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以为然
    “不知道那我就不去了?”纪尧又道……

    “四爷!”

    婆子脸色变了变再一次道,带着一些急切:“姑娘真的有事要和四爷你说,老奴不知道,但四爷去了就知道。”

    “为什么不去府里?要在这里。”纪尧问看出什么。

    侍卫也看着婆子。

    婆子恭敬的:“姑娘想单独请四爷去。”她知道姑娘是不想老夫人还有四夫人知道,因为老夫人不帮姑娘,四夫人不愿四爷纳妾。

    其实她知道姑娘想做什么,姑娘瞒着不少人,也就她还有两人知道,老夫人后来送到姑娘身边的人都不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目的,四爷会去吗?应该会吧,姑娘都是悄悄准备的。

    “不想让人知道?想说什么?单独见我?”

    纪尧挑了一下眉头,不以为然。

    “是,四爷。”

    婆子不敢多说,四爷似乎想到了,她再不敢说话了,怕四爷发现什么,低下头,可又怕四爷不去,她很柔盾,抬头又低头。

    侍卫收回视线,发现了。

    “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纪尧再问,淡淡的,意思很明白。

    “姑娘说随四爷的便,四爷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婆子道心头一松,四爷要去了是吗,姑娘主要是怕四爷不去。

    “好。”

    纪尧看向她,他就是想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拦他,为什么要让他去,而不是直接说,点了一下头,转起手上的玉板反映,像是在思索,又像是没有,平静的。

    婆子一时弄不懂四爷的想法,是什么,她望着四爷,欲要开口问。

    侍卫听出来了。

    “我知道了。”纪尧又道。

    “四爷是?”婆子忍不住问了出来,侍卫盯着婆子,婆子感觉到一股压力,知道是她开口让四爷身边的人不满,她还要再说什么,神情更恭敬。

    这处地方很安静,没有什么人,她们来就是选的这处,不让人看到,发现。

    纪尧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我会去,不过不是现在,等空了。”

    婆子更紧张。

    “不知道四爷能不能定一个日子。”婆子虽然恭敬担心,觉出了侍卫的压力,还是追问道,主要是姑娘,不想等太久,有些急,她也不能不急,说让四爷挑日子不过是说说,也是想让四爷去,实际上,很急,她急,姑娘急。

    这样的急切,侍卫目光又锐利不少。

    纪尧审视着她,他眼中一们。

    “主要是老奴好和姑娘说,姑娘好等着四爷。“婆子还是道,说着解释,只要定了一个日子,姑娘那里她也好交待了。

    不然姑娘说不定会怎么,她顶着侍卫的视线,四爷的审视,四爷希望没看出来。

    “这几日吧,空了就去。”纪尧说。

    婆子彻底放下心,一听到四爷答应,她不再说什么,心头一松,松了下来,恭敬的磕头行礼。

    哪怕没有确定是哪一日,她不能再问下去,四爷说这几日,一定不会变,她回去和姑娘说好,准备着就是。

    想来不久,四爷是言出必行的。

    姑娘知道定会高兴。

    纪尧不说话,还是转着手上的玉板指,侍卫示意婆子,婆子不再停留,她行完礼起身,转身离开。

    退了下去,侍卫跟着,纪尧看到,放下马车布帘,让马车继续回府,马车外另外的侍卫听到。

    马车不久再次动了起来,往前驶去。

    婆子也回到她坐的马车上,马车旁边没有跟什么人,马车也很普通,只有马夫陪她来,知道的人不能多,望着前面,婆子向侍卫点了一下头,坐稳,看到侍卫回去,回到四爷的马车旁。

    四爷身边的侍卫都是不凡的。

    她看到马爷坐的马车快速的驶了过来,和马夫说了一声,退到一边,退避开来,让开路,不能挡着,让四爷过去,她们是谁,怎么能挡在这里,挡住四爷的路。

    她们只是一仆人,之前是她要找四爷。

    不一会,眼看着四爷坐着的马车离开,她收回视线,要赶紧回府,姑娘还等着她呢,另一边也有马车来,婆子看到,心里倒是不担心。

    她见过四爷,也和四爷说了,有人来看到也没什么,她如今在马车里,过来的马车她看了眼,就没有再看。

    “回府。”

