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这谁又说得清呢。”纪老夫人觉得澜姐儿太大咧咧了。

    “娘,不会的,四弟可是我阿弟,还有——”

    纪澜想说什么。

    “澜姐儿,我和你好好说一说。”纪老夫人拉住她,纪澜也不再说,张嬷嬷派人和大老爷二老爷说了,还有三老爷。

    二夫人三夫人也走了,她回到里面,就听到老夫人正和大姑奶奶说着话。

    *

    竹园,纪尧和菁儿回到院子里。

    “黄嬷嬷和那个嬷嬷。”萧菁菁问四爷,四爷的人把她们带下去了。

    “她们不能留了。”纪尧也和她说了声,她要是不问就算了,问了还是要说下,先前他也提过一下。

    “黄嬷嬷那里。”萧菁菁想到黄嬷嬷请罪的时候,她好像说过什么。

    “黄嬷嬷还有水嬷嬷三人都是不能留的,我会一一处理,之前和你提过,你说她们暂时留着,现在。”没有必要留了,纪尧在心中说,看着小丫头。

    拉着她坐下。

    萧菁菁坐下后,望着四爷:“嗯。

    赵嬷嬷和香草几个一看,退了下去,端茶倒水,四爷和郡主想来是渴了才对。

    “那个侍卫?”萧菁菁想到那个侍卫。

    “敢陷害你,背主,那么也没必要留。”纪尧说了出来,萧菁菁早就知道,四爷说的都做到了。

    她派去的人,想来也开始了。

    “我早就安排好了,不必去想。”纪尧又说。

    萧菁菁点头:“那个侍卫的家人就放过吧。”

    “放心。”纪尧开了口,原本还以来还要几日,和陛下请了几日假,现在看来,他明日就要出发去南边了。

    “我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完成。”萧菁菁望向四爷。

    “菁儿还安排了什么?”纪尧问她,点了一下她的鼻尖,萧菁菁皱着俏鼻:“下药。”把自己做的说了出来。

    纪尧听着,他早就知道了,小丫头啊,都告诉他了。

    “四爷觉得呢?”萧菁菁并不觉得自己狠,也不担心四爷怎么想,就是想知道四爷觉得如何。

    “菁儿尽管去做就是。”纪尧在知道的时候就觉得菁儿还是心软了点。

    “她们要害我,我也一样一样还给她们,她们想要什么,我就让她们失去什么。”萧菁菁说着心中想法。

    纪尧一直带笑,嗯着。

    “我都不知道四爷何时找到侍卫的?”萧菁菁又问起来,她也派了人去找,可是没有找到,还以为还要过些日才能找到,没想到四爷也派了人一下找到了。

    “也是凑巧了。”纪尧知道小丫头为何这样问,他把怎么找到那个侍卫的经过说了,他的人也是无意之中发现。

    主要是发现了楚王府侍卫的动静,一下子就找到了。

    萧菁菁听了,也知道了,她主要是让下面的人去找。

    “四爷,那根腰带?”萧菁菁想到那根腰带,四爷让人拿下去了,她的意思是烧掉。

    “埋了。”纪尧说,萧菁菁不再问了。

    “对了,菁儿,你的那支珠钗,为夫的人也找到了,在侍卫的手里,你还要吗,要是不要,我就——”纪尧是不是希望菁儿要的,只不过他也是知道那根珠钗的来历的,那支珠钗是菁儿的母妃留给她,她一向喜欢,也爱戴,菁儿说不定会要。

    他不想菁儿的东西有别的男人的气息,但也尊重菁儿。

    萧菁菁看着四爷,还没有说什么。

    “来人。”

    纪尧站了起来,对着外面,外面有小厮走进来,萧菁菁也站起来,看着,她的手被四爷牵着。

    “四爷,夫人。”

    小厮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四爷和夫人。

    “把那支珠钗拿进来。”纪尧则过头看了菁儿一眼,吩咐道。

    “是。”

    小厮恭敬的点头,退下去,去拿那支珠钗了。

    “珠钗我让人放到书房了,一会就送过来,你要是不要我就扔了,要是要,就找个盒子放着。”纪尧没有多说,摸了一下菁儿的脸。

    “我想放着,不会再用。”

    萧菁菁隐隐感觉到四爷不想她留下来,她想到母妃,还有前世,还是留了,不过她不会再戴了。

    她也不喜欢戴被别的人沾过的东西,觉得不干净。

    “好!”纪尧笑了笑,小丫头放着也好,就当是一个纪念,放在那里,看一看就行了,必竟是岳母留下来的。

    “四爷不喜欢我再用?”萧菁菁问着四爷。

    “对,不想我的菁儿用别的男人动过的东西,菁儿只能是我的嗯?”纪尧轻轻一笑,笑容满面。

    “四爷好酸!”萧菁菁觉得四爷说话的语气酸酸的。

    “就是酸,酸你,菁儿,为夫的醋坛子打翻了怎么办?”纪尧抱住她,一把搂过她,把她搂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呼吸交缠,气息可闻,心跳和四目相对,唇相触。

    萧菁菁昂着头。

    “为夫只想菁儿身上留下为夫的气味。”纪尧在她的唇上细细的亲了几下,抬头,低低的。

    “四爷!”萧菁菁脸微微红:“四爷也有醋坛子?”

    “怎么会没有?”

