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吴府赶人
    ♂

    脸上笑着,等着吴老太婆请她进来。

    “夫人,今日来的都是和吴家交好的。”婆子从一边过来,她去打听过了,看着夫人,夫人和二爷说要过来,二爷不让,二爷出府后,夫人还是过来了。

    二爷要是知道肯定会生气,夫人不顾二爷的话跑来,她们也不敢拦夫人,夫人和二爷虽然和好,二爷事多,夫人对二爷多有埋怨,二爷对夫人也变了些。

    今日来吴家的人虽也有和吴家关系一般的,但都是各大世家,吴家并没有请夫人,夫人却。

    “又如何?”

    萧柔柔睥她一眼,还有一边的丫鬟,又扫了下侍卫,她掀着马车的布帘。

    这一次吴家可是有不少人在,看还敢不敢拦住她。

    宁疏影的儿子今日满月,她可是送了贺礼,也是来祝贺的,吴家要是还拦住她,就不怕各家的看法?

    她的身份,各家都是知道的,宁疏影等她收拾了萧菁菁再找她还有她生的儿子,她又想到吴老太婆,外祖母的消息她还是没有打听到。

    “夫人。”婆子不由再次看向夫人。

    “哼,你们是担心二爷生气?”萧柔柔看着她还有丫鬟。

    “夫人,二爷对夫人好,可是二爷。”婆子还是开了口。试图劝说夫人,纵是知道没用,夫人不是能听劝的,说不定还会怪罪。

    “你们是觉得二爷对我不像之前,看不上本夫人?”萧柔柔很敏感,很生气,婆子低下头去:“老奴不是。”她也是提醒夫人,闻言,看着夫人不悦的表情,慌忙开口。

    “二爷心里只会有我,不会怪本夫人。”

    萧柔柔昂着头,骄傲的,她是告诉婆子,也是告诉自己,增加心中的信心。

    “看不起本夫人的,都去死!”

    前些日子,二爷早出晚归,她和二爷疏远,说不定就是那些人说了什么,以为她失了二宠的心,就敢阳奉阴违,前几日她都一一弄死了。

    “夫人,老奴错了,老奴不该这样说。”婆子也想到前几日夫人处置的人,二爷给夫人的人,夫人处置了大半,只有几个还算老实的留了下来。

    夫人身边的人差不多都换过。

    二爷和夫人疏离时夫人还好,一好,夫人就马上处置了,她也被夫人罚了,跪了很久,请罪,没有约束好下面的人。

    “现在还觉得本夫人不该来?”萧柔柔又道,居高临下看着婆子。

    婆子不敢说话,一边的丫鬟也是一样。

    萧柔柔看了眼,转向别处,各家的马车都停在吴府外面,她想看看还有哪几家。

    眼中闪过阴狠,她派去的侍卫已经准备好,就等萧菁菁了。

    吴府里面。

    “菁姐儿,什么二夫人,外祖母可不认识,也敢上门。”吴老夫人直接道。

    “老夫人这位二夫人必竟是楚王府的。”周嬷嬷也不想这位二夫人进来,不过还是提了一句。

    “外祖母。”萧菁菁知道萧柔柔来肯定有事。

    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拍了拍她:“没事。”

    萧菁菁想问一问外祖母的想法,周嬷嬷也等着老夫人的话,周围的人看到,倒是没有多想。

    吴老夫人这时:“谁知道她来做什么,不管她是来干什么,准没有好事,我也不想知道,上次还想害人,让她走,吴府可没有请她,也不需要她来,吴府不欢迎她。”她先和菁姐儿说了,再看向周嬷嬷。

    “老夫人老奴知道了。”周嬷嬷听了老夫人的话,点头,显然老夫人不会让那位三姑娘进来。

    萧菁菁不再开口。

    “让人盯着,别让她在府外,她倒是敢来,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她来我就会让她见,今日各家在又如何,我可不认她,心思歹毒和吴氏一样。”

    吴老夫人又道。

    周嬷嬷颔首:“老夫人,那位楚二夫人还送了贺礼来。”

    “又送来。”吴老夫人想起上一次,冷着脸:“丢出去。”

    “是,老夫人。”周嬷嬷退了下去,吴老夫人看看菁姐儿,旁边的人这才又看过来,吴老夫人一笑:“大家看老太婆做什么、”

    萧菁菁也看着。

    各家老夫人,其中吴老夫人另一边坐着的靖康侯老太君开了口:“雲丫头的亲事定了没有?”