    她对着马夫,马夫应了是一声,马车往一个方向去。

    没有多久,马车停了,婆子感觉到马车停下,知道是到了,问了马夫,得知回了府,她马上掀开马车布帘一看,是在后门,点点头。

    马夫也打开了马车的门,下了马车,等着婆子出来。

    婆子放下手,不再看,从马车门走了下去,和马夫交待了一声,走了进去,从后门里,后门有人,守门的婆子看着,她和她们说了一句。

    “我去办事了。”只是一句,守门的婆子不敢多说,大夫人身边的,哪是她们能招惹的,听了,就让开了,虽然看不习惯大夫人身边的婆子,觉得太嚣张了。

    和大夫人一样,她们想着大夫人在府里的种种,还有为大老爷纳妾。

    大夫人看不起她们这些婆子丫鬟的,除了身边的人,反正大夫人就是那样霸道,生不出来,也不让别人生,让大房都没子嗣了,还管着这管着那,整天管着老爷,一不顺眼就打杀人,只是大夫人是纪家姑娘,也就这样,纪家不倒,大夫人永远是大夫人。

    她们不敢得罪,还要奉承。

    两个婆子盯着进去的大夫人身边的婆子,不知道大夫人在想什么,派了身边的人出去,也许有事,也许没事吧。

    没有听说有什么事啊?她们盯着婆子的身影,大夫人身边的这个婆子,要不是有重要的事,不可能出去。

    她们想着,或许是这个婆子自己有事?

    她们实在想不到大夫人有什么事,之前,她们思索着:“大夫人一般淡会让身边的人出府的。”

    “嗯。”两个婆子说着,看不到婆子的身影了。

    婆子从后门回到大房的正房,到了外面,就看到丫鬟等着:“姑娘?”她过去。

    “嬷嬷你回来了就好,夫人问了你了。”丫鬟见到婆子马上说,婆子没再问,点头,就走了进去。

    夫人和她想的一样,等不了,问了丫鬟,丫鬟看嬷嬷进去,退开来,心头不再紧张。

    嬷嬷回来,夫人就不会再生气。

    她不知道夫人还有嬷嬷有何事,只知道夫人很急。

    婆子到了里面,看到了姑娘。

    姑娘站了起来,手一用力,本来将要出口的话一时断了,没有叫出来。

    姑娘啊。

    纪澜一直等着,她身边只有一个丫鬟,是她最看重的,那日见过长公主后,她回来一说,和身边最信任的人说了,又想了想,决定做。

    她照的话长公主说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合适的人。

    和萧菁菁长得差不多,她觉得四弟会喜欢,问了问,又和她说了四弟的爱好,和身边的人商量了,找了嬷嬷去找四弟。

    为防万一,她没有让人回娘家,而是半路拦下四弟,先用了时间打听四弟回府的时间,等在路上。

    这样一来,最保险,她只想让四弟一个人来。

    人派出去了,好半天了。

    等了又等,不知道嬷嬷怎么样,有没有碰到四弟,今天能不能请到四弟,纪澜站起来,丫鬟看着:“夫人,不要着急。”

    她还想劝说什么,夫人太急了,都叫了人进来问了,她觉得不会这么快。

    “怎么能不着急!”

    纪澜猛的道,很不高兴,脸色不好,手更是用力拍了矮桌,啪一声响,上面的茶杯还有茶壶都动了动。

    差点跌落到地上,纪澜手也拍痛了,她收回手,看了手一眼,瞪着丫鬟,摸着手上拍痛的地方。

    居然没有把茶杯拍下去,她很生气,茶杯和茶壶居然还在,她的手呢,她的手都拍红了,还痛,她咬牙切齿,又气又恼又恨。

    丫鬟感觉到,低下头。

    纪澜又看了一眼手上的红,盯着丫鬟,丫鬟没有抬头就知道,砰一声跪在地上,纪澜想到她是自己身边信任的丫鬟,才没有大怒。

    “起来。”

    她要坐下来。

    “夫人。”丫鬟抬头,站起来,小心翼翼,婆子看出姑娘大怒了,她慢慢走过去,回过神来,提起的心一落,叫出了声,打断了姑娘和丫鬟的话:“姑娘。”

