定,强撑着,让自己不要多想,磕了一个头:“夫人是不是——”

    香草梅兰都看着她。

    赵嬷嬷沉着脸没有让她说完。

    “不承认?”萧菁菁太了解了,淡淡的。

    “不要装模作样,黄嬷嬷,腰带在这里,你以为谁冤枉你?或者说你还以为能狡放什么,夫人还有大家为什么知道是你,你都不想一想吗,显然是你暴露了,被人看到发现了,不然。”直接打断她的话。

    “赵嬷嬷。”

    黄嬷嬷想说什么说不出来,发现赵嬷嬷还有香草梅兰的目光,她知道自己不承认也没有用了,显然夫人还有赵嬷嬷知道是她放的腰带,知道她做的了,她被带来也是夫人要审问她,可是她不敢承认。

    赵嬷嬷冷冷盯着她,香草梅兰也一样。

    黄嬷嬷低下头。

    “为什么要把它放在我的箱笼里,你想做什么?”

    萧菁菁又提起声音。

    “不是老奴做的,老奴什么也没想,夫人弄错了。”黄嬷嬷知道所有人计划。

    萧菁菁不开口。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把男人的腰带带进来,还悄悄的放在郡主的箱笼里,你这是想害郡主,把你背后的人说出来。”赵嬷嬷跟着问,沉着声音,逼迫着。

    “夫人,老奴真的没有。”黄嬷嬷还是抬起头来,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连她怎么放的,背后有人都知道了,还有她怎么做的,是有人看到了?

    她又看向香草梅兰,不是她们。

    香草梅兰也盯着。

    “不要不见棺材不掉泪!”赵嬷嬷看着她的神情变化道。

    “老奴真的没有。”黄嬷嬷又低头磕了一个头。

    “你还拿走了我一枝珠钗,我没说错吧,你们的目的,想来是污了我的名节!”萧菁菁沉沉的的。

    黄嬷嬷手握紧,夫人,不是老奴想害你,是老奴被人求上来。

    加上老奴欠人家的人情,不得不,夫人不要怪我,我也不想,真的不想。

    夫人真的是什么都知道。

    她的所作所为,计划夫人是不是猜到了?

    那还会成功吗?她不知道。

    只知道在自己以为没有人发现的时候,有一双眼晴一直盯着她,夫人才会知道。

    “郡主,有人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又不是查不出来,看看她接触过的人就知道,那男子腰带她从哪找的?”赵嬷嬷看向郡主。

    “嬷嬷让人查吧。”萧菁菁说。

    “好。”赵嬷嬷开口,她要马上去外面,和香草梅兰说了声,出去,吩咐了心腹。

    香草梅兰留下来,回过头。

    萧菁菁见嬷嬷走了,又注视着黄嬷嬷:“或许我该让听书过来,让她和你对质。”

    “听书。”

    黄嬷嬷整个人一晃,脸色一变,是听书看到了?她觉得自己没有猜错,她刚才还在想是谁看到她。

    她确定自己把腰带放到夫人的箱笼里时没有人发现,听到听书的名字,她就想到那日,只有那日四爷和夫人出了府,赵嬷嬷换下夫人和四爷床榻的锦被,她记得听书,不会错了,就是那次,她没想到那么早就暴露了。

    让人看到。

    那为什么夫人现在才发难?

    是听书才告诉夫人还是听书早告诉了夫人还有赵嬷嬷,只不过夫人和赵嬷嬷想看看再说,想看看她想做什么才到如今。

    上次她放腰带的时候夫人和赵嬷嬷就看到了,不是这样,要是这样,为什么她没感觉到有人看着她。

    是听书才告诉夫人的吧,不管是如何,她知道夫人知道,甚至要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水嬷嬷那里去,本来还能强撑,听到夫人说叫听书和她对质,她一下子瘫倒了下来。

    再也无法强撑。

    萧菁菁看着她的样子:“愿意说了吗?”

    “夫人。”黄嬷嬷整个人一激灵,反应过来。

    “郡主要不要?”

    香草梅兰一听,又看了看黄嬷嬷的变化,望向郡主,还没有说完就见黄嬷嬷跪行过来抱住郡主。

    她们不禁张大了嘴,黄嬷嬷这是认罪了!