    “已经在谈。”

    吴老夫人想到宫中的意思,雲丫头的事有些急,但也需要小心,她已和交好的各家商议,闻言,低声道,还有就是芸丫头和陈家的亲事。

    宫中的意思她和怀郡王老太妃还有靖康侯老太君提过。

    “我有个曾外甥,我倒是想。”靖康侯老太君忽然道。

    吴老夫人来了兴趣,问起来,萧菁菁也听着。

    吴府外面。

    萧柔柔等了一会,不耐烦,遣了婆子去看看,吴老太婆难道还想拦下她不成,就在这时,婆子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萧柔柔收全敛心情,昂着头,看过去,婆子到了近前来,快速行了一礼,恭敬的:“夫人,吴府来人了。”

    “哦?我看到了!”萧柔柔再看不到不耐烦,漫不经心的道,只睥了婆子一眼,让她站过来,就看向吴府来的人。

    婆子应了是,走到马车边,各家来的马车路过的时候,都会看过来,她收回目光,也看向吴府来的人。

    萧柔柔一点也不怕被人看到她在这里,她不在意那些人说什么,她就是要报仇,嘴角带着一抹笑,笑容妩媚动人,柔情似水。

    她身边的人婆子丫鬟想到自己夫人不久前还和顾家姑娘一起算计菁华郡主,败露,现在又。

    各家的人肯定在议论。

    夫人好像一点不在意,也是,夫人做了那样的事,外面怎么说,夫人从不关心,二爷虽远了夫人,可如现在又好了。

    夫人没有得到教训,当然不会在乎。

    吴府来的人是一个婆子,带着人走过来,看了萧柔柔还有萧柔柔带来的人一眼,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楚王府二夫人,老奴奉了命令。”老夫人的命令她是知道了的,这位曾经的表姑娘倒是有胆子来,老夫人可不欢迎,也不知道对方倚仗着什么。

    之前还害菁华郡主,就不怕有人说什么吗?不过像这位表姑娘一样,脸皮够厚,也可以不怕的。

    “不知道贵府欢不欢迎?”萧柔柔很有自信的问:“我送的那些贺礼贵府满意吗,今天是我那侄儿的满月,我怎么能不来,哪怕外祖母没有请我,我也想来看看大姐姐等。”

    萧柔柔再次漫不经心,话中有话,带着妩媚的笑。

    马车旁边的婆子丫鬟都不免担心。

    “府中有命令,请二夫人离开,府里不欢迎楚王府二夫人上门。”来的婆子直接道,没有说其它的,她身后还跟着丫鬟都看向萧柔柔一行人,老夫人有令,她们也不用顾忌什么。

    “你说什么、”

    萧柔柔脸色变了,不相信的看着吴府来人,竟然说不欢迎她,让她离开,吴老太婆子怎么敢,再没有之前的从容还有漫不经心,婆子还有丫鬟却不像夫人那样。

    她们早有所料,吴府很可能不会让夫人进去,只是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们说了也不会听,只能由着夫人,如今再看,果然是。

    “二夫人还请离开,府里不希望二夫人在这里。”来的婆子再次开口:“这里也不是二夫人该来的,该呆的。”

    意思就是吴府周围都不是萧柔柔能来的。

    “你,你们!怎么敢!”萧柔柔气得不行。

    “二夫人请吧。”来的婆子又一次道,仍然是不卑不亢,萧柔柔回过神来,恼怒之极,再不复之前的妩媚动人,很想闹大,让人看看吴府以势压人。

    吴府哪里比得上楚王府,她是楚王府二夫人,吴府怎么敢,上前她和二爷来也是被拦下。

    “你们敢假传命令,你们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知道!”

    “二夫人就不怕各府怎么看?要是二夫人不想走,那就不要怪府里不客气了。”来的婆子神色还是从容。

    “你!”

    萧柔柔又是一气,她身边的人很想劝她离开,吴府都摆明了态度不欢迎了,为什么还不走,夫人还要做什么?

