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 母子谈话
    她挥了一下手,让人都下去,出去,盯着儿子:“琰哥儿,你这话是。”怎么能当着人就说出来,让她这个当母妃的多没有面子,还不是为了他。

    “母妃知道。”秦王说,没有说完。

    薜氏看出来:“殿下,母妃殿下只是——”她笑着想要打断殿下的话。

    秦王看了薜氏一眼,不让她说,薜氏不再说。

    “你瞪着你的王妃做什么。”宜妃在一边看到不满的,秦王回头,宜妃看过锦绣,见人还不退下不悦的。

    锦绣想站起来,丫鬟婆子宫人锦姨娘,看到娘娘挥手,她们只能退了出去。

    “母妃何必做这些,父皇心里清楚。”秦王说。

    “琰哥儿。”宜妃更不高兴。

    薜氏看向锦绣,锦绣不知道怎么办。

    “母妃还是多休息,少说点话,刚才母妃怎么那么多说的,母妃不是风寒加重了,就该喝了药养好身体,父皇都会知道。”秦王开了口。

    “你这是觉得我和你媳妇多话?”宜妃脸色难看,薜氏也有点,这还是第一次殿下这样说。

    锦绣抓紧嬷嬷的手,和嬷嬷对视一眼,嬷嬷是唯一没有退出去的,因为要扶着姨娘。

    她们都站起来,没人敢再坐着了。

    “没有。”秦王听到母妃的话,看了薜氏,薜氏这才好受了一点。

    “你们也下去吧,本宫和琰哥儿说两句。”宜妃不想媳妇还有锦绣听到,她看着琰哥儿和薜氏的样子还有锦绣,这时候说。

    秦王不语。

    薜氏和锦绣对视,看了看殿下和母妃,锦绣扶着嬷嬷退出去,只留下母子两人。

    “母妃不要多操心,休息吧。”秦王还是那句。

    “我知道你不高兴,母妃是想让你父皇不要忘了你,你是在心疼锦绣那个丫头,你不要忘了薜氏才是王妃。”宜妃过了会。

    秦王神情不变。

    *

    “不知道母妃会和殿下说什么。”薜氏到了外面,看向锦绣,锦绣扶着嬷嬷的手摇头,对上王妃娘娘的视线。

    “我还以为妹妹知道什么。”薜氏又道,锦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她还是摇头。

    丫鬟婆子宫人看着薜氏。

    薜氏一笑:“我很担心殿下,妹妹呢。”锦绣只应了一声。

    “宫宴没多久就要开始了,妹妹。”薜氏继续笑着,锦绣点头,没有太久,她们又走了进去。

    御花园。

    在秦王还有秦王妃秦王宠的那个妾去了宜妃那里后,先还只是太后身边的人一些人知道,不久众人知道陛下也去了,让人来找秦王殿下秦王妃,宜妃娘娘得了风寒?

    有些人早就知道,有人不知道,太子和太子妃提出去看看。

    被太后娘娘阻止了,贵妃娘娘也提出派人去看下,太后娘娘也阻止了,更没有让人去,说陛下会过来。

    宜妃那边有什么太医会处理,秦王秦王妃也会回来,都感受到太后娘娘的意思。

    没有人再说什么,只是免不了私下底说,有人觉得宜妃娘娘这个时候风寒加重来不了。

    会不会是为了显示陛下的看重?有什么目的。

    太后觉得宜妃就是装模作样,只要稍一想就会怀疑她的动静,先是突然得风寒,今天这样的日子人不好,来不了。

    把皇上找去又找了秦王秦王妃,搅胡除夕宫宴,太子太子妃要是不去,说不定会有人说,去了更是,她不可能让太子妃还有太子去,贵妃也没有必要去。

    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流言呢。

    皇上应该有分寸,秦王还有秦王妃去看过就该回来,她不让人再谈论。

    太子妃那里要更注意。

    “陛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秦王殿下和秦王妃,啧啧。”

    “太后娘娘生气了,太子殿下和秦王殿下的事,不是都已经——”“太子殿下好像并不在意,太子妃娘娘也是。”

    有人看向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太子和晋王在说什么,太子妃也在和身边的一位夫人说话。

