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心生愧疚
    姑娘那样,满心里都是来见老夫人,她望着老夫人恭敬小心的磕了一个头。

    另外的丫鬟婆子:“……”她们听到了。

    吴老夫人管也不管,周嬷嬷也没在意,丫鬟磕完后又抬头。

    “行了,我知道三丫头是怎么回事了,不是吓病就好,是感染了风寒,那就好好休息,想通了要来见我,病了不能来就等病好了,我也没空现在见她,等大夫入府,看一看开药,让她好了再过来吧。”

    吴老夫人开口,说了一遍,心情好了,嘴上还是不饶人:“想必周嬷嬷和你说了,我让人找大夫入府了。”

    周嬷嬷点头,她了解老夫人。

    丫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跟着点头。

    “回去照顾莲丫头吧,好好照顾她,和莲丫头说,我希望她快点好起来,我不急。吴老夫人又说起来,盯着丫鬟,不打算再说,再问。

    等莲丫头好起来再说吧,这句话也是安莲丫头的心,她没有去怕莲丫头再多想。

    周嬷嬷也看着丫鬟,又看第夫人。

    吴老夫人不想她看,有什么好看的,莲丫头脆弱的性子她不能担心一下?

    周嬷嬷收回目光,不再看老夫人,她从老夫人的目光中回过神来。

    ”是,老夫人,奴婢马上就回去。“丫鬟没有要说的,姑娘让她告诉老夫人的话她已经说了。

    她来是想请老夫人找大夫的,找不到还有什么要说,想了想,姑娘还在等着她。

    她磕了一个头,抬头,看向老夫人和周嬷嬷。

    心中开始急起来,刚才因为别的还没有这么急,她来的时候姑娘很不好,发热得昏睡过去了,身边虽然有人服侍照看,可是她还是想赶快回去。

    不然她不放心。

    她一直是近身服侍的,姑娘最信任的也只有她,只有回到姑娘身边才能放心。

    从她被周嬷嬷安排到姑娘身边,她就知道要自己的主子是谁,要效忠谁!才会被姑娘看重。

    姑娘虽然是庶出,她也知道怎么做。

    面上不由也表现出来,想要说话,可是看老夫人看向了周嬷嬷,好像要说什么。

    她不敢打断老夫人和周嬷嬷的话。

    只是担心着姑娘,老夫人不知道要说什么。

    ”算了,你也跟着去一趟,看看莲丫头的情况,还有就是等大夫入府,带去诊脉,有什么情况回来报给我,我在这里等你。“

    吴老夫人在听了丫鬟的话,想了一下,侧过头来朝着周嬷嬷,此时更是吩咐起来,冷冷的命令。

    ”老夫人。“周嬷嬷没有意外,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恭敬的应了是,而后看向丫鬟,吴老夫人也看过去:”你刚才想说什么?“

    她没有忽略这个丫鬟的欲言又止。

    周嬷嬷一听看向她,丫鬟整个一紧,低下头,磕头,恭敬的。

    ”奴婢很担心姑娘,老夫人。“

    丫鬟知道老夫人不可能亲自去看姑娘,老夫人派周嬷嬷和她一起,就表明了老夫人的态度了,姑娘知道一定会高兴的。

    她恭敬的行礼。

    吴老夫人不再看,别开头,周嬷嬷见状看向丫鬟,她要去看三姑娘,丫鬟不敢再说什么。

    *

    ”莲丫头明明能想通,需要想那么久吗,让她还以为她那么没用,生生被吓病,气得不行。“

    在两人走后,吴老夫人不由一个人喃喃自语抱怨,略显责怪的,看着两人的背影不见,让余下的丫鬟婆子也下去,等到丫鬟婆子退下,她继续想着,莲丫头让她差点怪错了她。

    她内心不是没有愧疚,尤其是知道莲丫头想通后,她之前还气她,觉得她不争气。

    也有心疼,莲丫头还是得她的心,又被养了这么久。

    没有因为莲丫头是想了很久才想通产生真的不悦,在她的心中莲丫头能想通就是好事。

    内疚心疼让她想补偿莲丫头一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补偿什么,算了,莲丫头不是定了亲吗。