    “你们吴府就不怕各府看到你们这样,连上门来道贺的客人也撵走?”萧柔柔咬牙切齿,又气又恨。

    “府里不怕。”来的婆子平表静的,身后的丫鬟也是:“二夫人要是再不走,老奴就找人来了。”

    “吴府就一点也不把楚王府放在眼里?”萧柔柔还要再说。

    “这也是二夫人自找的。”来的婆子已不再说话,有丫鬟从吴府出来,走到婆子身边说了什么,萧柔柔又看向四周,然后收回目光。

    这个该死的老婆子,还要做什么。

    她身边的婆子丫鬟心中愈来愈担心,吴府的态度很明朗,夫人留下来,其实是自取其辱,夫人并不笨,怎么想不通。

    “二夫人,你送来的贺礼老夫人让人送出来了。”

    来的婆子听了丫鬟的,等到后面来的婆子送来贺礼,让人丢还给眼前楚王府的人。

    萧柔柔也看到她送的贺礼,此时一听,再一看自己送来的贺礼被人丢到地上,气得直冒烟,吴老太婆居然真的不怕。

    “你们竟敢丢在地上!”

    “夫人,要不回府吧。”她身边的婆子小心的劝道。

    “要回去你们回去!”萧柔柔才不会回府,她心中越恨,越不愿意走。

    “二夫人送的贺礼,还是收回去吧,府里意思很清楚,到了现在二夫人还是不走,那么,老奴也不再等。”来的婆子没有再迟疑,示意丫鬟去叫人来,有丫鬟行了一礼去了。

    萧柔柔恨恨看着,吴府要是真的敢让人赶她走——

    不一会,吴府的侍卫过来,真的来赶人了,萧柔柔要有多恨就有多恨,恨恨盯着这些侍卫,她身边的人劝说着。

    吴府的婆子还有丫鬟和侍卫说了说。

    侍卫上前,驱赶起来。

    “你们敢!我是楚王府二夫人,你们要是敢驱赶我,到时候,楚王府不会善罢干休,你们敢吗你们!”萧柔柔色俱内敛,声音尖了起来,吴府来的婆子丫鬟都不再说话,都看着。

    萧柔柔以为自己的话多少会有用,哪里知道一点用也没有,她身边的婆子脸色都变了,夫人把楚王府名头拿出来用,二爷要是知道?

    还有二夫人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楚王殿下可不是二爷,夫人也代表不了楚王府。

    “吴府这是以势欺人,楚王府和——”萧柔柔又大声道。

    “夫人,楚王府的名头不能被夫人这样用!”

    “住嘴!”

    萧柔柔打断她的话,不知什么时候,各家来的人看了过来,也听到了,打听到了一切。

    更有刚来的掀起马车的布帘看着,一边看一边议论开来:“那不是楚王府的马车吗,看来是发生了什么,被吴府的侍卫驱赶着,还有吴府的婆子丫鬟,那个二夫人?之前还想害菁华郡主,现在又跑出来,也不怕吴府?”

    “是那位什么楚王府的二夫人,带着人来,不会想来道贺吧?”“她的身份大家都知道,安郡王府原来的三姑娘,来吴府倒没什么,不过发生了之前的事后还来,就有点不好说。”

    “先是失踪再是成了楚王府二夫人又害菁华郡主,如今又出现。”

    “看吴府的样子是不欢迎她的到来,倒是。”

    “要是换成我也是一样,这样的人谁知道又有什么算计。”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要脸面的。”“先前还联合袁家母女还有顾家丫头设计陷害菁华郡主,要不是纪永叔早发现,就被隐害了,本来该没脸出门的,想不到还是出来了。”

    “脸皮厚的人不能以常理论,要是脸皮不够怎么可能先是做了楚王府赵昕的妾,又被扶正,扶正也是因为她的身份,一个由妾扶正的,有什么可说。”

    “袁家母女都没有出现,顾家丫头也是,就她还出来,还没有得到教训?”

