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 没人宣扬
    “哦?”纪尧听罢,原来是这样:“随菁儿开心。”

    萧菁菁不再别开头了。

    “菁儿你没事吧?”纪尧而后问起她的肚子,也看着,萧菁菁当然没有事,很好,她摇头,回道:“没有事。”

    纪尧:“嗯,明天我也没事,回府再忙也可以,你想去就去。”他还是看着。

    萧菁菁谢了四爷,纪尧不让她谢,让她亲他,萧菁菁闭上眼,纪尧不让她这样,让她睁开。

    萧菁菁睁开眼,对着四爷笑着的嘴,亲了上去。

    纪尧笑着:“就是这样,菁儿不要闭眼。”

    萧菁菁一直睁着眼,纪尧一把搂紧菁儿,反过来夺过主导权,菁儿亲得太慢了。

    他狠狠的亲着菁儿,在她的唇上肆意着,萧菁菁昂着头,过了一会,觉得很累,而且头晕,躁热,唇上有些木木的,还有不舒服,四爷还在亲着她,双手抱着她,她手放到肚子上。

    纪尧再是想亲,还是有分寸的,知道菁儿有身子,怕她呼吸不过来,呼吸不畅还有不舒服,在感觉到菁儿的挣扎后放缓了下来,尤其是还喝了酒,怕熏到她了。

    发现她的手放到肚子上后,也放了一只手上去。

    “四爷,你是不是喝了很多酒?”都这样了,一开始她还没有多想,现在不得不多想。

    亲到后来,萧菁菁觉得呼吸不了,全是酒味,不舒服,推了一把四爷,四爷放开她,笑着,眼中有她,低下头,她不禁问起来。

    “嗯。”

    纪尧有点累了,只嗯了声,往后一退,在菁儿一用力就让开了。

    萧菁菁凝着他的表情。

    “菁儿,看为夫做什么,为夫是喝了不少。”纪尧捉到她的眼神,笑起来反问她,他抓着她的手,放到嘴边亲着:“本来不想喝太多,怕熏到你,后来还是喝多了,你呢。”

    “我没有喝多少,只有一点,还是最不醉人的米酒,难怪四爷这个样子。”

    萧菁菁接着说。

    “什么样子?”纪尧好奇的问。

    “脸红还有口中都是酒味,还有像是醉了。”萧菁菁一样一样的数着,说着,纪尧听了握着她的手放到她唇上,笑看着她:“我没有,很好,只是。”

    “只是不像平时。”萧菁菁看出来了,喝了酒的人都是这样,除了像她这样的。

    纪尧眼中带笑又亲了她的手,眼里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喝了酒就会比较放松,再加上心爱的人在面前,不免就想揉着,亲着。

    萧菁菁:“……”

    “菁儿。”纪尧又道。

    *

    过了片刻,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进来,行了一礼,厨房来的人也是,厨房那边送来了热水还有醒酒汤,赵嬷嬷走上前来:“郡主,四爷。”挥手让端着醒酒汤的人上前。

    热水直接放到净房了,丫鬟婆子去了。

    郡主和四爷身上都有了味道,都喝了酒,该洗一洗,她一去厨房就得知厨房已经准备好了。

    老夫人还有舅老爷还有舅夫人都派了人去厨房,先紧着她们这一边。

    她推辞了一下,周嬷嬷过来,让她带着厨房的人过来,看到七巧冬菱站在门外,问了问,得知四爷和郡主在一起,她望着四爷和郡主。

    七巧冬菱不动,赵嬷嬷还要开口。

    萧菁菁看向四爷,纪尧笑着,赵嬷嬷让人递上醒酒汤,让人再往前一点,眼看着四爷接过醒酒汤喝了,一口喝完,把碗放到丫鬟手上,又拿起一碗递到郡主唇边,不是醒酒汤,郡主没喝多久又有身子,哪能喝醒酒汤,醒酒汤主要是为四爷。

    她看着四爷手上的汤水。

    郡主只要喝点汤水,补一补,是老夫人令人做的,清亮透底,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好像是鸡汤,汤很香,又清又香,她们都闻到了,再沐浴更衣,去下酒味,小心点就行。

