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盖在脸上的破布口袋落了下来,流着脓,脏污干瘦的手扯下破布口袋,露出一张脏污的脸,睁开眼晴,抬起头,打着结散发着臭味的头发晃动,手紧紧抓着破布口袋,挥一下。++

    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体,露在外面长了脓疮的地方流出脓水来,恶臭难当。

    他看向走过来的侍卫,想要爬起来,往破旧虚掩的门里躲一躲,撑在地上的手可能是太用力,青筋毕露,污黑干瘦的手变了形。

    他挪了好几次,才挪动了一点,撞了撞门,整个人掉进门里,门吱呀一声,他停下来。

    卷缩着,

    发臭打结的头发和地上的泥条一样,破布的衣衫遮不住污黑的身体,看向门外不远处处的侍卫,怕侍卫听到。

    他躺在地上,手上拿着的破布口袋。

    侍卫好像听到声音,左右看了看,四处扫了眼,没有找到,往另一边去了,乞丐躺着的地方是小巷尽头,又掉到里面,门虚掩着,没有声音侍卫不可能马上找到。

    侍卫停下来,隔得更远了。

    有两个侍卫从两个方向过来,汇合在一起,为首的侍卫问起来:“找到没有?”

    “没有找到,也没有看到人。”“还是没有?那就再找一找,去那边。”几个侍卫说完,又去了另外的地方。

    纪宁抓着脏污的破布口袋,揭开露出脸,艰难的坐起来,一点一点挪到门边,身体晃动了一下,坐不住,差点摔倒,一身臭得又有飞虫过来,沾在他的身上,他看向外面,手抓着门边,探出头,看不到人,想站起来也站不起来。

    张了张嘴,只发出呜呜呜的嘶声。

    根本发不出声音,张开的嘴黑得只能看到半截舌头。

    半截的舌头不知何时断了。

    侧过身体,另一只手露出来,断了半只手,只有一只手是好的,脚筋也挑断了不能动更别说站起来。

    肿大着,有没有结好的疤痕。

    他拖着身体爬出了门躺在门口,摔到地上,用力抬头望着侍卫离开的方向,眼角流下泪来。

    划过污黑的脸,

    他撑着自己。

    *

    赵昕带回了萧柔柔的尸体,但并没有大办,萧柔柔的死不光彩,在府里停了一晚就快速下葬了,为了避开一些目光。

    萧成到了,赵昕侧过头,拱手行礼抬起头来:“不能为柔儿大办,希望岳父能理解!”深深的掬了一个恭。

    萧成:“本王知道,本王不会怪你,本王只会找害了柔姐儿的人。”

    “我会让人多烧一些丫鬟婆子下去服侍柔儿。”赵昕马上道:“而且岳父,我决定为柔儿守孝一年。”

    萧成看向他。

    “岳父,我想告诉岳父柔儿是我的妻子,虽然不能为柔儿大办葬礼,但我对柔儿的心不会改变。”

    赵昕说。

    萧成过了好一会:“好。”他们一起送了柔姐儿下葬,萧柔柔下葬后,萧成还有赵昕回去。

    赵昕的行为被京城不少人知道后,没有不赞他有情有义的。

    知道安郡王在查什么,都想知道。

    一个个都议论起来,各家都不免提起。

    *

    萧菁菁得知父王葬了萧柔柔,萧柔柔葬在那里,点了点头,是贺侧妃知道后派了人来说的,父王出门几天回了府,不再出去,告诉了贺侧妃,赵嬷嬷让七巧冬菱下去,悄悄在郡主耳边说。

    “郡主。”很快她退开一步:“都说赵昕有情有义。”

    “确实有情有义啊。”萧菁菁道。

    “有情有义才怪,郡主,要是真有有情有义就不会让那位三姑娘一个人在那里,活生生受尽折腾冻死了,人都死了,才来做这些算得了什么,郡主你说呢。”

    赵嬷嬷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郡主你说是不是。”

    赵嬷嬷又道。

    “嬷嬷说得对。”萧菁菁说,赵嬷嬷:“可不就是,哪里是有情有义,亏大家还赞,守一年,本来就该守,那位三姑娘可是,郡王爷也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