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义愤填膺
    他要看一看太子心悦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走进净房,伸出双手,两手摊开,转头看向进来的人。

    “殿下?”公公一见忙看向小厮,还不快点,殿下要沐浴更衣,挥手让小厮服侍殿下宽衣,秦王没有说话。

    公公退到一边。

    厨房那边送热水来了,他看向殿下:“殿下,老奴出去看下。”

    秦王让他去,公公看了服侍殿下宽衣的小厮,走了出去。

    *

    萧成还是一想到菁姐儿就不高兴,他知道贺氏还有永叔说得对,是不该怪菁姐儿,但菁姐儿就不能想一下柔姐儿都死了嗯?

    每次一想到这,他就心情好不起来,哪里也没有去,留在府里。

    贺氏带着人走进来叫了一声:“王爷。”行了一礼,她笑了笑,回身示意,身后的丫鬟手上捧着点心还有茶水,很紧张,恭敬小心行过礼,贺氏让她们送到王爷面前。

    丫鬟们低头,端着点心茶水在王爷,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把茶水还有点心放到王爷面前,然后不敢多呆,后退开来,退到一边。

    贺氏走过去,嘴角还是带着笑,注视着王爷,走近:“王爷在做什么?”

    “你怎么过来了?”

    萧成望着她,

    沉着声开了口,没有说什么,扫了一眼丫鬟,微皱着眉头。

    丫鬟们头低得更低。

    “王爷在府里,难得有空闲,妾身睡了一会,过来陪王爷,沏了茶水还有做了点心送来,王爷尝一尝吧,天气暖和起来了,喝茶解渴。”贺氏爽利的道,没有叫丫鬟,转身亲自端起茶杯,低头看了眼,揭开盖杯放到王爷的面前,眼中一转:“王爷怎么不用?”

    感觉到肚子里一动,她摸了摸,笑容更深。

    “给本王。”

    萧成看着贺氏脸上的笑,伸出大手,目光落在她挺着的肚子上,看了一眼,才:“本王说过不用服侍本王,本王身边有人侍侯,本王可不希望到时候生的时候出什么差错。”

    “王爷,妾身很好,没有事,已经完全好了,王爷不是让太医给妾身看过吗。”

    贺氏笑笑把茶杯给了王爷,没有再摸肚子,里面没动了,似乎知道父王在面前,所以不敢再顽皮。

    萧成:“那也要注意,本王担心你。”

    “妾身知道王爷的担心,多谢王爷担心,听到王爷担心妾身,妾身很开心。”贺氏笑容中多了媚意还有开心,行了一礼。

    “高兴就好,本王怎么就不能担心你。”萧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刚才怎么了?”问起刚才她的动作,动也不动。

    贺氏笑容满面,没有再问别的,摸着肚子:“动了动,王爷。”并没有太多奢求。

    萧成再看她的肚子,随口道:“……是个顽皮的小子,本王倒要看看生下来是不是个顽皮的小子。”

    “王爷要不是小子呢,妾身没事,很好。”

    贺氏开口,萧成脸上的络腮胡在举起茶杯时擦过茶杯,他沉着一张脸:“女儿也好,但本王希望是个小子,本王子嗣不够多。”

    他不想再有个女儿像菁姐儿一样。

    “妾身喜欢女儿,不过随王爷更好。”贺氏又道,像是看出王爷在想什么。

    萧成眉头依然还是皱着,不悦的喝了一口茶水:“菁姐儿小时候还是很听话的,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带着质问,明显不满。

    “妾身觉得郡主很好了。”贺氏却笑。

    “你又替她说什么话?”萧成不满的睥了她一眼:“坐下说吧。”

    贺氏坐下来,小心的然后。

    “王爷忘了郡主是双身子,和妾身一样,王爷关心妾身的身体,怎么就忘了郡主?王爷那天那样,也不怕郡主――”忽然道,摸着肚子说了起来。

    “菁姐儿!”萧成脸色一变,叹了一口气,他也是才想到菁姐儿和贺氏一样是双身子,有了身子,他竟然忘了,柔姐儿的死让他什么都忘了。

    “王爷还在生气?”贺氏又问,打量着王爷的表情,知道王爷想起来了。

    “本王怎么可能不生气,菁姐儿到现在还没有来,也没有派人来问。”萧成开口,还是气,只不过想到菁姐儿是双身子,脸色好了不少。

    “妾身说过,王爷要给郡主一些时间。”贺氏道。

    “本王已经给了她时间了,不过你也说得对,本王忘了她也是双身子,不该气她,该给她更多时间。”萧成缓了一口气。

    “王爷现在还生气吗。”贺氏问。

    萧成还没有说话,睥了她一眼,贺氏笑容不减,正要说郡主不会让王爷失望,就看到有人进来,王爷身边的小厮出现在门口,想来是有事,她没有多看。

    她现在在的地方是王爷的书房,看向丫鬟,丫鬟们也抬起头来,贺氏准备带丫鬟下去了,收回目光看向王爷。

    萧成盯着门口出现的人:“找本王什么事?”

