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路遇女子
    带着惊讶。om

    宁哥儿是什么时候回京城的?望着老四,人呢?怎么没有看到,她往老四身后看了下。

    没有人啊。

    “前些日子,娘不知道很正常,本来我不想让娘你知道,打算派人把他送回越州。“纪尧淡淡的,随意的道,注视着娘的神情。

    “前些日子,你的意思是?“纪老夫人又问,宁哥儿怎么会回京?

    “嗯。“

    纪尧点了头。

    “宁哥儿不会是知道了他娘死了,还有馨姐儿疯了吧,然后回了京城,他怎么知道的,没有让人传消息给他?也许是听说吧,没有什么是能保守秘密的,他是怎么回来的,你打算?“

    纪老夫人想到什么,说起来,没有太过惊讶,一边猜测一边说:“你在哪里听到他,不会是偷跑回京吧,你看到他了,所以?为什么你现在才说,”

    “娘先听我说。“纪尧打断娘的话,把事情的经过还有宁哥儿是怎么回京的现在的情况和娘说了。

    纪老夫人听着,听着老四讲,其间问了几句,老四都回答了,是这样吗。

    纪尧讲完,手转着玉板指。

    “你说的这些。“

    纪老夫人开了口,想说什么。

    纪尧轻点头,纪老夫人想了一下,宁哥儿和威远侯府二公子,原来是威远侯府二公子去了越州找宁哥儿和宁哥儿说了,周安这小子怎么会跑去越州,跑这么远,两人关系还真是好,宁哥儿如她想的想知道一切,怀疑她娘的死是被人害的,谁会害她,自作自受,宁哥太偏执了。

    不过崔氏是宁哥儿的娘,会如此也能说得过去,只是这会蒙了宁哥儿的眼晴,这不明明知道了真相还要再查,还有馨姐儿疯了的事。

    馨姐儿疯也没有人害,宁哥儿不相信一切,一再要求再查,多半连她这老祖母也不信了,要是留在京城,还不知道会怎么闹,还要去找顾瑶,老四都阻止不了,疯了,老四没有做错,送他回越州最好,宁哥儿指不定怀疑谁害了他娘还有馨姐儿,只是没想到会半路失踪。

    “老四,宁哥儿现在失踪了,那。“想完,纪老夫人问老四,

    “我派人去找了。“

    纪尧道。

    “能找到吗?会不会出事了?“纪老夫人皱了皱眉头,作为祖母,她还是担心的:“那些劫匪——”

    她有一些想法。

    “儿子让人找了,看能不能找到,到时候就能明白很多,宁哥儿不是在劫匪手里就是。“纪尧开口说到一半停下。

    纪老夫人了解儿子,从儿子话中听出另一重意思,她自己在听的时候也想到了。

    “老四你和我说干什么,其实不用说就是,你怎么想就做吧。”

    纪老夫人盯着老四。

    “宁哥儿不见了,还是要和娘说一下,还有宁哥儿的变化,就算宁哥儿不失踪,儿子也打算和娘说一声,娘有个数。”

    纪尧道:“要是宁哥儿再出现,或者有人说起来什么,娘不至于不知道,到时候好应对。

    宁哥儿要是真的做什么,他也不一定来得及阻止。

    纪老夫人没再说:“娘知道了,心里有数了,要和你大哥说下吗?宁哥儿必竟是他的儿子,不过你大哥成亲在即。”

    “可以,娘找个时间和大哥说吧,大哥就算要成亲也不能不管。”纪尧并不在意。

    纪老夫人想着老二老三还有一些事,府里才忙完,不久老大就要续娶,又要忙,宁哥儿回了京,想来也知道他爹要续娶的事。

    “宁哥儿回京,应该也知道了老大要再续,他不知道会怎么想。”

    纪老夫人想到便问了

    “娘不要多想了。”纪尧说。

    “好。”

    纪老夫人点了头。

    “娘。”纪尧决定和娘说下他心中的打算,要是宁哥儿真的如他想的做了什么:“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什么?”老四还要说什么,纪老夫人看进老四眼中。

    “娘,要是宁哥儿真的做了什么,儿子打算把宁哥儿逐出纪家。”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下来。

    “老四!“纪老夫人惊了下,站起来。

    纪尧:“娘不必惊讶。“

    纪老夫人知道老四肯定有原因,她平静下来,还是望着老四,坐回去:“老四你说什么?”

