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 改变心意
    “你皇舅舅这次很有决断。”太后又说。

    “娘听说用鞭子抽了很多人,外祖母,爹和哥哥都劝不住娘。”宝珠郡主把头靠在太后的肩上,看着外祖母。

    “就让她抽吧,这样要是让她好过一点的话,别死人就好,就是死了——外祖母也能解决了。”太后不是草菅人命的,不过有时候不得不。

    “娘不该乱抽人。”

    宝珠郡主觉得娘不该乱抽人。

    “你自己不要像你娘就行,不用说。”太后拍了外孙女靠过来的脸。

    “静安姐姐嘉和姐姐都安慰我,还有皇舅舅也派人送了东西给我,太子表哥,秦王表哥也是,好像怕我伤心,娘和爹走了,我是会想,但外祖母和我说过,这样娘和爹就不能插手什么,我也不怕。”

    宝珠郡主笑了笑,提起精神。

    “乖,你太子表哥秦王表哥送来的你就收着,还有你皇舅舅,想明白最乖了。”

    外祖母也笑了,拉着她的手,转过身来。

    宝珠郡主也抬头。

    “太后娘娘,静安县主还有嘉和郡主以及大公主二公主也来了。”

    没有多久,一个宫人进来,在门口,跪下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望着太后娘娘还有宝珠郡主。

    “又来了?”

    太后一笑,侧过头凝着宝珠。

    “外祖母。”宝珠郡主拉着外祖母,看着门口的宫人。

    太后也盯着,让宫人下去,叫嘉和还有静安大公主二公主一起进来,大公主二公主难得来。

    来得要少得多,一般都在各自的宫里,还是近段日子才来,和宝珠混在一起。

    别被宝珠这丫头带得不听话就好。

    “是,太后娘娘。”宫人退了下去,太后又拍了一下宝珠郡主,让她过来坐好,有人来了,看她这个样子,像什么。

    “还不快点过来,还在做什么,想让人看到?”

    太后一笑。

    “外祖母,我就是喜欢靠着你。”宝珠郡主也知道,放开了抓着外祖母的手,走了过来,到了外祖母的面前,坐在一边,依然望着外祖母,靠着外祖母。

    “坐着,小心嘉和她们觉得你离不开外祖母。”

    太后摇头,失笑。

    “本来就离不开外祖母。”宝珠郡主笑容多了几分,太后不理会她,宫人出去又进来。

    带着嘉和还有静安大公主二公主。

    宫人跪在地上。

    她们一进来,就行礼,身后带了人。

    太后坐着,受了她们的礼,发现她们身后的宫人手上捧着什么,眼中一闪,大概知道怎么了,受完她们的礼,叫了她们起来。

    也叫了宫人起来,太后没有多呆,让她们自己说话。

    她站起来。

    嘉和郡主几人带着宫人站起,看着太后和宝珠,听了外祖母的话,宝珠郡主向外祖母点头。

    太后走了,带着人。

    宝珠郡主和嘉和郡主几人一起送走外祖母,说话。

    大公主二公主都挑了心爱的东西来送给宝珠郡主,宝珠郡主很喜欢。

    太后出了殿,到了外面,停下步子,她身后跟着的宫人见状,恭敬的望着太后娘娘,太后回过身来。

    “你过来。”

    太后指着一个宫人,是她的大宫人,大宫人凝着太后娘娘,走上前来,行礼,抬头。

    别的宫人都看着。

    “再靠近一点。”

    太后开口。

    “是,太后娘娘。”大宫人再走近一步,跪行着,太后低头看她,衡量了一下距离,觉得差不多了,没有再开口。

    太后小声的和她说了什么,说完,抬起头来,大宫人也抬头。

    “你去吧,去和容姐儿说一声,知道怎么说吧,把哀家这句话告诉她。”太后接着道,让她去。

    容姐儿一直闹不行,这个样子,该认清现实。

    之前她心烦,加之还没到时候。

    如今走到这一步,容姐儿多半闹就会闹出不可收拾的事来,怕她弄出不可收拾的事来,她琢磨着。

    决定现在让宫人去告诉容姐儿。

    她要是听进去,就行了,她倒是有些把握,事关容姐儿,她会想清楚。

    “是,太后娘娘,就这样说吗?”宫人听到了太后娘娘的意思,问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要她去长公主府,见长公主殿下,告诉长公主殿下一句话。

    太后娘娘觉得这句话能让长公主殿下改变,愿意回南边?

    “对,就是这样。”

    太后不耐的。

    “奴婢知道了。”大宫人行了礼,低下头,太后不再说,一边的宫人不知道太后说的是什么?

    太后往前走,宫人们跟上。

    大宫人没有,跪在地上,送走了太后娘娘,她才站起身来,扫了四周,转向出宫的方向,她要赶紧出宫,去长公主殿下的府里。

    大宫人很快,掏出腰牌,出了宫,到了宫外,她找到一个方向,去了。

    长公主府。

    大宫人到了,她找了门房,长公主府的门房看到来的宫人,脸色一变,得知了大宫人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他们也认出来了,不敢怠慢,知道大宫人来是奉太后娘娘的命令找长公主殿下,他们可不敢拦。

