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各种质问
    娘,娘也决定去。

    “真不知道你怎么说动娘的。“

    纪尧拉着菁儿,看着菁儿,不远处要上马车的娘,菁儿真是,娘竟然也要去,他微微一笑。

    “娘也想看看不行。“萧菁菁也看了看婆婆望向四爷,是她和二嫂三嫂和娘说的,二嫂三嫂想让婆婆去,她也想,婆婆被说动了。

    想凑个热闹,好久没凑过热闹了。

    “行,为夫没有说不行。“纪尧笑容加深,宠溺的道。

    “那四爷说什么。“

    萧菁菁反问。

    “好,为夫不说了。“纪尧笑过开口,萧菁菁不看他。

    纪尧拉过她:“上马车了,这边。“搬过她的脸,让她看,别走错了,往后面一点去。

    萧菁菁回头。

    纪尧笑过放开手。

    柳氏郑氏笑着,看过四弟和四弟妹,她们带了人,也上了马车,锦姐儿还有朝哥儿也一起,两个都小,其他的都大了,锦姐儿想去四弟妹那里,柳氏没有让,让她和朝哥儿一起,让四弟和四弟妹单独坐着说说话。

    纪老夫人坐在前面的马车里,最早上马车,坐好后,她掀起马车的布帘,在几个儿媳妇的说动下,也打算去看看,看向马车外面,点了点头。

    发现都上了马车,没有再看,放下马车布帘,张嬷嬷陪着,她陪着老夫人一起,一起去。

    去看看几位夫人还有叶姑娘弄的店等,她很好奇,听说了一些。

    纪老夫人更是要去看看几个媳妇和叶丫头弄的店铺哪样了。

    她听说了不少,就是没有亲眼看过,想去看看,反正没事,大家一起,听说吴老太婆也要去,她和老四媳妇几个商量了,干脆再请几个老家伙。

    一起,算是为店铺骤人气,也可以叫衣楼,叶丫头取了名叫衣香丽影什么的,奇怪的名字,还有更奇怪的,叶丫头好像请了什么导购什么的,专门找了,专门培训,之前发传单,宣传。

    不知道从哪里找的,好像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妇人什么的。

    店开张就在店里卖成衣。

    这些她都不是太懂,只知道叶丫头想让生意好起来,这是她的手段,手段不少,都是用在开张这天的,那些找的导购几个媳妇据说看守。

    都说不错。

    还有店的样子,里面的成衣等,都是几个媳妇设计的,还有叶丫头,吴家几个丫头,今天开张,店是几人媳妇一起弄的,不能太冷清了。

    “老夫人,不知道是什么样。”

    张嬷嬷想的是听说的,叶姑娘要弄什么开业大酬宾,要让人表演节目,后来改成舞龙。

    叶姑娘想法太多。

    “看着吧。”纪老夫人说。

    柳氏郑氏则是充满期待,还有一点紧张,该做的宣传什么都做了,还做了邀请卡,请了各家,请的导够也不错,锦姐儿看着:“娘。”

    “锦姐儿,娘很期待。”柳氏听到锦姐儿的声音,拉着她的手,对着她,锦姐儿一脸懵懂。

    郑氏想着自己设计的成衣。

    马车很快动了起来,往前驶去,叶丫头说发了传单,等一开门,开张,店铺会有很多人。

    收到邀请的几家也动了身,决定去看下,纪家还有吴家一起派人,还是可以看看的。

    京城收到传单的,也有一些人准备去店铺。

    没有接到邀请,和纪家吴家交情一般的,也有知道的,都问了问,昨天到今天,有传言,纪太傅路遇一个少女。

    少女撞到纪太傅的马车上,不知道说了什么,好像是少女脚受了伤,纪太傅派了人送去找大夫,少女想跟着纪太傅,纪太傅后来不知道收下少女没有。

    据说少女很是美丽多姿。

    是个美人,听说是被哥哥嫂嫂所卖了,逃跑的时候碰到纪太傅的马车的,被纪太傅的侍卫带走一直没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入了纪家,有人觉得英俊美人,说不得是一段佳话。

    纪太傅想来会怜香惜玉,少女又那么惹人怜惜,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以前也有这样的事,纪太傅和这个少女的相遇就是美人落难,英雄救美。

    就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了,菁华郡主也反对不了,纪太傅要是真留下少女,菁华郡主和纪太傅不是恩爱有加吗。

