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宽衣解带
    四爷在望着郡主笑,笑得很好看,看着郡主的目光温柔又宠溺!要是四爷是对着她笑就好了。

    她停在门口,呆呆的站着,舍不得退下去。

    “梅兰。”香草退到门外,一回头,发现梅兰呆站着,又在发呆,她顺着梅兰的视线看过去,看到四爷和郡主,梅兰还看着郡主和四爷做什么,她小心的拉了她一下。

    想到之前梅兰也是这样,她决定事后问一下梅兰。

    和她说一下。

    心中想着,她又拉了梅兰一下,还是不要打扰四爷和郡主了。

    “香草?”梅兰被香草一拉,回头看到香草,心虚不已,香草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她怕香草发现了她的心思,急切的拉着香草的手。

    “香草,你。”

    “在看什么,该退下了,四爷和郡主要沐浴更衣。”

    香草知道现在不是说的时候,她发觉梅兰的不对,不知道梅兰怎么了,她开口,又拉了她一下。

    “我只是在想,我们都退下了,四爷和郡主要是要什么,那——我们是不是留下来?”梅兰找了一个借口,试图瞒住香草。

    “那也不用留下,四爷都让我们退下,四爷和郡主显然不需要我们,四爷郡主要什么会叫人,不需要你自作主张。”香草不以为然。

    梅兰不敢再说。

    “走了。”

    香草又道,拉紧她。

    “好。”梅兰虽然还不想退下,但知道再不退下香草会起疑,她不敢让香草知道她的心思,小心的看了里面四爷一眼。

    香草皱眉。

    梅兰退了出来,

    香草松了口气,她拉着梅兰,看了看里面,快步走到一边,等到了走廊上,四周没有人,她快速松开手,盯着梅兰,像是要看到她的心里:“梅兰你到底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怎么?”

    梅兰明知故问,心里很慌,香草是不是发现了?她不敢有丝毫大意,提着心。

    “你就算想服侍郡主,也不该四爷让退下还不退下。”香草教训起来。

    “我就是想着郡主有了身子,四爷刚回府。”梅兰心头放松解释。

    “是吗?”香草不置可否。

    “我也想好好服侍郡主和四爷。”梅兰道。

    “这不是第一次了,是第二次了,我发现了二次,你盯着四爷和郡主,不要让我知道你。”

    香草不高兴的:“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香草你觉得我错了?”梅兰开口。

    “反正不要再这样,我们是丫鬟,不能自作主张。”香草不再想说下去,教训的说,梅兰提起的心落下。

    “我不会了。”

    “希望你能记住。”香草道:“要是让赵嬷嬷看到,赵嬷嬷——”她的话没有说完,梅兰知道要是让赵嬷嬷看不到,不可能像香草一样。

    香草看到小厨房那边送了热水过来,她走过去:“小厨房送热水过来了。”梅兰也跟上去。

    里面,纪尧眉眼带着笑,拉着菁儿的手,把玩着,萧菁菁感觉到手被四爷把玩,对上四爷眼中的笑,她想打四爷:“你笑什么?”

    “菁儿害羞,所以我笑了,菁儿方才是不是心里很紧张,我怎么会不笑呢。”纪尧漫不经心的。

    “我没有害羞。”

    萧菁菁不由反驳。

    “那就是。”

    纪尧闻言拉长了声音,拉紧她的手,话没有说完,意味深长,目光锁着菁儿:“菁儿想陪为夫沐浴了?”他说了出来。

    “我什么时候说想陪你沐浴?”萧菁菁面红耳赤的,想要阻止什么,可是她的手被四爷抓着。

    “不是说不害羞吗?”纪尧反问起来:“那就是。”

    “我只是说没有害羞,没有说陪四爷沐浴!”萧菁菁不悦的想抽出手。

    “在为夫看来就是一个意思。”

    纪尧没有让她说完,轻笑着,双手抓着她手,低头凝着她白皙如玉,多了母性光辉的面颊,其中的艳色让他的眸光变深,只是时间还早,他只能忍住克制,小丫头又长开了,艳色不减,还多了柔和,菁儿,菁儿。

    对菁儿的爱又多了。

    他一边在心中软软的想着,一边用手抓着她,在她的面颊上摩挲了一下。

    “四爷!”萧菁菁咬牙。

    “菁儿。”

    纪尧低语,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滑动,令她身体发软,心痒痒的,悸动不已。

    他爱不释手,手滑动又来。

    “四爷。”