    “娘应该明白我是为了什么。”纪尧说,把他的想法说出来。

    纪老夫人闻言,叹了口气,她心里也知道:“好,随你,老四,你看着办吧,我没有意见。”

    纪尧:“娘不必太担心,我也为了家族。”

    “娘懂,娘对你放心。”纪老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她相信老四,放心老四,老四一旦真做,就是宁哥儿真过了。

    母子俩不再说话,过了片刻,纪老夫人问还有没有什么,纪尧微微一笑,手又转起玉板指:“没有了,娘,我回去了。”

    “嗯,回去吧。”纪老夫人颔首,纪尧走了,纪老夫人一个人想了一会,抬头,老四不在了,回去了,笑了笑,想着老四说的她对着外面,叫了人进来。

    张嬷嬷带着人进来。

    行礼磕头抬起头来。

    “你们下去,张嬷嬷。”纪老夫人看着她们,扫过,目光落在为首的张嬷嬷身上,挥手

    让人下去,只留了张嬷嬷。

    丫鬟婆子看着老夫人,恭敬的退下。

    张嬷嬷留下来,丫鬟婆子出去。

    纪老夫人看着,都下去后,让张嬷嬷起来,到她身边,张嬷嬷起来了,走近老夫人:“老夫人?”她仔细观察老夫人,四爷和老夫人说了?

    “看我做什么?老四和我说了点事,你不也猜着。”

    纪老夫人感觉到她的视线,对着她。

    “是,老奴。”

    张嬷嬷还没有说完。

    “不必说。”纪老夫人没等张嬷嬷说完,把事情和她简单的说了一下:”就是这样。“

    张嬷嬷张了一下嘴,大公子回京,又失了踪,她想得比较深,看着老夫人,想着四爷和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特意告诉她,肯定不止表面这样。

    “老四。’

    纪老夫人还把老四想把宁哥儿逐出纪家的事说了,张嬷嬷一听,说不出什么了,四爷都这样说了。

    纪老夫人见她的样子,又叹了口气,叫她去找老大,让老大过来。

    她和老大说说。

    张嬷嬷还惊着大公子偷偷回京被四爷捉到,半路失踪的事,如今震惊四爷的决断,老夫人令她去找大老爷,这是要和大老爷说。

    然后呢?她脑中想着不少,四爷不会真要把大公子逐出纪家吧,心中想着,对上老夫人的目光,她就要去。

    让自己不想,这是主子们的事。

    “这些,不要让人知道。”纪老夫人在她要退出去前,交待了一句。

    “老奴知晓,老夫人,一定守口如瓶。”张嬷嬷停下,行礼看着老夫人。

    纪老夫人点点头,张嬷嬷去了。

    退到外面,转身,心情难言,尤其是看着其他的人,府里的丫鬟婆子,大公子整件事除了老夫人四爷,可能只有自己知道,别的主子也不知道。

    她带着复杂的心去了大房,找大老爷。

    纪府的大老爷在书房,看着书,和一个丫鬟说着话。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丫鬟,丫鬟美目盼兮,白皙苗条,一身鹅黄,发丝挽起,细腰束着,长得不错,手上端着茶,纪大老爷看着这个丫鬟,带着笑容,说了一句话,接过茶水,让她起来。

    丫鬟起来,脸微红,带着羞涩,低下头,后退。

    就在这时,小厮的声音响起,从外面。

    “什么事?”纪老大爷一听,神色严肃起来问道,丫鬟退到一边,抬起头,小厮的声音再次:“老夫人身边来人,要见老爷。”

