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无地自容
    纪府里面此时此刻。

    “姐夫。”袁冰语脸白了起来,楚楚可怜的咬着唇,一脸委屈无辜,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感觉到各色的目光,姐夫,姐夫怎么这样说,姐夫怎么知道,姐夫!

    她不敢再表现出什么,怕真的被人知道,只能可怜的望着姐夫,但愿姐夫只是随口一说,姐夫没有怀疑她。

    所有人都注视着袁冰语的神情,这到底是?

    “我说错了?”纪尧平静的。

    “姐夫你误会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我没有策划,我没有。”袁冰语心中一紧,害怕,心慌,意外,忙又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变得不同起来,不。

    纪尧目光冷淡。

    “永叔。”袁夫人开口,语姐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让她插嘴的,她冷睥一眼,要是不插嘴,以澜姐儿的本事,大家都在,说不定去四房搜查了。

    偏她自己以为自己行,插话,弄得成了这个样子,被永叔怀疑了吧。

    别说永叔,以语姐儿这没用的东西说的话,要是她都要怀疑,她只能想办法打断,在大家还在想的时候。

    “真的不是我,姐夫。”袁冰语知道娘瞪她,她咬着唇。

    “不是你们策划的?我说要是搜不到,还没有人说话,你就知道,你怎么知道能搜到?”纪尧没有理会袁夫人,冷淡的扫了所有人一眼盯着语姐儿:“你们想害菁儿。”

    袁冰语脸色更白:“姐夫,你误会了,我只是。”她想说自己只是觉得就说了,可是她知道姐夫不会信,还有周围的人,她方才太激动,想到就要揭开菁华郡主的真面目,姐夫以后就会看到她了,听到澜姐姐的话,又看姐夫护着菁华郡主,她一时难过忍不住开口,失了言。

    只是什么她说不出来。

    “说不出来了?”纪尧像是认定了,慢慢的。

    “不是的,姐夫,不是我。”袁冰语慌得不行,摇着头,否认着。

    纪老夫人看在这里,觉得老四不错,郑氏柳氏提起的心放下一点。

    所有人看着,听着,你们?难道是几个人,再看袁冰语的反应,好像真的是,之前没多想,如今想到传言。

    传言说袁家想尽了办法要让永叔纳了语姐儿为妾,想要寒人进来,不要脸面。

    会不会永叔不收,袁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当然这都止于猜测。

    相比起来,菁华郡主的清白最重要。

    要是如传言一样,可不行,对纪家族里的人来说,她们的孙女女儿没有嫁人,到时候嫁不出去怎么办。

    纪老夫人也知道。,

    “永叔,你也听到语姐儿说的了,她是失言。”袁夫人不能不再次插话,她很想让语姐儿住嘴。

    “好一个失言,我不信。”纪尧道,沉着声音,要不要把人叫来,所有人心中更是多想,纪老夫人觉得有老四这样护着,老四媳妇不会有事。

    郑氏柳氏同样的想法。

    萧菁菁把所有人表情变化收在眼里。

    纪家几位姑奶奶皱眉,纪澜仔细看了下袁冰语,又看四弟和萧菁菁,觉得还是萧菁菁有可能,袁冰语不过是失言,她还能做什么,难道还能算计得了萧菁菁,也许语姐儿和她一样不信菁华郡主品性,主要是四弟太过,语姐儿随口一说,四弟就怀疑了,还是不要担耽时间了。

    她对着四弟:“四弟,还是搜查吧,说这些干什么。”

    不管是怎么回事,搜查了就知道,别在这里拉拉扯扯的,说这说那,她们要的是搜查,这些她也说了。

    所有人一听再次回过神来,对啊,袁夫人松口气,好了,好在还有纪家大姑奶奶在,很好。

    这一下有纪家大姑奶奶,语姐儿就不会再那么显眼,只要永叔不要再提。

    她看了语姐儿眼,还不收敛,袁冰语心里是松了口气的,她刚才很怕,她都没法回答。

    “四弟。”纪澜又叫了一声。

    纪尧不再看语姐儿,看着纪澜,神情难言:“不要耽搁时间?”

