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用激将法
    卫烨成亲前他们再也见不到面?她眼中有泪。

    “怎么?”吴老夫人沉脸。

    “祖母我不想成亲。”吴眼晴红着,藏不住心里的难受。

    “不想成亲是不可能的,现在开始不可能,不要再提以前的话,想哭?别告诉我你为卫烨成亲难过。”吴老夫人一眼发现什么,之前一直不愿多想的冒出来,声音变大,吴摇头。

    “但愿不是。”吴老夫人也不想再问。

    “祖母。”吴叫了声。

    “姐儿。”张氏看着姐儿。

    “娘,我不想成亲。”吴急忙看向娘。

    “这是不可能的了。”张氏说,摇头,吴二老爷:“好好听你祖母的话。”

    “爹娘,我想再过一阵再成亲。”吴道。

    “好了,不要说了。”吴老夫人直接打断。

    “卫烨成了亲就好了,不知道太后娘娘皇上给他挑的是哪个府的,不管如何,丫头不能和他再见面,再有牵扯,两边一大定,就再无瓜葛了,也不会有人知道,这次的事好在隐秘,哼,说起隐秘就气。”

    吴老夫人转过头开口。

    “娘,这样姐儿的名声也不会损坏。”张氏闻声说。

    “真的没有名声受损,你倒是会说太后皇上是什么?你还想着她的名声,她自己都不管了,你问一下她看看。”吴老夫人一听,嗤笑一声,不以为然,瞄着丫头。

    “娘,我想差了。”张氏不再说,承认自己没有想好,吴脸色变得不好。

    “好了。”吴老夫人不耐烦的,就是这两个好了,可以说解决了一切。

    “娘,儿子相信你会让姐儿改过来。”吴二老爷在一边道。

    “娘也想。”吴老夫人开了口,看向丫头:“姐儿,

    祖母希望你和卫烨再无瓜葛,好好听话。”

    吴还没有说话。

    “娘要叫人进来让姐儿下去。”张氏问。

    “当然要叫人进来,把丫头带下去。”

    吴老夫人看向外面,叫了人进来,她现在要让人带丫头下去了,照着她的打算来做。

    “老夫人,二老爷,二夫人――”丫鬟婆子守在外面听到老夫人的声音,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周嬷嬷走在前面,也跪下,二夫人二爷来后她就退了出去,她行了一礼看着老夫人,一瞬间想到很多。

    吴老夫人吩咐起来,照着她的打算,一一吩咐了,丫鬟婆子应了是,扫过老二老三媳妇丫头,差不多了,周嬷嬷也看过去。

    “听清楚了没有,要看住了。”吴老夫人重重的问起来。

    张氏吴二老爷让她们看紧姐儿。

    周嬷嬷带着丫鬟婆子应了是,视线落在二姑娘身上,准备按照老夫人的意思。

    吴后退一步。

    “带丫头去祠堂!”吴老夫人倏的开口。

    丫鬟婆子周嬷嬷上前。

    *

    吴被送到了吴府的祠堂,祠堂平时很少有人来,关得很紧,此时吱呀一声打开,里面很暗,阳光透进去也看不清。

    吴不想进去,祖母派人守着她,拦着她,不让她离开,推了她一把,她整个人进了祠堂,祠堂很暗。

    “谁推我?竟然敢推我!”吴冲进去,生气的叫起来,猛的回头,她气势又回来了,祖母爹娘不在,只有祖母身边的人,她压抑气愤跑出来,瞪向门外的人。

    她稳住自己,看到周嬷嬷还有丫鬟婆子。

    “周嬷嬷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竟然推我,我要还回去,我要,就算祖母让你们做什么,你们也不能这样。”

    吴气极想冲到她们面前,冲出去。

    “姑娘好好反省,老夫人有命令,二姑娘是知道的,老奴等都是照着老夫人的命令。”周嬷嬷带着人并不多说。

    她们还要照老夫人的办呢,只站在门外看着。

    “你们,我。”

    吴想冲出去,被人拦下,怎么也出去不了,吴怎么叫也没用,周嬷嬷带着人不动声色。

    “二姑娘不要再这样了。”

    “我不想和你们说。”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不再往外冲,她脑中是卫烨成亲的事,停了下来,卫烨成了亲就不再是她的了。

    眼晴发红,很想扑到床上,大哭一场,又伤心又难过,卫烨,卫烨你敢成亲,你敢给我成亲!发红的眼一厉。

    周嬷嬷看着,眸中闪了闪,二姑娘的样子。

    “二姑娘这是,周嬷嬷你觉得二姑娘是不是在生气?”有婆子看到,到了周嬷嬷的身边,小声问起来,周嬷嬷没有说话,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专注的看着二姑娘,想看出什么。

    旁边还有婆子丫鬟小声的:“二姑娘好像在伤心。”“二姑娘是在气谁吗,周嬷嬷。”“会是为了谁?”