    黄嬷嬷爬起来,望着夫人,爬到夫人的面前,伸出手抱住夫人:“夫人,老奴错了,老奴也是一时鬼迷心窍,被人收买了,主要是对方帮过老奴,让老奴还恩情,老奴没有办法,只能答应,老奴也不想的,夫人,老奴在纪府多年,是纪府家生子,又服侍四爷,夫人毫以好,要不是真的欠了人情,打死老奴也不干。”

    “是要对质还是自己说,说吧。”萧菁菁让香草梅兰不要说,低头注视,没有大惊小怪,欠了人情所以害她?

    “夫人,老奴知错,都是老奴的错,老奴。”黄嬷嬷抱紧夫人,对上夫人的目光,夫人的目光让她害怕,不由手就松了松。

    随即又抱紧了,好像松了就会被定罪:“夫人,老奴也是没有办法,老奴向夫人请罪,夫人。”

    香草梅兰彻底说不出话。

    “夫人。”黄嬷嬷还要开口。

    “放开,好好说。”萧菁菁盯着她抱着她的手还有样子。

    萧菁菁不喜欢这样被人抱着,尤其是黄嬷嬷,动了动脚,让她松手,这样一来倒不用叫听书来。

    嬷嬷那边查不查得到都没什么。

    “是,夫人。”黄嬷嬷感觉到夫人的不喜,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知道认罪。

    香草梅兰觉得黄嬷嬷让她们叹为观止,说抱就抱,还以为黄嬷嬷还要撑着,不认罪呢,都不用对质,就说了。

    黄嬷嬷松开了手,跪在地上。

    萧菁菁舒服多了,看向她:“你哪里错了,是谁让你做的?现在说。”她审问起来。

    “夫人,是正院的水嬷嬷,老奴当年得过水嬷嬷的帮忙,水嬷嬷派人找上老奴,老奴听了水嬷嬷的话,原不答应,老奴哪敢害夫人,可是水嬷嬷用当年的恩情让老奴就范,老奴不得不应了,老奴也怕他们想害死夫人,就问了,他们只让老奴做一件事,别的不用管,告诉老奴小心点不要叫人发现就好,老奴原想拖,可是水嬷嬷可能怕去了庄子上就不行了,催着老奴马上动手,一次二次,老奴只能找机会,夫人和四爷出府的那日,老奴等来了机会,可是老奴没想到听书看到,还以为没有人看到,成功了,水嬷嬷前日又催老奴马上办成,老奴偷了郡主的珠钗,又找机会,放好了腰带,水嬷嬷说只要没人发现,就查不到老奴身上,叫老奴安心,别的有人做,老奴也问过后手,水嬷嬷说。”

    黄嬷嬷把知道的说了。

    接着她又望向夫人:“夫人,她们要害夫人,会把珠钗给男子,还会传出不利夫人的,等到机会,四爷肯定会搜屋子,那时候夫人怎么解释也没用。”

    “夫人,老奴不想的,老奴知错,知罪,夫人。”

    说着说着,她心中害怕,又跪在地上,磕了头,望着夫人。

    萧菁菁凝着她。

    水嬷嬷?还有她们的计划,没有出乎她的意料,也就是那样,水嬷嬷的后面又是谁呢。

    前世,水嬷嬷可没少看不上她。

    她不奇怪。

    倒是水嬷嬷后面的人值得她深思,是一个还是两个?

    香草梅兰更气愤,竟这样害郡主,还想毁掉郡主,她们怎么敢,水嬷嬷她们知道是谁,正院前面那位夫人留下来的人。

    郡主可没有对付她们,她们却跑来对付郡主。

    看来是觉得郡主和四爷恩爱,所以,一定要告诉四爷,现在看破了她们的计划,郡主会怎么还击?

    “郡主太可恨了,她们哪里敢?”

