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 难得亲密
    “公主殿下,不要这样。”驸马听出她话中的情绪,沉着的道,长公主哼了声,不以为然。

    “不这样怎么样?”长公主不想多说,冷冷的。

    “公主殿下。”驸马还是道,长公主知道驸马是觉得她在埋怨皇弟,算了,她不再想不再说。

    “娘,你和爹一定要去南边,那京城?”卫烨冷静的道。

    “谁知道。”长公主也想不出来。

    驸马开了口,对着长公主:“我们回南边也好。”

    “爹。”卫烨转过头来,爹想好了吗。

    长公主脸黑了,驸马是什么意思,拖她的后退是不是:“什么叫回南边也好。”她就是不想回,找驸马想办法,留下来的。

    “皇上的话,公主殿下也说了君无戏言。”驸马说,简单的说了一遍,很简单,卫烨明白了爹的想法。

    “本公主不走。”长公主还是倔强的,她才不要走。

    “最多可以让皇上缓一下,回南边了,我知道一切打算白打算了,不过也不全是。”驸马说了什么。

    长公主依然黑着脸,卫烨知道爹说的是对的。

    *

    纪府,此时夜色深了,床榻上,床帐放了下来,的床帐围在四周,纪尧抱着菁儿,把她抱在怀里,摸着她的脸,小声的说着话,床边有灯点着。

    他带着笑:“菁儿。”暖暖的唤着菁儿两个字。

    “四爷。”萧菁菁望着他,耳边是四爷的呼吸还有心跳,身上的气息,整个人被包围着,一切都是四爷的。

    抬头看到的也是四爷的脸还有眼晴,眼中的她。

    “菁儿,长公主那么关心为夫,菁儿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你说,该怎么办,说来也是为夫没有妾,菁儿的错。”

    纪尧说到这里,一笑,拉着她的手放到他的身上,让她摸:“菁儿动一下,长公主觉得为夫没有妾,没有别的女人,只有菁儿一个,就算菁儿有身子也一样,为夫也只陪菁儿睡,吃亏了,所以为了菁儿好,为了为夫才做那些事,菁儿不喜欢,该想下怎么做,让人不再关心为夫,让为夫人满足一下。”

    萧菁菁感觉着自己的手,还有四爷的目光,没有说话。

    “菁儿。”

    纪尧不满足,低低的在菁儿的耳边说话,按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在她的小腹上移动,安抚,听着她的呼吸。

    “四爷想怎么办。”

    萧菁菁听出了四爷的意思,低头,又抬头,放在四爷身上的手还是不动。

    “想怎么样,不是为夫想,是菁儿做与不做,怎么做。”

    纪尧低低的,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四爷,我有身子。”

    萧菁菁道,动了一下身休,想离开四爷的怀抱,到一边,让四爷冷静一下,四爷为什么想这想那,这还是第一次,四爷之前虽也有想她,不过都只是抱着她,陪她还有她们的孩子说话,四爷突然这样。

    “为夫知道。”

    纪尧说,轻轻的笑。

    “那四爷不怕。”萧菁菁不满的问,纪尧温和的笑着,凑到她的耳边,再次:“可以用别的方法,就看菁儿愿意吗,要不要帮为夫。”

    “四爷。”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之前还和平时一样。

    从四爷回京,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她也想四爷的。

    “何必大惊小怪,菁儿,是为夫太压抑,让菁儿都不知道,菁儿稳了,为夫问过太医。”

    纪尧说。

    “四爷,我!”

    萧菁菁都不知道。

    “菁儿,愿意用别的方法吗?为夫可是等着你,只等着你。”纪尧亲了一下她的耳边,不等她说,抬头道:“要吗,菁儿。”

    “四爷你为什么这样?”萧菁菁想问清楚,四爷怎么突然的变了,她想四爷,也想和四爷亲热,只是有身子,加上四爷一直护着她,再想也只是亲她抱她的,她也习惯了,以为四爷不想,四爷让她奇怪。

    “因为长公主太关心为夫了,好像怕为夫过得不好,菁儿该展现一下,让为夫满意,也叫人无话可说不是,有了菁儿,为夫哪里还想别人,还有就是,为夫早就想,只是问过太医,让缓一缓,过一阵子,这不。”纪尧没有瞒菁儿,在她的脸上轻轻一亲说着。

    萧菁菁:“四爷没有和我说。”

    她没料到四爷和她想的不一样。

    早找了太医,还问清了,不动声色而已,弄得她误会了,四爷太闷了。

    她有时还觉得自己想,是不是不对。

    四爷都没有。

    “怕吓到你,菁儿,那时候你不稳,为夫就忍了,菁儿呢,不想我,难道一点也不想?为夫这中间也想过,要是菁儿忍不住了找我,怎么办,我要不要——”纪尧意味深长问着。

    “四爷,我。”萧菁菁想说不想,现在四爷才是吓到她。

    “菁儿。”纪尧一下子亲在她的脖子上:“想不想。”

