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顾瑶报复
    为首的头目,一脸横肉的脸上很狠辣,蒲团大的手挥动,所有的劫匪聚在一起,退走了

    侍卫们提着剑,怕有诈,等到劫匪真的退走,上了马,一阵风似的退去,才知道是真的,他们看向首领,拄着剑

    “找大公子!”侍卫首领盯着退去的劫匪,心中想着什么,觉得有些有些奇怪,但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

    死了不少人,对方也死了不少,现在对方退去,也好,他们还要找大公子

    找到大公子,不让大公子有事才是他们要做的,那些劫匪退了就退了,事后再说,再找,对方要是真的像说的那样再来

    也好,他们会等着,也能弄清楚他们到底是不是劫匪

    “是”别的侍卫听到首领的话,俯身应是,他们心中也有很多疑惑,不过也知道不是弄清的时候

    找大公子要紧

    这时马车跑掉的地方落下的侍卫过来了,行了礼:“首领我们,那些劫匪死了”

    还有前面追着追丢了没有死的,受了伤,捂着伤口拄着剑的侍卫也过来没有看到劫匪很奇怪

    他们原本是杀了劫匪想要赶来

    “那些劫匪退走了,你们来了,受了伤?那就跟着就好,不要再动手,和你们交手的劫匪?”

    侍卫首领问,其余的侍卫看着

    “都死了”几个侍卫道

    侍卫首领说了现在的情况,告诉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几个侍卫恭敬应是,侍卫首领不再说,让她们跟着

    “还是留下两个人,把人埋了,不要让人看到,还有看下对方身上有没有证明身份的,能不能找到什么”

    侍卫首领要走的时候,打量了一下地上的的尸体还有血,以及别的东西,他心中一转,留下两个侍卫

    让他们留下来处理尸体还有看下对方身上有没有需要的

    也许能找到有用的东西,也许不能,不处理了不行

    两个侍卫应了

    “你们快点,弄好就追来,留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那些劫匪会不会又回来,要是回来你们就有危险了,后面的和前面的也检查一下,这一路都是”

    侍卫首领又交待,他也不知道那些劫匪会不会回来,两个侍卫再次点头

    侍卫首领再看了一下劫匪退去的方向,想了下大公子坐的马车受了惊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侍卫首领带头,跟着马受惊的路线而去,马蹄声很响,扬起满地的尘风,本来就在树林边上了,进了树林里,马蹄声被落叶掩住,一行还余下十个不到的侍卫,除了留下的两个,留下来的侍卫等首领不见,他们开始处理起来

    同时检查起劫匪身上的东西,小心注意着四周,怕会有人来,前后他们都检查了,好在,直到他们处理完了,也没有人来

    只是他们也没有找到多少有用的,埋好,又收起找到的东西,劫匪似乎怕身份暴露什么也没带,只找到他们用的刀,两人见再找不到什么,把刀绑好,上了马,追着首领去

    侍卫首领一行一前一后,在树林中,在观察着,仔细看了下,跟着被马车压倒的痕迹追去

    越追越远,而之前离开的劫匪,看似离开,去了很远,他们并没有去太远,到了一个地方后,他们看看没有人追过来,他们早就看好地方

    直接到了他们看好的地方,他们不是真的劫匪,一切都是为了掩饰,停下马,下了马,他们待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看了好久,才看好的,四周隐秘,他们不发出动静外面不会听到,要是不知道的从外面过去不会看到,这个空地不大也不小,完全能容下他们这些人,不容易叫人发现,看见,也不用退到很远,可以注意前面的动静

    就像他们真的离开一样

    劫匪下了马都看向老大

    这些劫匪的老大站着,满是横肉的脸扭曲了一下,手上的刀一动,劫匪都等着老大的决定

    “事情办得很不错,大家都辛苦了,死了不少人,不过放心老大我不会忘了你们的好处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一会再说,让人去前面探下消息,如何了,那些人可能清寒没有走不准让人发现,要是走了,就追上去,看一看”

    这位头目嗡声声的开了口,蒲扇大的手像要吃人一样

    劫匪应是,都很高兴,老大这样说了,就不会亏待他们,他们少不了好处,再想到那位公子送来的银子

    老大就算得了大头,他们也能得不少,不过是装成劫匪,他们就算死了不少人,也没有什么

    死的人多,他们分得越多,再死几个更好,他们想着,老大就是老大,一个个都听老大的,老大的话就是圣旨,他们可不是那些侍卫

    “老大,小的就去,一会就回来,一定打探清楚”其中一个翻身上马,悄声的离开,去了前面,应得头目的要求,去了,所有人看着

    还有人想去

    “好,去吧,小的们”满脸横肉的头目一挥手,接着:“再一个去,去看下成功没有,从我们一开始发现的路,从近路抄,不用靠近,就看看,没有追上马车,我们就可以走了”

    “小的就去,一定完成,回来告诉老大,大家好离开这里”