    “是,四弟还是搜查最重要。”纪澜还看不出形势,点头,觉得自己是为了永叔好,永叔该感谢她。

    所有人看着纪澜,心思各异。

    萧菁菁手握紧,纪尧握紧她的手,萧菁菁看看四爷,放松,纪尧盯着,赵嬷嬷几人非常生气,这位大姑奶奶简直是想什么说什么。

    “你们简直是污蔑。”

    “澜姐儿。”纪老夫人闭了一下眼,又睁开,澜姐儿居然说,还说这些干什么,这是明知故问,明明知道永叔是在逼问语姐儿,这是哪壶不开提哪一壶。

    张嬷嬷张了一下嘴,郑氏和柳氏看着这位大姑子,这一下,又要搜查?也不知道如何。

    纪家几位姑奶奶也反应过来,所有人又看着纪澜。

    “是不是污蔑一搜就知,娘,怎么?”

    纪澜知道娘不高兴,又如何,她也是为了纪家的脸面,为了大家好,她没有错,看萧菁菁被四弟宠得,要怪就怪萧菁菁不守妇道,有了流言,大家才来。

    “我也是为了证明四弟妹的清白。”

    “谁让你说的,你四弟正在问。”纪老夫人叹气,沉声打断她的话。

    纪澜理直气壮:“娘难道还能真像四弟说的?”

    “为什么不能。”纪老夫人反问。

    袁氏母女俩又感觉到目光,这时不是她们能开口的,只希望纪家大姑奶奶不要缩了。

    “反正我不信,语姐儿怎么可能,语姐儿就是失言,四弟就怀疑上,娘,四弟不是不信吗,要是搜查不到,那就说明传言有误不是真的,四弟妹是好的,要是搜查到了,证明我没有错,外面传得多难听啊,女儿回来,也是弄清真相,大家都在,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要是菁华郡主不心虚,只要搜了就知道,除非她真的做了,四弟也该明白。”

    “要是没有,你是不是要向你四弟妹道歉,是不是帮着澄清?”纪老夫人目光掠过老四老四媳妇还有在场的人。

    几个丫头都看着她。

    袁氏母女两个,一心想留下作妾。

    纪尧拉着菁儿。

    “只要证明不是,我帮一下又如何,要是真的,哼。”纪澜咬了咬牙,答应了,反正萧菁菁不可能是清白的,她很自信。

    “好。”纪老夫人点了头,澜姐儿这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她给了多少暗示,澜姐儿都看不出来。

    让她再得点教训也好。

    在场的人知道就要开始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是搜查还是?永叔和老夫人的反应和她们想的真的完全不同。

    就是郑氏和柳氏也是,菁华郡主居然一点也不慌乱,袁夫人和袁夫人再次松口气,事情向她们想的地方发展了,之前算是意外。

    郑氏和柳氏不明白娘为何答应,张嬷嬷知道老夫人是想让四爷和四夫人反击了。

    纪澜看向萧菁菁不屑一顾,转向四弟:“四弟,娘可是说了,还不快开始。”赵嬷嬷几个气愤不行。

    “大姑奶奶你太过了,你,你就是这样逼我家郡主,我和你——拼了。”赵嬷嬷几人恨恨的。

    “懒得和你说。”一个老婆子也敢插话,纪澜懒得理会,不过扫了眼萧菁菁:“主子说话。”有你们插嘴的余地吗,只是没有说完,刚开了头,纪老夫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还不给我住嘴。”

    纪澜又一次看向娘,纪尧目光冰冷,萧菁菁同样。

    所有人感觉出了纪老夫人的不悦还有生气,纪老夫人很生气:“上窜下跳什么,还不给娘过来。”

    纪澜对上娘的目光,她还是怕娘的:“娘你可是答应我,我还要跟四弟去搜查。”

    “我是答应了,但不是你想的。”纪老夫人又瞪她一眼,直到纪澜不情不愿走到她的面前,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纪老夫人对着老四老四媳妇:“老四老四媳妇,让她们知道真相吧,澜姐儿是糊涂了,我会教训她,人都在这里。”

    真相?所有人惊讶起来,袁夫人和袁冰语担心,不过想了想,又放下心。

    “大姐是越长越回去,以后不要让大姐有事没事回府,再这样下去——”纪尧冷淡的。

    萧菁菁知道四爷是因为她。

    “我知道老四你不高兴,也难怪,还有老四媳妇,这些下来再说。”

    纪老夫人又叹气。

    她发现她好像叹了不少次了,见老四还不动作,她正要再开口,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来。