    不如就在给她准备的嫁妆里面加厚一成,嫁人的重要性不言而豫。

    之前莲丫头因为是庶出所以不管怎么样,嫁妆还有什么都不可能超出庶出的身份,都是按着庶出来准备的。

    该给多少就给多少,哪怕她再宠着,也不可能明面上给莲丫头多优待,最多私下疼一些,就给多一点嫁妆还有田宅以及银子。

    要是乱来,以后再有什么,岂不是打乱规矩,她已经决定私下给莲丫头准备一份嫁妆,多准备一点。

    悄悄给莲丫头,让她放好,等到出嫁的时候一起带去,也算是给她。

    这一切都是族里的规矩。

    不可能弄得跟嫡出的一样,族里早就有规定庶出的嫁妆多少,嫡出的又有多少,除非让莲丫头记在王氏的名下,成为嫡出,可是她想了想后还是没有,王氏还有老三被她赶出了府,不如还是庶出。

    只说是放在她的名下教养,她多给一份嫁妆也没什么,虽然她喜欢莲丫头,但也只是想过让莲丫头成为嫡出,没有真的决定。

    王氏和老三她是一直不满的,怎么可能让莲丫头记在王氏名下,虽然这是最简单最容易的,她怕把莲丫头记在王氏名下,是害了她,要是记到别的媳妇名下,又说不过去。

    很麻烦,她想过后,干脆还是就把莲丫头教养在身边就行了,有什么她来,以她教养出来的名义也不错,不是非要变成嫡出。

    本身就是庶出,记成嫡出也不是那么名正言顺,有些人还是会看不上,不如不变。

    她也想过把莲丫头过继出去,记在别处,这样于莲丫头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要好一点,最后还是没有过继出去,莲丫头一个庶出要过继也得不到好的身份,要得到更好的身份需要机会,她也怕莲丫头的性子。

    如今莲丫头的嫁妆还要再加厚一点,想完后,吴老夫人心里不再愧疚,莲丫头!

    ”来人。“

    她看向外面,突然大声开口。

    她有事要吩咐,莲丫头的嫁妆还是先吩咐了,还有,她在想着还有什么事。

    随着她的话落。

    ”老夫人。“一个婆子很快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丫鬟,出现在门口,看向老夫人,行了一礼,跪下来,丫鬟也是一样,望着里面的老夫人。

    吴老夫人也看出去。

    ”去准备。“她本来想说给莲丫头准备的嫁妆上加厚一成,倏的想到一件事,之前忘了吩咐周嬷嬷,周嬷嬷可能也忘了,一时停了下来。

    还是派人把莲丫头手上的信拿来看看,她倒要看看王氏写了什么。

    ”老夫人?“

    丫鬟婆子,特别是婆子不知道老夫人为什么不继续说,恭敬开口。

    ”去。“吴老夫人吩咐她去莲丫头那里拿信,再吩咐人记下给莲丫头的嫁妆加厚一成。

    丫鬟婆子听到老夫人的话不得不说都愣老夫人让她们去拿信,都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去三姑娘那里拿信?给三姑娘的嫁妆加厚一层?她们不免对视一眼。

    老夫人之前不是决定了吗,怎么又改变?她们想归想,还是退下去,吴老夫人看着她们。

    人不在了,记起昨天派去的人,也该有消息了,王氏胆敢送信给莲丫头,她不会再让她留在京城了。

    在之前她就派了人去找王氏还有霏姐儿老三,安排下去,应该也该回来了。

    昨晚有回来的人告诉她,老三决定带人离京了,她的人会跟着一起去。

    所以她昨晚听到莲丫头身边的丫鬟说莲丫头收到一封信,也没有派人去找王氏,因为已经安排了,且三丫头做的事让她不高兴,她也不想让三丫头好过。

    索性不提。

    三丫头不是像她想的,她才开始希望快点把三氏还有老三送走。

    ”嗯,知道了吗?“吴老夫人收回视线,一个人喃喃自语,说着,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