    “在有些人眼中人命什么也不是。”萧菁菁还是盯着黄嬷嬷,这算得上什么,经过前世这些并不让她觉得如何,要知道前世顾瑶甚至算计她到死,直到临死之前她才知道自己多蠢,被算计,自己身边的人都因为自己而死。

    更是被扼杀而死,当然其中有自己太傻太蠢的原因。

    说起来比起这次更气愤。

    想到前世的死,她心中死死压下的恨意翻涌起来,有些忍不住,想把纪宁还有顾瑶大卸八块,在让他们生不如死,受尽折磨后,她会杀死他们,报仇,现在就是让他们生不如死。

    她才做了一小半,还有更多,和四爷成亲后,她报仇的计划没那么急躁,缓了下来,想再等等。

    光是直接让顾瑶和纪宁死,她怕消不了心里的恨,一报要还一报还行,这是她之前就定下来的,才会压抑恨意。

    “郡主,告诉四爷吧,要是让人。”香草梅兰只担心要是那些人还有什么计谋害郡主。

    “四爷当然要说,只是现在。”

    萧菁菁淡淡的注视黄嬷嬷。

    “你还没有说完,水嬷嬷背后的人是谁。”光是水嬷嬷她可以去查,像现在一样审问,但她觉得水嬷嬷不一会会说,查的话时间长。

    不可能像审黄嬷嬷一样。

    不如直接让她说。

    水嬷嬷必竟在正院,又是袁氏留下的人,审肯定要审。

    香草梅兰听到郡主的话,才想到黄嬷嬷还没有说完。

    “香草你出去一下,碰到嬷嬷让她派人盯着水嬷嬷,等我问完。”萧菁菁想完又吩咐香草,别到时候出了意外。

    梅兰没有听到郡主吩咐,看着香草。

    香草行了一礼:“是,奴婢马上去。”退了下去。

    萧菁菁继续盯着黄嬷嬷。

    黄嬷嬷知道事到如今,自己真的逃不了,香草去盯着水嬷嬷了,只能全说出来:“夫人,老奴也没有见过水嬷嬷背后的人。”

    “不知道?”

    萧菁菁一听她说,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

    梅兰也道,真的不知?

    “夫人,老奴确实没有见过,老奴每次都是去见水嬷嬷安排的人,老奴问过水嬷嬷的人,只能从中猜测,加上隐隐听到的,水嬷嬷背后的人应该是袁姑娘还有袁夫人,好像还有楚王府的二夫人,最后还提到顾家姑娘,不过只是一提,对方也是被老奴问得烦了,可能是觉得不会有人知道,就在老奴面前说了。”

    黄嬷嬷恭敬小心。

    恨夫人不信,随后又:“老奴说的话句句属实,夫人一定要相信老奴,老奴不敢欺瞒夫人,夫人也可以派人查。”

    “原来是她们。”

    萧菁菁知道只有她们了。

    别的人不会想害她,毁掉她的名声,还有一切,只有她们恨她,才会用出这样阴险的计谋,其实她心里早有数才对。

    “我知道了。”

    “夫人,老奴有罪。”黄嬷嬷磕头。

    “你现在知道有罪了。”梅兰张嘴,看向郡主:“郡主,袁夫人还有三姑娘以及顾姑娘。”

    “她们恨我,想来后手不会少,也不会简单,倒是够狠,也够有手段,有袁家的人,难怪能请动水嬷嬷,能找上你。”萧菁菁觉得萧柔柔有了长进。

    或者说是顾瑶布的局,她知道顾瑶有多狠。

    袁夫人袁冰语她并没放在眼里,她能想像得到是怎么回事,萧柔柔找上顾瑶还有袁夫人。

    一转眼,她就弄明白了大概,知道不会错。

    黄嬷嬷磕着头。

    “郡主,要不要告诉其他人?”梅兰一边看着磕着头的黄嬷嬷一边询问郡主。

    “当然要,在这之前只告诉四爷还有亲近的人,她们能设局,我倒要看看她们到时候发现我都知道的表情。”

    萧菁菁一下子决定了。

    梅兰不是很懂,也不敢问郡主,不过隐隐觉得郡主是对的,郡主的做法更好。

    到时候想害郡主的人以为成功了,发现郡主早知道会不会气倒?

    萧菁菁也不多说,目光掠过地上的腰带:“腰带是谁的你知道吗?”

    “老奴不清楚,好像是侍卫的。”

    黄嬷嬷知道的不少。

    萧菁菁念着侍卫,梅兰担心是郡主身边的侍卫,说明背主。

    “哪里的侍卫?”