    “一个不要脸的人,哪家愿意和她来往。”

    “是。”

    萧柔柔听到了这些话,她又气到了,她身边的人也听到了,吴府的人同样听到,还是驱赶着。

    “吴府的人都表明不欢迎了,这位所谓的二夫人还不要脸的呆在这里。”

    “想来是脸皮足够厚。”

    萧柔柔闻听此言,差点气得吐了一口血,她恨恨的,看了那些议论的人一眼,又看了吴府的人一眼。

    “走!”她知道自己再想留下来不可能,她也不想再留在这里听这些话,她身边的人一听,大松一口气,她们又急又慌。

    楚王府的侍卫和吴府的侍卫对峙着。

    婆子和丫鬟把夫人的命令一说,楚王府的侍卫才转回来,萧柔柔刚才一度想让侍卫对上吴府的侍卫,杀死吴府的侍卫,看吴府还敢不敢不把她放在眼里,可是她知道不能,她虽然离开,可是心里的气还要发出去。

    楚王府的马车很快动了起来,萧柔柔身边的婆子看到地上的贺礼和夫人说了一声,萧柔柔哪里会要,让人丢了。

    婆子丫鬟知道了夫人的意思,吴府的婆子还有丫鬟见状,和侍卫说了一声,吴府的侍卫没有再驱赶。

    旁边的人看在眼里,知道这位楚王府的二夫人终归脸皮还要,走了,她们看到地上落下的贺视,楚王府这位二夫人不要。

    萧柔柔看了吴府一眼:“早晚我还会来。”放下马车的布帘,马车慢慢离开。

    “吴老太婆!”

    萧柔柔一想到自己被吴老太婆拦在门外,还派了人来驱赶,让她丢尽了脸,也是不把楚王府放在眼里,上一次是大姐夫让人驱赶她,这次是吴老太婆,她如何能消气。

    她越想越气,她以前只是想报仇,现在她想毁掉吴府,马车外面,婆子丫鬟松口气,不知道夫人?

    萧柔柔过了一会,气稍微平了平,她只有想到今日的能杀死萧菁菁才能平复怒火。

    她掀起马车的布帘。

    “夫人?”

    外面的婆子丫鬟正担心看到夫人看出来,不由。

    萧柔柔没有理会她们,她要看看到了哪里了,然后她要找个位置坐着等,既然进不了吴府,她就等着。

    本来想的是进了吴府,到时跟在后面,更好,也能洗清嫌疑,她也能随时安排。

    她看了看,知道离她设伏的地方不是很远了。

    “夫人,有事吗?”婆子再次道。

    “哼。”萧柔柔看向她,冷哼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

    吴府里面,眼看着萧柔柔离开,楚王府的马车远远看不到,吴府的人,看到地上留下的贺礼,示意人丢掉,不要挡在门口。

    和来的人说了一声,回到了里面。

    各府议论了一下,也进了吴府。

    周嬷嬷一得了消息,到了里面,吴老夫人看着她,周嬷嬷小声说着在老夫人的耳边。吴老夫人听着,萧菁菁在一边,也听到一些。

    吴老夫人很快知道萧柔柔还有楚王府来的人离开了。

    “老夫人,就是如此。”周嬷嬷一边回想听到的一边说,吴老夫人点了一下头。

    周嬷嬷站了起来,吴老夫人想了想事情经过,走了就好,竟然还敢来,还有脸出现,有人看到也好,她是看到就恨不得掐死她,今日是言哥儿的满月。

    不想那起子污了她的眼,菁姐儿说过会对付,她也不好抢在菁姐儿的前面。

    “菁姐儿。”她看向菁姐儿。

    “外祖母。”

    萧菁菁也道。

    “那个什么二夫人走了。”吴老夫人道,萧菁菁一听就明白,方才她也听到了,具体的经过也能猜到。

    吴老夫人此时没有再多说,到时候再和菁姐儿说就是。

    很快,安郡王府的人也来了,贺氏带着萧媛媛还有萧芸芸也过来,吴老夫人让贺氏坐下,和媛丫头还有芸丫头说了话。

    陈家的人也是来了的,吴老夫人便让芸丫头和陈家的人见过。

    贺氏一一见了礼,她有喜的事,各府老夫人也知道了,恭喜起来,这位贺侧妃倒是福气足,这才成了侧妃多久,安郡王也是子嗣旺,庶子不少,庶女也不少,之前吴侧妃只有一女,现在这位贺侧妃年纪轻轻还以为——

    萧菁菁也看着贺氏还有两个庶妹。

    “大姐姐。”萧媛媛开口。

    萧芸芸也道,她们在来的路上知道了大姐姐有了身子,她为大姐姐高兴,萧媛媛目中好奇。

    “大姐姐你?”