    话一落下。

    “嬷嬷你回来了?‘

    纪澜听到声音,马上看过去,很是高兴,几步到了她的面前,婆子跪在地上,行了一礼,磕了头,望着姑娘。

    丫鬟也看着嬷嬷,嬷嬷回来了,夫人应该不会生气了,她跟在夫人的身边。

    婆子看了眼丫鬟,再次看向姑娘:“姑娘,放心。”她说了出来。

    “嬷嬷。”纪澜很高兴,知道了什么,不过:“怎么样?”她还是问起来。

    丫鬟也想知道,隐隐也听出了。

    “姑娘,好了,好了,四爷答应了,老奴见到了四爷,和四爷说了,四爷会来。”婆子说了起来,把见四爷,和四爷说的说出,说的时候有些迟疑不定。

    夫人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虽达成目的,还是有点不好,她一开始也知道,可没办法。这样已经很不容易。

    纪澜听着,丫鬟也是。

    婆子说完:“就是如此,四爷说会来,只是暂时没空,不过,老奴问了,四爷说这几日,会找时间,不会有人知道。”

    丫鬟听后看向夫人,纪澜不是很高兴。

    婆子知道是为什么,和她想的一样,夫人更想四爷现在来,果然。

    丫鬟也看出来了。

    “四弟为什么不是现在来。”

    纪澜最希望的是四弟今天就来,她也准备好了,四弟要是来了,她立刻就可以安排,这样最好,可是四弟没有,要是四弟回府告诉了人,娘要是知道,说不定会让萧菁菁知道。

    她和嬷嬷说过,最好是让四弟今天来,实在不行再,为什么?嬷嬷没有努力吗,她更不高兴。

    “我和你说了,让四弟现在来。”她再次道。

    “姑娘,不是老奴。“婆子觉得都说了,她又着重说了当时的情形,姑娘心思她懂,但姑娘都听到了,也该明白没办法,姑娘为什么还这样。

    丫鬟点着头,夫人想,但是事情不是想就行。

    “哼。“纪澜扫过她们两人,没用,没有就是没用,就算像她们说的,为何不想点办法,她不是不知道,可就是。

    “能让四爷答应,不怀疑,老奴已经很用力了,姑娘,没办法,真的。“婆子又道:”姑娘,四爷答应了就会来,迟几日没什么的,姑娘准备着就是。“

    “夫人,四爷早晚会来的。”丫鬟也劝着夫人。

    “对,姑娘。”婆子再次说。

    “四弟过几日才来,而且你说的,谁知道到时候四弟会不会知道什么。“纪澜跟着着说。

    “不会的,姑娘,没有人说,四爷如何知道。“

    婆子很有信心。

    丫鬟想下,也觉得是。

    “四弟不会猜吗?反正不如现在来好、“纪澜依然道,心中则清楚四弟的性情,四弟不是轻易会来的。

    “就是猜,四爷一时也不会猜到。“婆子还是道,丫鬟脑中想着。

    “那就等着吧。“纪澜忍下满肚子的火气,嬷嬷还有丫鬟是她重用的人,她盯紧她们,嬷嬷说得也没错,等一等,四弟总会来,不用急,四弟也不会太怀疑,就算娘还有萧菁菁知道点她找四弟,四弟回去和娘还有萧菁菁说了,只会猜她有什么事,,连四弟都不知道她找他是为什么,娘还有萧菁菁也不会知道。