    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下去,几家等着看。

    菁华郡主不知道听到这些没有,要是听到不知道?要是没有,总会听到,今天说不定就会听到。

    外面知道的不多,主要是几家人。

    *

    仁和堂后院,少女脚上敷药了,包着,她起来了,站了起来,慢慢扶着走到门口,想要出去,她看着外面,想找侍卫,她要话要说,忽然一个侍卫走了进来。

    ”你,你站住,你过来,我正要找你们,我有话要说。“少女马上就叫,不顾脚受伤,走了过去,一瘸一拐的走着,她知道侍卫在外面,她要找侍卫。

    侍卫听到声音,停下步子,看向她:“你要说什么?”

    “我找你有事。“少女大声的,走到了侍卫的面前,仰着头,望着侍卫:”你来是找我,来看我的,是不是你家主子——“她激动高兴的。

    侍卫不动,看着她摇头:“不是。“

    “不是。“少女很失望。

    侍卫不再说话。

    “我要出去,还有。“少女更失望了,望着侍卫开口道,把她要说的说出来,她知道今天菁华郡主还有叶家一起开的成衣楼也是店铺要开张,她要去看下,对着侍卫。

    她要去看看,不能在这里。

    “你不能出去。“侍卫摇头。

    “为什么?你来不是带我出去吗?那你来干什么,让我在这里?还是要送我回去,我不回去,我要出去,难道让我一直在这里,我不要在这里,我要见你家主子,我要去找你家主子,还有我说的话你和你家主子说了没有,我不想回去了,也没有地方去,我要去你主子身边服侍你家主子,要是可以我就自卖自身,只要能服侍你家主子。“少女又胡搅蛮缠起来。

    “这是不可能的。”

    侍卫:“主子身边有人服侍,并不缺人,你没有可能服侍主子,你还是安份呆在这里,我记得是你自己要留下来的,没有人留你,你不是说你的脚受了伤,要在这里养伤,等养好了就可以走了!要是你实在想走,现在也可能送你回去。”

    “你,我说了我不走!”

    少女一听急了,想起来这些人要她走,是她留下来,她才不要走,昨天侍卫送她来后,找了大夫人看了她的脚伤,给她敷了药,就要送她回付出,她要见他们主子,他们不许,只让她在这,要不就送她回去。

    她当然不想回去,只能选择留在这里,至少还有可能,回去彻底没可能了,要是能去纪府最好,为了能去纪府,她旁打侧击在他们审问她的时候,装作真的被哥哥嫂嫂卖了的美丽少女卖了的少女无意中撞上一位贵人,然后被贵人送去医治,自怜自身知道贵人身份,不愿回去被卖了,想要自卖自身,只要能跟着贵人的少女一样。

    她觉得应该骗过了。

    两个侍卫看她的目光带着怜惜,她知道没有看错,就算纪太傅没有动容,他身边的人,送她的两个侍卫动容了就好,没有再说送她回去,让她留在这里,她等着,可是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

    两个侍卫不在了,换了眼前这个新侍卫,对她很冷,和那两个侍卫不一样。

    要是昨天那两个,不会这样对她,为什么会换掉,为什么?她又气又恼,她看着侍卫,难道又要她再对这个侍卫做什么?

    那两个侍卫不在,是不是纪太傅发现了什么,她有点怕,必竟纪太傅不是一般人,她担心害怕,同时对自己有自信。

    “是你自己说要走的。”

    侍卫平静的,他和另一个侍卫过来,奉了命令,替代昨天两个,看着这个少女,他们知道是四爷不满了,发现了什么,他知道那两个侍卫为什么,他们不能再那样,少女养好伤后,就要处理了。

    “我只是想出去看一看。”少女不由的,看着侍卫的表情,还是这么的冷,没有一点动心,她不美吗,她这么美,这个侍卫看不到?

    “那就让我们送你回去。”侍卫说。

    少女急了,再顾不上别的,摇头,不回去:“我不要,我要等着,等着见你家主子,脚伤好了也不走,我一定要服侍你家主子,我说了要卖掉自己,我要报答救命之恩,昨天我的脚撞伤,但是你家主子也救了我,免于被那两个人抓回去,一旦回去我就会死得很惨。”

    “主子不需要,我说过了。”侍卫开口:“主子让我们在你好好后,处置你。“

    ”不,我不相信,你们主子不会这样对我的,我,不会的,我不相信。我听说今天是菁华郡主店开张的日子,我要去看下!”