    不像四爷一样,看到四爷的动作,她将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望着。

    七巧冬菱也是,丫鬟端着醒酒汤的空碗后退了一下,她们都闻到汤的清香。

    “菁儿。”喝了醒酒汤,纪尧带着笑,端着另一碗放到菁儿嘴边,低低的叫了一声:“喝吧,是汤水。”

    他同样闻到香味,相信菁儿也闻到了。

    萧菁菁伸出手,很清亮,不油腻,没有让她反胃不想喝,是她喜欢的味道,她记得外祖母问过她一些,知道她对太油的反胃,应该是外祖母咐咐的厨房,她也想喝汤了,不再想,和四爷四目相对,她手放到四爷端着的碗上,想说自己喝,自己来就可以,不用四爷。

    纪尧没有让她动手也没有等她说话:“为夫喂你。”这样的汤水。

    萧菁菁又觉得四爷醉了,赵嬷嬷还有七巧她们都在,都在看,四爷都喝了醒酒汤了。

    纪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没醉,菁儿。”菁儿难道忘了他一直是这样对她的?

    有人又有什么关系,他谁也没看。

    萧菁菁不再说话,也不再看任何人,就看有人看,又如何,四爷一直是这样,她不再看四爷,喝起汤水来,汤水还有醒酒汤因为外面冷,不可以这样光着端来。

    汤水是用密封好的食盒提来的,提来后,不久前倒到准备好的碗里,送过来,醒酒汤也是,食盒被放到一边,丫鬟婆子一会会带下去。

    纪尧喂着,很小心,萧菁菁闭着眼,她喝了一大碗,就不想喝了,有些涨和饱,摇头,纪尧也没有逼她再喝,松开手给了端着托盘的丫鬟。

    放下后回头。

    赵嬷嬷见罢,示意丫鬟婆子下去,把一边的食盒一起提下去,丫鬟婆子应了,赵嬷嬷看着。

    待到人退下去,她才回头来。

    净房那边可能好了,一眼看到。

    七巧上前,郡主接过她递来的帕子,擦了一下嘴,七巧退下,郡主手里还是拿着帕子。

    四爷拿过帕子给郡主擦。

    她一步到郡主和四爷身前,请四爷郡主休息一下去沐浴更衣了,她去看下净房,也叫了七巧冬菱一起。

    萧菁菁点头,纪尧还是为菁擦着,赵嬷嬷看四爷不回头,低下头去,七巧冬菱也跟着。

    她们出去,纪尧擦干净了菁儿,放下手来。

    擦干净了,纪尧拉着菁儿揽住她,半晌,他们进了净房,各自让人服侍着沐浴更了衣。

    纪尧不可能让菁儿换上情趣内衣还有睡裙,在这里还是算了,他沐浴更衣很快。

    萧菁菁走出来,她身边的人都看着四爷,四爷没有奇怪的要求是因为在吴府吗。

    萧菁菁也不想再换情趣睡裙了。

    *

    夜深了,晚膳好了没有人用了。

    都光用烤肉还有火锅子加上米饭就饱了,加上喝了酒,玩闹。

    倒是丫鬟婆子才开始用晚膳,然后等忙完休息。

    “菁儿怎么会喝酒?”纪尧入睡前,忽然问起来,轻笑着盯着菁儿,萧菁菁闻声抬头:“四爷呢。”她也凝着四爷。

    “兴致来了就喝了一点,我们喝很正常,菁儿。”纪尧手在菁儿的头下,他侧着头,眼前就是菁儿的脸。

    “菁儿你们不一样,你们怎么会喝酒,你竟然也喝了几口,虽然是米酒。”

    他另一只手在菁儿的腹部上面。

    萧菁菁听出四爷的意思:“四爷你们高兴?”她也把手放到四爷手上,一起动着。

    纪尧目光变深:“当然高兴,菁儿还没说呢。”他又问。

    “因为表妹,雲表妹。”萧菁菁和四爷说起雲表妹提出喝酒,和外祖母说的话,烤肉吃火锅子的情形。

    以及喝酒,聊天,雲表妹想要击鼓传花,吟诗作对的事。

    只有击鼓传花轮到她时她说的没有说。

    “那你们击鼓传花吟诗作对了没有?”纪尧一边听一边问,笑意不减,萧菁菁点头,把当时击鼓传花还有吟诗作对的情形说了,纪尧听着菁儿说。

    哦?