    周嬷嬷跟着丫鬟到了三姑娘住的院子,看到外面的人,没有说话,等着丫鬟,丫鬟已经走到门口,着急的问过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知道姑娘还没有醒来,大夫还没有来。

    她回头看了周嬷嬷一眼,周嬷嬷知道她在想什么,告诉她大夫来了她会直接带来,丫鬟回头没有再问冲了进去,周嬷嬷也进去。

    进去前吩咐了一句什么,给一边的婆子,没有再说。

    丫鬟婆子看到周嬷嬷,见到周嬷嬷的瞬间她们松口气,知道肯定是老夫人派来的,姑娘病了,老夫人让周嬷嬷来看姑娘,她们也放下心。

    只是姑娘风寒很重,发热还昏了过去,一直没有再醒,大夫还是快点来更好。

    她们望着丫鬟和周嬷嬷身影,她们:”老夫人好像请大夫去了,周嬷嬷刚才说大夫很快就来,姑娘为什么?。“

    她们想到姑娘的样子,也担心起来,想要进去。

    有人进去了。

    里面,丫鬟走在最前面,知道姑娘还没有醒,进去后看到守在姑娘身边的人,点头,她到了姑娘的面前,跪了下来,回头看向周嬷嬷开口:姑娘,奴婢回来了,你要奴婢和老夫人说的奴婢和老夫人说了,老夫人派了周嬷嬷来看你,你应该知道——还有高兴,老夫人派人请大夫入府了就要来了。”

    她低下头在姑娘的面前凑到姑娘的耳边,一边退开的丫鬟婆子听着,看向周嬷嬷。

    她们身边放着盆子还有帕子,打湿的。

    周嬷嬷站在一边,见状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床榻前,盯着床榻上面发着热昏迷不醒的三姑娘。

    她问了问一边的丫鬟婆子,听了回答,又看了三姑娘一眼。

    丫鬟摸着三姑娘的手还有额头,一边听着周嬷嬷的询问,脸色忽然一变,姑娘的额头还是那么烫,她之前让人给姑娘退热,难道她们滑好好给姑娘退热,不然姑娘怎么会这么烫,她:“周嬷嬷,姑娘额头很热,更热了。”

    她很着急,担心,向着周嬷嬷说同时也看向丫鬟婆子急切的抱怨:“不是说要给姑娘退热吗,为什么姑娘身上还是这么热,还有……”

    难道她们没有给姑娘退热,她不敢多想,也没有看四周,有很多想说。

    “我们一直在给姑娘退热。”

    退到一边的丫鬟婆子听了不得不开口,为首一个婆子开口:“只是姑娘身上的热退下来一会又烧了上去。”

    她回答,另外的丫鬟也点头。

    丫鬟正要说话,目光扫到一旁装着水的盆子还有打湿没有干的帕子,她明白了过来,然后想到什么,没有再责怪她们,让她们再去准备温水过来,再给姑娘降温,随后转向周嬷嬷。

    “你不说我们也会。”丫鬟婆子不用她说也要去重新准备温水来,她们忙起来,扫向周嬷嬷,没有说话。

    “周嬷嬷三姑娘。”她想问大夫何时来,怎么还没有到。

    为什么?丫鬟心中着急的得不行。

    “三姑娘身上很热?”周嬷嬷刚才就想说话了,只是有人想说,她就没有说,现在,听到她的话,她俯身伸出手来只有先确定三姑娘有多热,是不是像她们说的,她心里也有个数,丫鬟见周嬷嬷伸手,让开了一些,让周嬷嬷能摸到姑娘的额头。

    周嬷嬷手轻轻的在三姑娘的额头还有手贴了贴,脸色变了下,三姑娘身上真的很热。

    再摸还是一样。

    她不相信又换了一下地方,还是热,只是稍好点,知道三姑娘得了风寒发热,不知道热得这么厉害,她担心三姑娘烧出问题,到时候老夫人肯定会找她。

    她也急起来,得了曲寒发热太过是最容易烧坏身子骨的,要不要派人和老夫人说一声?她想着先等大夫来了,看过再通知老夫人吧,老夫人!

