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惊心动魄
    她望了赵嬷嬷一眼,赵嬷嬷:“郡主。”她叫了一声郡主。

    萧菁菁记得从她和叶蓁一起去几家成衣店看回来已经十来日,应该没记错,那时是十一月底,现在是腊月十几。

    再过些日子就是祭灶,小年了。

    她以为叶蓁很快就会想到办法,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不过她没有在意,她自己也想了不少时间,也没有想到办法。

    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天还来了,下着雪路并不好走,就算是坐马车也不好走,为什么不等雪停了,扫了雪再来,只是人已经来了,她示意嬷嬷。

    赵嬷嬷也在想着叶姑娘的人怎么这时候来,还以为叶姑娘忘了,她退下,带了人进来。

    萧菁菁身边还有七巧冬菱,微微支开的菱木花窗外面是枯枝败叶还有飞落的雪,只适合温一壶酒烤火。

    七巧冬菱也看出去,天地间又是一片苍茫,出门都是裹着厚厚的披风,抱着汤婆子还有手炉,天色阴沉,很暗,厚厚的雪从天上落下来,打落在地上。

    她们想到后花园的梅花,肯定开得更艳,插瓶里插着的几枝剪下来的腊梅,红艳艳的开放,衬着白瓷细瓶插瓶,上面画着人物风景,清清冷冷的梅香依然飘过来。

    屋子里都是梅香,四爷看到这几枝梅花,很高兴,郡主上她们又剪了几枝送到四爷的书房,四爷很喜欢。

    “郡主,人来了。”赵嬷嬷这时从外面进来,守在门口的丫鬟赶紧打起门帘,赵嬷嬷睥她们一眼,门帘也换成厚厚的,能挡住雪花还有寒气,身上落了几片雪花,很显眼,她抖落了,打着的伞收了起来,上面更是落了不少雪花,她一起抖到外面,交待守门的丫鬟,看了身后的人,转身。

    后面跟着一个丫鬟,是叶蓁身边的大丫鬟之一,跟在赵嬷嬷后面,向守在门帘两边的人丫鬟点头,穿得很厚实,一身青缎小袄,在她的身后门帘落下,外面的寒风吹进,和屋子里火龙还有碳盆烧出的暖意一下子对冲,屋子里相比外面,温暖如春。

    丫鬟颤了顫,拢着下摆,上前两步,到了赵嬷嬷身边,跪在地上,行了了礼,抬头对着菁华郡主,披着披风,也是斗篷。

    “菁华郡主奴婢。”

    赵嬷嬷回身向着郡主:“郡主叶姑娘派的人就是她。”

    “嗯。”萧菁菁嗯了声,赵嬷嬷不再说话,七巧冬菱一直都看着。

    “菁华郡主,姑娘让奴婢来——”丫鬟开口,恭敬小心的,还是跪着,说了出来。

    “蓁妹妹想到了什么办法?”萧菁菁直接问,又问了几句,丫鬟回答了,过了一会,丫鬟磕了一个头,抬头。

    “菁华郡主,姑娘想了很多,但姑娘最后都否决了,姑娘心情很不好,想马上让那几家不敢再抄袭,姑爷知道后不让姑娘想这么多,拉住姑娘,让姑娘陪他。”

    丫鬟说到这里一停,停了下来。

    赵嬷嬷七巧冬菱都听出了什么。

    “哦?发生了什么事?”萧菁菁问起来,大概能从中听出发生了什么事,知道叶蓁才派人来是为什么,她和赵嬷嬷对视了眼,赵嬷嬷不由望着郡主。

    “姑爷的做法让姑娘很生气,姑爷觉得不过是生意,姑娘觉得姑娘什么也不知道,不重视她,和姑爷吵了一架,姑爷不许姑娘出府,好在姑爷也是为了姑娘,怕姑娘乱跑,姑娘想悄悄出府也不行,姑爷没事,整天都在府里,本来姑娘早就要派奴婢来,告诉菁华郡主,姑爷让人拦着奴婢,直到前两天姑娘和姑爷好了,姑娘让姑爷放了奴婢来。”

    丫鬟仰着头,一口气说完,说着姑娘为什么现在才派她来的原因,这些是姑娘让她告诉菁华郡主的,不然她也不敢说。

    赵嬷嬷皱眉,原来是这样,七巧冬菱转过头看向郡主,叶姑娘和景世子吵架了,虽然好了,但是。

    “蓁妹妹还好吧,蓁妹妹和景世子没事?”萧菁菁马上问,话中有话,直直的盯着丫鬟。

    丫鬟听出来了,听出菁华郡主话中的意思,低下头又抬头望着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奴婢谢谢菁华郡主关心姑娘和姑爷,菁华郡主不用担心,姑娘没事了,姑娘心情好了,才派奴婢来,姑爷向姑娘道了歉,姑娘原谅了姑爷,不然姑娘不会和姑爷和好,姑娘和姑爷虽然吵了一架,感情更好,更亲近了。”丫鬟边说边想着,望着菁华郡主还有身边的人。