    各府来的都被他们拦下了。

    来过的各府夫人回去都提起长公主府的情况,有更多的想法,仍然有各府的夫人过来,想见长公主殿下。

    这也是太后让人来的原因,不想让事态再扩展。

    “太后娘娘有话要和长公主殿下说。”大宫人又道。

    “请稍等,我让人通知长公主殿下一声。”长公主府的门房,闻言,立刻道,大宫人没有说什么。

    门房安排了人进去通报给长公主殿下还有驸马世子爷。

    长公主脾气暴躁易怒,驸马这两天没有去哪里,陪着长公主殿下。

    卫烨也是。

    又有宫人被鞭子抽了,爬在地上,磕着头,长公主殿下扶着一个宫人的手,扶了一会,觉得不方便,推开宫人,一个人站着。

    宫人被长公主殿下一推,倒向一边,她扶着站起来,看向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又抽了一下宫人。

    宫人爬在地上,皮开肉绽的。

    都看得不忍,脸色发白,不敢再说,一下想到长公主殿下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的感觉。

    一个个胆颤心惊,一个字也不敢说,就怕长公主蓼下又瞄上她们。

    “公主殿下,臣来看你,你又抽宫人?”伴着外面的请安声还有说话声脚步声,门帘一掀,忽然驸马的声音响起,驸马和世子从外面进来。

    背对着门。

    宫人们都看过去。

    长公主脸色更不好,哼了下,手中的鞭子没有松开。

    驸马走近,看着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娘,不要。”卫烨也是,开了口,长公主这一次,丢开了手中的鞭子,宫人们都松口气。

    长公主脸色难看,让宫人把她丢掉的鞭子捡起来,放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再用。

    宫人心头一紧,长公主身边的宫人蹲下身体,捡了长公主殿下丢下的鞭子。

    卫烨看在眼里,想说什么,驸马:“公主殿下,臣陪你走一走?”

    “本公主不走。”

    长公主直接道,驸马没有生气,还是站着,卫烨没说话,长公主把手伸向烨哥儿:“扶娘坐下。”

    卫烨扶着娘坐了下来,驸马跟在后面,长公主坐下,他也在一边坐下。

    卫烨松开手,坐在另一边。

    “下去,滚下去。”长公主扫到地上的宫人,不管是被她抽得皮开肉绽的还是什么,让她们都下去,滚开。

    再示意身边的,找个大夫进府,看一下,别死在府里,还有让太多人知道,到时候又说她残虐什么的。

    宫人们胆颤心惊的退了下去。

    长公主不屑。

    就在这时,退下去的宫人进来了一个,走到门口,掀着门帘,门帘在晃动,她跪在门口,磕了一个头:“长公主殿下,驸马爷,世子爷,宫里来人了,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人。”

    “太后娘娘。”驸马听了,卫烨没开口。

    “母后还有什么要说?”

    长公主不高兴的,也不以为然,没有放在心里。

    宫人张了一下嘴。

    “公主殿下。”驸马看在眼里,转头,对着长公主殿下,卫烨不动。

    “母后派了谁来,有什么事?”长公主听了驸马的放在,哼了声,问跪在门口的宫人,沉着声音,母后说不定派人来来骂她。

    驸马急什么。

    “不知道太后娘娘有什么事。”驸马也问,卫烨看着。

    “太后娘娘派了身边的宫人,要见长公主殿下,有话和长公主殿下说。”宫人回答。

    “那就叫她来,还说什么说。”长公主闻言,不耐烦。

    驸马不再说什么,卫烨等着。

    宫人望了长公主殿下不悦的神情,退下去,半晌,宫人回来,后面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大宫人。

    进来后,先行了礼,长公主也不叫起就问,驸马叫了起,卫烨盯着大宫人。

    先进来的宫人起身,转过身。

    大宫人慢慢站起来:“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有一句话要私下和公主殿下说。”看了下驸马爷还有世子爷。

    意思很明白。

    “有什么不能说的。”

    长公主不在意,也不想明白。

    “公主蓼下,太后娘娘既然有话,臣告退。”

    驸马觉得他们该退下,叫了烨哥儿,还有宫人一声,让他们跟他一起下去。

    大宫人看到驸马还有世子爷的动作。

    长公主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要私下说的。

    不过也没有开口。

    驸马几人向大宫人点了头,退下去。

    门帘再次晃动。

    “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母后让你带何话,之前来不说。”长公主不知道母后还有什么话和她说。

    前几次为何不说,如今没有人了吧。

    “长公主殿下。”

    大宫人道:“太后娘娘说——”

    谁也不知道大宫人和长公主殿下说了什么,长公主殿下不再闹了,愿意回南边。

    也派了人入宫。

    说明了态度,有各府的夫人来,也不再挡在外面。

    都不知道长公主殿下怎么变了态度,一问,长公主殿下和驸马真的要去南边。

    也有知道宫里有过人去长公主府。

    *

    熙和帝知道母后派人和皇姐说了什么,没有过问,只要皇姐愿意去南边。

    周安找了人去找纪宁。

    纪宁果然没有出他的所料,坐不住,失去了踪影。

    他不用查就能想到。

    不过是几天没有找纪宁。

    “公子,纪公子是在秦王府外面失踪的。”侍卫开口。

    “那不用说了,肯定是被秦王殿下抓住,发现了,关了起来,死了没有不独特,他该高兴。”

    周安闻言,笑着。

    “殿下,秦王府里也没有动静。”

    侍卫道。

    “说不定不在秦王府里了,被关在别的地方,或者死了埋了,顾瑶也是,打听一下是不是真死了,要是真死,本公子也不用再找了。”

    周安漫不经心的。

    侍卫不说话。

    ------题外话------

    才想起来上个月忘了况换请假条,明明可以申请全勤一千二,忘了,我的一千二,不见了,望天,上个月我的努力……。想掐死自己。

    这个月努力多更,啊啊啊啊。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