    萧菁菁接着问。

    “老奴不清楚,不是府里的,好像是外面。”黄嬷嬷说道,她也只是听了一嘴,再多的不知道了,梅兰更担心,府外不好查,府里还可以查。

    萧菁菁不觉得府里的侍卫就能查到,这个侍卫就是关键吧。

    她的珠钗在他那里,他会拿着出现,再然后是他的腰带。

    “腰带先放起来,到时候给四爷看看。”萧菁菁吩咐梅兰,梅兰闻言,答了是。

    黄嬷嬷特别怕四爷,脸白了下,更后悔自己害夫人,要是早知道,她怎么也不会同意,不会答应。

    梅兰拾起腰带,收了起来。

    黄嬷嬷看着她手上的腰带。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接下来,我会按兵不动,装做不知道,就像原来一样,我会放你回去,你也还是像之前一样,懂吗?”

    萧菁菁开口。

    梅兰心中明白郡主话中的含义

    “老奴懂。”黄嬷嬷磕了一个头。

    “懂就好,你先前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怎么就怎么。”萧菁菁又说了一句。

    黄嬷嬷赶紧应是。

    “等到时候了,要是我要用你,你站出来。”萧菁菁最后道,黄嬷嬷一个不字也不敢说,就怕夫人不放过她。

    “我会在四爷面前给你求情。”萧菁菁看出她最担心的是什么,她只不过说说,不可能真求情。

    “谢夫人。”黄嬷嬷高兴了,松了口气,她最怕四爷,四爷要是知道她做的,她死都不行,有夫人开口,四爷也会看在夫人面上稍微饶过她。

    夫人心好。

    “你下去吧,该怎么说清楚就好。”萧菁菁不再问下去,让她出去。

    梅兰见夫人放黄嬷嬷走,盯紧了。

    “老奴告退。”黄嬷嬷就要退下。

    “郡主,老奴查到了一些事。”赵嬷嬷这时候走了进来,香草在后面,黄嬷嬷一时没法退下,停了下来,抬头。

    梅兰看到嬷嬷和香草过来,想知道嬷嬷查到什么。

    赵嬷嬷先是冷眼看了黄嬷嬷一眼,不承认?她走到郡主面前,香草也冷冷看了黄嬷嬷,还有一件事,郡主不知道,她和嬷嬷才知道的。

    而赵嬷嬷这让黄嬷嬷心中不安起来,夫人会不会反悔?

    梅兰看出黄嬷嬷的变化。

    “郡主,老奴暗底里让人查了,她可是和正院那边有来往。”赵嬷嬷此时很是不屑,冷冷看向黄嬷嬷。

    “我已经和夫人说了。”黄嬷嬷不禁。

    “说了?”

    赵嬷嬷正要说,一听,皱眉看了她一会,她听香草说了,更多的香草也不知道。

    “嬷嬷查到了?”萧菁菁却问。

    “是,郡主,你知道了?”赵嬷嬷想问,她还有事要和郡主,加上查出来的。

    “嗯,嬷嬷,黄嬷嬷说了,香草和你说了吧,后面的香草也不知道。”萧菁菁不等嬷嬷问起,她把黄嬷嬷说的说了,加上自己的心思一并。

    香草意外,竟是袁夫人还有三姑娘。

    “郡主,嬷嬷已经让人盯着水嬷嬷了。”

    “嗯。”萧菁菁说完听到香草的话,看了她一眼。

    赵嬷嬷不意外,恨恨的骂了萧柔柔顾瑶还有袁家的人,骂了那些害郡主的人,特别是那个水嬷嬷,眼前的黄嬷嬷同样是她骂的对象。

    一个二个自己过得不好,就报复郡主,还用这样阴狠的计,到处收买人,以后还要再小心。

    连郡主的珠钗都能偷出去,给郡主的衣物夹带男人的腰带,再想自己查到的听到的,更气。

    要不是郡主说放过黄嬷嬷,她会让人打这个黄嬷嬷一顿,弄死她。

    她看见梅兰手上的腰带,又是一气。

    “郡主你的想法没错,不过要是她们咬着你在外面和侍卫有关系。”

    “腰带在我这里,收起来了,她们再怎么安排也找不到,没有腰带这个证据,只能说明她们信口雌黄,再传出珠钗丢了,她们准备得再充分也没用。”

    萧菁菁淡淡的。

    “这就好。”赵嬷嬷一听。

    黄嬷嬷香草梅兰都听到,她们发现夫人郡主的主意很好。

    萧菁菁不可能让她们咬紧她不放。

    赵嬷嬷想到那件事,就怕来不及了。

    “郡主,水嬷嬷那里,老奴派了人暗中盯着,老奴查了,水嬷嬷派了一个婆子找的黄嬷嬷,还有一件事,郡主你不知道。”