    少女望着侍卫:”我知道你家主子是纪家的四爷,纪太傅,我猜的。”话没有说完,她不敢再说了。

    ”你怎么知道?”侍卫变了脸色,上前一步,伸出手抓住少女的手,难道没有查清楚,这个女人真的有问题?他心中想着,逼视着她,想看出什么。

    “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我是听这里的人说的,无意中听到。”少女知道自己太生气了,没有注意,说漏了嘴,心中一紧,对上侍卫的目光,知道不好,侍卫抓住了她的手,抓得很紧,像是要把她的手掰断一样,她忍着痛,脸很白,恨的同时恼,竟然这样对她,她不过就是大意了,慌忙说。

    她要蒙混过去,她要让他不再怀疑,她装出一般的少女遇以这样的事该有的表情,慌乱,怕,脸白,挣扎着,不知所措。

    “真的,我听一个来看病的人说的,说今天是菁华郡主还有叶家一起的店开张的日子,遇到你家主子的时候,我听旁边的人提到纪家马车,猜的,我也不能肯定你家主子就是,但。“

    ”这样?“

    侍卫脸色还是不好,盯紧少女。

    “是。”少女点头,随后,脸色一变,昂着头:“你以为是什么?我只是聪明,会察言观色,才会发现,猜到,方才就是试探,没想到你会这样,我这样才能服侍好你家主子。“她开始恶人先告状。

    ”不管是不是,我会让人去查。“

    侍卫道。

    少女心揪紧,不过她也有万全之策,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昨天的两个侍卫呢。”她不想再和这个侍卫说,昂着头看着侍卫身扣,左看右看,看下周围,没有看到。

    “被主子召回去了,让我和另一个来。”

    侍卫还是看着她。

    “为什么?”少女一脸不明白:“为什么不让他们两个在这里,我更喜欢他们。”她望进侍卫眼里。

    “你喜欢没有用,主子觉得他们太心软,因为几句话,一张脸就心软。”侍卫回答。

    少女心一沉,脸色不好。

    ”你还是进去吧。“侍卫又道。他要让人查下这个女人。

    少女不甘心。

    *

    ”菁姐姐。“到了店铺外面,萧菁菁看到叶蓁还有外祖母几位表妹几位舅母,以及靖康侯老太君还有贺侧妃几位庶妹。

    另几家被邀请的还没有到。

    “应该过一会才会到。“叶蓁说,她看着她的店,萧菁菁点头,另几家不会太迟,都答应会来。

    还有,她扫了一眼四周。

    “快看,快看。“叶蓁忽然叫道,萧菁菁看过去。

    成衣楼,她们的衣香丽影打开了门,就在这时,不等再说什么,劈里啪啦一阵响后,鞭炮声响起,开张了,正式开张了。

    有人走出来,是穿着奇怪制服的妇人,笑意融融的说了开业致词,本来该主子说的,主子不能抛头露面,让她来说,她看着门外的人,不知道几位主子在不在,开业致词主要都是开业酬宾还有一些欢迎进店选购的话,没有说太久是叶蓁写的,她融合了现代时的开业致词还有话经过修改写出来的,门外有不少人,还停了好几辆马车,客人主要是马车里的,围观的只是凑热闹,都指着里面指指点点,议论着,还有出来的人,听着,听完,一个个更是议论纷纷。

    萧菁菁一群人远远看着,隐隐能听到围观的人说:“真不错,很奇怪,但看得虽然奇怪,却不一样,进去看看?“看到第一眼觉得奇怪,看多了,竟觉得很好。

    和她们刚开始看到的时候一样,再看就不会觉得了,里面摆放的成衣很美,而且虽致,和平时的不同,款式独特,摆放得更是奇怪又好看,出来致词的人没有看到主子们,她进去了,坐在马车里的人有下了马车进去的。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菁姐姐看到了吗?有马车里的人进去,一会一定更多,嘿嘿,到时候我们就能赚很多银子,生意越来越好。“叶蓁开口,发的宣传单还有宣传都是向各家,一般的人能买得起的很少,萧菁菁点头,她看到了:”蓁妹妹你成功了。“