    更不可能阻止。

    四弟还是会来,到时候再让四弟动心就是。

    至于娘还有萧菁菁会做什么?她才不怕,娘就是派人来问她,她随便说点也行,一旦四弟动了心,娘也怪示上她了。

    不是吗?她一下子想清楚了,也不懊恼气怒恨了。

    婆子看出姑娘平静下来,不再像方才,脸色好了许多,镇定下来:“姑娘,不要冲动。“想明白就行。

    丫鬟也想说。

    “你们说算有点道理,我就不说你们了,事已到此,我不说了,等几日四弟来的时候,嬷嬷你迎接。“

    纪澜交待起来,还是不悦。

    婆子习惯姑娘的样子,没说佬,擦挖潜一定是,丫鬟跟着应是,纪澜看着她们。

    她要去看下那个女人。

    她看上,并想要送给四弟,四弟可能会看上,动心的女人,她要去告诉那个女人,今天见不到四弟了。

    四弟要过几天来,让她

    “我去看下那女人。“

    “姑娘。”婆子知道姑娘又要教那个少女了,她也不说什么,让丫鬟跟着姑娘去。

    纪澜点头,看了丫鬟,去了。

    婆子也跟在后面。

    外面丫鬟看到夫人出来,行礼,婆子扫了扫四周。

    *

    纪尧也回了府,他下了马车,走进府里,侍卫留下,两个侍卫跟上,纪尧进了门,天还没有黑。

    让人去房,他穿过花园,远远看到了菁儿,他停下步子,笑了笑。

    侍卫都没有再跟,小厮过来,和侍卫打过招呼,到了四爷身边,看到四爷的目光,再看看到夫人和身边的人在花园里,四爷身上穿着官服,四爷想来是在看夫人,夫人在和身边的丫鬟说话,起身过来,要回去了。

    他望着四爷:“四爷。”

    “嗯。”纪尧点头,看向他,小厮行了一礼,恭敬抬头:“夫人在那里,在等四爷,四爷不过去?”他没有看到他媳妇。

    可能是在为夫人备下饭菜,盯着小厨房吧,或者做别的,他刚才本来想去找,就得知四爷回来了,赶紧过来。

    “要。”纪尧开口,淡淡的,和他说了句什么,让小厮去,他凝着菁儿走了过去,小厮听了四爷的话,四爷让他去问侍卫,让他去房,等着,他心中想着,知道有事,还想着,见四爷过去找夫人了,他没有多呆,年地看,转身去了。

    他准备先找侍卫,问下事情。

    到了外面,他看到侍卫,一问,得知四爷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少女,这个少女还——

    听完,他怎么觉得不对劲呢,这些女人。

    他赶紧去了房。

    纪尧一步步走到菁儿的面前,站住了,对着面前不远:“菁儿。”

    萧菁菁带着丫鬟走一走,七巧冬菱说着一些孙姨娘的事,孙姨娘的娘家来,也是求助孙姨娘,好像是家里缺银子,孙姨娘给了不少,有些闹起来。

    她也是顺便等四爷,四爷说今日会早点回来,不知道还要多久,才和七巧冬菱说完,想着,不料就听到四爷的声音。

    是听错了还是?她一抬头,下一刻看见四爷,对上四爷的视线,四爷回来了。

    七巧冬菱等丫鬟婆子也听到,看到,一听郡主的话,再看。

    “四爷。”

    萧菁菁开口,一笑,四爷的眼晴深邃不已,带着笑,温和注视着她,过来了,她也迈步过去,七巧冬菱等跟着,跟上。

    七巧冬菱几人知道郡主出来是等四爷,四爷真的等到了。

    她们向四爷行礼,纪尧步子极大,在菁儿前到了,拉过她的手,握在手中,萧菁菁也握着四爷的手。

    七巧冬菱行了礼,纪尧让她们起来,跟在后面,拉着菁儿转身往回走,两人一起,并肩相偕而回。

    七巧冬菱得到四爷的话,起身,抬头,见四他杀和郡主走了,她们站起来,跟着。

    看着四爷和郡主边走边说话,相偕而行。

    她们在后面听着。

    “回去?“

    “好。”

    “怎么在这里?”

    “我等四爷。“萧菁菁听了四爷的话,纪尧笑了笑,原来菁儿来这是专门等他啊。

    “好,陪我回去更衣,换下官服。”

    他侧过头来,看着菁儿,点了一下她的鼻尖,问道,神色温和宠溺。

    “嗯”萧菁菁望着四爷,望着四爷眼中的笑意还有宠爱,还有四爷身上的官服,穿着官服的四爷更威严了,四爷很适合穿官服。

    让四爷整个人显得更温润成熟,儒雅,岁月真的一点也没有让四爷老去,只让四爷更多了沉稳和内敛还有那种气度。

    多了威严还有持重,以及官威。

    禇色的官服,很衬四爷,四爷又温和的笑着,满目温柔,萧菁菁有些移不开眼,纪尧嘴角上扬。

    他就这样好看,让她这样,菁儿不是看习惯了?就像他看她,不对,他还是会惊艳。

    萧菁菁看到,四爷在笑。

    四爷在笑夜班,笑她?她不再看,移开视线。

    “菁儿的眼晴在发光。“纪尧看到了她的心里,洞悉了她的想法一样,低低的道,压抑着笑声,北冬夏她。

    “四爷,我没有哪里在发光,眼晴怎么会发光。“

    萧菁菁一如既往不承认。

    “不承认没关系。“

    纪尧似乎不打算逼她承认,轻笑着说,笑中带着说不出的意味,让萧菁菁想反驳,别开头。

    “事实就是事实,发光就是发光,我看到了,你无法抵赖。“

    纪尧接着说。

    “我从来没有听过眼晴发光,四爷再说呢,更没有抵赖,四爷乱说。”萧菁菁不承认就是不承认呢,还是说道,纪尧听着:“要不要我让你看一看,眼晴发光是什么样的,到时候你才会承认?”