    赵嬷嬷说到这就气。

    黄嬷嬷不知道还有什么,梅兰也不知道。

    香草急了。

    “什么事,嬷嬷。”

    萧菁菁看着嬷嬷,看出了什么。

    “郡主是。”香草急着想说,她想到了,看了看嬷嬷又没有,她知道嬷嬷会和郡主说。

    “说什么?”赵嬷嬷打断了香草的话,望着郡主:“郡主,老奴收到一个消息,是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有消息传你。”到了如今她哪还不知道这些是谁传的。

    都是袁夫人袁冰语还有顾瑶萧柔柔做的。

    “对,郡主。”香草重重点头。

    梅兰心中又担心起来。

    “传我什么?难道已经?”萧菁菁先问,然后意识到什么,赵嬷嬷重重点头,香草也是,梅兰想了又想,忽然想到,脸色一变。

    “传我水性扬花,不守妇道和男人?”萧菁菁说了出来。

    黄嬷嬷张了张嘴,外面开始在传了?突然她想到昨日听说的,水嬷嬷看来真的告诉那边,所以才会这么快有流言传出来。

    赵嬷嬷睥到黄嬷嬷的表情,冷哼:“郡主,事情是这样,一个安郡王府的侍卫喝醉酒竟然说出和你有染,还说有你的珠钗为证,他的腰带落在你手里,说不定被你收了起来。”赵嬷嬷一说就恨。

    香草听见时就气愤难当。

    萧菁菁听完。

    梅兰眼中都是替郡主委屈。

    黄嬷嬷都不敢抬头了。

    “就是这样?”

    萧菁菁觉得虽然麻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对方这样安排,确实算得很死。

    “郡主,虽然还是暗底里在传,可再不做什么,明日指不定全京城就知道,老夫人四爷也知道,就如了她们的意了。”

    赵嬷嬷也知道郡主还有她们现在知道,便算是稍微掌了主动,幸亏派了人盯着顾家还有几家,才能这么快得到消息。

    还不算太遭。

    听书是大功臣。

    香草梅兰一听跟着点头,黄嬷嬷发现夫人很冷静,夫人出乎她意料的冷静,从头到尾好像都是。

    夫人让她看不透。

    “郡主,得想下办法,就怕有人先入为主了。”赵嬷嬷担心的是有人听说了,先入为主认为郡主不好,主要是郡主以前的名声还没有完全消去。

    “只要他们没有证据,再放出消息,等四爷回来就和四爷说,和娘也说一声,还有外祖母,我看她们怎么把水泼到我身上,再放出顾瑶和纪宁被秦王捉奸的事,还有袁家想要送人给四爷做妾的消息,以及萧柔柔不止跟过一个男人的事,找到那个侍卫,安排进楚王府袁府还有顾府的人,想办法。”

    后面的萧菁菁没有说。

    “老奴知道了。”

    不必郡主说完,赵嬷嬷就听出来了。

    香草梅兰也听出了。

    黄嬷嬷知道夫人没说完的话,肯定不是一般的,多半是因为她在,才没有说,不久前她还在想夫人心软。

    夫人并不像她想的那样。

    黄嬷嬷没一会退出去,望了一下头顶的天,夫人可是个狠的,不知道夫人又交待给赵嬷嬷什么,不过不是她能知道的。

    萧菁菁又和赵嬷嬷说了一些话,赵嬷嬷应了,出去。

    香草梅兰陪着郡主。

    京城,暗底下的消息传得是最快的,半天的时间,菁华郡主也就是吴四夫人的事传到好几家的耳中了。

    再过半天,估计知道的更多,威远侯府门口,周安正要出去会友,再过些日子,他就要去赵州了,就听到消息,菁华郡主和一个侍卫有染?最近很是有趣。

    有人想对付萧菁菁?对付安郡王府还有纪府吴府,不然怎么会这么多事。

    想到段日子发生的事,他挑了一下眉头,转过头来,摇着折扇,面若敷粉阴柔俊美的脸上多了吊儿郎当的笑。

    漫不经心的道,要不要帮一帮呢?好在他让人注意着京里的动向,不然还不知道。

    “哪里传的消息?”