    萧菁菁受不了了,她推开四爷的手,后退一步,想再退。

    “可是我还想,你说要不要陪我沐浴?菁儿,不害羞就是想。”纪尧逼近,慢慢的道。

    “我不要。”萧菁菁发觉了四爷的意图,还有目光动作,心跳动得很快。

    纪尧把菁儿逼退了几步,猛的跨步,一把抓住菁儿,拉到身前,抱在怀里,高大的身影俯身低头,就是一吻,亲在菁儿的额头上,菁儿身上的馨香还有白皙如玉的肌肤使他停不下来。

    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只亲了她的额头,停留一下,闭了闭眼,过了一会放开她,睁开眼,低头凝视她,低低的笑,目光专注温柔。

    “菁儿。”

    萧菁菁心砰砰砰的,额头一烫,她摸了一下,收回手,不敢靠得太近,怕自己会无法呼吸了,她想靠近四爷,又怕靠近,离远了,她又想念,那种心跳不由自主的感觉让她难受,只要看到四爷,靠近四爷心跳就会失控,情不自禁。

    离得远了就不会,面对别的人从来不会这样。

    好像她的心是四爷掌控着,这是前世很少发生的。

    在四爷面前她会紧张,难过,伤心,她知道不会再有人让她如此了,这种面对面,心跳加快心相系的感觉微妙得她无法言说。

    使她明白四爷的特别,还有心为谁跳,她也离不开四爷。

    为什么靠近四爷她会如此,只有四爷会让她这样?

    “菁儿肚子很饱?”纪尧突然手放到她的小腹上,摸了一下:“用了那么多,菁儿看这段日子没怎么用。”

    萧菁菁心差点停止跳动。

    纪尧看出小丫头快不能呼吸了,只想笑,凑近她,在她的面颊前,低低的:“呼吸,菁儿,再不呼吸你就不行了,会晕过去的。”

    萧菁菁反应过来。

    “就是这样,菁儿,别再憋着了,憋坏了怎么办?”纪尧看在眼中,好笑的。

    萧菁菁脸色好了起来。

    纪尧知道小丫头缓过来了:“菁儿为什么不呼吸?”他低低笑,菁儿竟然紧张得停止了呼吸。

    萧菁菁脸色胀红,指着四爷。

    纪尧直接抓住她的手:“菁儿,我是为了你。”又睥了一下她的小腹。

    “四爷,你不要再靠近了。”萧菁菁咬着牙还是道,对上四爷的脸,不停后退,因为四爷让她多用,她竟用了那么多,还被四爷提出来笑。

    当时没有多想,只顾着四爷的话,用完才发现自己用多了,以为四爷忘了,谁知道四爷记着。

    “菁儿你破坏气氛。”

    纪尧道。

    萧菁菁咬牙,居然怪起她来了,明明是他破坏的气氛,她不想再和四爷说话。

    “我不过是问你饱了没有,没饱就再用点,我对菁儿好吧。”纪尧轻轻的,一脸什么也没有做的表情:“是你多想了菁儿。”

    “才怪。”

    萧菁菁心中嘟囔,不屑的看着四爷。

    “菁儿过来,我有话和你说。”纪尧忽尔变得温柔宠溺,伸出手向着萧菁菁,要她过去,萧菁菁看着他,就是不过去坚决不受骗。

    纪尧很失望,小丫头不过来,那他过去好了,他迈步一下过去:“菁儿你不过来,我来。”

    “你!”萧菁菁才不想,可是她哪躲得了四爷,不管她怎么躲,都被他拉住了,纪尧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很快弹了她一下。

    她额头红了,吃疼,恨恨望着四爷,纪尧手又伸出,还没有动,停在半空中,凝着她。

    萧菁菁紧张,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

    “郡主,四爷。”赵嬷嬷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老奴来了,热水放到净房了,请四爷和郡主。”

    “嬷嬷。”萧菁菁极快的别开头,后退,离开四爷对她的影响范围,她看向门口:“嬷嬷进来吧。”

    她不再看四爷,恨不得嬷嬷立刻进来。

    “菁儿。”纪尧就舍不得了,菁儿一退,一躲,倒是躲开了,留下他一个人伸着手,看着菁儿,摇头,慢慢收回手。

    菁儿躲得太快了,就这么不想和他亲热?

    那么,他一定要和她亲热呢,菁儿以为自己能逃去哪里?

    “四爷,我不要和你一起。”

    萧菁菁回头一看,重重的,大声的道。

    不想继续再听四爷说。

    “哦?”