    ”我就说我会成功。“叶蓁更高兴,就要跳起来,被萧菁菁拉住,她才没有,还是高兴。

    真正的成功在关店后才知道,萧菁菁又和叶蓁一起继续看着,叶蓁很有自信。

    店里人早招齐了,也训练过,叶蓁一手包办,安排好了,送宣传单,到处宣传的都是她们,她们不用担心,想来现在在里面,招呼顾客,她们不必马上去,不用抛头露面,叶蓁还挑了一个带头的,就是刚才出来的,负责管理,是里面反应最快的,穿着统一的制服。

    还派了人守在店外面,没有叫人发觉,主要防止会有人破坏。

    “我说得没错吧,你看看,菁姐姐,这些人亲自训练,训练了好几日,又让她们练习着。”

    叶蓁又得意的说,还是望着里面。

    “蓁妹妹很厉害,一切都是蓁妹妹,我们大家都是沾个光,还有就是出了一点力,几乎都靠蓁妹妹,全是蓁妹妹主意。”

    萧菁菁笑着,看向她。

    “菁姐姐说什么,我也是想实现一下梦想,我说的大家都没反对,是对我的信任,我知道不会让你们失望。”叶蓁开心的,摇了一下她的手,两人碰面后就坐在一辆马车里,叶蓁专门让人请了菁姐姐,和纪四叔说了,通融一下。

    “没有失望,不然你问二嫂三嫂还有——”萧菁菁看向马车外面,二嫂三嫂等,叶蓁笑容加深。

    “走吧。”萧菁菁开口。

    “菁姐姐要去纪四叔那里了?菁姐姐和我一起吧,我们进去看看吧,

    叶蓁格外的兴奋,高兴,就要进去,拉着她,要下马车。

    “现在不能进去,蓁妹妹,我们去对面的酒楼,看着,那里能看清,等一等再进去,等几家来了,休息了,一起挤进去,怕人太多。”

    萧菁菁拦住了她,不让她下去,她们掀着马车布帘,要是没人还可以进去凑下人气,还是不要露面,让太多人看到,等邀请的几家来了再说。

    “我想进去看一下。“

    叶蓁摇头,她不觉得进酒楼好,她想亲眼去看,看看里面她安排的人如何,还有顾客的喜好评论,她要亲耳听。

    她一说,马车外面,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马上看过来,欲言有止,想说什么,叶蓁没有看到。

    萧菁菁看到了,知道她们也不想让叶蓁进去,不想让叶蓁再抛头露面,之前就算了,尤其是今日开张,人多,不少人来了,说不定有认识的,她劝着:“你进去做什么,蓁妹妹,还是和我们一起。“

    萧菁菁看着门外的人,人那么多,要是她们从正门进去,不一定进得去,而且会被发现。

    “菁姐姐我们进去看看吧。“叶蓁还在说,摇着菁姐姐的手,试图让菁姐姐同意,就能一起进去。

    萧菁菁还是摇头,阻止她,要她跟着她们。

    叶蓁知道不行了:“让她们去酒楼,菁姐姐和我一起吧,我们去看下,菁姐姐不去看下怎么放心?“她反问菁姐姐,眼晴一转,想到什么,她也想去凑热闹。

    萧菁菁看着她。

    叶蓁依然摇着菁姐姐,菁姐姐为什么不说话,只注视着她,菁姐姐一定不放心她,一定会答应的,萧菁菁发觉叶蓁的奶嬷嬷丫鬟更紧张了。

    她也想进去看,但人实在是太多,她要劝叶蓁:“不行,蓁妹妹,和我们一起吧。“

    叶蓁张了一下嘴。

    “姑娘,一会再去吧。“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开了口,萧菁菁点头,虽然没有说话。

    叶蓁对上嬷嬷的目光,还有菁姐姐的,无奈了,她不愿放弃。

    最后她想到了,在菁姐姐还有嬷嬷的视线下。

    “菁姐姐你们要去酒楼就去吧,我要进去看下,不然不放心,让我去吧,你们去酒楼看。”叶蓁道。

    说完就要去,要下马车,萧菁菁看着她下了马车,想叫住她,没有来得及,太快了。

    “我去了。”只听到她的声音。

    “姑娘啊。”然后是叶蓁的奶嬷嬷的还有丫鬟的,跟上去了,急切的,她们也没想到姑娘说去就去,都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姑娘走远了,她们追到姑娘,要去阻止,要去劝姑娘,姑娘怎么就走了。