    “娘?“纪大老爷一听,放下手上的茶杯,让小厮进来,丫鬟退下,小厮进来,行了礼,说了老夫人派人来。

    纪大老爷听说娘要见他,让张嬷嬷过来,张嬷嬷在外面,他起身,走出书房。

    没有多久,纪大老爷和张嬷嬷见了,问了问,张嬷嬷没有说,纪大老爷也不问,到了宜园,见娘。

    纪老夫人等到了老大过来。

    张嬷嬷退出了,等着老夫人和大老爷说,半晌,大老爷出来,脸色不好,她送走大老爷,再进去。

    不等她问,老夫人道:“老大赞成老四的意思,老大对于宁哥儿很生气。”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

    竹园,丫鬟婆子在赵嬷嬷的带领下都退了下去,萧菁菁听四爷说纪宁不见了,还有发生的事,突然出现的劫匪,纪宁的态度,怀疑,四爷的想法,

    以及决断。

    “那些劫匪——“萧菁菁非常怀疑是纪宁找的人,纪宁真的会想办法,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也有可能纪宁是真的遇到劫匪出了事。

    那也好,一了百了,四爷好像并不在意纪宁是不是出了事。

    “不必说,菁儿,我和娘说了,娘也和大哥说了。“纪尧捂住了菁儿的嘴,温和的看着她。

    萧菁菁望着四爷,不再说话,四爷也在怀疑。

    纪尧捂着她的手,在她的唇间轻点了点,笑着收回来。

    萧菁菁:“四爷,威远侯府二夫人会帮纪宁。”

    纪尧一笑:“嗯。”

    “四爷。“

    萧菁菁再次道,纪尧抓紧她的手。

    “四爷户部的事,太子殿下还有秦王晋王想出办法了吗?”萧菁菁想着昨日四爷的话,四爷都说了有什么就会把纪宁逐出纪家,她早就知道,没什么好说的。

    “想出来了,不过。”

    纪尧把朝上太子秦王晋王想出的办法还有朝上的情况反对和支持的和菁儿说了。

    “太子殿下想的是让那些人自己把欠户部的还上,要是抗命就抄家,秦王打算亲自出面,晋王宴请了各家,派人找了各家。”

    “不行吗,四爷。”

    萧菁菁看着四爷的表情。

    “还要再看。”纪尧说,萧菁菁:“四爷怎么想。”

    “嗯。”

    纪尧在她的耳边说了,萧菁菁听着。

    “秦王殿下是对的,太子殿下也没错,晋王身边也有人。”纪尧提点着,萧菁菁依肴望着四爷。

    纪尧说着说着,一下子亲了她。

    夜色中的京城,一辆马车徐徐停在一处院子外,马车打开,侍卫站在两边,低头。

    一身骚包仍然摇着折扇的周安下了马车,他看了一下眼前的小院,问旁边的侍卫:“子恒兄在里面?”

    “是,公子。”一个侍卫走到他面前,低头回答。

    “那就进去。”周安挑了下眉头,小院里点着灯笼,有人走过来,到了门口,侍卫过去,说了声音,门打开。

    “公子。”侍卫回身,打开门的人也出来行礼。

    “走吧,走进去,看子恒兄,子恒兄休息了?”

    周安一看认出是他的人,带着人,摇着折扇,留下一些人在外面,守着马车,他走了进去,小院不大,在很寻常,旁边都是这样的小院,这个地方不止偏僻,也让人想不到,在平民住的巷子里,地上都是杂草,破落,像是好一阵没有人住,周安笑了笑,这个地方很适合纪宁藏身。

    纪四叔想来不会找来,也想不到,这地方也是他让人找的,给子恒兄,看他对他多好,却总拒绝他,术可恨了。

    “纪公子没有休息。“刚出来的侍卫回答。

    周安挑眉,没有休息,他来了,纪宁竟不出来迎接下下,他可是他的恩人,不以身相许,也要来迎接一下啦,听说他到了,他可是连美人都不顾,带着人来看他,看他有没有事。

    子恒兄太不够意思了,周安每天混吃等死,有点新鲜的就激动。

    “子恒兄怎么不出来一下?”他边想边问。

    侍卫:“公子,纪公子在沐浴,不知道公子这个时候来。”

    “太不了解本公子了,子恒兄在沐浴?哦不知道需不需要本公子帮忙?”