    “王爷,王爷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小厮行了一礼开了口。

    萧成听了知道是他派去查柔姐儿的事的人回来了,看来是有消息了,他点头,嗯了一声,挥手让人下去,等人下去,他侧过头来,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贺氏一声。

    忽然听到贺氏笑着叫他。

    “王爷,王爷有事,妾身就下去了,带着人回去了。”贺氏开了口,笑吟吟的,看到退下去的小厮,扫过丫鬟,对着萧成,站了起来,丫鬟们再次低下头,不敢发出声音。

    “本王有事要处理。”萧成也道,没有再说。

    “妾身走了。”贺氏点头,明白了的样子,行礼告退,丫鬟们走过来。

    “是柔姐儿的事,本王让人查一下,应该是有眉目了。”萧成还是说了,贺氏顿了一下回头:“王爷?三姑娘?”王爷竟然告诉了她。

    丫鬟们抬头看向王爷。

    “本王也不知道查得如何,等本王告诉你。”萧成说,贺氏点头,笑容浮出来:“妾身等着王爷。”带着丫鬟们走了。

    贺氏一走,萧成脸色难看,站起来,叫了人进来,小厮早就等着,走进来,看了一眼王爷跪在地上,他看到侧妃娘娘离开,知道王爷要召见了。

    “王爷,人来了。”

    萧成看到了后面进来的侍卫,沉着声音:“本王让你查的都查到了?”

    小厮退到一边,侍卫站着:“王爷,三姑娘在死前――受了不少搓磨。”他望着王爷,接着开口,他还查到三姑娘过得并不好。

    不止是被搓磨还――

    小厮抬起头来,三姑娘这是被人搓磨死的?王爷没有想错?

    “本王就知道!不然柔姐儿怎么会冻死!”萧成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阴沉,他就知道!

    “谁敢搓磨姐儿?”他冷着一张脸。

    “是三姑娘呆的地方的人,王爷,三姑娘是犯了事被送进去的――”后面不用说王爷应该明白,侍卫没有再说。

    小厮转向侍卫。

    “柔姐儿身边的人呢在哪里?谁给她的胆子?”萧成生气,他要弄清楚,然后替柔姐儿报仇!

    “胆敢搓磨柔姐儿,害死柔姐儿本王倒是要见一见。”他往外面走去。

    “王爷!”

    小厮跪着和侍卫一起叫了一声,看着王爷出去,收回视线,相互看了眼,起身追出去。

    *

    贺氏虽是出了王爷的书房,仍然想着,脸上带着笑,不知道王爷的人查到了多少,查到了什么。

    三姑娘的死会不会查出不是冻死。

    丫鬟们望着侧妃娘娘,贺氏走到南院让人下去,只带了两个丫鬟进了里面,婆子过来:“侧妃娘娘。”

    贺氏笑着点头,让嬷嬷进来,她走进去,坐下来,舒了口气,好点后,她抬头看过去,看到丫鬟的目光还有嬷嬷。

    丫鬟们行了一礼。

    贺氏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在嬷嬷身上。

    “侧妃娘娘去王爷的书房,王爷不知道?”嬷嬷感觉到,问起来,侧妃娘娘不说她便问丫鬟。

    “王爷啊。”贺氏说了,向嬷嬷说了,丫鬟张了一下嘴,听着侧妃娘娘说守我,婆子听罢,知道了,王爷查了三姑娘冻死的事。

    “那侧妃娘娘?”她想了不少,一边想一边问侧妃娘娘,侧妃娘娘就这样?

    “和郡主说下吧。”

    贺氏说,就是不知道郡主在不在府里。

    三姑娘可能是被害死的。

    *

    萧菁菁带着嬷嬷往外祖母家去,下了马车,想到父王,赵嬷嬷陪着郡主一起,看到郡主的表情:“郡主?”

    “只是想到父王,父王怪我。”萧菁菁说。

    忽然就想到了父王。

    父王是不是还是满心都是萧柔柔的死?

    赵嬷嬷马上义愤填膺的开口,睥了一下七巧冬菱还有身后的人,她什么不知道?都知道:“有什么贺侧妃会派人和郡主说,郡主还想什么,王爷太过份了,郡主顾着自己就好。”

    萧菁菁笑笑,知道赵嬷嬷是听说那天父王的话后为她不值生气,七巧冬菱还有近处的丫鬟听到也和赵嬷嬷一样。

    赵嬷嬷觉得王爷又糊涂了。

    萧菁菁不想再说。

    她要去看表妹。

    “嬷嬷,我要去看外祖母和表妹。”

    “老奴不提了。”赵嬷嬷看到郡主的表情,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义愤填膺还有不高兴,七巧冬菱等也是。

    萧菁菁走进去。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