    真的去了,去抛头露面,还是在这个时候,姑娘一点也不为自己想想,谁像姑娘,菁华郡主吴家姑娘,安郡王府姑娘,都没去。

    菁华郡主都劝了,姑娘也不听,姑娘为何这样任性妄为,永远那样,她们挨声叹气,远远追上,叶蓁还知道避着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萧菁菁望着,下了马车,扫了衣香丽影门口。

    七巧冬菱过来,围着她:“郡主。”

    有人看过来。

    “嗯。”萧菁菁感觉到视线,不想多呆,如果不想被围观,还是从后面进,她派了人告诉叶蓁,衣香丽影里面说一声,要进就从后门进。

    让七巧去,七巧应了声,追上去,她看到叶姑娘走的。

    萧菁菁知道现在进去也是看着,店里进了人了,她和婆婆还有二嫂三嫂,外祖母说声,先去休息,看一看。

    大家都等着,刚刚看到叶蓁下了马车,进去了,问起来,知道叶蓁进去了,要去盯着,怎么劝也没用,这个叶丫头,她倒是,都无奈,又觉叶丫头认真负责,不过于名声就不利了,她们担心叶丫头的名声。

    只是叶丫头去都去了,没办法了,只能希望叶丫头身边的人追上,也劝回来,她们也派了人去。

    知道萧菁菁让她们去酒楼休息,同时看着,大家点头同意了,都一致觉得等下进去较好。

    店只有那么大。

    没必要一起进去,叶蓁进去够了,其实都没必要,人找好了的,想来是没问题的。

    要找麻烦,也不会今天,多半会先看下。

    必竟叶丫头弄出的这个成衣店太另类,太不一样,令人觉得奇怪,想多看看,看清楚,没有看好怎么好做什么。

    就是她们听过也对这样奇怪的店一开始不能拿定主意。

    当然有人进去盯着也更好,看得更仔细,更能看出店里的情况,此时的情形,特别有客人进去,叶蓁的主意最多,她进去是最好的。

    几人转念一想。

    靖康侯老太君,非常无语,蓁丫头真是,她都没有注意到就跑进去了,她只顾着和吴老太婆说话了。

    一回首,蓁丫头不顾名声进去了,发现都看向她,她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了下身边的婆子。

    婆子得了老夫人的示意,知道老夫人让她去,看看如何,拦着姑娘,景世子好在不在,也知道姑娘开店。

    靖康侯老太君决定和吴老太婆等去酒楼。

    衣香丽影的对面的酒楼,被她们包了下来,萧菁菁让婆婆还有一行,先去酒楼休息一下,坐着。

    大家一起过去。

    所有人点了头,往酒楼去,萧菁菁回到自己和四爷的马车,纪尧看向她,萧菁菁看着四爷。

    纪尧一笑,拉住她的手:“为夫远远看了,很好,你们这家衣香丽影的店非常不错。”

    “四爷。”

    萧菁菁不由开口,四爷之前和她一起来看过,现在,四爷又说不错,之前四爷也说过不错。

    她心里不再紧张了,四爷的话让她更有信心,她不是不担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外面来了不少人,店里也有人进去,叶妹妹去了。

    “紧张?不必,会很好的。“纪尧安慰着她,凝着她的脸,伸出手摸了一下,抱在怀里,抱着,他掀起马车的布帘,仔细的打量过,店里还有店外。

    萧菁菁抬头。

    夫妻俩对视。

    马车到了酒楼,停了下来,酒楼下面有人等着,萧菁菁感觉到,掀起马车布帘,一看,叫了人去,和酒楼里的人说,酒楼里的人见到人来了,马上恭敬迎来。

    两边说了话,酒楼的人再次上前,萧菁菁没有让他们再行礼,一行人进了酒楼。

    上了酒楼二楼,进了几间房间,各自坐下,酒楼的人进来问过,知道要什么后,恭敬的上了茶水还有点心。

    各色蔬果,还有招牌点心。

    “请各位贵人慢用,小的告退。“小二还有酒楼的掌柜都来了,掌柜开口,恭敬说完,都不敢抬头,怕冲撞了贵人们,小命不保,他们这样的贱命不值钱,是比不上贵人们的,他更是告诫了小二,不许乱看,乱瞄,乱抬头,没有他的话人,丰田车不能不能做,只能端着点心茶水,小二低着头,不敢动。

