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灯火阑珊
    “一会我们看花灯去。”叶蓁说,萧菁菁没说话,吴雲最高兴和叶蓁说起来。

    “四弟妹真是。”柳氏在一边笑,夏氏看着。

    都看着,等到差不多了。

    吴老夫人扫过在场的,尤其是小的。

    “好了,该进去了,我们上去吧,时间不早了,天黑了,你们这些小的想去逛逛就去逛,我们这些年纪大的还是上去看一看,坐着的好,要是逛累了再过来,我们这些老的就不拖累你们,也不需要你们陪。”

    主要是针对雲丫头还有莲丫头她们这些年轻的还没有成亲的丫头们。

    说着就要带头往上去了。

    “祖母,我爱你。”吴雲就差凑到祖母面前亲一亲了,说完想到表姐不知道去不去,望向表姐。

    吴老夫人懒得看她,往里面去了,一行人往里,靖康侯老太君还有老太妃也带人进去,叶蓁也看着菁姐姐,萧菁菁没开口,纪尧看着她们,景非翎也站着。

    “四弟妹有四叔保护着,去吧,热闹。”柳氏这时开口,笑容满面,抱着锦姐儿,夏氏也点头。

    “二嫂,大嫂。”萧菁菁看向二嫂大嫂,想说什么,还有舅母,礼表哥,表嫂……靖康侯府怀郡王府的人。

    “表嫂呢。”她开口,摸了一下言哥儿。

    “表妹去吧,我要带言哥儿。”宁疏影和自己夫君看了看,笑着说,吴礼颔首,萧菁菁再看。

    最后对着二嫂大嫂。

    “你们去吧,我们就在上面看就行了,锦姐儿也不能去,人太多。”柳氏开口,夏氏也进去了,纪尧和大哥二哥说了说,萧菁菁不再说。

    “表姐,表姐。”吴雲吴莲吴雯叫了一声,不远处马车里下来的姑娘公子结伴相游,柳氏在锦姐儿耳边说了什么,抱着进去了。

    没一会,都进去了,只有几人。

    “表姐要去吗。”吴雲叶蓁道,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和四爷对视,纪尧和景非翎站在一起。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众人走着,一边瞧灯一边看着歌舞和杂耍还有百戏,逛着各色的花灯摊,看着上面挂着的花灯。

    萧菁菁的手被四爷牵着,她走在四爷身边,四爷护着她,她忽然听到四爷的声音,低低的在她的耳边念到。

    此刻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花灯照着,更是美得不似人间,四爷的声音低沉沙哑,一个字一个字的。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萧菁菁也念着这两句,望着四爷,纪尧看着她,一笑。

    萧菁菁仰着头,再也看不到别的人。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纪尧整首诗念了一遍,萧菁菁和四爷对视,一切胜在不言中。

    风轻轻的吹,吹动两边的花灯,他们的四周都是巧夺天工的花灯,有莲花有各种,火树银花,有烟花升起,照亮天空。

    啪一声响,烟花炮竹响起来,美丽的焰火在天空绽放着,映着所有。

    风更大了,不知道从哪里吹起白色的柳絮还是白色的雪花亦或者花纸,东风夜放花千秋,更吹落,星如雨。

    纪尧拉着她往前走,在一盏花灯下,突然回过头来一笑:“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眼神温柔宠溺,包容着她,就你有着整个世界,拉起她的手,抬起来,放在唇边,等她过来,抱在怀里,亲着她的手背,摸着她的发。

    萧菁菁说不话来。

    她的心好像化了开来,软得上了天。

    纪尧手伸出修长有力的手落在她的头发上,不知道拈了一根什么,萧菁菁目不转晴的望着。

    “众里寻他千百度,菁儿。”纪尧又一次低低的,放开了手,萧菁菁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也想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纪尧再次带着她走,萧菁菁脑中闪过是曾经看过的。

    就像她和四爷,她凝着四爷的侧脸。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喜乐平安。

    “菁儿在想什么。”纪尧好像感觉到她在想什么,萧菁菁听了:“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菁儿,为夫也是一样。”