    纪尧轻轻的说。

    “是什么感觉?”萧菁菁问着,脸更红了些,纪尧还是笑:“什么感觉啊?”他抱着她,好像是在回想。

    萧菁菁不说话。

    “就是想把你放在手心里,随时随地带着,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心怕碰到磕到,不许任何人靠近。”

    纪尧边想边说。

    萧菁菁心软成水,她心里也是一样的。

    “四爷,郡主。”赵嬷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打断了两人的亲热,萧菁菁还要推开四爷,纪尧抓住她的手,笑看她一眼,嫣红的脸,晶亮的眼晴,白皙的脸,美丽的容色,他放开了她。

    萧菁菁见状,看着四爷。

    纪尧:“还看我做什么?”

    萧菁菁不再看,赵嬷嬷带着香草梅兰几人走了进来,手上端着茶水:“郡主,四爷,老奴端了茶水来。”

    “好,放下吧。”纪尧开口,萧菁菁不说话。

    赵嬷嬷发现郡主和四爷还站着,看了看,了然于心,带着丫鬟把茶水放好,纪尧坐了下来,萧菁菁也坐下。

    赵嬷嬷倒了茶水,纪尧喝起来,萧菁菁同样喝,赵嬷嬷看着,带着人又退下。

    “四爷,夫人。”才到门口,就见到小厮,她回头看了眼,继续退下。

    小厮在门口行了一礼。

    “拿过来。”

    纪尧听到,让他拿进来,萧菁菁放下手上茶杯,小厮走进来,行完礼,抬头,手上是一个匣子装着。

    纪尧点头,珠钗他让人用匣子装,他看了看,望向菁儿:“给夫人吧。”

    小厮行了一礼,把匣子递给夫人。

    萧菁菁看到,她接过来,打开,看到了里面的珠钗,没有拿出来,只看了一眼,她就知道是她丢的那根。

    小厮退下。

    “是不是这根?”纪尧问她。

    “嗯,是它。”萧菁菁回道,抬起头来,没有再看,合上了匣子,纪尧听了:“那就好,放着吧。”

    让小厮下去。

    萧菁菁点头,她拿着匣子,还是看着,前世这支珠钗陪了她太久。

    小厮下去后,萧菁菁转向四爷:“这支珠钗与我有特别的意义。”她想和四爷说一说。

    纪尧起身走到她身边,萧菁菁起来,手上拿着匣子。

    “是因为是你母妃留的?”纪尧问起来。

    “不是。”萧菁菁摇头:“这支珠钗曾经陪了我很久,很久,一度,我只有它,因为有人看不上它,所以留了下来,就像前世和今生。”

    纪尧一下子明白了,又抱住她:“菁儿,别想,我们好好的,今日一切都顺利,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就会落在顾瑶还有楚王府以及袁府了。”

    “嗯,多亏了四爷,要是我,不可能做得这样完美。”萧菁菁知道自己再是重活了一遍,还是不如四爷干净利落的。

    让人一下就知道她是被陷害的,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

    证据人都摆出来,还有腰带,任是萧柔柔她们算计,也无用。

    “可惜我陪不了菁儿多久了,菁儿的事一了,我也不可能留在京城。”皇上那里不可能不知道,纪尧又亲了她一下。

    两人又抱了一会,半晌,说得差不多,纪尧要去看看处理了没有。

    萧菁菁送了四爷。

    赵嬷嬷看四爷走了,郡主热得额头有了汗,让香草梅兰给郡主打扇,她也刚得了一个消息:“郡主。”

    “嬷嬷有什么进去说。”萧菁菁道,赵嬷嬷点头。

    到了里面,香草梅兰打扇,萧菁菁坐下,赵嬷嬷和郡主说起:“郡主,那些人传来消息,说是动手了。”

    萧菁菁望着嬷嬷,赵嬷嬷又仔细说了。

    *

    纪尧到了书房,问起来。

    “四爷,侍卫已经死了。”侍卫首领行了一礼,恭敬的开口,纪尧站着,手翻着桌上的信封,看着侍卫首领。

    “死了就好,找个地方埋了。”必竟是安郡王府的人,纪尧打算和岳父说一声,人死了,不能不交待一下。

    岳父那边还不知道京城的事,岳父也要知道一下。

    侍卫首领应了是。

    纪尧又吩咐了什么,让他下去,叫了管家进来,管家和侍卫首领几乎是你进我出,擦过身,管家行礼。

    纪尧手上拿着镇纸,看着他们:“黄嬷嬷三人如何了?”

    “三位嬷嬷都知道自己要死,水嬷嬷没有说什么,黄嬷嬷只求死得痛快,还有一个哭着水嬷嬷。”

    管家回道。

    “哦?”纪尧挑了一下眉头,管家说了情况。

    *

    一间屋子里,水嬷嬷很平静,她又不是才知道自己要死,小厮送上面前的毒,她直接端起来就喝了。

    一口喝完,喝到肚子里,没有什么感觉,死了就能见到她的夫人,曾经的姑娘。

    她知道自己不该答应语姑娘还有夫人的。

    她做的是错的。

    可是要死了,再想也无用,她回忆起这一辈子的事,人到死了,都会忍不住回忆。

    另一个婆子看在眼里,哭得更伤心了,扑到水嬷嬷的身前,被拉着。

    “水嬷嬷!”她不想死。

    想活着,可是她知道活不了了。

    水嬷嬷都要死了,水嬷嬷竟自己喝了。

    她哭着哭着,也一把端起面前小厮手上端的酒喝了下去。

    黄嬷嬷看着,叹了口气,她更是别无选择,死就死吧,只后悔不该害夫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