    萧菁菁知道四爷说到就会做到,一定会让她明白,她摇头,不看,她知道眼晴发光是什么。

    “眼晴发光。”

    纪尧依然说,拉着她的手,凝视着她,不动。

    萧菁菁走了两步,拉着她,还是没有拉动,她回头,一下子被四爷拉了拉,四爷上前,扶了她一把,对上她的目光:“从来没有听说过吗?那就看着我,看着我。”让她看着他。

    萧菁菁看他一眼,不看。

    纪尧一定让她看,眼晴发光注视着,萧菁菁看出来了,四爷在眼晴发光。

    后面的七巧冬菱等丫鬟婆子看着四爷和郡主,看着四爷郡主走在一起,说着话,停下来,对视,她们不知道四爷和郡主在说什么。

    四爷和郡主一起说话的时候,她们都会自觉离得远些,不靠得太近,所以。

    不知道四爷和郡主在做什么。

    只看着,带着好奇。

    “看明白了?“

    纪尧眼晴发光看了菁儿一会,转开头,拉着她,再次往前,萧菁菁看到了,她不说话。

    “看到了就不说话了?“纪尧问。

    “四爷的眼晴发光好奇怪。“

    萧菁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奇怪?怎么奇怪?“纪尧笑回头,盯着她,萧菁菁:“反正奇怪。”

    “那菁儿也奇怪。”

    纪尧马上说。

    “四爷!”萧菁菁不满,纪尧转头一笑,笑出了声来,萧菁菁看着笑着的四爷:“四爷穿着官服的样子很好看,很威严,不同。”

    “又不是没有看到过,也不是第一次看到。”纪尧道,萧菁菁不再说,纪尧也明白,到了竹园。

    进了院子,他回过头来:“就像我看你,菁儿。”拉着她走进去,萧菁菁跟着,纪尧叫了人,叫了身边的小厮,让菁儿等着,他去换下官服,没有让菁儿帮他换。

    菁儿肚子大了起来,有他的儿子,不方便,他也不要她费精神,不想再让她跟着去,让她坐着休息。

    他带着小厮去净房。

    让丫鬟婆子服侍菁儿,萧菁菁坐着,让赵嬷嬷去泡壶茶来,还有点心什么的,她腿有些酸。

    赵嬷嬷让人去泡茶,站在郡主身边,问了七巧冬菱,还有跟着郡主去的人,四爷和防一起回来,四爷走了,她忽然发现了郡主的动作,见郡主俯身手按着腿,知道郡主累了:“郡主是不是腿酸了?”

    或许是走路多了,郡主腿酸了,最近郡主累不得,也找了太医问,她也想到以前经过的。

    郡主总是说没事,也不让她们和四爷说,总是不在意,她只好让人帮郡主解轻痛苦,打算在太医来时再问。

    再找时间和四爷说。

    “有点,没事。“萧菁菁按了两下,站得多了,走得多了,容易酸软,她按了按好多了,就没有再按,赵嬷嬷可不觉得真没事,蹲下身也伸出手,帮着郡主按了下,看着郡主的神情,萧菁菁收回手,也让嬷嬷起来。

    赵术起来是起来了,但眼晴睥了下七巧冬菱,怪罪,不高兴,七巧冬菱看到,知道郡主不舒服,她们低头。

    赵嬷嬷觉得她们没照成好郡主,她们,赵嬷嬷没再怪她们让刚进来的香草过来给郡主按。

    又让人去问下紫嫣还有秋雨。

    香草得了令,蹲下身体,放下东西,在赵嬷嬷示意还有提醒下,为郡主按着,赵嬷嬷又让七巧也去,萧菁菁阻止了赵嬷嬷怪罪。

    七巧冬菱早就想为郡主按,也蹲下了身子,伸出手,赵嬷嬷让她们按另一只,轮流着来。

    萧菁菁看着,不再拒绝。

    赵嬷嬷眼见着,抬头,站起,站在郡主身边:“郡主,让她们多按按吧,再用热水烫一下,要好受点。”

