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 除旧迎新
    在这之前,叶蓁又派了丫鬟来问她们有没有意见,没有的话,她要弄出品牌效应还有怎么树立第一个最大的品牌,她和二嫂都不懂,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把心中各自的想法告诉了丫鬟。

    前几天叶蓁自己带着人来了,来和她们商量,知道她和二嫂没有什么想法,告诉她们决定先树立牌子,只是临近过年,没有多少日子,来年再开始。

    不像之前那么急,不知道是景非翎劝过她还是?

    她以为叶蓁会马上开始,二嫂似乎也没有想到当场打趣了叶蓁,叶蓁昂着头就说马上要过年了,她要过个好年,才想让那些不要脸的人影响到她的好心情,为了一些倒胃口的人惹得自己不高兴郁闷,不值得,她看他们能抄多久,店里生意好,多开几天少开几天没关系,成衣也卖得差不多,没有新款式了,说服她们同意,不如关了,来年再好好弄一场成衣发布会,她提前关店过年,放店里员工的假,发些好的给她们回去过年,先过个好年,这是第一年。

    反正没有多少天就过年,看那些人还怎么抄袭她们的成衣款式,过了年她就行动,等到年后她要好好收拾他们。

    她和二嫂都说不出话,只能望着叶蓁脸上的自信还有光彩,那种坚定还有信心让她们再次相信。

    叶蓁笑嘻嘻的接着又说了不少规划,她们都是听着,记着等叶蓁解释,有些没有记住有些记住了。

    二嫂让叶蓁看着办,都听她的,叶蓁想到三嫂,问要不要给三嫂说声,她和二嫂觉得该和三嫂说一声。

    叶蓁说她会写信给纪三婶婶。

    事后她问过叶蓁,是不是和景非翎有什么,还有之前的吵架,她怎么能出来,叶蓁拉着她,说没有下雪了她为什么不能出来,景非翎不过是担心她,没事,她才不要听景非翎的,说她和景非翎之间,以前她怕他,现在她才是女王,景非翎就是跟班,都要听她的,她来是景非翎亲自送她来的。

    抱怨起景非翎的霸道专横,还有管这管那,不让她做这做那,还有之前和她吵架,不理解她,没有共同的语言,三观不合,要是再这样她就真不理景非翎。

    噼里啪啦,她都是听着,她又从叶蓁的口中听到她新发明的词,三观不合,还有共同语言。

    她大概能猜是什么意思,叶蓁说完怕她不明白,解释给她听,她终于明白了三观不同和共同语言的生要性。

    觉得很新奇,奇怪,只有叶蓁会说出她新奇不已的词。

    在叶蓁的口中,不止是夫妻之间,两个人在一起,最好三观相合。

    照叶蓁说的要是不合,就算暂时在一起,也会分开,这是铁律,一对夫妻,如果一个生活懒散,一个生活认真,就是三观不同。

    过不到一起,哪怕现在一起,以后也不一定。

    她当时想到很多。

    觉得叶蓁说得没有错。

    两个人在一起,三观合得来是最起码的,只有这样才能一直在一起,成为最好的朋友。

    不然早晚会分开,三观在叶蓁的话中是指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谓“三观不合”便是指两个人的做事方法、处事行为等等一系列的不同。

    就好像他做的事情你不能理解,而你做的事情她又不能接受一样,三观相合就是两人想法一致看待事物都差不多,不会有原则上的相左,都有一样的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等,叶蓁觉得她们就是。

    还有她和四爷也是三观相合才会这么恩爱,至于叶蓁和景非翎的三观暂时看不出合不合,这是叶蓁说的。

    在叶蓁的心里三观是非常重要的,三观不同就成不了朋友,无法一起,她从来不知道三观是什么,但觉得叶蓁说得没有错,她只知道不能两人想法不同,其实就是要三观相同。

    很多恩爱的夫妻还有多年的知交好友,真心相待的都是因为三观一致还有有共同语言。

    她越回忆越觉得是对的,她们无法说清的。

    叶蓁只说了四个字,就解决了她一直心中所想,共同语言也很重要,两个人无论是知交还是好友亦或夫妻都要有共同语言,要是没有,还怎么过日子。

    有共同语言就可以有很多说的,观点一致,两人能说得起来,相谈甚欢,其实这些不算新奇,都是大爱知道的,只是没有像叶蓁这样归结出来,简洁明了,让人听到就能明白过来。

    这样的新词只有叶蓁会,叶蓁再一次让她开了眼眼界。

    她不知道叶蓁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新词,会改变她的三观,是的,三观,听了叶蓁的话她也开始学着叶蓁用三观这个新词来形容她想要说的意思。

    叶戡虽然都是抱怨景非翎的不是,但她还是看得出叶蓁此时很幸福,她知道景非翎和叶蓁真的很好,不然不会送叶蓁来。

    叶蓁走的时候,她看到了景非翎,景非翎去了四爷的茶,和四爷一起过来,接叶蓁,她和四爷一起送他们离开。

    四爷说景非翎成熟了不少,昨天她收到雲表妹的信,雲表妹派了身边的人问真的有人抄袭她们的成衣?