    “嗯。”萧菁菁没有等她们多说,渐渐又来了几家,陈家的人问起萧芸芸一些话来,萧芸芸脸红如霞。

    没有过多久。

    “老夫人,大少夫人带着哥儿过来了,还有大夫人以及几位姑娘。”

    “哦?”吴老夫人笑了起来,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

    一会宁疏影宁氏以及吴雯几个进来了,见了礼。

    吴老夫人看了几个丫头一眼,又看了看礼哥儿媳妇和老大媳妇:“言哥儿还在睡?”

    “是,祖母。”宁疏影见过礼道。

    “来给我抱一抱。”吴老夫人说。

    宁疏影上前,吴老夫人抱过言哥儿,看了看,周围的老夫人们都看过来,纷纷赞起来:“哥儿长得好,看着很不错。”

    吴老夫人只是笑,宁疏影有些不好意思。

    等到看过,吴老夫人才把言哥儿给了礼哥儿媳妇,让她坐下。

    待时辰差不多了,让礼哥儿媳妇带着人先去,还有老大媳妇,几个丫头倒是和菁姐儿说着。

    让吴老夫人没有想到,她并没有请长公主,长公主竟然来了。

    不知道长公主来此有什么事,长公主和萧柔柔不一样,她可以拦下萧柔柔,长公主到来,却不可能拦得下来。

    长公主是公主,不是吴府能挡下的,要是真的挡了,宫里也会有意见,不能因小失大。

    吴府和长公主并没有多少交情,要是以女儿当年来说,吴府和长公主关系并不好,吴老夫人一时想了不少,她突然思及菁姐儿和她说的,宫里的意思。

    长公主不会是想?她心中猜测着,看向周嬷嬷:“请长公主进来吧。”

    各府的老夫人也知道长公主来了,对视一眼,猜测。

    所有人都看着吴老夫人还有周嬷嬷。

    长公主好像对菁华郡主?她们又看向菁华郡主。

    “菁姐儿长公主来了,外祖母也不知道长公主为何来。”吴老夫人注视着菁姐儿。

    萧菁菁:“外祖母,我会小心。”

    “嗯。”吴老夫人心中还在想着。

    本来该去前面的,长公主来了,只能缓一步,在场的人又坐了下来。

    “看来要一会了。”一位老夫人道。

    “长公主过来,劳大家等一下。”吴老夫人笑着招呼,各府老夫人也没有说什么,回了无妨。

    “老夫人,长公主殿下来了。”周嬷嬷又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望着老夫人和郡主。

    萧菁菁闻言看向外面,吴老夫人也是,在场的人也一样,长公主倒是进来得快,怀郡王老太妃淡淡的,语气威严:“长公主竟然也来了!”只有她不在意长公主的到来。

    在场一听看向怀郡王老太妃。

    “长公主也是懂规矩的,既然上门,想来知道该怎么做。”怀郡王老太妃再次道,看着菁华郡主,话中含了别的意思。

    在场的人明白了。

    “到时有什么劳老太妃。”吴老夫人开口,看了菁姐儿一眼,怀郡王老太妃:“这有什么!”

    在场的人想到怀郡王老太妃在,也安了心,长公主这人,她们是知道了解一些的。

    一会后。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还有行礼的声音,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也出了声,众人看去,长公主一行走进来。

    “吴老夫人,本公主没有得到吴老夫人的邀请却来了,吴老夫人不会介意吧,不会不欢迎本公主吧?”长公主带着人笑着走进来,雍容华贵,一派长公主气派,进来后,笑吟吟的和各府的老夫人打了招呼。

    “长公主殿下愿意来,我是万分欢迎的,至于之前没有请长公主殿下,是怕长公主殿下有事,自家只是一个哥儿满月。”