    周安摇头,笑起来,问了侍卫净房在哪里,他要去帮一下子恒兄。

    侍卫还没有说话。

    周安一抬头,意味深长的想着。

    “周安。”

    就在这时,小院的灯笼下走出来一个人,一道声音响起,沐浴更衣后的纪宁走了过来,头发还有微湿,用玉环束着,一身青衣,如玉如兰。

    带着沐浴后的清香,更是玉树兰芝,声音在夜风中,有点清冷,他走到周安的近前。

    周安一点也不介意,深深的看着,笑了起来,走上前,真是,子恒兄真是玉树兰芝,还有一股子清香,让他怎么能不着迷呢。

    哈哈,他心中大笑,折扇不停的摇着,上面换了扇面,换了一把新的折扇,画的是花草。

    不是美人图。

    “周安。“纪宁再次道,盯着周安:“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不会这样再回京。”

    “知道谢我就好,子恒兄,和子恒兄说好,我就开始办,没有让子恒兄失望吧子恒回了京,我就过来,看下子恒兄,和子恒兄好好谈谈,彻夜畅谈。”

    周安笑容满面。

    “好。”纪宁点了头。

    “今晚我不走了,留下来了。”周安又道,纪宁没有说什么。

    “子恒兄是出来迎接本公子的吗?“周安又笑出声来,折扇没有再摇,一下子合了起来。

    “你怎么想就是怎么。“纪宁看向他,周安没有停下步子,直走到纪宁的身前,眯着眼:”我该给你也画一幅美人图,子恒兄,然后作面扇面,珍藏起来,子恒兄也是一个美人。“

    拿起合起来的折扇,看到美人,他不想再用手上的折扇了。

    纪宁脸色变了变,不是很好。

    “子恒兄看你的样子,子能够将情况全部看来多想了,别多想,我们是兄弟不是,看兄弟长得这样好,我不免心痒,你是知道的,我就是开玩笑,不过说真的,子恒兄如玉如兰,真是翩翩公子,玉树兰芝,要不是我喜欢女人,男人嘛,走,子恒兄我们进去慢慢说。”

    周安手放到纪宁的肩上,暧昧的摸了一下,盯着纪宁。

    纪宁不动,也盯着周安,他需要周安,需要周安帮忙,只能忍一下。

    要是以前他可能就推开了,不会和周安说话。

    周安笑容深了点,眼中更是闪了闪,他就知道,纪宁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他就说一旦抓住机会,纪宁还不是手到擒来。

    纪宁忍着。

    周安笑容很深。

    周安拉着他往里,纪宁看了一边的侍卫,周安感觉到,让侍卫都下去,不准打扰他和子恒兄。

    他不在意侍卫会怎么想,那是他的人。

    纪宁不能不在意。

    周安知道他的别扭,他太了解纪宁了,让人下去,在他耳边小声的:“他们是我的人。”

    纪宁不喜欢,眉头皱着,别开了头。

    还是忍不住。

    周安不在意,揽着他的肩,一起入了里面。

    纪宁没有再动,睥了一下周安没有再摸他,动手动脚,不过心里不舒服,为了见到瑶儿,他只能再忍。

    周安嘴角一勾。

    “太简陋了。”虽然简单了,很简陋周安看向四周:“这里是临时找到的,怕被人发现看到,让子恒兄落脚,没想到这么差,早知道换个地方,我也是交给下面的人,看来下面该打,子恒兄住在这里,委屈了,要不要换个地方,我让人再找,唯一就是怕被人发现。”

    周安就要叫人来,他知道这里的情况,但在纪宁面前还是要装一装。

    “不用,这里可以,我就住在这里。”

    纪宁遥头,没有让他叫,拒绝了,往一边移了移,想摆脱周安的手,这里安静,想来四叔不会找来,他只要有地方住,四叔找不到,他回来是为了别的,不是住,不想再多事,弄出动静来,惹人注意,他要做的是先去找瑶儿。

    “真的,子恒兄?‘

    周安凝着他,像要看进他的心里,手还是不放,还搂了下:“我还说找个更好的地方,让子恒兄你住得舒服,我也能好好休息。”

    纪宁眉头皱得更紧,再次往一边退,恨不得马上离开:“你不喜欢可以回去。”他后悔留下周安,让周安留下。

    他希望他能走。

    “子恒兄在退什么?”