    一个侍卫站在外面。

    “四爷,夫人。”

    “到门口来说。”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纪尧淡淡的对着外面,收回目光,对身边的菁儿:“人来了。”

    萧菁菁点头,他们一直等着,是有目的的。

    赵嬷嬷几人虽不知道侍卫来是做什么,可也放心了。

    “四爷,夫人。”侍卫在门口行了一礼,低着头,纪尧让他起来,侍卫走到四爷的身边小声说了什么。

    所有人都好奇,都想知道,袁氏母女两人更想,纪澜不知道四弟在搞什么东西,看向娘:“娘,四弟这是干什么呀。”

    “等着就是,急什么急。”纪老夫人没好气,也没什么好脸色。

    纪澜哪会没发现,娘真是,她就是问一下:“娘我就问一问。”

    “娘怎么知道?”纪老夫人不高兴。

    “娘也有不知道的吗?”纪澜哼哼,四弟又在拖时间。

    张嬷嬷看看大姑奶奶又看老夫人,纪老夫人不再回答澜姐儿,事后她要好好教训一下澜姐儿。

    郑氏柳氏倒是期待。

    纪澜和纪老夫人的对话,袁氏母女听到了,很失望,还以为能知道什么。

    其余的人也失望。

    过了一会,侍卫没有再说,她们忙看过去。

    “好,我知道了。”纪尧开了口,吩咐侍卫了什么,侍卫恭敬俯身,纪尧让他下去,所有人看着侍卫下去。

    纪尧回头:“果然在。”他看向菁儿。

    “在?”萧菁菁也问。

    “嗯。”纪尧点头,菁儿没有想错,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说着众人都不明白的话,众人一时看着她们一时看向纪老夫人。

    纪澜不满了,这次没有大声说,而是小声的嘀咕:“四弟又在悄悄说什么,怎么不说出来。”

    “你想听等都等不了?”纪老夫人听到了,旁边的都听到。

    “四弟不知道在悄悄说什么。”纪澜不满的。

    不等任何人说话。

    纪尧对着梅兰吩咐,赵嬷嬷几人听到四爷低声的吩咐高兴起来,赵嬷嬷脸上多了笑。

    所有人注视着,纪尧拉着菁儿,抬头:“你们不是想知道吗,很快。”目光落在梅兰身上,梅兰把带来的腰带拿出,走到中间。

    在场的人都不解,不是说搜查?怎么?她们也看着梅兰。

    就是纪老夫人也疑惑老四要怎么做,但很快,她看清了梅兰手上的东西,腰带?她想了想,笑了。

    知道老四的打算,不过老四怎么不早点拿出来?这样澜姐儿也不会一直喋喋不休,这是她疑惑的,还是方才的侍卫说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张嬷嬷也认出了,柳氏郑氏看了看,不知道这是什么,男子有腰带,她们想到什么,望向婆婆。

    看到婆婆点头,知道没有想错,四弟要怎么做?

    怎么直接丢了出来?

    “是不是这一根?”纪尧跟着道,萧菁菁不说话。

    赵嬷嬷同样盯着所有人。

    在场的人一听,再一看,不是要搜查才能查到吗,是四弟妹交给了四弟还是?这里需要思考的很多很多。

    纪澜不相信:“四弟你?”

    袁夫人袁冰语母女俩还在看着,也慢慢认出来了,腰带经过她们的手,她们哪里会不认识,这就是楚王府二夫人那边送来她们给了水嬷嬷的腰带,怎么会?她们心中震惊,不敢相信。

    觉得不可思议,一时之间想到很多。

    之前没有想到的都想到了,更是担忧,先前不愿深想的也想了,她们做的永叔真的知道了?