    吴老夫人平静的,站了起来,看着长公主,在场的老夫人,也都起身,和长公主打过招呼。

    萧菁菁注视长公主。

    吴雯几个站在一边,长公主和各府的老夫人打过招呼,又和吴老夫人说笑了几句看向菁丫头还有吴家的几个丫头。

    她今日来吴府,除了来看看,也是为了吴雯,宫里的意思还有她的打算都在吴家这个雲丫头身上。

    之前她虽然和世子还有驸马商定下,但是一直还没有机会,吴家的几个丫头一般很少出府。

    除非哪府有花会,这需要等,她也想过再办一次花会,不过她才回京不久,就连办花会也不好。

    不如稍等一下,刚好吴府一个哥儿满月,倒是可以先看看。

    她便来了,吴府竟然没有请她,她心中也明白,吴府是不喜她的,必竟她之前护着三丫头,又有当年的事在,吴老夫人她还是知道的。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请她就不能来吗,她同样能来,来的时候她听说楚王府那位二夫人,也就是柔丫头来了。

    经过她都打听过了,柔丫头送了贺礼,不过被吴府的人拦下,驱赶离开了。

    当时不少人都看到了,想不到吴府会直接拦住,柔丫头一和吴府有亲,二是楚王府二夫人。

    吴府这样想来是因为上次的事还有菁丫头,她派过人见柔丫头,柔丫头的心愿她还是知道的。

    不知道被吴府赶走,会做什么。

    “菁丫头雯丫头几个也在。”

    长公主开口笑,仔细的打量她们,怀郡王老太妃等看着,神色平静。

    “嗯,不知道长公主殿下。”

    吴老夫人淡淡的,让雯丫头几个行礼,吴雯几个行了礼,长公主还是看着她们:“就是来凑个热闹。”

    吴老夫人不置可否:“是吗?”

    “菁丫头受委屈了前一阵子。”长公主过了一会看着菁丫头:“前次的事本公主听说了,没想到。”带着遗憾,看向纪老夫人等。

    萧菁菁:“多谢姑娘担心。”

    “还不是听说,替你不值,竟有人想陷害你。”长公主又是一笑,旁边的人听了,长公主倒是说得出口。

    “之前的事都过去了,不过是一起子小人,想害人,要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做多了亏心事,总会有鬼敲门。”

    吴老夫人在一边道,话中的话。

    纪老夫人点头。

    “老夫人说得极对。”长公主哪会不知道吴老夫人的意思,看向纪老夫人还有纪家的人,在场的人没有人听不出的。

    吴老夫人也是想看看长公主的反应,见长公主的样子,也不觉得意外。

    “有些人是想害人。”长公主又说,目光带笑扫过吴雯几人。

    “雲丫头越看越不错。”长公主又盯向菁姐儿,过了一会,再次看向吴雯这个丫头,吴雲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看着她。

    吴老夫人也不高兴,长公主盯着雯丫头做什么。

    这也是一边众人的想法。

    长公主像是没有发现。

    “雲丫头听说吴府一直没定亲,之前有过心思,不过本公主想着怕吴府另有想法,现在。”

    长公主突然开口,说着更是看向吴老夫人,笑着,像是有那个意思。

    “长公主殿下,我。”吴雲一听,想说什么,她才不要嫁人,在场的人都听出了长公主的意思,长公主这是?

    她们担心起来,纪老夫人也是,看向吴老夫人。

    长公主这样表明,吴老太婆会?

    “这是吴家的事,长公主殿下是不是想太多了。”怀郡王老太妃见罢,不想再看长公主这样下去,来就来,还谈及吴府小丫头的亲事,她想做什么?她当然是站在吴府这边的,扶着身边的人的手。

    “老太妃,本公主就是见雯丫头顺眼。”长公主心是是觉得这个吴雯丫头没有教养和规矩的。

    竟敢插话。

    还有怀郡王老太妃,又来了。

    她看向众人,发现众人都是吴府亲近的,想来不会帮她,看了陈府的人一眼,她派去的人还是没有离间陈府,让陈府改变主意。

    太子妃那边居然也没有和陈府说什么,不过想来时日久了,会有收获。

    她没有再多想:“吴老夫人觉得?”