    “周嬷嬷,是不是?三姑娘很热,怎么办。”

    丫鬟看在眼里,急得不行望着周嬷嬷。

    周嬷嬷收回手,脸色还是不好看,她还能感觉到三姑娘额头的热度。

    “先让人退着热,尽量让三姑娘身上的热退下一些,老奴出去看下,大夫来了没有,要是来了就让他过来给三姑娘看,要是还没有到,我会加派人去找,放心,一会大夫就来,我去了。”

    周嬷嬷就要去,安排了几个人。

    “好,周嬷嬷。”丫鬟看到周嬷嬷这个态茺终于放心了,周嬷嬷摸了姑娘身上,知道姑娘有多热,一定会把大夫早点带来,有了大夫姑娘就会退热。

    有周嬷嬷和她一起担心姑娘,她也不用那么害怕。

    周嬷嬷去了,丫鬟松了口气,接着看着姑娘额头,叫了人进来,继续想办法给姑娘退热。

    丫鬟婆子又端了温水过来,丫鬟亲自为姑娘退热。

    余下的丫鬟婆子想着周嬷嬷,叫走的人,能看出老夫人的态度,想问又没有。

    渐渐的,姑娘身上不那么热了,丫鬟松口气,其余的人也是一样:“姑娘身上好多了。

    那……

    可是为什么大夫还没有来?她们又想起来。

    ”去看看吧,为什么。

    丫鬟忍不住,其余的点头

    周嬷嬷带着人出去,交待人去准备,出了三姑娘的院子,叫人去看下大夫来了没有。

    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来了。

    等了等,在她有点不耐烦,打算叫人去加紧的时候,看到老夫人派来的人,不知道老夫人还有什么事,她拦下来。

    问清是怎么回事,老夫人派人来取三夫人给三姑娘的信,她听出老夫人想要看看三夫人写的信。

    叫了人一起进去说一声,把三姑娘收到的信给老夫人带回去,老夫人应该是想看下三夫人写了什么。

    看着丫鬟婆子去了。

    里面。

    丫鬟和婆子还有别的丫鬟继续给姑娘退热,忽然有人进来,是老夫人派来的,要取走三姑娘昨天接到的信。

    她们一惊,丫鬟婆子不知道,相互看了一眼,看向老夫人派来的婆子。

    床榻边的丫鬟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没有说话,老夫人看一看也好,也能知道姑娘为什么如此,她把手上的帕子交给一边的人,让她们接着给姑娘退热。

    对着老夫人派来的人说了一声。

    她去取,她知道姑娘放在哪里,早上的时候还看到,那个时候姑娘还没有昏过去,把信交给她,让她放起来,信是她亲手放好的。

    姑娘也是想把信给老夫人的,她去取了姑娘放东西的匣子,用钥匙打开,取出信,走到老夫人派来的人面前。

    吴老夫人派来的婆子站着,等着,接到信,她点头,看了一眼,她听到了三姑娘的情况。

    “这就是信。”丫鬟开口,看着信。

    “我知道了,会交给老夫人,老夫人想来也是担心姑娘。”对方开口,她是奉了老夫人的命令。

    “嗯。”等人走了,丫鬟回到姑娘的床榻前,不知道老夫人看了后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信上写的是什么,只有姑娘知道。

    可是姑娘昏迷着,她走回姑娘床榻前,接过帕子再来。

    等带着大夫。

    此刻外面,周嬷嬷看着老夫人派来的人走了,又过了片刻。

    “周嬷嬷,大夫来了。”

    有人过来快速的道,周嬷嬷已经看到了,没有说话,等到大夫过来,问他怎么才来,叫他先进去给三姑娘看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