    袁夫人想要从永叔脸上看出什么,忽然想到开始的时候,永叔说的话。

    说不定永叔真知道了。

    袁冰语心更是慌得不行,她同样想到了,想了不少。

    在场的人也渐渐都认出来了这是一根男人用的腰带,只是一时没有想到侍卫留给菁华郡主的腰带上,过了一会,才都反应过来。

    梅兰就那样站着。

    赵嬷嬷几人扫视着眼前的人的神色,尤其是袁氏母女俩的。

    回过头,众人目光都落在纪尧和萧菁菁身上。

    纪尧和菁儿看着她们。

    袁夫人袁冰语母女俩的表情没有逃过他们的视线。

    “你们不是要找腰带,看一下是不是。”萧菁菁道。

    纪尧:“对。”所有人一听,还真是眼前这根,袁夫人袁冰语知道永叔还有人在看她们,她们。

    “这根是哪里来的腰带,四弟你让我们看,难道。”纪澜又看了一会,根本认不出眼前的这根是不是她要找的,只是听到流言,根本不知道要找的腰带长什么样,看着眼前这根,不知道说什么。

    她还有点不相信,不用搜查就找到了。

    “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纪尧平静的看着腰带,对她们。

    都呆了。

    袁氏母女俩更肯定心中想法,更害怕,姐夫真的知道,真的。

    纪老夫人更放心,郑氏柳氏不解。

    纪澜过了一会才:“这根就是,四弟怎么知道,有什么证据,还有四弟怎么会有?是菁华郡主给你的还是?四弟你拿出来又想说明什么?”

    是不是菁华郡主知道了,提前给了四弟,以得到四弟的信任?这不是纪澜一个人的想法,还有人也是这样想的,没有这样想,听了纪澜的话,也不由这样想了。

    纪澜此时心中在想,不会传言信不得吧。

    “不用扯到菁儿身上,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先是听了传言,见到腰带又不相信,猜测我为什么拿出来,为什么给你们看,是不是菁儿给我的,这根腰带是怎么出现,我怎么得到的,要问一个人、”

    纪尧道。

    谁?所有人都想知道。

    “腰带是赵嬷嬷找到的。”萧菁菁也在旁边道,在场的人又有了想法,看着菁华郡主,纪尧明白菁儿话中意思,不等在场的思考这里面怎么回事。

    “你们可以问下岳母。”纪尧目光看向袁夫人和袁冰语。

    一个个一听也看着袁夫人和袁冰语。。

    “永叔,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袁夫人脸色变了,袁冰语也是,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根腰带的出处,在场的人没有比岳母还有语姐儿知道得多的,清楚的,不是吗岳母。”纪尧缓缓的说。

    “永叔你可不要乱说。”

    袁夫人知道真的不好了,忙开口。

    “姐夫,我,姐夫你弄错了,我们。”袁冰语也道。

    所有人盯着她们,试图看出什么,半信半疑,没有全信,但也猜测着,郑氏柳氏惊讶,纪澜不怎么相信,袁家的人她还是知道的,不可能,纪老夫人发现没有出乎她的意料。

    “袁夫人袁姑娘你们以为你们做的,不会有人知道?”萧菁菁这个时候道。

    “菁华郡主,明明是你自己不安份,现在推到我们母女身上去。袁夫人姜还是老的辣,一下子反驳。

    “对,菁华郡主,你为什么要骗姐夫。”袁冰语就怕姐夫认定了是她和娘害的菁华郡主。

    “四弟你就一说,大家不可能相信。”不愿相信的纪澜一听萧菁菁的就道。

    就在众人不知道该相信谁的时候。

    “还有人也很清楚,把人带进来吧。”纪尧又吩咐起一边的香草,让她叫人进来。

    “是,四爷。”香草行了一礼,出去。

    一个个都看着。

    袁夫人和袁冰语心中不安。

    在场的人隐隐感觉出点什么。

    没有太久,香草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婆子,婆子进来后就行礼。

    香草行完礼走到郡主身后。

    “老奴给四爷夫人请安给老夫人——”两个婆子跪在地上,一个是黄嬷嬷一个是水嬷嬷身边的,两人抬起头来,但不敢乱看,微垂下视线,一道道目光都在她们的身上。

    袁夫人皱着眉头,认出其中一个,神色变了变,知道再无疑问,永叔都知道,心里直往下沉。

    袁冰语也看着,一转头,发现了娘的表情,不知道娘为什么皱眉。

    袁夫人哪有时间和她多说,心中想着怎么办。

    自己以为布好的局,最后却跑到别人的局里,她现在就是想,怎么抽身而退,事情不是她一个人做的,倒是可以利用。

    看了一下语姐儿,蠢得无比。

    “这两个婆子是谁,她们知道什么?”纪澜看了两个婆子好一会,不知道四弟叫两个婆子来是,不解的问起来,这也是大家的想法。

    袁夫人听到此,觉得可以利用一下。

    “你们抬起头吧。”

    纪尧挑了挑眉头,没有回答,只看着两个婆子。

    萧菁菁也开了口:“你们看看。”

    “是,四爷夫人,谢四爷和夫人恩典。”两个婆子抬起了头来,一下子看到很多人,都在看她们,她们心中紧张担心,害怕,其中一个婆子看到袁夫人还有袁冰语脸色一变。

    “夫人。”。

    在场的人都看见了,顺着婆子的目光,一下看到袁夫人,袁夫人神色又变,对着婆子:“你看着本夫人做什么?”