    吴老夫人心中沉了沉:“长公主殿下来了,既是来看的,请坐下,不过前面快到时辰了,也该到前面去了。”

    她直接叉开了话题,提及今日的事,长公主的心思打算,不能明拒,可以暗拒,也可以想别的办法,她是不可能答应的。

    在场的人好在都是和交好的。

    这几日就把雯丫头的亲事定了,吴老夫人心中想。

    “哦?”长公主还有话说,不过也知道吴老夫人是不打算说了,看来还要找机会。

    “看看前面是不是要开始了?”吴老夫人不想再听长公主说什么话了,看向周嬷嬷,周嬷嬷才进来:“老夫人,就要开始了。”

    “嗯,那就不要耽搁了。”

    吴老夫人道,看向众人,众人也起来,长公主嘴角扬起一抹笑,吴老夫人让周嬷嬷先去,带着人往外。

    “娘。”

    张氏过来,她和大嫂见娘还有各府的老夫人一直没来,故过来看看,大嫂知道长公主殿下来了,怕有什么事。

    两人向长公主行了礼,长公主还是一笑,让她们不必多礼,吴老夫人睥了长公主一下:“走吧。”

    长公主笑容不变。

    *

    此时吴府最大的花厅,还没有开席,不过也快了,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很是热闹,宁氏招呼着。

    宁氏正想着娘那边,就见到一个丫鬟过来,问了后,知道娘带着人过来了。

    不再担心。

    吴老夫人带着人到后,满月宴开始了,各府的夫人知道长公主来了,都见了礼,吴府为满月宴准备得很充足。

    开了席,宁氏带着宁疏影抱着言哥儿见了各府的夫人老夫人,各府的老夫人夫人都看了言哥儿。

    满月宴男宾和女宾是分开的,吴礼还有吴家的男人则是陪着同僚喝着酒,满月宴行到最热闹的时候,宫里来了人,太后娘娘派了身边的宫人来贺喜,赐下不少东西。

    “太后娘娘——”

    “没想到太后娘娘会派人来。”吴老夫人一听带着人迎了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领了太后娘娘的好意。

    太后娘娘赐下的多半都是给哥儿的,然后就是夸哥儿的话,显出宫里的意思,饮宴的众人都知道。

    吴老夫人当然不会就此送走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太后娘娘不能出宫到来,也不可能来,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来,也代表太后娘娘意思。

    肯定要请宫人留下饮宴,她已安排了单独的偏厅,招待宫人。

    “几位宫人来了,就先不要回宫,老身让人安排了席面,用了再回吧。”吴老夫人开口,宫人听了吴老夫人的话,也没有推辞。

    太后娘娘并没有让她们马上回宫。

    “众位宫人去吧。”

    吴老夫人又叫了身边的婆子,婆子上前,走到宫人身边,宫人看到长公主殿下,她们想到太后娘娘说的。

    “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有话要奴婢转告殿下。”为首的宫人走到长公主殿下面前,行了一礼,开口。

    在场的人都看着,不知道太后娘娘还有什么话?

    太后娘娘看来知道长公主在这里。

    “哦?”

    长公主不以为意,众人的目光也不在意。

    吴老夫人心中动了动,太后娘娘有话。

    “太后娘娘让奴婢转告长公主殿下,没事就早点回府,吴府是喜事。”宫人开口道,恭敬小心。

    “母后这是想让我回去、”长公主笑了笑。

    宫人没有再说。

    长公主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那就饮了宴就回去,免得母后又说什么,而且本公主留在这里,在场众人也不好随意说话,倒是打扰了。”话落,吴老夫人心头一松。

    宫人也松了口气,长公主殿下答应就好。

    吴老夫人示意丫鬟婆子送宫人去偏厅里面。

    不管太后娘娘是什么意思都好。

    长公主走了,她也能稍安心。

    待到满月宴结束,宁疏影带着哥儿下去了,长公主也没有再留下来,只是走之前,又笑着和吴老夫人提了一下雲丫头的亲事。

    “雲丫头我实在是看得顺眼,喜欢,本公主有个提议,老夫人可以想一下,要是可以,到时候本公主就让人来。”

    “长公主殿下,府里早有定议。”

    吴老夫人开口。

    “哦,不知道能不能说一下,是定了还是?”要是定了,长公主就不打算让烨哥儿来了。

    “还没有,不过。”吴老夫人不高兴的。

    “老夫人好像不高兴?”长公主没有再说什么,带着人走了。

    让吴老夫人更肯定,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早就回宫,长公主也走了,吴老夫人回转,各府来的人还在。

    ------题外话------

    今天又停电了,我倒,我晕,更上去更错了,没有过审。

    这章是昨天的,今天还有,一万以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