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那混小子
    宝珠郡主听着。

    之前外祖母还在说东宫的侧妃还不发动,就发动了,太子表哥一定高兴吧。

    太子妃表嫂还有……不一定高兴了。

    “发动了就好了,哀家知道,怎么样,生得如何,太子呢,还有太子妃。”太后继续在问着。

    来禀报的人回答着,太后一边听一边皱眉一边不是很高兴。

    她心中也在想着。

    宝珠郡主一样,太子表哥不在,去了御书房见皇舅舅,不知道皇舅舅有什么事,是不是为了天花的事。

    太子表哥不在,只派了人去等着侧妃娘娘生产,太子表嫂自己有身子在养着,侧妃娘才发动不久还没有生下来,还在生。

    她听完了,看向外祖母,太后这会也听完了,和珠丫头一样,正要说话吩咐,感觉到珠丫头的目光看过去。

    看了一眼,宝珠郡主叫了一声。

    太后又转回去先吩咐了人,让人下去后才又再度回过头来,和珠丫头说话。

    “珠丫头你也听到了,东宫里的侧妃要生了,不过一个侧妃倒是不值得我去。”珠丫头成亲的日子商量过要往后推一下。

    太后想的同时道。

    “外祖母你不去吗?”宝珠郡主一听,看向殿外面,没有看到人了,她还以为外祖母会去呢。

    “我去干什么,派个人去就行了,又不是太子妃生产。”太后一点不在意的,她的心神都在眼前这个丫头身上,说的话也简单明了。

    当然她也不是不关心东宫的侧妃生产,她当然关心,太子还没有儿子呢,特别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想让太子多一个儿子。

    “外祖母不怕?”宝珠郡主问,太后:“怕?我去能有用,我又不是太医也不是接生嬷嬷,珠丫头。”她笑话起她来。

    宝珠郡主觉得外祖母老笑话她。

    “外祖母,太子表哥又要当父亲了。”宝珠郡主道,她没有什么要说的,就是感叹,随即想到太子表哥早就当父亲了,她喜欢的小侄女。

    小侄女不知道在干什么?心里有些复杂还有担心,太子表哥本来就很少来,以后有儿子还会来吗。

    太子表嫂更是,她心疼小侄女。

    想和外祖母说一下。

    “是啊,你太子表哥又要当爹了。”太后说了一句,也想到小丫头,不是不心疼她的小丫头要多个弟弟,谁还想得起她,太子妃还有身子,没有人要她:“看你的样子,不舒服?”发现珠丫头脸色不好。

    “外祖母,我心疼我的侄女。”宝珠郡主开口。

    “知道,小丫头还小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心疼的,当然我也心疼,心疼又如何,还是不要想了,反正小丫头在哀家这,有哀家宠,她自己也感觉不到,以后也有哀家。”

    太后说起来。

    “嗯,外祖母。”不管是谁都更疼在身边长大的,宝珠郡主想着外祖母说过的。

    太后:“小丫头。”

    她如今担心的是别的,皇帝找太子会不会发怒。

    *

    太后娘娘担心的时候,御书房里,随着啪一声响。

    有什么扔出来。

    熙和帝让太子滚,沉着脸看着他:“给朕滚出去,朕不想再见到你,也不想听你说话,自己处理!”不要再让朕找你来,不要再让朕不满。

    “孤下去了,父皇。”

    太子还是笑着,看了一边的总管公公,笑一笑,他身边的人都在外面等着,没有在这里。

    “父皇既然没事,孤告辞了。”太子又说了一声,总管公公低下头,没有抬头。

    “滚!给朕滚出去,还不——”

    熙和帝手中的折子又扔过去,又是一声滚,差一点落到太子身上,太子笑容满面,行了一礼,转身看向身后的人,出去了。

    总管公公看着太子殿下离开的身影送了太子殿下出去,回转身来就听到太子殿下小声带笑的:“父皇是不是老了?”

    太子的声音很小声,含着笑。

    好像在说陛下是不是不行了,陛下正值壮年,虽然不像以前,可是,太子殿下怎么想的?

    “是不是?”太子殿下声音再传来。

    总管公公吓了一大跳,一下子抬头,就要去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怎么敢说陛下老了,怎么敢在这里说,太子殿下也太大胆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怕陛下听到,陛下一定会生气的。

    陛下就在里面,太子殿下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他到底没敢回头,更别说去看太子殿下,只是无意的扫了旁边,守在外面的侍卫稍远,太子殿下的声音并不大,只是轻轻的,就像是刻意说给他听,带着轻笑还有别的东西,想来不会有太多人听到。

    旁边的人想来没有听到,他想了想,太子殿下好像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轻笑一声走了,他这才敢抬头,走了回去。

    还是没敢回头去看太子殿下。

    “陛下。”他走近陛下。

    熙和帝:“那小子说了什么?”他脸色不好,总管公公脸色差点变了,心里一紧,以为陛下真的听到,就要说,一下子反应过来:“太子殿下没有说什么。”

    他差点说太子殿下让他好好服侍陛下。

    “这小子!”熙和帝很气,气人的是这小子来见他,他质问他办的什么事,他说的话。

    那个样子,什么外面的处理了,宫里是意外,交给他,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如他来,自大狂妄。

    得意洋洋,自持得很。

    还说他是太子。

    他会不知道他是太子,还是他立的,熙和帝不想再想那小子。

    总管公公也在想太子殿下说的话,知道陛下为何生气。

    “陛下。”

    “不要和朕说,朕不想听那小子的事。”

    熙和帝过后想到长公主府吴云丫头染了天花的事,都是那小子没有处理好,手中的东西又是一扔,差点让人去把太子再找来。

    总管公公跪在地上,纪府比长公主府好,没有染上天花,但东宫侧妃娘良好要生产了。

    已经发动。

    他听到下面的人说,看向在陛下,想着太子殿下。

    “那个混小子!该死的东西,气死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