    婆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怕给夫人还有语姑娘带来麻烦,她没想到夫人还有语姑娘也在,想了想也明白夫人和语姑娘为什么在。

    她想告诉夫人,水嬷嬷她们都被四爷发现了,夫人和语姑娘还是早点离开,她胆子很小,昨夜发生的让她吓得不行,可是又不敢说,四爷夫人老夫人都在,还在这么多人。

    不知道四爷是不是说了什么了。

    众人只觉得袁夫人欲盖弥彰,心里由不得不再次多想,就连纪澜也看出了什么,脸色不好起来,怕自己真的错了。

    黄嬷嬷也看向袁夫人和袁冰语。

    “你要说什么?”袁夫人发现两个婆子都看向她,知道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只会叫人越发怀疑。

    袁冰语还是没有认出眼前的人是谁,娘认识?

    “老奴。”婆子又开了开口,还是没有说出庆来。

    赵嬷嬷几人见四爷夫人不开口,她们盯着,两个婆子知道自己被盯着,黄嬷嬷什么也没说,另一个婆子,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快速的:“夫人,四爷和夫人都知道了。”心中着急。

    还是说了出来。

    水嬷嬷还被人看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夫人,语姑娘。

    所有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纪澜脸色难看到极点,她望向四弟还有萧菁菁,他们早就知道?

    纪尧面无表情,萧菁菁也是。

    纪澜又收回目光,

    “什么知道,休要乱说。”袁夫人在各色目光下,沉着脸,永叔都还没有说什么,她倒是好,直接说了出来,她气得不行。

    “娘。”袁冰语张大嘴。

    “语姑娘。”婆子又转向袁冰语磕了一个头,像是劝告又像是别的:“语姑娘,水嬷嬷和我都被四爷发现了。”

    袁冰语不敢相信。

    “乱喊乱叫。”袁夫人此时只想堵住婆子的嘴:“住嘴。”

    婆子磕了一个头,不敢说了。

    袁冰语脸色变得苍白,她再蠢也看出了什么。

    袁夫人狠盯着婆子,只恨不能弄死她,她清楚,一定是永叔还有萧菁菁唆使的,让婆子当场揭穿她们。

    太可恨了,水嬷嬷吃屡的吗,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人,可当着这么多人,她还什么办法也没有。

    只能等着,想别的办法,可到了如今还有什么办法?

    永叔还在,说不定……

    黄嬷嬷在一边:“袁夫人,语姑娘,你们想要害夫人和四爷的事,已经被四爷和夫人知晓。”

    “你。”

    袁夫人没想到还有一个,气得脸都黑了。

    袁冰语也是一样,她还害怕,不由看向姐夫,姐夫是不是也知道,那姐夫会怎么看她?

    纪尧当然不可能看袁冰语:“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吧。”

    他对着两个婆子。

    “是,四爷。”

    黄嬷嬷和婆子两人一起磕了一个头,把事情经过说了说来,先婆子说,从水嬷嬷找上她,和她说,然后她找上黄嬷嬷。

    纪尧听着,萧菁菁也是。

    袁夫人只要让她们停下,袁冰语则是摇摇欲坠,像是承受不住,脸白得透明,一脸慌乱,不,不。

    纪澜一边听一边恨恨瞪着袁夫人和袁冰语,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纪老夫人欣慰的点头,老四这一手漂亮,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郑氏柳氏听完也知道自己差点也误会四弟妹了。