    “按一按就好很多。”

    萧菁菁摇头。

    赵嬷嬷还是叫了人,去端点热水来,为郡主烫了一下脚,服侍着郡主,又倒了刚沏好的茶给郡主。

    让郡主喝点,解渴还有舒心。

    萧菁菁喝了,腿不再酸软,她没有再让人烫和按。

    赵嬷嬷看郡主好了,就不再勉强。

    水端下去,刚收掇好。

    纪尧过来,赵嬷嬷带着人一起四爷行礼问安,四爷沐浴后换了便服,褐色的便服,发丝微湿,束着,带着沐浴后的气息,走来,嘴角微笑,所有人都也能股东和,纪尧点头后,让她们都下去,他陪着菁儿说话,让她们一会再来。

    小厮早就退下,赵嬷嬷一听,点头,看着四爷和郡主,扫过身后的丫鬟,带着她们一起下去了。

    萧菁菁看着四爷,睥了下嬷嬷等,纪尧走到她身边拉了她起来,一起走到一边的榻边,一起坐下,看着她。

    “四爷。”

    萧菁菁坐好,转头望向四爷,闻到四爷身上沐浴后的气息,看着四爷微湿的发,怎么没有擦干,还有四爷身上的便服,四爷气质温儒,带着岁月留下的淡淡痕迹,纪尧嘴角含笑:“还在看。”

    “四爷,还有些湿。”

    萧菁菁对着他,手摸向四爷的头发,真的还有一点湿,没有完全干,她手又摸了下,才收回来。

    “没事,想早点过来陪你,刚才过来听说你腿酸?让丫鬟按过烫过?”纪尧笑摇头,一只手抓住她摸过他发的手,握在手中,两只手一起,握着,凝着她,随即问起来,看向她的腿部。

    想要摸一摸,是什么样的让菁儿痛。

    过来时听到,就问了,知道菁儿的腿酸痛,他担心,也心疼。

    再一问才知道菁儿最近都有些,总是累了,不止是胸闷,气短,觉得不舒服,身体沉重了,容易酸痛。

    曾经听太医说过,他记着,但是一忙起来,又忘了,没有注意,他不是一个好相公,没有照顾好菁儿。

    他都没好好陪她,让她每天一个人,要找个时间陪下,在菁儿生产前再多找点时间,他要快点把要办的事办了。

    纪尧下了决心。

    “好了,四爷,就是站久了。”萧菁菁不想四爷担心,看着四爷,脚往后动了动,不想四爷看。

    纪尧没有听,还是盯着她,萧菁菁对着四爷的视线,不知为什么觉得四爷都知道了,她。

    她想了想,想到可能是四爷听到,就问了,赵嬷嬷早想说,她张了张嘴,纪尧没再看她,俯下身去,松开抓着她的手,伸出了一只手,落到她的腿上。

    萧菁菁又一退。

    “四爷。”

    “菁儿。”

    纪尧抬头看向她,萧菁菁摇头:“不要看,四爷,真的好了,丫鬟按过就好了,没什么可看的,四爷我们还是说下别的吧。”

    “不行,菁儿,我要看。“萧菁菁还要再退,别开,不让四爷接触她的腿,再看,纪尧一把抓住了她的腿,低头,俯身,不让她动,看了她的腿,揭起她的裙子。

    萧菁菁不敢再用力,不敢弯下去阻止,她有了身子,只能看着。

    四爷要看就看吧。

    后来她想着,纪尧看到了她的腿。

    他撩起她的裙摆,一点一点,终于看到她的腿,她的腿上没有什么,不过她相信丫鬟说的,之前很酸痛。

    她用手按着,按了两下,萧菁菁凝视着四爷,知道四爷不可能看到什么,这也是她会让四爷看的原因。

    “四爷,该没有什么?”她想让四爷不再看,起来。

    “是没有什么。”