    周嬷嬷摇头,她走了进去,让丫鬟婆子留在外面守着,她几步走到二姑娘的面前。

    该和二姑娘说了。

    “二姑娘,我进来了,老奴奉老夫人的话。”周嬷嬷道。

    “你过来做什么?出去!”吴陡的回过神来,看到周嬷嬷进来,生气的指着外面,让周嬷嬷出去,气愤不已,很大声。

    周嬷嬷一顿,没有再走,吴继续指责,过了片刻周嬷嬷恢复过来。

    “二姑娘为什么哭,难过?有什么事,可以和老奴说,要是老夫人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周嬷嬷道,丫鬟婆子点头,一样的想法。

    “关你什么事,我哭不哭关你何事,我才没有难过。”吴大声的反驳,怎么可能承认:“你敢和祖母说。”

    “二姑娘要是不信可以试下。”周嬷嬷淡定的,吴气极。

    周嬷嬷不再说话,丫鬟婆子看着。

    吴气过好了点。

    “老夫人让二姑娘跪牌位,还有背书,二姑娘,还有反省,等跪完了祠堂,二姑娘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需要很多的时间。”

    周嬷嬷慢慢的没有动,更没有退出去,在二姑娘几步远处开口。

    “那也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吴又有了精神,再次气到,大声的。

    丫鬟婆子看向周嬷嬷。

    “二姑娘忘了,老夫人把一切交给了老奴,让老奴看着二姑娘,让老奴安排,老奴就要具体的安排,把事情安排妥当,不然老夫人问起老奴可不好交待,老夫人还等着,老奴要快点安排了,二姑娘改变不了的。”周嬷嬷漫不经心,老夫人把事情交给她,她就要完成,二姑娘说再多也没用,步子又迈了两步,丫鬟婆子没有动。

    吴后退,气恨的:“我不要,我没有心情,我。”吴还要说,祖母糊涂了,还有爹娘还有,才会让周嬷嬷来盯着她。

    才会派人来。

    她一想到祖母的话,就想抱着头大叫,祖母说的她不想听,什么都要改了,她想推一把,可是推不了。

    “二姑娘还是开始,先跪牌位,反省,背书,老奴还要禀报老夫人,二姑娘只有快点,才能完成,到时候接着抄书,二姑娘不开始不行,一件件都等着二姑娘。”

    周嬷嬷没有一点生气。

    还示意丫鬟婆子过来。

    带着淡淡有威胁。

    丫鬟婆子过来了。

    吴一见之下更气,连着叫几声:“你竟威胁我,啊啊啊,出去,我说了不听不听不想听,听不懂吗?以为有祖母的话还有祖母撑腰就行?”

    她抱着头,脑袋像是要裂开一样,摇着头,想要冲出去。

    “二姑娘不想自觉做,不要怪老奴,老奴只好帮着二姑娘,老奴让人来告诉二姑娘怎么做。”

    周嬷嬷不会让二姑娘冲出去,也不想再浪费时间,耽搁,让人拦下二姑娘,强迫着二姑娘跪牌位反省还有背书。

    周嬷嬷一示意,丫鬟婆子再不停顿,直接到了她的面前,吴还想后退,也退不了了。

    周嬷嬷手一挥:“让二姑娘跪到牌位前。”

    丫鬟婆子也不顾什么,扣押住二姑娘,吴简直不感置信,可是再不敢置信她还是被扣押着到了牌位前跪下。

    吴还要挣扎,周嬷嬷指示丫鬟婆子扣紧了,不许二姑娘动,让二姑娘反省背书。

    二姑娘不愿意就让丫鬟一边念让二姑娘动。

    二姑娘早晚会妥协,不然二姑娘就不要吃东西了,二姑娘从来没有饿过,可能一开始还好,饿得几次二姑娘就知道厉害。

    就会想吃了,到时候。

    吴此时还在挣,丫鬟婆子制住她。

    “要是二姑娘早这样就好了。”周嬷嬷说。

    吴没想到周嬷嬷这么可恨,她还喜欢过周嬷嬷,因为是祖母身边的,对她们又好,谁知道。

    祖母不过是下了命令,周嬷嬷就一顾一切,她以前只知道周嬷嬷好,是祖母身边重要的人,现在恨。

    “老夫人还说了一句,二姑娘不愿意,难道是觉得自己永远也学不会,比不上大姑娘还有郡主?才会东推西推的,这样的二姑娘配得上谁。”

    周嬷嬷眸光一闪,打量二姑娘,左走右走,老夫人在她过来时轻声吩咐她的话,留意着二姑娘表情。

    老夫人说二姑娘性子急还有倔强,要是不行就激一下她,说不定就行了。

    她之前没有用,现在打算激一下二姑娘了,她说完好整以瑕的等着,刚才又像是在质疑。

    有些人最是受不得激,二姑娘想来也是。

    丫鬟婆子张嘴,嬷嬷?