    “好。“

    纪老夫人扫了他们一眼,让他们去,没有多说什么,一个酒楼的掌柜,没有什么背景,不值得她关注,就是有北景也不值得,掌柜的带着小二听到纪老夫人的话,退下去,不过他们小心的退出门后,关上门,没有下去,而是去了旁边的房间,敲了门,恭敬等着,让小二下去端茶水和点心,一间一间招待还有上茶水和点心。

    等到都送好了,才带着人恭敬退下去。

    不再上来。

    几间房间都有点心茶水,都坐了不少人,从二楼打开的窗户,看向对面的衣香丽景,这家酒楼并没有开太久,不大,有些小,也不出名,在京城更是没有什么名声。

    生意也不好,来的人不多。

    今天日算是沾了光,来了不少贵人,贵人们还包了酒楼。

    让酒楼的掌柜诚惶诚恐小心的应对,好在这些贵人很好说话,他们不再那么怕,退下去,松了口气。

    贵人说还有人来。

    他们要在门口等着,等着更多的贵人来这里,他们这酒楼算有福了,有过贵人来,肯定有人知道,那么酒楼生意会好几分,都想来沾下贵人的光,当初开的时候还真没想到,就知道对面开要开成衣店。

    这条街最多的就是金店还有首饰的铺子,酒楼很少,成衣店也没有多少,只有小小的店,不知怎么就开了一家,还生意很好,来了贵人,他家老板也不知道怎么看中了这里。

    掌柜的想着,看到小二没有站直,打了他一下,小二一看过来,站直了。

    “守着,看着,有没有贵人来。“掌柜开口,小二应了是,掌柜还要去后面看下。

    小二点了头,掌柜去了,走前又交待了。

    萧菁菁所有人在房间里,边喝着茶水边用着点心,望向对面店中进去的人,穿着统一制服的人在接待着顾客,对面又来了几辆马车。

    马车里在有人下来,进去。

    不久,用完了茶水还有点心,有人出来,萧菁菁主外祖母婆婆说了下,决定派个人进店里问一下,从后门。

    她们在这里,只能看,听不到。

    “好,派个人去问下也行,心里踏实,一个丫鬟,也不会引起什么,也能知道清楚。”

    纪老夫人笑道。

    吴老夫人也点头,旁边房间知道也都觉得该让个人去了。

    萧菁菁让七巧去,七巧行了一礼,点了头,得了郡主的命令,她退了出去,到了外面,下了酒楼,她往对面去。

    酒楼二楼,都盯着下面,待到看到七巧的身影,都一一点了头,看着七巧到了对面,绕到后面,进去了。

    之后便看不到,她们还是看着。

    没有看到熟悉的人,这时她们看到两辆马车过来,是认识的,有熟悉的人来了,不是邀请的,应该是接到传单,来的。

    没一会,又有一家认识的人来,她们邀请的还没有来。

    七巧进了门,看到了人,她没有进到店里,站在门口,导购很忙,她上前,找了站在一边没有忙的导购,看了眼,让导购过来,她没有看到叶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去了上面,她望了眼,好像有声音,还有人在问什么,叶姑娘身边的人也没看到,她打算向导购打听叶姑娘在哪里。

    导购看到七巧,看到七巧是从后门过来,走了过来,问了她的身份,隐隐熟悉,好像看过,等到七巧的了身份,知道她的身份,知道是主子身边的人:“不知道姑娘来?”

    “我来找叶姑娘,叶姑娘来了是不是?郡主想知道怎么样?”

    七巧问道。

    “叶姑娘不知道在哪里?可不可以叫一声叶姑娘。”

    “主子在上面,还有掌柜也在上面。”导购回答,听到是另一位主子要找主子她开口,她们在来这里前过得很惨,没有一个是好的,都是被发卖的奴婢还有被夫家休弃的不要的,生了病被卖了的,都是过不下付出,只有等死的,或者磨日子,主子找上她们,不知道主子怎么找上她们的,后来她们问过,主子说都是女人,想帮她们,她们问主子不怕被人知道,不来店里,叶主子说不怕,她会有办法,趺主子是她们见过最有主意的,最有办法的,最不一样的。

