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看向四爷,四爷回来了。

    她说不出话来,脑中都是小猴子禛哥儿。

    “菁儿。”纪尧再次开口,声音带着低哑,像是坟抑着情绪,弯下身体,盯着菁儿,握紧她的手:“小猴子——”

    话没有说完。

    “小猴子发热了,我让人去找太医,你说会不会和云表妹一样,还有。”萧菁菁开口,对着四爷。

    “我回来了,小猴子不会有事,禛哥儿也不会,相信为夫,菁儿。”纪尧道。

    萧菁菁点头。

    “赵嬷嬷去看禛哥儿了,陪在那里,派了人来说没有事。”

    赵嬷嬷已经回来过了。

    七巧冬菱出去回来又出去了。

    “菁儿。”,

    纪尧听了,知道禛哥儿那边没事,只有小猴子,他放下心,下一刻坐了下来,在菁儿的身边,转身伸出手握住小猴子的手,看着小猴子,同时问旁边跪着的人。

    “四爷。”跪着人开口,萧菁菁也:“四爷,我很怕,很怕,小猴子。”她最后一句是朝着小猴子叫的。

    纪尧没有出声,就看着,他的心也在痛,很快,他。

    “小猴子怎么会发热,是不是昨晚没有照顾好?”

    他的话是和菁儿说,也是向着丫鬟婆子。

    丫鬟婆子想说什么。

    萧菁菁在四爷回来,看到四爷后,心里安稳了起来,不再那么心慌,没有看丫鬟婆子,只看着小猴子:“四爷,我担心禛哥儿还有小猴子。”

    “为夫知道。”纪尧再次道,握住她的手,一起注视着小猴子,太医怎么还没有来?

    现在主要是要太医来,检查清楚小猴子是风寒发热还是天花。

    要是发热就退烧,要是天花,那就治好!·

    他观察了一下小猴子的样子,小猴子,他看不出他是不是天花,有点像,有点不像,没有继续看,掰开菁儿的手,小猴子要是天花,菁儿呆在这里很危险。

    还有这里的人,都该叫到外面,不过已经在这里这么久了,再出去也迟了,菁儿也是。

    他自己的安危是不放在心上的,外面要封锁了,暂时不要让人进来。

    “太医还没有来,四爷。”

    跪在地上的一个婆子这时回答,萧菁菁还没有说话,其余的丫鬟婆子也是。

    纪尧听了生气了:“太医还没有来,那就去看一看,为什么还不来,没有看到小猴子的样子?”

    “是,四爷。”婆子丫鬟应了一声,有人小跑出去。

    萧菁菁想说什么。

    “菁儿你要不要去一边等。”纪尧收回目光,又吩咐了封锁住外面,不要让人进来,让菁儿去休息。

    “我不去,四爷,小猴子。”萧菁菁不可能走,纪尧也知道:“那就和为夫一起在这里,等太医来。”

    萧菁菁说了好,小猴子。

    就在这时。

    “四爷,四夫人。”门外有人来,传过来声音还有脚步,还有喧哗声,很响传进来,似乎是谁来了,隐隐能听到声音,纪尧还没有问,有一个婆子出现,磕了一个头,迅速的抬起头来。

    萧菁菁还在叫着小猴子,摸着小猴子脸上的温度,她听到了,小猴子。

    纪尧直接问起来,他看过小猴子,一边余下的丫鬟婆子也抬起头来。

    “四爷,四夫人,是老夫人来了,带着人来看小公子,知道小公子不好,老夫人很担心,只是四爷刚才吩咐不要再让人进来。”

    跪在门口的婆子恭敬的,不敢多看。

    “和娘说一声,让她暂时不要进来,小猴子的事还不知道,等太医来,把小猴子的事情告诉她一声就行了。”

    纪尧道。

    “是,四爷。”婆子马上应了一声,听到四爷的话,抬了抬头,看向四爷,退了出去,退出去看了四夫人一下,纪尧收回目光,娘会来他不意外。

    “娘来了,我不想让她进来。”他把他的意思说了。

    萧菁菁:“娘过来,小猴子要是天花——”