    “二姑娘承认了?”周嬷嬷看二姑娘呆呆的不说话,补充一句。

    “你说什么?我才不会,祖母看不起我,我当然厉害,要不你看,我会学会的!”吴惊到,大声的摇头,恨恨的,恨不得马上推翻。

    不停的说,不停的说。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没有想错,二姑娘真的吃这一套,受不了激,二姑娘的性子太容易了解。

    吴依然恨,虽然说了会做到,她一边问周嬷嬷她该怎么做,不让自己想卫烨还有别的。

    周嬷嬷说了,丫鬟婆子也说。

    吴一阵后不想做了,更恨。

    *

    吴的恨改变不了什么,吴老夫人也好,张氏吴二老爷也好,知道了都没有说什么。

    她们早有所料。

    决定了就会照着做,直到丫头改了。

    吴大老爷还有宁氏也知道了,吴礼还有吴仪昊莲也听说。

    府里都知道老夫人要对二姑娘改造,该知道的都知道,府里下人不知道老夫人怎么有闲心,她们只知道一点。

    吴老夫人不许人议论,也不许人提,丫头的安排是她做的,还是等丫头学好了再说。

    丫头受不了激,多用几次,交待了周嬷嬷如何应对丫头的心思。

    周嬷嬷去了。

    吴是真的被激到,她发誓一定会学会,让祖母对她刮目相看,再没有人敢私下看不起她。

    *

    吴老夫人带着张氏一同出府,早就约好,商量好,和老二说过,她带着老二媳妇直接去了那几个府里,派去的人送了消息,她知道了,几个府里只有两个府还好,她也没有生气。

    宽慰张氏,好在张氏是懂事的,还反过来安慰她,吴老夫人出府前问了丫头情况。

    知道她学得认真。

    和张氏说了,张氏没想到,她不意外,丫头要是能一直认真就好了,不知道还有多久。

    但愿丫头一直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张氏看婆婆在想什么,叫了一声,还有最后一家,上面两家没有说什么,婆婆不悦。

    她何尝不是一样。

    “娘。”最后张氏道。

    吴老夫人反应过来,发现开始了,下了马车,张氏也是,丫头并没有名声受损,却被嫌弃,她怎么能高兴。

    吴老夫人带着二媳妇见完了几个府,几个府里的情况也知道了,她心里是明白的,几个府里只有一家有意,张氏也是。

    “娘这几家。”张氏问了出来,凝着吴老夫人。

    “丫头的亲事我不会乱来,虽然时间来不及,我也不会,放心。”吴老夫人安抚张氏的。

    张嬷嬷点头,吴老夫人开口。

    *

    叶蓁几天下来没有发现抄袭,高兴的去了一趟店铺,人很多,生意很好,比她想的要好,成衣快卖空了。

    她去了纪府,找菁姐姐和菁姐姐。

    萧菁菁听到叶蓁来了,见了叶蓁,听了叶蓁的话她也高兴。

    “太好了,我们的品牌确立了,生意很好,也没有人仿制,菁姐姐。”叶蓁要多开心多开心。

    萧菁菁点头。

    叶蓁还在高兴的说着,萧青菁带着人听。

    宫里。

    熙和帝找了时间见了母后,问母后烨哥儿的事怎么定,要不要再重新挑一下,挑个更好的,他好让人宣旨。

    太后知道皇上想法,摇了一下头,皇上是因为吴老夫人。

    “母后要是。”熙和帝过了一会看母后的样子,没有半点变化,觉得母后要是没有什么要说的,就让烨哥儿见一下他们挑选的,找个时间下旨

    “皇上自己拿主意。”

    太后点头。

    熙和帝让母后挑个日子,没有多呆,太后送走了他,叫人和宝珠说一声,叫她来,不是想成亲吗,这个丫头。

    *

    京城一处偏僻的小巷。

    很少有人经过,很少有人来,半天见不到一个人影,不管是巷前还是这里,小巷尽头一户长满杂草荒芫的小院,门虚掩着,只能看到长长的草,在木质有些陈旧的门有些坏了。

    什么也没有,只有门前有一团黑黑的,卷缩着。

    乞丐模样的男人躺着,像是躲在这里,又像是走不动,身上盖着破旧撕坏的破布口袋,盖住了脸,打结的头发,还有脏污恶心的卷缩着的样子,还有溃烂的地方。

    有人经过:“去那边找一找。”

    “是。”

    乞丐男人身上盖着的破布动了一下。

    “看看大公子在不在那边。”

    有侍卫走近,指着。

    乞丐一样的男人又动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