    她们很尊敬几位主子,来了才过上好日子,能有吃的,吃旬饱,穿得暖,不再像当初,虽然不是太久,主子还开导她们,让她们放开心胸,只有这样,她们才能过上好日子,她们一些最初还是放不开,叶主子一天天开导她们,慢慢好们好了,她们被主子训练。

    叶主子教她们事情。

    教她们如何生存,还有该做什么。

    一样一样,都是新奇奇怪的想法,她们闻所未闻,曾以为叶主子异想天开,渐渐相信了叶主子。

    何况不止叶主子一样人。

    还有几位主子,都是高高在上的贵人。

    都不是她们这样的。

    都比叶主子还要身份贵重,都相信叶主子,她们有什么不能相信的。

    今天开张,原以为主子们不会进来,叶主子来了,其余的主子也在,在对面,她们知道。

    主子们都关心着。

    “这些成衣真是怪,穿上去不知道好不好看,怎么买?”这时,上面有人在问。

    七巧听到了,导购也听到,都望上去。

    上面有人在质问,不止一个人,都是对成衣店,还有名字叫衣香丽影的的质疑还有好奇。

    开始的时候,来的人感兴起的人好奇的人进来,都是观察,看这家店,这家叫衣香丽影的成衣店,慢慢的看各色摆放好的成衣,都是没有见过的款式,还有颜色,以及上面的新式肚兜还有让她们觉得怪异,又喜欢,忍不住觉得美丽独特的襦裙,摆放也奇怪。

    还有模特,进来的人最初不懂,听了导购的话才明白,就是导购也是才明白的,反正这家店有太多奇怪的名字称呼,令她们应接不暇,眼晴都不够看,装潢也不同,什么沙发,还有透明的玻璃,还有橱窗,展示柜,柜台,还有旋转的楼梯,二楼精致的肚兜,新式的,她们想都想不到,奇形怪状又惹人好奇的肚兜,一样一样用去了她们不用时间。

    光看,泊欣涡,看仔细,没有多余的心思。

    去想去朱墨。

    也没有人说什么,大我是奇怪的声音,还有左右张望的目光,太过新奇了。

    待到新奇过去,看完了,有人问起价格。

    怎么买,这家店是怎么卖的,是不是和别的成衣店一样,要是一样,可看着怪,要是不一样,那?

    有人问,导购便回答了,掌柜一直在观察,也解释起来,叶蓁来的时候刚好是掌柜解释的时候。

    她看着所有人,等到进来的听完了掌柜的解释,一个个都开始多想,想着,便有了质问。

    知道成衣就是摆放在橱窗还有模特身上的,全部都在这里,不过只摆放了一个码,大家要是看中了,喜欢可以试下,有专门的试衣间,不会有外人看到。

    可以让身边的人守着。

    保证不会让人看见,各款的成衣有大有小,分为大中小码,肚兜也是一样,还有别的东西,都是这样,看自己胖瘦,都可以试,当然肚兜不能试,那是贴身穿的东西,只能买来就穿。

    不过可以让导购贴身量一下,有专门的布尺,是店里专门做的,可以标准的量出来。

    挑出适合自己的新式肚兜,那种两个碗一样的东西。

    看到的都觉得怎么穿得上身,太奇怪了,也有想试下的,从未见过这样的肚兜,还有款式和大小。

    这真是。

    成衣试好了,就可以买下来,上面标了价格。

    根本不同的质地价格不同,还有款式,款式都不会太多,一个款式一个码还有一个色只有三件。

    卖完就没有了,要是不合适,还可以定做。

    不喜欢也可以定做,但是价格要昂贵一点,针对不同的人。

    店里每一季都会出新款,会有新的发布会,到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定下来。

    要是喜欢方便,可以直接买,不喜欢,挑剔一点的就自己定下来就是了。

    但听到的人还是觉得成衣要试,那还干净吗,这个试过那个试,谁买,定做还差不多,可和她们平时做的衣裙不是一样吗。

    除了有新的款式,这些新的款式怪怪的。

    “别人试过的,我不会买。”

    “对,还有那什么肚兜,贴身的衣物,都是自己做。”虽然这家店很不同,成衣还有肚兜也是,修缮得奇怪,新奇,可这样卖成衣,她们不会买。

    叶蓁听着质疑,她走上前,没有让掌柜说,她解释起来,掌柜看到主子来了,退到主子身后,导购也是。

    叶蓁向人解释着。

    七巧和导购担心。

    *

    回到酒楼,七巧告诉了郡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