    让菁华郡主知道,姑娘和姑爷很好,不必太担心,姑爷和姑娘一直都是欢喜冤家,常惹得姑娘生气,她们也有些习惯了,姑爷有时候会不许姑娘做这做那,姑娘都不愿意,特别是最近,这次姑爷不让姑娘想,还不许姑娘出门,姑娘真的很生气,说不理姑爷就不理,还和姑爷大吵,无论姑爷是不是派人来,姑娘也不理。

    后来姑爷也不派人来了,姑爷似乎也被姑娘弄得不耐烦,没有像以前一样哄姑娘,夜里过来,姑娘早早就关门歇了,拧得不行,谁劝都没用,不让姑爷进来,姑爷一次后也不敲门,生气的拂袖而去,直接歇在书房,姑娘依然拧着。

    她们劝得再多也没效果,心中不禁担心,姑娘和姑爷好的时候她们就放心,有一点不好她们就忧心,再是习惯也担心,尤其是姑娘和姑爷才成亲不久,还是新婚,就这样,以后呢。

    让姑爷身边的人知道,还有府里知道,不是看姑娘笑话吗,还会让人有机可趁,姑爷身边不是没有人,只是都没有碰,但谁知道姑爷歇在书房会如何,要不是身边的人都是姑娘带来的。

    姑爷身边的人都在外院,不知道如何了,就算如此,姑娘和姑爷的闹腾还是传开,都看了姑娘笑话,姑娘仍然不示弱,她们都担心得不行,姑爷都没动静了,老太妃也派了人来,姑爷不知道说了什么,老太妃的人回去,老太妃没有再派人,在她们的担忧中,过了几日,姑爷日盼夜盼来了,姑娘居然还不见,被姑爷硬闯进来,找了姑娘道了歉,哄了姑娘,哄了很久,她们当时都在,听到了,都差点不耐烦,幸好姑爷没有。

    姑爷也不在意她们在。

    姑娘后来回过神来,原谅了姑爷和姑爷好了,才想起来,让她们下去,和姑爷总算好了。

    那些天——很惊心动魄。

    在姑娘和姑爷好了,蜜里调油,浓情蜜意后,姑娘和姑爷说了,指着她,叫她来。

    这些都是在她脑中一闪而过的,并没有多想,只是一瞬间就想完了,并没有过多久。

    也可以说是一眨眼间。

    她又低下头,头碰着地面,磕了一下,才又抬起来,轻轻的。

    “蓁妹妹没事就好,和景世子恩爱更好,他们新婚燕尔,蓁妹妹还是少出府来,天气冷,你们劝一下蓁妹妹吧,抄袭的事不必太急的,听你说的,我也放心了。”

    萧菁菁开口说道。

    “是,菁华郡主,奴婢会把菁华郡主的话告诉姑娘,姑娘会听的。”丫鬟松了口气,没再说,很感激菁华郡主,姑娘很听菁华郡主的话,要是听到菁华郡主这样说,姑娘想来会听一下吧。

    赵嬷嬷七巧冬菱听完了丫鬟说的,她们没有料到叶姑娘和景世子闹了一场,听着肯定不止说的这样简单,她们想像着,看了彼此。

    萧菁菁没有去想,只听就知道了:“蓁妹妹必竟成了亲,有些事,蓁妹妹也是为了想办法。”

    赵嬷嬷七巧冬菱回过神来,她们和郡主一样的法,叶姑娘什么都好,就是想得太多,有时候只顾着自己,有点自私,也不算自私,就是分不清楚事情。

    丫鬟低着头她也知道菁华郡主是为了姑娘好,希望告诉姑娘,姑娘能听:“是,菁华郡主,姑娘想了好几个办法都觉得不好,姑爷也否定了,姑娘最后想出的意思是弄一个品牌,打出牌子,弄出品牌效应,让人就算看到一样的款式,也不会买。”

    她把姑娘的想法向着菁华郡主说了。

    “品牌。”萧菁菁是听过的,看向赵嬷嬷嬷,她听叶蓁提过,她们的成衣本来就是朝着叶蓁要立的牌子来做的,叶蓁想的办法是这?不是一样吗。

    赵嬷嬷七巧冬菱想法也一样,不明白,她们同样知道品牌是什么。

    萧菁菁问了丫鬟。

    “姑娘知道郡主会问,让奴婢告诉郡主,以前是慢慢打出品牌,因为才开张不久,现在直接打出,告诉世人品牌是什么意思,还要抄作,传出流言,正品和仿品的区别,还有手工定作。”丫鬟回忆姑娘说的回道。

    把姑娘说的都说了出来。

    萧菁菁听完。

    丫鬟走后,赵嬷嬷皱眉,不觉得这有用,七巧冬菱:“郡主。”她们送了丫鬟进来。

    “郡主你觉得。”

    赵嬷嬷眼看着叶姑娘的人不见了,也开口问起来,七巧冬菱没有再问,萧菁菁:“我也不知道。”她也摇头。

    因为是叶蓁想出的办法,她只能相信叶蓁,这个办法是不是办法的办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