    黄嬷嬷还有婆子你一言我一语把整个事情的过程说了,都是她们知道的,不知道的她们没有说。

    所有人恍然明白,有袁夫人还有袁冰语的样子在那里,再整合了一下两个婆子说的。

    还真是一个局。

    一个想毁掉菁华郡主的局,由袁家的人,还有顾家的丫头,楚王府二夫人一起,这是她们没想到的。

    想想她们和菁华郡诉恩怨,又有些明白。

    “不要乱说,是谁指使你们?”袁夫人哪里肯就这样认输,冲上前:“我什么时候指使你们。”

    袁冰语身体颤拌,一下子握紧手:“姐夫,你不要相信她们的话。”

    纪尧冷眼看她,萧菁菁也是。

    袁冰语唇都白了,袁夫人黑沉着脸。

    众人摇头无语。

    “永叔。”袁夫人还要再说什么:“这两个婆子说的不是真的,你不要信。”

    “你知道水嬷嬷说了什么吗,岳母?”纪尧道。

    袁夫人不敢再赌了,袁冰语直接不敢说话,纪澜更气:“四弟,有证据都叫来,免得到时候有人还乱说。”

    所有人面面相觑,差点就被骗了,不过袁夫人到了这个样子还说,也有人心思浮动了。

    “老四了了她们的意吧。”纪老夫人轻声说,她太了解人心了。

    郑氏柳氏点头,主要是让人死个明白,免得还有人乱嚼舌根。

    “那个侍卫叫来,让他亲自说一说。”纪尧再次吩咐人。

    有侍卫行了一礼下去。

    “菁儿,我要为你正名,让人知道你是被陷害的。”纪尧侧过头来,凝着菁儿,神色变得温和,淡淡的,萧菁菁点头。

    在场的人发觉一直都是永叔在说,菁华郡主很少说什么,可以说这件事明明该菁华郡主出面的。

    可是最后都是永叔。

    不知道该说菁华郡主运气好嫁了永叔还是说永叔疼媳妇。

    “等人来了说清楚,还看有没有人说什么。”纪老夫人也道,众人也想再看看还有谁,侍卫指是是不是她们想的!

    “四弟,要是一会的人也能证明四弟妹是无辜的,我会为四弟妹正名,澄清,也会道歉。”纪澜再是不喜欢四弟妹,要是真的是她冤枉了人,她会道歉。

    她说过的都会办到,她凝着四爷还有萧菁菁。

    “菁儿不需要。”纪尧毫不留情面,萧菁菁点头:“是的,我不需要。”

    “你,你们。”纪澜又气到了,四弟竟然这样说,还有萧菁菁,她可是软了下来,他们竟然说不需要。

    纪老夫人听得好笑,澜姐儿以为她是谁,老四牌气她不知道?

    老四媳妇也是硬气的人,先头澜姐儿那样,以为说一句软话,就行了,她想得是太好了。

    郑氏柳氏也笑。

    旁边的人也听到了,澜姐儿也觉得自己错了?

    袁夫人袁冰语不知道侍卫是谁,她们没有心思听纪澜的话。

    黄嬷嬷和婆子低下头。

    赵嬷嬷几人拦在前面。

    “不告诉她们,顾瑶她们在外面吗?”萧菁菁心中是生面前大姑子的气的,她想的是顾瑶的萧柔柔,问四爷。

    “她们会知道的。”纪尧道。

    有人听到,不知道他们的意思,顾瑶?

    “四弟,四弟妹,你们也太过份了,我可是。”纪澜气过了缓过气来,又忍不住说。

    “过份?不知道是谁过份。”纪尧漫不经心。

    纪澜说不出话,萧菁菁和四爷一起,下一刻脚步声响起,传了进来,侍卫的声音也响起:“四爷,夫人。”

    “带进来吧。”纪尧知道人带来了。

    萧菁菁也知道,看向外面,所有人也看着,两个侍卫扣着一个男子进来,让中间的男子跪下。

    男子一身侍卫服,看着像是侍卫,不过有些脏污,头发也有些乱,脸上沾了草屑,带着酒味。

    “跪下。”

    两个侍卫押着。

    中间的侍卫跪了下来。

    纪尧在所有人视线中拉着菁儿走到跪下的侍卫面前:“抬起头来。”

    侍卫慢慢抬头,看了一圈,看到袁夫人还有袁冰语,不过他并不认识,他主要是和楚王府二夫人也就是原来的三姑娘联系。

    袁夫人手握得格外的紧,就怕这个侍卫说认识她,好在没有,袁冰语也怕。

    众人几乎都盯着这个侍卫。

    “把你知道的说一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先介绍自己的身份。”纪尧沉着声音,这个侍卫他交待了下面的人抓住后就审问。