    纪尧眼中全是笑意:“为夫喜欢,很喜欢。”

    萧菁菁何尝不喜欢。

    “不过我和菁儿不会这样悲,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纪尧笑着说:“菁儿是我一直等的人。”

    萧菁菁应了一声,四爷也是她要等的人。

    他们的身边是小厮还有七巧冬菱还有侍卫。

    七巧冬菱特别的紧张,眼看六路,耳听八方,注意着周围的人,周围的人被侍卫隔开了,她们还是怕挤到郡主和四爷。

    侍卫隔得很开,七巧冬菱还有小厮回头,四爷和郡主。

    “四爷,郡主。”她们开口,看着四爷和郡主。

    “嗯。”纪尧回过头来,温和带笑,看向她们,萧菁菁也是,七巧冬菱对上四爷郡主的视线,不知道说什么。

    纪尧护着菁儿继续往前逛,小厮跟着,侍卫也是,七巧冬菱忙起来,十几步远处,几位表姑娘还有——在逛着灯笼摊和面具摊。

    一开始还在一起,慢慢分散开了,表姑娘们还有叶姑娘景世子带着侍卫还有丫鬟婆子去了前面,郡主四爷还有她们在后面。

    她们看着前方。

    “菁儿要选一样吗。”纪尧拉着菁儿到一处摊子上,拿了两个面具,给菁儿戴上,他自己也戴上。

    取了一盏花灯,问了问菁儿要不要,他觉得很好,摊主他多看了眼,萧菁菁见了喜欢。

    七巧冬菱等也盯着,纪尧一听问起来,知道要猜谜。

    萧菁菁不说话,七巧冬菱还有小厮望着四爷,侍卫围着,纪尧念了那盏七彩宝灯上面的灯谜,这盏灯有七个颜色,美轮美央,多姿多彩。

    “昭君出塞吗。”

    纪尧念了出来,萧菁菁抬头,纪尧也想到了,七巧冬菱小厮还有侍卫也在想。

    摊主等着。

    “是不是王不留行。”纪尧说了,一药名,摊主点头:“花灯是贵人的了。”

    纪尧提着给了菁儿。

    萧菁菁接过。

    前方。

    吴雲和吴雯吴莲也在选着花灯,还有面具,吴雲挑了一幅面具,戴在脸上,左看右看,丫鬟婆子还有侍卫围着,隔开人群。

    “姑娘,可以了。”丫鬟婆子见姑娘还没有选好,不由道。

    “还没有呢,大姐姐你看这个怎么样。”“二姐姐。”吴雯吴莲看着,吴雲还是不满意:“要不要猜谜。”

    吴雲放下面具,她看到的两幅青面獠牙的面具,忽然看上旁边的一盏花灯,冲了过去,让摊主取给她看了看,是绿色六屏的花灯,很小,精巧不已,美如天宫,上面画着飞天的天女,每一幅都像真的一样,灯亮着,转动着,就像在飞天,她一眼就看上,舍不得放下,好像只有这一盏,都不如它漂亮,看了一会,问了摊主,不能买,只能猜。

    “这是你自己做的还是?”吴雲又问。

    “不是,是主子亲自画的。”摊主说。

    吴雲还要问,摊主一笑。

    上面题了一段话,要是能猜出来,就可能得到,吴雯吴莲也带着丫鬟婆子侍卫过来,她们也看到了。

    “怎么样,好不好看。”吴雲提着问大姐姐三妹妹,吴雯吴莲看着点头,她们也喜欢。

    尤其是吴雯,吴莲还好点,丫鬟婆子侍卫盯着。

    “我要猜谜,这盏我要了,大姐姐三妹妹帮我一起猜,要猜中才能得到,不然。”吴雲手一挥,准备大展拳脚,吴雯吴莲看着,丫鬟婆子摇头,侍卫隔开人,摊主一看就知道府中的小姐。

    “小姐请猜,猜中就可以取走。”

    吴雲高兴的点头,连连点头,等猜中取走两买面具,吴雯吴莲等着,吴雲读起上面的谜来。

    当心美人计,吴雲念完,想起来,吴雯还有吴莲也是,旁边的丫鬟婆子侍卫一样听到。

    这是什么?