    周安笑着着呢了出来,纪宁没有再动,看过去:“你说呢,周安。”

    “我不知道。”周安还是搂着,纪宁不想再这样,一下子退到一边,脸我此好的站定:“我要和瑶儿说话。”

    “可以,子恒兄跑到一边做什么,要见顾瑶,等子恒兄休息好,我们一起。”

    周安又上前。

    纪宁皱着眉头再次让到一边:“我不用休息,明天。”

    “好,子恒兄可知道我为你做的,还有去见顾瑶,有多难,这种种子恒兄就这样?明天不行,我需要时间,不要急,不要急。”周安话中带话,玩味的,没有再上前,手上的折扇,敲着手。

    “你可以不去,我一个人去,你说我们是兄弟。”纪宁淡淡的,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瑶儿,听到周安说不要急,要安排他也不能说什么,为了瑶儿好,他再忍。

    周安有点气自己为什么要说兄弟什么。

    “兄弟就该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入眠,你说是吗?”周安还是有说的,快速拉住纪宁,搂过他。

    纪宁一挣没挣动,对上周带笑玩味的视线。

    两人不说话。

    *

    萧菁菁从二嫂三嫂那里出来,路过花园,她和二嫂三嫂为店铺开张时约好一起去店里,陪着锦姐儿玩了玩。

    七巧冬菱跟在后面,还有两个丫鬟和一个婆子。

    萧菁菁手在小腹上,听着风吹过的声音,闻了闻,看着花园不复夏日,她走得不快。

    停了一下,她又走,让丫鬟去找些吃食喂鱼。

    她看到湖中的鱼,湖水有些干枯了,里面的荷叶都枯了。

    丫鬟行了一礼去了,夫人要喂鱼吗?夫人该累了,不管夫人怎么想,她走了。

    萧菁菁看了下,又回头。

    她出来好一阵了,陪着二嫂三嫂说话,之前还陪了婆婆说话,又听了听新大嫂的事,再陪了锦姐儿玩耍,给锦姐儿说故事,累了。

    真的有点累了,她有些气喘吁吁,不由停了下来,看向身后的人。

    她越来越容易累,也爱睡觉。

    “郡主累了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走?”七巧冬菱在丫鬟走后,发现郡主看着湖里,现在转过身来,她们和丫鬟想的一样,婆子丫鬟也抬头。

    “好。”

    萧菁菁看到湖边的桥,还有一边的亭子和大石,她走过去,七巧冬菱上前扶着郡主。

    萧菁菁没有拒绝,由着她们扶着她到了大石处,她没有去亭子,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还以为郡主要去亭子。

    见郡主不走了,面前是大石,猜到郡主想在这里,看了看亭子。

    在她们想来亭子里更好休息,可以取些点心来,郡主可以坐得舒服一点,慢慢休息。

    “不去了。”

    萧菁菁看出她们的想法,扫了不远处的亭子一眼,就在这里休息一样,这块石头就在湖边,

    七巧冬菱丫鬟婆子不再说,郡主喜欢就好,亭子和这里一样,婆子抽出手帕放在石头上,铺就好,请夫人坐下,她们怕郡主不小心,石头并不算太平整。

    怕夫人一不小心伤到小公子了,婆子和丫鬟退到一边,看着夫人,很想夫人身边的丫鬟劝一下,不过看样子不可能,她们摇头,也不好说,夫人喜欢,只要注意也不会。

    萧菁菁坐了下来,七巧冬菱站着,萧菁菁扫过丫鬟婆子担心的视线,知道她们有多担忧。

    她就跟个易碎的娃娃一样,赵嬷嬷也是一天天不停这样不要她做,那样不要的。

    “郡主要不奴婢去取点点心茶水?”七巧冬菱道,丫鬟婆子也开口,萧菁菁:“这里委不错,不用,休息下就回去,还是回去。”

    “是,郡主。”七巧冬菱一听不再说,丫鬟婆子也是。

    萧菁菁感觉身下有点凉,她动了下,盯着湖面还有四周,七巧冬菱几人也看过去。

    “郡主,石头凉。”片刻七巧冬菱想到石头凉。

    萧菁菁站了起来,休息够了,这时,丫鬟回来了,速来了喂鱼的点心,行了一礼,手捧着。

    都年喜新厌旧丫鬟,萧菁菁让丫鬟去喂,她就不去了。

    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闻言,望向郡主,还以为郡主要萧菁菁走了,她们跟上,旁边一条路是往三房的,有人来了,萧菁菁停步,看过去,七巧冬菱等也是,会是三房的?

