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明白事理
    就像一道雷从头顶劈下来,脑中一片空白,虽然她说过听祖母的,她什么也不知道,祖母就给她定了亲。

    还已经过了小定。

    “祖母怎么能!”

    丢开手上抄书的笔,就往前冲,想要抓住来人,差点打翻手边的水还有墨砚,长袖也顾不上按着,扯动抄好的纸张。

    “姑娘。”

    守着的丫鬟婆子都来不及阻止,上前几步,叫了一声二姑娘。

    吴雲不管,一心盯着祖母派来的人。

    “祖母什么时候给我定亲的,我为什么不知道,是谁,祖母到现在才派你来告诉我?”

    “是,二姑娘。”婆子望着二姑娘,想到老夫人的交待,恭敬的:“二姑娘,还是不要问了,老奴奉老夫人的命令来告诉二姑娘,让二姑娘有个数,别的都不知道,老夫人说二姑娘沉淀了下来,可以知道了,二姑娘也说过会听话想来不会再闹,别真到了上轿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你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不想告诉我,祖母是不是不让你说?吴雲不相信。

    祖母,祖母,她听到婆子后面的话,想到祖母,祖母真的要这样对她?

    丫鬟婆子也看过去,她们没有出院子,也不知道姑娘小定的事,直到现在才知道,怎么会不好奇。

    只是轮不到她们问,她们还是服侍好二姑娘。

    “二姑娘还是等着吧,只要二姑娘好好的,老夫人不会害二姑娘,定的人家肯定是好人家,二姑娘只需要知道,好好待嫁,自有老夫人操持。”

    婆子又道。

    老夫人不告诉二姑娘还不是二姑娘闹腾,原先是定好上花轿才说,好在二姑娘没有,和那位也没来往,老夫人里里外外都派人盯着。

    “等着?我当然知道祖母不会害我!”吴雲大声的,她旁边的丫鬟婆子再次拦住她。

    “那二姑娘还说什么。”婆子淡淡的。

    “我不怕被害,我想知道的是祖母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就定了亲,是谁。”吴雲还是想知道,她身边的丫鬟婆子点头。

    “二姑娘觉得呢。”

    婆子开口:“二姑娘最近才沉淀下来,老夫人为防有变故,瞒了二姑娘应该,反正二姑娘也答应了。”

    “祖母是怕我不愿意,是怕我闹腾?怕我和卫烨再见面?”

    吴雲恨恨的问了出来。

    “二姑娘。”丫鬟婆子叫着,拉着。

    “你们拉我做什么,一直拉着我,还怕我冲过去打她呀?”吴雲猛的侧过头,盯着拉着她的人。

    甩了一下手,想要甩开她们,丫鬟婆子没有动,后退一下。

    婆子:“二姑娘要做的就是等着,不要让老夫人难过。”

    “你。”你这个老,吴雲指着她想骂,就要冲上去,该死的东西,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抱住她,吴雲突然想到自己和卫烨的事,什么也说不出来,祖母是防着她。

    慢慢的再也生不起气来,平静下来。

    婆子还是站着。

    “我知道了!我不会跑的,也不会让祖母失望,难过。”吴雲慢慢的说。

    “二姑娘这样挺好。”婆子开口。

    吴雲又气,感觉自己还是被拉着,转头狠狠瞪着她们:“你们拉着我干什么,我说了我会听祖母的,还不快点放开我。”就要甩开她们。

    很生气。

    丫鬟婆子闻言,看了二姑娘,对视一眼。

    “看什么,放手,我不会闹,拉着我做什么?”吴雲恨恨的,再次甩了一下,还想抽出手来,只是抽不出来而已。

    婆子冷眼旁观。

    丫鬟婆子终放开了手,往一边退了退,没再拦着姑娘。

    吴雲抽回手,很是不满,平静的看向婆子,想要嘴硬,又软了下来:“告诉祖母,我想清楚了,会好好抄书做针线还有学规矩,更不会和那人见面,答应了的就是答应了的,也不在意是不是定亲了,该怎么做都知道,只想知道祖母定的是谁,希望祖母告诉我,我等着。”她嘟囔着还是不高兴。

    丫鬟婆子退到一边,看向姑娘,姑娘倒是回过神来很听话的样子。

    这像平时的二姑娘吗?不像,有点不真实,不过二姑娘这两日是学乖了的,她们不再想不再看。

    婆子有些意外,不过还好:“老奴会禀给老夫人,老夫人自会决定,二姑娘。”

    “那就行!,行了。”

    吴雲声音不由变大,哼了哼,又变小。

    手动了动,挥了一下,想要再挥,收起来,要说她一点不生气是假的,突然之间冒出一个未婚夫来,还不知道是谁。

    “还有告诉祖母,我想她了。”

    吴雲又道。

    “老奴会的。”

    婆子行了一礼,就要退下去,丫鬟婆子听着姑娘的话,相视后,送婆子出去,吴雲盯着她们,送什么,还怕走丢了?