    “属下只查到是突然传出的消息。”侍卫回答。

    “那就是没有找到是谁传出来的,真是棘手,会是谁?想来不少人知道了吧,萧菁菁知道吗?要是不知道就惨了,指不定如何,会不会被休呢。”周安又摇了一下折扇,慢慢的问,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不难猜。

    这是想置萧菁菁于死地,毁了她。

    或许这是他的机会!他慢慢猜测着会是谁做的,这一招真是毒辣。

    还是用的安郡王府的侍卫,想洗清都不容易,除非现在知道,采取手段。

    珠钗?腰带,他要不要替萧菁菁报仇呢?

    周安忽然不想去会友了。

    “再查,本公子要知道是谁。”周安阴柔的脸上闪过阴戾,敢对付萧菁菁,真是不想活了。

    消息说不定已传到宫里了。

    “是,公子。”

    景非翎此时此刻也知道了,他一直派人注意着萧菁菁那个女人,就怕那个女人像前世一样,和男人牵扯不清。

    为了太子殿下,他派了人盯着各府还有京城,没想到没有得到消息,倒是为叶蓁那个女人买只烤鸭,就听到了。

    萧菁菁那个女人狗改不了吃屎,四叔对她那么好。

    竟然还敢!

    他要告诉叶蓁不许再和萧菁菁那女人来往,以前还以为萧菁菁改了,还有叶蓁,现在看来根本没有。

    他想到叶蓁那个女人,叶蓁那个女人前世可不是好的。

    想到自己最近对她的好,说不定也和萧菁菁一样,是骗他的,萧菁菁的事勾起了他被女人所害的阴影,再次怀疑起来。

    也许他该再查一查,回想到自己前世被叶蓁害死,再想到前阵子对叶蓁的好,神色懊恼还有恨。

    打听到的是萧菁菁那女人是和纪四叔成亲前就和侍卫有染,他更是确信,那个时候萧菁菁那个女人喜欢纪宁,纪宁不喜欢她。

    萧菁菁会和侍卫有染很正常。

    萧菁菁那样的女人,什么做不出来,虽然前世没有听说过萧菁菁和侍卫有染,但谁知道是不是她把人弄死了。

    换一个人他不会这么肯定,偏是萧菁菁他信了。

    他骑在马上,本来打算去看叶蓁那个女人,走到半路想到叶蓁喜欢烤鸭,听到有人在说什么,派了人去,没想到。

    “还有呢。”

    “公子,就是这些。”

    “走,回去。”

    景非翎不想再见到叶蓁,手上提着的烤鸭,直接丢掉,沉着一张脸,他要好好想想该怎么对叶蓁,查一查叶蓁。

    “公子?”

    侍卫记得公子说要去看叶姑娘的。

    “回去,没有听到?”景非翎冷着一张脸,侍卫不敢再说,看了一眼公子丢到地上的烤鸭。

    *

    叶府,叶蓁等着景非翎,那个混蛋一早就派了人告诉她要来,她等了又等,居然天都快黑了还是没有等到。

    她画设计稿都画了几张了,再不来天真的要黑了,她看了一眼天色,景非翎那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来?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耽搁了?以前说来就会来,不会这么晚,难道有什么事?她发现自己竟然担心他。

    关心起来。

    “去看看来了没有。”

    叶蓁又吩咐了身边的嬷嬷。

    “景世子想来是有事。”叶蓁的奶嬷嬷知道姑娘等急了,景世子也真是的,有事不知道派人来说一声吗。

    丫鬟也是一样的想法。

    “算了不要去了,要来就来不来拉倒。”可是她好饿。

    叶蓁很气,真是气死她了,还说给她带好吃的来,不说还好。

    她都没有用下午茶,就是为了等他。

    “姑娘,老奴还是去看下。”

    叶蓁的奶嬷嬷看着还是决定去看下。

    “好。”

    叶蓁目送了奶嬷嬷。

    她画了一个小人,用笔画出景非翎的样子,使劲的戳起来,我戳戳。

    丫鬟们看着,都不知如何劝。

    没有多久。

    叶蓁的奶嬷嬷来了:“姑娘,景世子多半不来了。”

    “不来?”

    叶蓁气得不行,他死了吗?

    *

    纪尧出宫就从侍卫那里得知了一些事,他脸色不好,吩咐了什么,回了府。

    直接回竹园,一眼看到菁儿。

    ------题外话------

    本来想写九千五一万字的,没有来得及,哎哎哎,明天继续拼二万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