    再看,看清了,是三房的那位受三老爷宠爱的姨娘,圆润了很多,怎么成了这样?身边跟着丫鬟婆子,牵着那位哥儿。

    回过头来:“郡主,是。”

    萧菁菁也看到,孙姨娘圆润了很多,肚子并不明显,茂哥儿更胖了,蹦跳着过来。

    之前孙姨娘被禁足她很久没有看到。

    七巧等人想到这位姨娘不被老夫人所喜,很少出来。

    那位哥儿也是一样,被三老爷带在身边,养在前院。

    今天怎么出来了,一起,这对母子——这位孙姨娘虽然有了身子,怎么变了这么多,三老爷看到,还能宠爱着?

    “回去。“

    萧菁菁不想再留下来,对着七巧几人道。

    喂鱼的丫鬟也喂完过来了,看了看,向夫人行礼。

    萧菁菁睥了她一眼,带头走,七巧冬菱还有丫鬟婆子跟上去,不远处,孙姨娘带着人牵着茂哥儿过来,她娘家来看她,在老夫人那里,她人带着茂哥儿去见。

    “那不是四夫人吗?”有丫鬟看到,开了口,看到四夫人带着人走了,四夫人,其余的丫鬟婆子也看到:“是四夫人带着人。”

    孙姨娘一看,看见了,她牵着茂哥儿的手一紧。

    四房新夫人?她还是这位新夫人入府的时候见过,后来她就被禁了足,再也没有见过,她年地看,丫鬟婆子也看着四夫人。

    四夫人是没有看到姨娘,还是不想见姨娘?孙姨娘忽然想到打听到的,这位四夫人和夫人关系很好,一定不会待见她还有茂哥儿。

    也握紧茂哥儿的手,她要是上去,四夫人肯定不会高兴,她还是不要去了。

    “姨娘。”丫鬟婆子回过神来,见四夫人要走远了,觉得姨娘该上前请安,四夫人也是郡主,以前的名声早就过去,看看四夫人现在的名声还有日子,便叫了姨娘。

    就是不说这些,姨娘碰到四夫人,就是不是一房的,也要请安的。

    于情于理,才能说得过去。

    珠云更是拉了姨娘,王嬷嬷也是。

    孙姨娘难得出来,她把嬷嬷和珠云都带上了,看着珠云和嬷嬷,她:“四夫人不会喜欢我和茂哥儿的,不是说四夫人和二夫人夫人很好,夫人肯定说了很多我和哥儿很多话,四夫人听了哪会喜欢,我还是不要去了,四夫人走了。”

    “姨娘,这不好,你。”

    珠云还要说。

    王嬷嬷看出姨娘想法,姨娘变了不少,可是心思还是那样,短短时间姨娘一下变成这样,今天要不是娘家来人还不会出来。

    姨娘一有身子就天天吃好的喝好的,夫人那边不管,老爷宠着护着,夫人有什么,老爷还会说,加上老夫人这边也没声息,姨娘胆子又大了起来,只要姨娘不越界,老夫人都不管,不知道老爷和老夫人怎么说的,派了人让姨娘好好养着,姨娘也不喜欢出门,为了身子,转眼就圆润了,不是谁害姨娘,就是自己,她想着大房那位姨娘,那是被人害,可姨娘呢。

    她劝过姨娘,姨娘不听,没有什么好愁的,姨娘觉得老爷是真爱她,老夫人派来的人也天天劝姨娘多养身体。

    姨娘可能是觉得老夫人难得这样。

    再没有以前的风情,老爷都有些冷了,不爱来了,姨娘也不觉得,还以为是有了身子,想安排人服侍老他杀。

    她好不容易才拦下。

    就是哥儿也因为老爷宠着,带来给姨娘,姨娘爱吃的,也让哥儿吃,母子俩一起,都养得——

    哥儿胖得没边了,再这样下去不行了,人又笨了不少。

    没法劝,老爷也不是很高兴,等姨娘见到娘家的人,也许会听。

    她要好好说说。

    “我不去。”