    纪尧听完了:“这样。”

    想了想,他亲了一口菁儿,他能想到。

    “四爷你还没讲。”萧菁菁也让四爷讲,专注的看着四爷,纪尧闻言,笑对上她的目光,摸着她的头,也和她说起来。

    “四爷你们也吟诗作对了?”萧菁菁听到后问。

    “嗯,和你们一样,菁儿。”纪尧跟着往下说,萧菁菁依然听着,直到讲完了,纪尧不再说。

    萧菁菁都知道了。

    “真没想到菁儿你会喝酒,听到的时候为夫很惊讶,你们怎么会想着喝酒呢。”纪尧是真没料到,突然笑着用额头抵着菁儿的额头。

    “我只喝了几口,是米酒,是表妹想,我也没想到四爷你和舅舅他们会喝酒。”

    萧菁菁也说,算是解释:“我不会不顾身子。”

    “为夫知道,才没担心,你急什么,菁儿喝了酒真可爱,以后再喝,我还不知道是这样,菁儿是不是想说还吟诗作对?”

    纪尧笑问。

    萧菁菁在心中点头,两人额头抵着,亲着入睡。

    纪尧发现菁儿肚子动着,好像动作大了些,萧菁菁也发现,她想看。

    纪尧起身,凑到她的肚子上:“儿子,闹什么?”手轻轻一拍。

    萧菁菁:“……”

    “动得这么大做什么,这还是第一次动作这么大,看来——”纪尧说,还是盯着。

    萧菁菁感觉更明显,以前都是轻微动下,偶尔会动得厉害点,这次——

    他们一起关注着。

    赵嬷嬷几人找了吴府的人,主要是老夫人派来的人,守夜的守夜,休息的休息,明天还要起来,一大早就要起。

    *

    吴老夫人觉得可能是喝了酒,有些兴奋,迟迟不能入睡,一直睡不着,沐浴更衣,喝了送过来的醒酒汤也是一样。

    不知道其它人是不是一样,她眉头皱了起来,想问一问。

    周嬷嬷送了人下去回来。

    来人送了醒酒汤,老夫人是先沐浴更衣才用醒酒汤的。

    看到老夫人坐着,还是没有休息,她到了近前:“老夫人。”吴老夫人看向她,不再想,不过她还是想到菁丫头不知是不是和她一样。

    还有永叔,都喝了点酒,听说永叔喝了不少,想来醒酒汤喝了,也沐浴更衣了,永叔可是和菁丫头一起休息的。

    她有点担心,想派人问下。

    要是平常她不会,可是喝了酒不同。

    她专门打听过,早早就问过了,知道他们还是睡在一起,两人都舍不得,舍不得和对方分开,一直这样,也没有发生什么事,纪老太婆默许了,都没有再说什么。

    太医也没开口,前面危险的日子都没有,更别说现在稳了,安全了,更不必要刻意分开。

    在这里也是一样,不需要,她不想拆开她们,又不是在别处,也没有别人知道,要是有人说还好,反正有她看着,没有人会宣扬。

    ------题外话------

    推荐一下好友的新文,在pk中,一p,很重要,亲们要是喜欢的话收藏一下,支持一下《盛世娇宠之驭灵悍妃》

    棺材子,生而见鬼,力大无穷,父母双亡……

    好,这条件不错,末世而来的楚朝生表示很满意,正好不用担心被人认出当做妖魔鬼怪送上火刑架。

    胆小懦弱,自私自利,一身的坏名声……呵呵,抱歉,这是原主!

    楚朝生表示,这锅她不背!

    人生百态妖孽作怪,极品源源而来,庙堂之上,世家权谋,本不与她相干,可偏偏有人作死。

    楚朝生握紧拳头,呵呵一笑,她只信奉一个真理,人生苦短,不服就干!

    不想让她舒服,那就都别想舒服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