    纪尧迈步走向她,一步一步,萧菁菁发现四爷走过来,后退着,门打开,赵嬷嬷带着人进来了,萧菁菁一听,几步走过去:“嬷嬷。”

    纪尧失笑,她把菁儿都逼出去了,他也走上前。

    “郡主,四爷。”赵嬷嬷看着郡主还有后面的四爷,眼中闪了闪,四爷不知道是不是又在逗郡主,她摇头行了礼,后面跟着的七巧还有冬菱行了一礼。

    她们也看着四爷和郡主,接着低下头。

    “不知道郡主让老奴进来是?热水在净房,四爷只需过去就行,老奴让香草梅兰守在外面,不会有人打扰。”赵嬷嬷这时问郡主。

    扫过郡主和四爷。

    “嬷嬷。”萧菁菁道,她听到脚步声,知道四爷过来,就是不回头。

    纪尧知道小丫头在想什么,笑着对着赵嬷嬷:“多谢嬷嬷,我就去。”

    赵嬷嬷看着四爷行礼,七巧冬菱也是,行了一礼,低头等着。

    萧菁菁像没有听到。

    “菁儿。”

    纪尧转向菁儿,眼中含笑。

    萧菁菁瞪向四爷,无声的问什么。

    纪尧笑过,菁儿的样子真是好笑极了,他没有理会,往前走去,萧菁菁见状,松口气,站在原地,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抬起头来,发现四爷去了,郡主站着。

    赵嬷嬷示意七巧冬菱跟上四爷,七巧冬菱去了后,她留了下来,侧过头来:“郡主。”

    “嬷嬷。”

    萧菁菁也看着赵嬷嬷。

    “四爷去了净房,郡主陪四爷用了不少,可以散一下步,走一走,在花园里,老奴陪你?”

    赵嬷嬷询问起来。

    “嗯。”萧菁菁点头。

    “走一走对郡主还有小公子好,大夫要郡主多走动。”赵嬷嬷又道。

    萧菁菁再次颔首。

    “郡主,紫嫣秋雨两个丫鬟和那个小厮还有——见过了,郡主对她们也太好了吧。”赵嬷嬷想到紫嫣秋雨两个丫鬟,和郡主说起来,怕郡主还惦记着,郡主在知道四爷要回府就让她叫了紫嫣秋雨来。

    然后等四爷一回来,四爷身边的侍卫小厮也过来,没有让她们见四爷,必竟要成亲了,让她悄悄叫紫嫣秋雨下去,让他们见一见。

    萧菁菁听嬷嬷的话,看嬷嬷的样子。

    赵嬷嬷虽觉紫嫣秋雨也是好的,小厮和侍卫跟着四爷出门,但,算了,好了,郡主这样也好。

    郡主很多时间做的,都是规矩外的,她想反对也没什么好反对。

    “嬷嬷,他们跟着四爷,在外面照顾四爷,就要成亲了。”萧菁菁对赵嬷嬷。

    赵嬷嬷都知道。

    “菁儿。”

    纪尧走到门口,停下步子,回了头笑笑,七巧冬菱不知道四爷想什么,她们也停下,后退两步,看着四爷带笑回头望向郡主,她们也看过去。

    “郡主,四爷。”

    赵嬷嬷没想到四爷又回头了,看向郡主,萧菁菁看到了,对上四爷含笑的视线,四爷。

    “菁儿真的不陪为夫?”

    纪尧道,温和的。

    萧菁菁心中又是一跳,咬牙:“四爷一个人去吧,我去走一走,散步。”七巧冬菱不知道四爷指的是什么,赵嬷嬷心中摇头。

    四爷想来是想郡主陪着一起,郡主的样子不愿意,她不觉得有什么。

    感觉到嬷嬷的目光,萧菁菁正要说话。

    纪尧走了过来,拉住她的手,霸道而强势的往外面带,一边走一边低低的:“菁儿不想,我想,菁儿一定要陪我。”

    “四爷。”

    萧菁菁不想赵嬷嬷多想,抬头,抽着手。

    “菁儿帮我洗。”纪尧拉着她到了净房前,很轻的。

    萧菁菁说不出话来。

    “郡主!”