    萧菁菁身体一软,点了点头,对上四爷的视线,两人四目相对,亲在一起,纪尧告诉她,她该怎么做。

    萧菁菁不知道怎么可以不伤到自己,纪尧和她说着,是他问过太医的。

    两人窃窃私语。

    没有太久。

    纪尧又亲着她,萧菁菁的手被四爷抓着,她照着四爷说的做,四爷也用问太医的方法来回应。

    两人一起。

    虽然和平时不同,只能浅尝一下,不过总比什么也不做强,总是亲热了。

    他们非常注意,小心,萧菁菁到了最后,意识到一件事,是她方才没有意识到的,只顾心跳了。

    那就是四爷问太医,太医不就知道,四爷怎么好意思。

    她都不好意思,太医会怎么想,太医一定会笑话吧,一想到,也许有人知道,她就不好意思,四爷真是问得出来,想不到四爷会这样。

    她对四爷另眼相看。

    她是永远也问不出口的,四爷!

    “太医知道有什么,为夫问的时候是旁敲侧击,且是找的相熟的,不会有别的人知道,太医也会觉得正常,为夫是正常人,菁儿也是,太医了解,不会有什么。”

    纪尧在睡的时候,可能知道她在意什么,抱紧她。

    “那是四爷想的。”

    萧菁菁说。

    谁说正常,不正常才对,一般有了身子都是分开睡,可以纳妾,女人一个人养着身体她和四爷才不正常,四爷一问,谁不知道:“我不想见太医了。”

    “有为夫,怕什么。”

    纪尧理直气壮:“菁儿老是说这样的话,太保守。”

    “四爷。”萧菁菁一个字也不想说。

    “菁儿我们好不容易亲密了一下,是夫妻呀,怎么能不理为夫,来,我们抱着睡,菁儿,也是想的不是。”

    “不。”萧菁菁别开头。

    纪尧还是亲向她的脸,萧菁菁也不由回过头来,亲了下四爷,就像四爷说的,夫妻生活,不用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只要注意就行了。

    纪尧抱了抱菁儿,想到烛光还没有吹灭,刚才都是点着的,能清楚看到彼此的一切,还有脸。

    更好,不过要睡了,还是要吹掉,一般菁儿害羞都是灭了灯的,很少点着,这镒菁儿也是想,加上没有反应过来吧。

    他没有提醒,起身,掀起床帐,吹熄了灯,萧菁菁才想到,不过也坦然,她好像看到了四爷全身。

    灯熄灭,四爷回来,又揽过她。

    她靠在四爷的怀里,闭上眼,听着四爷的呼吸,纪尧:“菁儿,这次是为夫太想,没有伤到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为夫。”事后没有不担心的。

    “没有,四爷,很轻没有伤到。”萧菁菁也一笑,四爷担心了,不过四爷非常温柔,没事。

    “为夫偶尔才会想,放心,不会伤到你,以后更注意。”纪尧又说。

    萧菁菁颔首,发现四爷看不到,说了一声,纪尧:“睡吧。”

    两人一起睡了。

    萧菁菁很安心,纪尧觉得舒心,闻着菁儿身上的馨香,抱着妻儿,亲密过了,以后时不时可以来一下。

    *

    第二天,晚上,周安找到了空,带着很少的人去见了纪宁,一路很小心。

    终于到了。

    纪宁不会不在吧,他没有下马车,先让侍卫去看下,要是在就下去,不在就回去。

    下次再来。

    只是他可没时间多来几次,一是忙,二是怕被人看到。

    纪宁要是以后知道顾瑶的事,也不要怪他,他是想说的,知道纪宁在,他下了马车,摇着折扇进去了。

    纪宁没想到周安又来了。

    “你来?”

    “子恒兄是才回来还是又出去了,我来有事说。”周安走向他,侍卫都没有进来,只有两人。

    纪宁不动。

    周安看着纪宁的样子,像是出去回来,又像是要出去。

    留下的人来不及问。

    “子恒兄要是出去,我就说一件事,要是回来,那么。”周安折扇一收。

    纪宁:“你去过秦王府没有。”

    他这两天打听秦王府的事,去过外面。

    “子恒兄是问顾才女,想来一直担心,不会去过吧,没有人发现,我来就是要和你说,顾才女现在的情况,顾才女的命可能不保了。”

    周安说了。

    “瑶儿怎么了?”

    纪宁上前一步。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