    纪尧开了口,头也没有抬,萧菁菁再要说什么,感受到四爷在按着她的腿,两边的腿。

    她不由自主一僵。

    “这里酸是不是?”纪尧一边按一边问,没有再说别的,手下的力道放得不轻不重,稍轻,主要是怕菁儿不舒服,按痛了菁儿,虽然按要有些重,有些痛才好,他看着菁儿白皙如玉般有着光泽的腿,感觉着她身体僵住,就像是按在玉上面,他抬起了头,望向菁儿,小心的按着,修长有力的手一点一点。

    一边一按,两只腿一起,不约而同的。

    “四爷。”

    萧菁菁出不了声,她的腿被四爷按得很舒服,酸酸软软的,只能和四爷对视着,四爷眼中都是无力的心疼,她再也不想阻止,就让四爷按吧。

    这样四爷才会安心,放心。

    纪尧觉得菁儿在受罪,在替他受罪,要不是他要儿子,菁儿有了,不会受这些罪,以后他要多给菁儿按一下,不用丫鬟,他亲自来。

    他来为菁儿解轻难受。

    萧菁菁看出了四爷的想法,从四爷的眼晴里,她完全看明白了四爷想要说的,还有四爷的所思所想。

    “菁儿,为夫给你按。”纪尧依然按着,按得很轻,又加重了一点:“菁儿觉得轻了还是重了?”

    “四爷,很好。”萧菁菁开了口。

    “那是轻了还是重了?”纪尧完全蹲在菁儿的身边,一点点试着各种力道,争取让菁儿最为舒服。

    “这样就很好,四爷。”

    萧菁菁看着四爷这样,心中都是四爷,纪尧知道她很好,没有再问,他按了好一会,萧菁菁觉得够了,拉了他起来。

    “四爷,好了,你起来,四爷我很好了。”

    “好。”纪尧也没有再按,起来了,他看着她,摸了摸好的脸,告诉她,他的心中所想,萧菁菁早就看出来。

    “明天不是你们那个店铺开张,我和你一起去。”纪尧和菁儿说了想法,看菁儿的表情好像洞悉了,他笑笑,又说了一件。

    萧菁菁眼晴睁大。

    “高兴?”纪尧笑容加深,问她,萧菁菁点头。

    *

    待到菁儿睡了,纪尧起身,走了出去,,菁儿在他的怀里,和他说着话就睡了。

    他还有事要问一下,叫了人,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在,她们望着四爷,四爷还要去哪?郡主呢?望着里面。

    纪尧告诉了她们,菁儿睡了,让她们守着,他去房,然后去了。

    赵嬷嬷几人行了礼,守在外面。

    郡主睡了,也好。

    多半是和四爷一起睡过去了,她们守着。

    纪尧到了房。

    小厮早等着,看到四爷,行礼。

    纪尧盯着他。

    小厮:“四爷,那个少女并没有什么问题,查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是被她的哥哥嫂嫂卖了,因为长得好,然后要被抓,她就逃了出来,没想到。”把查到打听到的告诉四爷,都是和少女说的差不多。

    那两个贼眉鼠眼的人也说了,小厮把后来发生的事告诉四爷,他也是从侍卫那里知道,侍卫都和他说了。

    纪尧听了。

    他皱了一下眉头,应该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算了,他不在意,想了一下,又问了问。

    “少女不走,要留下来。”小厮又说,看着四爷:“说是怕哥哥嫂嫂要抓她,要见四爷,要跟着四爷,愿意以后服侍四爷,自卖自身。”

    “不走?”纪尧挑眉,自卖自身还有跟着他,服侍他,他不需要,她不过一个普通的女子。

    “是,四爷。“

    小厮回答。

    纪尧没有再说,坐了下来。

    “四爷,那个少女要不要留下来,她好像认定了,硬是不离开,反正就是要见四爷,找各种借口,说是四爷撞伤她,她要养好伤。”小厮再道。

    “那就养好伤。”纪尧不以为然。

    “知道见不到四爷,就要卖身进府。”小厮跟着说。

    “让人处理了吧,想自卖自身就能进府,她想太多了。”纪尧不以为然。

    *

    第二天,店铺开张。

    京城不少人都听说了,在这两天,有人发传单,传单上写了,是一家成衣店,会有优惠活动什么的,不少人都得到了传单,看到了,知道。

    还有人宣传,这些是叶蓁的手段。

    纪尧和萧菁菁一起出了府,还有二嫂三嫂,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