    “当心美人计是什么,大姐姐想到了没有?”吴雲问起来,她没有想到,看着大姐姐,吴雯微蹙眉,吴莲也摇头。

    吴雲见丫鬟婆子侍卫一样,她打算自己想,才第一个灯谜就猜不出来?她不甘心,一定要猜出来。

    她要得到花灯,到底是什么,当心美人计,要是不行她就找表姐还有纪四叔。

    “是不是。”吴雯忽然想到什么,吴雲想了想还是猜不到,她发现自己太没用了,才一个就猜不到,高估自己了,自己平时可不爱看书,倒是大姐姐,刚想着就听到大姐姐的声音,看过去。

    吴莲也是,丫鬟婆子侍卫一样。

    “大姐姐你猜到了?是什么?”吴雲马上问,盯着大姐姐,吴雯摇头又点头:“我也不知道。”

    “那。”吴雯迟疑了,吴雯没有说,吴莲望着,过了一会,吴雲决定还是想让大姐姐试下,让大姐姐说出来,吴雯见状对着摊主:“不知道是不是对的,是不是中药名,防汉已?”

    吴雲很紧张,吴莲丫鬟婆子侍卫都是。

    “这位姑娘很厉害,猜对了。”

    摊主看了一下谜底,笑了起来,把那盏花灯递给了吴雯:“姑娘请提好了,这是你的了。”

    “那就好,谢谢。”吴雯也是无意中看过,想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谢过摊主。

    摊主摇头:“这是客人应得的,主子说过谁猜中这盏灯就是谁的,灯是主子亲自做的,只此一盏。”

    吴雯还想问什么,摊主不再说,又是这样,又不是一定要知道。

    吴雲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亲大姐姐了,看向大姐姐:“大姐姐,你太好了,太厉害了。”

    吴雯不好意思把灯给二妹妹:“二妹妹喜欢,给。”

    “大姐姐不要?”

    吴雲虽然高兴,还是问道。

    吴莲也喜欢。

    “我虽然喜欢,不过二妹妹更喜欢,给二妹妹,一会我再猜就是,还有三妹妹。”吴雯端庄大方的。

    “大姐姐!”吴雲真的想亲大姐姐了,吴莲怯怯的,吴雯微笑,丫鬟婆子侍卫松口气。

    她们看前方。

    “叶蓁在看什么,我们也去挑下。”吴雲又拉着大姐姐。

    叶蓁在更前面的面具摊前,挑了两个面具,就像川剧的面具一样,她拿着放在脸上,都很喜欢,不知道挑哪一个,她身边没有别的人,只有景非翎还有侍卫丫鬟婆子。

    叶蓁没想到古代的元宵节这么热闹,看向远处,远处更热闹,还有花灯,歌舞戏剧,真是另具一格,比她在现代的时候过的元宵节更有意思。

    和电视上一样。

    她记忆最深的就是太平公主里面,太平公主逛花灯还有面具的画面,后来遇到了薜什么的。

    她看了很多年了,还是记得,她要好好过一过,不知道会不会遇到美男,想像着自己戴着面具,在烟花下遇到一个美男,取下面具,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她心中一笑,嘿嘿。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想叫她:“姑娘,行了,世子妃。”

    叶蓁不理会。

    她戴上一个,两个面具轮流试了试,转身只看到景非翎。

    真是蓦然回首呀。

    景非翎在一边,叶蓁看向他,走到他的面前,周围的人群不少戴上面具的,就像唱大戏一样,很有趣。

    “你是谁。”叶蓁伸出手抬着景非翎的下颌,踮着脚。

    景非翎:“你说呢。”

    叶蓁还要说什么。

    宫里放了烟花。

    烟花不停的升空啪一声炸开,绽放。

    萧菁菁忽然看到一个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