    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追过来,七巧冬菱还是不知道四爷拉郡主去哪里,赵嬷嬷眼看郡主和四爷进去了净房。

    香草梅兰跪在地上,守在净房外的人都跪着,也不再追上去。

    郡主跟着四爷进去,还进去做什么?既然郡主被四爷拉进去,说明郡主并不是真的不愿意,她欣慰一笑。

    “赵嬷嬷,郡主和四爷。”七巧冬菱转头问赵嬷嬷。

    “还能有什么,郡主和四爷一起是应该的,好了,不要说这些,你们心中有数,该怎么说的。”赵嬷嬷哪里愿意和她们多解释,蠢笨的丫鬟。

    “我们知道。”七巧冬菱不敢再开口。

    赵嬷嬷看了她们一会,知道她们是真的知道了,看向香草梅兰,七巧冬菱。

    香草梅兰跪在地上,梅兰忍不住想抬头,四爷和郡主一起进的净房,郡主为什么要进去,四爷明明是沐浴。

    四爷为什么要拉着郡主,在赵嬷嬷让她们准备四爷的衣物,守着净房的时候,她以为赵嬷嬷会让她们服侍四爷沐浴。

    四爷一直只让身边的小厮了侍沐浴,她们根本接近不了四爷,除了服侍郡主起来的时候。

    现在四爷要人服侍,没有要小厮,她以为自己有机会,四爷却拉郡主进去,不让她们这些丫鬟来。

    梅兰在心里想着,知道赵嬷嬷在看她和香草,不敢有丝毫表现。

    “郡主和四爷一起沐浴的事并没什么。”赵嬷嬷淡淡的,香草点头,梅兰在赵嬷嬷看向她后,低头点头。

    七巧冬菱等丫鬟婆子一样。

    赵嬷嬷还和香草梅兰嘱咐了几句。

    净房,纪尧拉着菁儿走进,看到温热的水,他放开菁儿的手,宽衣解带起来,萧菁菁扫了眼四周,回神看到四爷在宽衣解带。

    “四爷你。”她后退一步,看着四爷的动作,脸一点点发红,四爷解衣做什么,不对,她看向四周,还有四爷身边的温水。

    想到四爷是来沐浴的,四爷要当着她的面?

    “菁儿退什么?”

    纪尧无辜的。

    “四爷,不要再解了。”

    萧菁菁大声的。

    “为什么不要解?菁儿是知道为夫要沐浴更衣的,菁儿也答应帮为夫沐浴,为夫才没有叫别的人,夫人让为夫自己宽衣解带,唉。”

    纪尧解得只余下中衣,笑着朝着温水走去。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萧菁菁根本没有答应,她不想呆在这里了,想出去,又看了四周,眼看四爷走到温水中。

    “菁儿跑了,我会追出去,菁儿还是过来,到为夫这里来,帮为夫沐浴吧,为夫等着。”

    纪尧踏入温水,坐了下来,舒服的叹口气,开口道。

    萧菁菁知道四爷说到做到,她站着,就要转身。

    纪尧又说:“夫人不过来,为夫又要来抓人,菁儿到时候就跑不掉了,而且为夫这一路奔波劳苦,又累又倦,就为了回来见菁儿,菁儿不想为夫,就不可怜一下为夫?”

    “四爷,你总是这样。”

    萧菁菁想硬下心离开,不理四爷,就当没有听到,四爷又是威胁她,又是装可怜,四爷太可恶了,她不会听四爷的,她才不要过去。

    “菁儿要不要过来,为夫想你。”纪尧再次道。

    “我才不要过去,我不想你。”

    萧菁菁咬牙。

    “是吗菁儿。”

    纪尧再次道,笑容不减。

    萧菁菁最终还是走了过去,慢慢走到了沐浴的桶边,看了四爷一眼,看到一边放着的沐浴用具,她赌气的拿起一块,看向水中的四爷,上前一步,就要动作。

    四爷望着她,眼中笑意变浓:“菁儿还是过来了,为夫还以为你真的不过来,夫人打算服侍为夫了?很好。”

    “四爷想要我怎么服侍?”萧菁菁重重的,带着气恼。

    “服侍为夫沐浴啊,不是说了。”纪尧开口,站了起来,走过来。

    萧菁菁昂头,四爷为什么过来,四爷。

    “菁儿。”纪尧一下子抓住菁儿的手,笑得玩味,往后一扯。

    “四爷,你。”

    萧菁菁被四爷拉过去,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一晃,一倒,扑到四爷的身前,落到四爷的怀里,身上都是水。

    “菁儿来吧,我们一起,一起洗。”

    纪尧抱住菁儿,满意了笑着低语,亲了亲她。

    萧菁菁用力抬头,推拒,一身都湿了,双手撑在四爷的身前,想要撑开,可是四爷抓着她的手,那么紧,还是笑凝着她。

    “四爷,你快放开。”萧菁菁大声的。

    正对上四爷的目光。

    ------题外话------

    这章下午就写好了,可是老公舅家没有网,手机也联不上,就现在回家才更,还有一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