    祖母,祖母,雲姐儿想你了。

    “还有告诉祖母,我想去给她请安。”她大声的对着出去的婆子。

    婆子停了下,回头行礼,丫鬟婆子望着吴雲,吴雲走到桌案前,她要抄书,抄完了要知道和她定亲的是谁,配不配得上她。

    婆子出了二姑娘的院子,和送她出来的丫鬟婆子说了声,走了。

    *

    吴老夫人院子,一家人都在,等着,除了老大老二礼哥儿仪哥儿出了门,老大媳妇老二媳妇,礼哥儿媳妇等。

    只要中了会有人到府里,报喜。

    吴老夫人和周嬷嬷说着雲丫头未来夫婿的事,说是没有把握,这次没有下场,仪哥儿下了场,礼哥儿也是。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名次。

    今天放榜了,人派出去了,而且是早早就派出去,占了位置,就为了早点看到,可是到了如今还没有一个准信,还没有消息回来,等得心焦,想来这个时候榜单出来了,张了榜了,能看到榜上的名字。

    礼哥儿仪哥儿也不知道在不在上面,希望在上面吧,这样就是大喜。

    想来是要不了多久了,就会知道,报喜的人也会来,唉,吴老夫人叹了口气,扫了众人一眼。

    能考中好,不能得中也没什么的。

    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尤其是红封,报喜的人一来,就要给人,礼哥儿仪哥儿都是用功的。

    礼哥儿尤其是,早就等着今年春闱了,仪哥儿差点,年纪小点,今年是试一试,看看,要是不行,来年再考就是。

    两人都能考上是大喜,有一人没能考上也没有什么,虽然会失望。

    但每年的春闱不是那么容易的,未来的姑爷还年轻,这次不行下次再来,下次刚好和未来姑爷一起。

    是吧?其他府的不知道,吴老夫人想了想,和周嬷嬷继续说。

    耳边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还有礼哥媳妇一家子也在说着。

    外面还是静悄悄的。

    吴老夫人想到派人去雲丫头那里的事。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着急,扫了丫鬟好一眼收回目光:“老夫人。”周嬷嬷道。

    吴老夫人正要说话。

    门外,一个婆子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抬起头望着:“老夫人。”没有说完。

    “什么?”吴老夫人看过去直接问。

    其余的人停下话,看着。

    “老夫人,去二姑娘那里的人回来了,二姑娘有话要说。”婆子跪在地上开口,恭敬小心的道。

    吴老夫人:“让人进来,还说什么。”看了老二媳妇一下。

    婆子行礼退出去,所有人盯着。

    “雲丫头不知道要说什么。”吴老夫人道,张氏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对着婆婆:“雲姐儿要是不听话娘只管训,雲姐儿该好好的抄书才是。”

    她笑着。

    “我让人把定亲的事告诉了雲丫头,听一听再说吧,看她怎么说。”吴老夫人淡淡的道,也没有瞒着她们,说了出来,不怕她们多想,反正她决定了,雲丫头也消停了。

    周嬷嬷看过去,她明白二夫人的意思。

    吴老夫人何尝不知道,在场的都看着,只是娘派人说了,她们都不知道,也没有听说。

    娘不是说先不说吗。

    张氏没有再说什么笑笑:“娘告诉她干什么?”

    这不是她一个人的疑问。

    吴老夫人看过去:“就是想告诉她,她消停了,难不成真的上花轿的时候硬塞?”周嬷嬷颔首。

    宁氏张氏等明白过来,相互看了眼。

    吴老夫人没有再说,人进来了,跪在地上,她问了问,雲丫头知道了的表现,还有雲丫头有什么要说的。

    所有人听着。

    跪在地上的婆子两人,后面的婆子看到二夫人大夫人在,张了张嘴,吴老夫人示意,周嬷嬷到了她身边,让她说。

    婆子低下头,把二姑娘的表现还有二姑娘的话都说了。

    “老夫人,老奴走时,二姑娘就是这样说的。”

    所有人听到了转向婆婆。

    “雲丫头真的这样?雲丫头这样说?”吴老夫人询问,周嬷嬷也回到老夫人的面前,丫鬟婆子盯着婆子。

    婆子回了一个是。

    没有人说话,吴老夫人看了她片刻:“这很好,雲丫头既然这样说,明白事理,那么没有什么不能知道的。”

    “没有什么不能告诉的。”吴老夫人又道。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