    雲表妹经常带着好友去定制成衣,应该是知道抄袭的事,加上叶蓁和雲表妹三人通信,她回了信让人送给雲表妹。

    祭社。

    时届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酒糟涂灶醉司命,男儿酌献女儿避。

    腊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又称为小年,“二十三,祭灶官。”农历腊月二十三为祭祀灶神的日子,以保佑全家老小的平安。

    “东厨司命主”、“人间监察神”、“一家之主”都表明灶神的地位,农历腊月二十三夜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

    二十三,祭灶神,祭灶时,祭灶人跪在灶爷像前,怀抱公鸡,也有人让孩子抱鸡跪于大人之后。

    据说鸡是灶爷升天所骑之马,故鸡不称为鸡,而称为马。

    若是红公鸡,俗称“红马”,白公鸡,俗称“白马”。焚烧香表后,屋内香烟缭绕,充满神秘的色彩。男主人斟酒叩头,嘴里念念有词。

    念完后,祭灶人高喊一声“领”!然后天执酒浇鸡头。若鸡头扑楞有声,说明灶爷已经领情。若鸡头纹丝不动,还需再浇。

    祭灶仪式结束后,人们开始食用灶糖和火烧等祭灶食品,有的地方还要吃糖糕、油饼,喝豆腐汤。

    家家户户都用玉米或小米**的“祭灶糖”,于晚上敬献祭灶,意为糊灶王爷嘴,免得上天瞎汇报。

    同时燃鞭放炮送灶神。祭灶用罢的祭灶糖,一般都与炒玉茭搅在一起握成团子,分发给家里的小孩或大人吃。

    祭灶日为新年的前奏。

    所谓二十一,送闺女;二十二,送小四;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扫灰刺(即打扫卫生);二祭灶五,和煤土;二十六,割下肉;二十七,去赶集(也有叫小圪挤,即碾上碾米面的);二十八,握圪瘩(蒸年馍);二十九,打壶酒;三十,墙上贴上胖孩;初一,撅的屁股作揖。

    纪府提前一天就开始祭灶,和平民百姓上街买玉米面不同,世家大族还有宗亲皇室以及官府不同。

    但也只是有些不同,大多还是一样的,祭完灶神就是,从头一天开始,就要开始忙乱。

    祭灶这天,萧菁菁带着人在屋子里,四爷去了,听着鞭炮声响起,萧菁菁站在窗户前,赵嬷嬷陪着,七巧冬菱还有紫嫣进出。

    丫鬟婆子在门外,也都望着前院,怕吓到小公子,老夫人更是提前嘱咐了,让郡主不要出去。

    祭灶女避,男献,所以不能出现女子,都是男子祭灶王爷,送灶王爷。

    老夫人二夫人大夫人等也都一样。

    一声声的鞭炮响过,旁边的人家也点燃了,每个府里,每家每户这时都在祭灶,直到送灶王爷回天上。

    整个京城都是点燃的炮竹,一声声作响着,响起了很久。

    “郡主,整个京城都会点燃炮竹。”赵嬷嬷开口,收回目光,七巧冬菱进来也听到端着水,紫嫣也进来。

    萧菁菁点头。

    没有人说话,炮竹声盖过了一切的声音,渐渐夜已深了,赵嬷嬷劝郡主休息,四爷送完灶王爷就会回来。

    萧菁菁转身,赵嬷嬷吩咐人关上支开的菱木花窗,问郡主冷不,再烧一个碳盆。

    萧菁菁没有要。

    等到四爷回来,一起说话,已经很晚了,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从小厨房那边端了宵夜过来。

    “郡主,四爷,老奴把酒酿圆子送来,郡主和四爷用吧,是新做的。”赵嬷嬷还着人说。

    七巧冬菱不说话。

    纪尧也累了,笑笑点头,萧菁菁也是,赵嬷嬷带人下去。

    萧菁菁回头。

    四爷也回头,他们一起用着,说起话,萧菁菁问四爷,四爷说起祭灶的事,用完酒酿圆子早早歇了。

    过年越近,越是忙,闭衙封印后,四爷也忙,还要忙着过年,走访。

    府里已经打扫干净了除旧迎新,拔除不祥。

    祭社也是小年后。

    离过年还是有二三天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