    侍卫看到了郡主。

    他猛的磕了一个头:“郡主,郡主爷,属下错了。”见了礼。

    萧菁菁不开口,纪尧盯着他:“让他说。”话却是对押着的侍卫说的。

    两个侍卫又压了压:“四爷在问你的话,都等着,还不快说,你知道的,之前交待过的都一并说出来。”

    跪着的侍卫抬头:“是,属下是安郡王府的侍卫。”他说起自己的身份,在被抓住,知道是郡主郡马爷抓他,他就知道事情败露了,等了又等,没有等到救他的人。

    他便清楚,没有人能救得了他。

    在郡马爷的人的逼问下,他招供了,只要家里人不被他连累,他就不怕,三姑娘收买他,诱骗他,他是喜欢三姑娘,可是。

    他更怕死,更怕家里人死,三姑娘不要怪我。

    “属下是安郡王府守门的,三姑娘每次回府,就会见到属下,三姑娘就是现在的楚王府二夫人,有一天三姑娘派了人给属下传信,说想让属下帮一个忙,事成之后送属下去一个地方,给属下一个庄子还有几千两银子,这些可是属下从来没有见过的,而且三姑娘还说会把身边的贴身丫头嫁给属下,让属下放心,属下没有娶妻,又有三姑娘的说辞,加上三姑娘说只要照着她的话,菁华郡主毁掉后,没有人会找属下的麻烦,属下也是可怜人,还是值得同情的,到时候,属下就是人上人,可以过想要的生活,三姑娘还承诺了很多,属下就答应了。”

    侍卫说到这里,停了一停。

    听到的人都恍然大悟。

    俗话说钱财动人心,果不其然。

    这又再次扯出楚王府二夫人,原安郡王府三姑娘了,有人看向菁华郡主。

    侍卫又继续。

    “三姑娘还在属下面前说了郡主的不少坏话,属下想到郡主从前,也觉得郡主就像三姑娘说的,不安份,属下鬼迷了心窍,就。”

    侍卫磕起头来。

    之后就是怎么答应,怎么做,清楚无比,这一连起来,把整个事情全都串起来了。

    让人很清淅的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还有这个局是如何开始结束。

    “属下知道属下罪该万岁,属下只希望不要连累属下的家人,他们并不知道。”侍卫连续磕了几个头。

    头都磕红肿了,还在磕。

    “事情就是这样。”纪尧没有承诺。

    萧菁菁认识这个侍卫:“你放心,不会连累你家人。”

    “谢郡主。”侍卫立马磕起头来,他更发现自己错了,答应三姑娘就是大错特错。

    “大家听到了?”纪老夫人附和着。

    没有谁还不清楚的,都落在袁夫人,袁冰语的身上,袁夫人袁冰语不知所措。

    连侍卫也承认了。

    她们可?

    “大家都误会菁华郡主了,都是那些人想害郡主,顾瑶萧柔柔还有。”这个局可不止是恶毒。

    郑氏柳氏也后怕着。

    纪老夫人何尝心里不后怕,

    “原来是这样。”纪澜气恨恨的,气得牙痒痒,终于全明白了,不再有所怀疑,是她误会了菁华郡主,也是她的四弟妹。

    四弟没有被骗,是她被骗了。

    那些流言从头到尾都是人散布的,一切都是阴谋,袁家的人想着阁老夫人的位置,算计了一切。

    背后不止袁家还有顾瑶以及那个什么楚王府二夫人,安郡王府庶出的萧柔柔。

    她气得不行。

    想到自己被骗时说的,对不起四弟和四弟妹,让娘担心,同时更恨袁夫人还有袁冰语。

    都是她们。

    她转过身来,几步到了袁夫人还有袁冰语的面前。

    “你们,你们太可恶了!”

    纪澜好想掐死她们。

    “纪姑娘。”

    袁夫人面对众人的谴责,脸色阴阴的,纪澜又这个样子,她,袁冰语目中有泪,无地自容,她可以想到以后出门各色的目光,还有传言。

    ------题外话------

    还说多更,看来多更不了了,明天继续加油,一会还有一章,十二点前更,估计没多少字,尽量多写吧。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