    孙姨娘还是不云,珠云和丫鬟婆子还是看着姨娘,王嬷嬷想完,向她们示意了一下。

    姨娘不去就算了,早点去老夫人那边也好。

    珠云还有丫鬟婆子知道王嬷嬷意思,不再说。

    孙姨娘不高兴,以为她们还要说。

    ”姨娘不去算了,四夫人也走远了。“王嬷嬷道。

    ”那是谁啊?“

    茂哥儿忽然道:”娘,你不喜欢那个人是不是“

    王嬷嬷还有珠云丫鬟好一听看向哥儿,看到哥儿指着四夫人的身影,吓了一跳,拦住哥儿,哥儿怎么能这样说。

    茂哥儿胖胖的脸,手也胖胖的指着,王嬷嬷等赶紧拿下哥儿的手:“哥儿那是你四婶婶,你不能这样。”还要再说什么。

    “我也不喜欢她,娘不喜欢。”茂哥儿又道。

    王嬷嬷等人知道哥儿忘了四夫人,哥儿是见过的,但是,算了,她们也不说,要不是怕四夫人的人听到,她们也不会这样担心。

    孙姨娘没有太在意,看着哥儿:“对。”

    “娘,她们要是欺负你,我打她们。”茂哥儿握起小拳头,一挥,就往前去,昂着胖脸。

    “姨娘。”

    王嬷嬷等一听,看向姨娘。

    “我又没有说错。”孙姨娘还这样说,王嬷嬷了想也不好再说了,四夫人还有四夫人身边的人想来听不到了。

    “但哥儿,可不能打四夫人。”姨娘这里没什么,哥儿不行,哥儿居然说要打四夫人,这不行。

    她们劝着哥儿。

    孙姨娘也不管,王嬷嬷几人好好和哥儿说了,哥儿还是挥着拳头,她们皱着眉头。

    “哥儿也是为了保护我。”孙姨娘拉紧哥儿,茂哥儿点头:“谁也不许欺负姨娘,欺负姨娘,茂哥儿就打她们。”

    王嬷嬷几人看着哥儿一直这样,没有变的样子:“姨娘走吧,还是赶紧带走姨娘和哥儿。”

    可以说老夫人欺负姨娘,哥儿也是这样,除了老爷。

    孙姨娘也不再说,拉着哥儿,一行走了。

    萧菁菁回了竹园,不久后,知道了孙姨娘为什么会带着人走过花园,她去了婆婆那里,因为孙姨娘娘家人来了。

    看她还有茂哥儿,所以。

    七巧冬菱打听到的,丫鬟婆子退出去,赵嬷嬷进来了。

    “郡主回来了,怎么这么久?”

    “嬷嬷,陪了部——”萧菁菁和嬷嬷说。

    *

    明日刚好有空,纪尧准备给菁儿一个惊喜,告诉她,明日他会陪她去,菁儿想来会高兴才对,昨夜听菁儿在他耳边说着,他就想告诉她会找时间陪他。

    “嘶——”一声响。

    纪尧想不到回来的路上,马车前会出现一个女子。

    他掀起马车的车帘。

    一个少女冲了出来,像受到了惊吓冲了过来,直直冲到马车前,撞到了马车,好在马车及时停了下来,不过也吓到了。

    整个人往后一倒,倒在了地上,花容失色,脸色很白,好像伤到了脚。

    还有血。

    纪尧让侍卫去看了。

    过了一会,他听到脚步声。

    ”四爷。“

    ”怎么样了?“纪尧听到声音看出去。

    ”四爷,这个女子脚伤到了。”

    侍卫走过来,到了马车前,问四爷,纪尧听到,看了出去,正好看到一个少女被侍卫扶着,过来了。

    少女很快过来了,行了一礼。

    纪尧看着她,转着玉板指。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