    “菁儿,娘也是担心小猴子,还是不要让娘进来了,就我们在这里,等一等。”纪尧和她说起来,萧菁菁没有说话。

    纪尧派了一个丫鬟出去。

    丫鬟婆子跪着,丫鬟闻言,起身很是小心规矩的退出去。

    *

    纪老夫人带着人用最快的速度到来的,到了后,看到外面的人就气,问了一下小猴子是不是在里面,知道在里面。

    老四媳妇在,老四也过来,和她想的一样,只是太医还没有来,老四媳妇身边的人丫鬟在院门口她看到一个,太医都多久了还没到,大夫也没有。

    大夫是想快一点,可是也没来,她心中不满,小猴子都这样,太医也好大夫也好,居然还没有到。

    也不是远在天边,都过去了那么久了,在纪老夫人的眼中从她知道小猴子不好到现在已经过了很久了。

    她只觉得时间越来越慢,慢得她不耐烦,很想派人去抢人,心里更不高兴,但更想见到小猴子,看一看他的样子,亲眼看下,人往里面闯,被人拦了下来。

    不用说是她正气着的这些丫鬟婆子,她们怎么敢拦下她,她是谁,她是小猴子的祖母,是府里的老夫人,她要进去就进去,让身边的人拦住对面的人,就要进去,就听她们说是老四吩咐的,不让人随便进去。

    可她是随便的人?她是谁,老四说的是不要让别的人进去,又不是指她,她正要说。

    对方又说了老四的意思,她脸色不好,本来就不是很好,为了小猴子,这一下更不好。

    老四是以防小猴子是真的天花,因此不让人随便进去,怕再传染。

    可真能制止天花的传染性?

    要不是天花就不用这样防,她的小猴子小得不能再小,一点风吹草动可能就会要命。

    天花这东西,更是吓死人。

    还记得是以前听过,好像是哪里,她摇头,想不起来,也没有心思继续想下去。

    要是真的是天花,来来去去多少人,一个传一个的,整个府里都没有好的,她心中沉重,难过,不去想这些了,要是吴云带来的更不妙。

    老四的决定也没有错,暂时不让要进去,先这样,能防一点是一点,老四不让她进去,她还是要进去。

    她老了,不怕天花的,想亲自陪小猴子,身边的人就留在外面。

    必竟是丫鬟婆子,人多进去做什么,闷得慌,而且要是也传染上?

    她一个人就行了。

    和身边的张嬷嬷几人说了一下,张嬷嬷几人想说话,对上老夫人的目光不敢再说。

    老夫人要犯险,张嬷嬷更想陪着进去,纪老夫人的目光是不打算再说下去,张嬷嬷知道她说也没有用。

    “老夫人。”她只能想小公子不是天花,那样就万事大吉,要是,后果不堪设想。

    纪老夫人看着里面,越过拦着她的人,这些人有是老四媳妇带来的,还有,片刻有人进去了一趟,老四派人来说,还是不让她进去,要让一个人出来和她说下情况。

    她没有意外,老四的心思她了然,人没有进去前她就知道了,派人来说情况,是想让她放心,安心,在这里等。

    她没有马上再进去,点了一下头后,等到人出来,听了老四派来的人说小猴子的情况。

    张嬷嬷她们也听着,出来的是里面的丫鬟,她说完看向老夫人:“老夫人,四爷请你在这里。”

    “等就算了,我还是要进去,你们别想拦我,也不可能拦住我,我是谁,你们以为这样拦着就有用?”

    纪老夫人打断她的话,也扫了在场的人,尤其是拦着她的还有眼前的丫鬟,下一刻示意身边的张嬷嬷等拦下来。

    她直接进去。

    张嬷嬷几人不敢不听老夫人的,丫鬟婆子拦不住老夫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