    有人想要听,只能看到太子妃娘娘的笑,太子咳着。

    纪尧平静,景非翎眼中看着四叔,纪尧看向他,景非翎看向另一个方向,看着周安卫烨还有赵昕。

    “纪四叔,太子殿下。”景非翎回头。

    纪尧转了一下玉板指,神色平静。

    “菁姐姐,你说宜妃娘娘这是?”这边,叶蓁在菁姐姐耳边说,吴雲吴雯吴莲听到,萧菁菁也听到了,她知道叶蓁最好奇,其实都好奇。

    “得了风寒,风寒加重了。”萧菁菁道,她无法说别的。

    “还风寒加重,菁姐姐你信吗。”叶蓁不由的,萧菁菁当然不信,没有人信,萧媛媛还有萧芸芸看过来。

    纪老夫人吴老夫人也听到什么,看向她们。

    “几个丫头又在说什么悄悄话了。”吴老夫人和纪老夫人一起道,叶蓁赶紧说了几句敷衍过去。

    纪老夫人吴老夫人纵是知道也不会说什么,还是回过头继续谈话。

    萧菁菁几人看着,叶蓁笑了笑。

    “为什么是现在。”叶蓁又说,很想吐一下舌头,想到都是人,忍住了,没有吐,萧菁菁无法回答,叶蓁也不再说了,一会,就在她们还在说的时候,有太监过来。

    手上一甩拂尘,是总管公公,尖利的嗓子响起,让整个御花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本来三五成群说着话,都不再说话,看向总管公公,总管公公转过身,很快,皇上带着人过来了。

    “皇上驾到,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个都行起礼来,起身。

    低头跪在地上,看着地面。

    “平身吧。”熙和帝龙行虎步带着人过来,总管公公跟在陛下的身边,闻言尖着嗓子叫了一声平身。

    跟着陛下往御座走去。

    熙和帝看见母后还有贵妃,也看到了太子还有太子妃下面的人,总管公公一直在陛下身旁。

    所有人听到陛下的话抬起头,望向陛下慢慢站起来。

    熙和帝扫过:“母后,贵妃。”他在母后和贵妃面前停了下,才走向御座前,坐下来。

    总管公公同样站在一边。

    太后嗯了声看着,贵妃笑着,太子也笑,太子妃坐直,晋王肥脸一颤,下面的人看着陛下。

    “今晚是除夕宫宴,朕希望大家都开心。”熙和帝坐下后道,总管公公传达了下去。

    下面的人再次跪在地上,谢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熙和帝威严的:“起来吧,不要再行礼了。”下面的人站起来。

    “琰哥儿呢。”

    太后开了口。

    熙和帝听到母后的话,太后没有看到秦王还有秦王妃几人,问了起来,宜妃风寒加重就自己休息。

    熙和帝告诉了母后,太后听了,看了下皇帝,没有说什么。

    太后倒是没有等多久,秦王还有秦王妃带着人过来,宫宴要开始了,太后看到他们,叫了薜氏过来问了下,看了琰哥儿,让他们坐回去。

    秦王带着秦王妃还有锦绣坐了回去,熙和帝也看了眼转开视线。

    秦王坐下后,晋王肥脸一颤,蒲扇大的手一拍,拍在秦王身上,嗡声嗡气的:“宜母妃不知道怎么样?”

    秦王看过去,神色不动,太子一笑:“宜母妃身体一向好。”

    秦王还是不说话,薜氏坐下后,让人带着锦姨娘坐下,锦绣扶着嬷嬷的手去了。

    她没有抬头,知道很多人在看她,她一直低着头,恭顺小心,薜氏点头不再看,笑着向周围的人打过招呼,尤其是太子妃。

    “弟妹对一个妾也太好了。”太子妃开口道,这也是看到其他人的想法。

    “锦姨娘比我早入府,又服侍了殿下一段时间,有了身子,人也安静本份,恭顺有礼,就算是为了殿下也要照顾好。”

    薜氏笑着,宽容大度。

    “太子妃娘娘不也是吗,听说东宫。”薜氏反问,有人看向太子妃,太子妃手握紧,脸上还是那样:“弟妹也不能太宽容了。”

    “多谢太子妃娘娘提醒,我会记住的。”薜氏笑容不断道。

    众人看着秦王妃娘娘还有太子妃娘娘,太子妃这时盯紧薜氏:“弟妹,不知道宜母妃怎么样,空了我去看下宜母妃。”

    旁边的人一听看向秦王妃,都想知道。

    “母妃只是有点不舒服,太子妃还是不要去了,别过了病气,母妃会不安的。”薜氏从容的。

    太子妃不说话,薜氏侧头和身边人说话。

    *

    待到宫宴开始。

    熙和帝举起了手上的酒杯,下面的人也都举起来,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三呼万岁。

    高举手中的酒杯。

    太后看着下面,贵妃也是,宜妃没来空了一处位置,扫过所有人,各府的夫人老夫人姑娘们。

    她们也端着手上的酒杯,今晚都可能喝酒,不过像太子妃还有菁丫头这种有身子的不能,换了别的。

    男席那边,大臣还有各府的公子都谈论起来。

    一时之间热闹起来,中间搭好的高台上,早有乐者弹起古琴,舞者上了台,在上面舞动起来。

    各大臣都看着,摸着胡须,端着酒杯,好整以瑕,更有打起节拍的,脸上都是笑意。

    女人们也看着,看着一个个乐者舞者还有杂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