    话音刚落又有一个劫匪走出来,行了一礼,跪下,翻身上马去了

    满脸横肉的头目:“剩下的都在这里,陪着我,只要完成了,我们就可以回京,不再在这里了,只要那个什么大公子不被侍卫找到,我们的人会带着那个什么公子回京”

    “是,老大”

    一个个都有着横肉的大汉道

    侍卫们追着马车压过的线路追了很久,追到了一处悬崖边,就断了,再看不到马车还有马车留下的痕迹

    侍卫停了下来,坐在马上,拉住了马,一个一个都到了,所有的侍卫都出现在这里,站在悬崖上面,盯着下面,还有四周

    试图找到线索,可是一眼看去什么也没有,之前追进树林的侍卫也不知道马车去了哪,何况后面的了,都是按着线索追来的,侍卫首领盯着眼前的悬崖,难道是掉到下面了,不可能

    还是说追上去的劫匪对大公子做什么,这是他最担心的,要是这样,要找到大公子就难了,只希望能找到,他算过,他追来并没有晚太久

    大公子的马车先进树林,接着是劫匪的,再来是他派的侍卫,不过后来被更多的劫匪拦下来,只活了两个,由于被劫匪拦住,没有跟上马车,只有劫匪一直跟着,之后做了什么他一无所知,马车去了哪里

    他们在后面的后面,离得太远了

    “首领现在要怎么办?找不到大公子,大公子没有踪迹了,会不会掉到下面?”

    有侍卫发问,也有侍卫点头,有侍卫格外的担心,怕大公子真掉下去

    那可能就是尸骨无存了,一个个一直看着,也想在这悬崖上发现点线索

    都望着悬崖发呆,这么高的悬崖,要是掉下去,不会有活路,大公子若是真的掉到下面,那——侍卫们一想就说不出话来

    “该让人一直跟着,想办法跟着,如今”侍卫首领也说不清大公子是不是还活着,他开口,侍卫们也想到,微低下头,是他们没有用

    “首领要不要我们下去找找,看看有没有办法下去,找一些藤蔓,打成结,然后放下去,再人下去,要不看看别处有没有下去的地方,有没有,要是大公子真在下面,可以找到,不管是生是死,要是大公子活着,说不定正等着我们下去找,要是大公子真的不——我们也能看到”

    有侍卫提议,大公子在哪总是要找的

    别的侍卫也点头

    “先再找找四周,有没有线索,还有这处悬崖”方才也没有太仔细的找,侍卫首领打定了主意,说道,扫过所有侍卫,手挥一下,没有让人下去

    还是再找一下,实在不行再说,下去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下去并不容易,就是像刚才说的那样,也很难

    何况看这个悬崖,下去容易上来难,下去了上不来呢,下面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大公子

    也许大公子没在下面

    有人想让他们以为在下面,以为大公子掉在下面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

    侍卫们应了,仔细的找起来,很仔细的找着四周,还有悬崖一圈

    侍卫首领也找

    “就算是把这一片翻过来,也要找到!”他沉着声音

    “是,首领”

    侍卫们道,快速找寻起来,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真的没有找仔细,没有多久,一个侍卫忽然在悬崖边找到了线索

    他先还不确定,等到真的发现了马车掉下去的车辕痕迹,他又看了看,肯定了,四处看看,更确定

    他猛的抬起头来:“首领,属下找到了,这里,你看这里”

    侍卫首领还有别的侍卫听到了他的话,都抬起头来,心中一定,走到他的身边,看向他

    这个侍卫也不多说,叫了一声首领,指着他找到的线索,那里的草有被马车的车辕辗过的痕迹,好像被人修复过

    或者说很轻,没有辗得太深,侍卫首领的看了,侍卫们也是,知道没有找错,就是车辕压过留下的

    那个找到这里的侍卫:“首领,这样一来”

    他站起身,想根据这个车辕来说

    大家也都跟着想

    不等他说完,侍卫首领也站起来,他心中已经有想法:“大公子坐的马车掉下去了”

    “首领也想到了?”那个找到车辕的侍卫想说的没有再说,首领也想到了

    侍卫们也接连想到

    凝着悬崖下,这处车辕证明大公子真掉下去了,死了?车辕所在的就是他们站的地方,大家的脚下,因为光注意周围还有悬崖一圈,反而忽略,被那个侍卫找到

    得出大公子坐的马车掉下悬崖,可能死了,没有人说话

    “首领,大公子掉下去了,我们还是下去吧”

    过了一会,有侍卫打破这平静

    所有侍卫点头

    侍卫首领还是看着,没有说好还是不好,侍卫们不知道怎么了

    “再看看”侍卫首领忽然说

    “再看看?”首领是什么意思?侍卫们听了心想,首领以为大公子还活着,或者?

    “找下四周再仔细点,看有没有什么”

    侍卫首领说

    仔细找找周围?侍卫们一听,觉得自己想错了,首领的意思是?有侍卫一直在找着周围的线索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