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无言得很
    他也不用防着了。

    还防得这么严,他清楚自己的人已经处理好了天花的事,还能有天花跑出来,怎么说呢。

    让人怎么看?皇祖母还有父皇宫里宫外传遍的,相信的,他都不信,他会让那些丫鬟婆子离得这么近?

    秦王啊秦王,到底在想什么,还是说他想做什么?太子还在想。

    “你们说萧琰想做什么,孤想不出来。”太子问了一下身边的人,公公侍卫看向太子殿下。

    “殿下——”公公尖着嗓了,他也不知道秦王想干什么,不过感染上天花,不会那么容易好的。

    侍卫还是站着。

    公公想什么,就说了什么,太子笑了起来:“不是说要好了吗,还那么不容易好?孤有点怀疑是秦王自作自演了。”

    “太子殿下。”公公和侍卫闻言看向太子殿下,想到秦王殿下是好得差不多了,秦王殿下怎么没有去,太子还是笑:“可惜父皇还有皇祖母相信了。”不会是想用苦肉计吧?以博得父皇还有皇祖母的心,想要从禁在府里出来,想要做点什么。

    太子还在想着,他越想越是好笑,也想笑出来,父皇没有找他过去骂,看来父皇眼中只有秦王。

    秦王要是想要的是这样,算是达成目的了。

    秦王不知道高不高兴。

    “殿下,你?”公公和侍卫望着殿下的表情,还要开口,太子挥手止住了。

    派了人和纪太傅说了说,挑着眉头,纪太傅让他静观奇变,可是他不想等,没有谁比他更了解秦王。

    纪太傅怎么不来呢。

    “纪太傅呢。”太子又问着公公侍卫,公公侍卫抬头:“殿下,纪太傅没有在宫里,出宫去了。”

    “又出宫了。”太子想着什么,公公侍卫还没有说话。

    “孤想出宫一趟。”太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盯着下面的人,公公侍卫担心起来:“殿下,宫外……”

    “秦王染上天花不也好了,纪太傅也进了宫,孤怕什么。”

    太子说了起来,没有再站着了,往外面。

    “太子殿下,可是你。”侍卫和公公听到太子殿下的话,见殿下要走,上前一步,殿下的身体不是纪太傅那样好,也不像秦王殿下,殿下不能因为好了就忘了,天花还在。

    太子殿下出宫可能会染上。

    之前处理天花,殿下想亲自出宫,被拦了下来,都是派人去的,殿下。

    “给孤让开。”太子看向他们不用弄明白他们想什么,只是道,让他们让开:“孤亲自处理的天花,会不知道还有没有?”

    “给孤让开一点。”

    太子说完又说了一遍,侍卫公公站着,恭着身子,不敢再拦着了,退开来,侍卫没有说话。

    “太子殿下。”公公退到一边,看着殿下走也去,跟上去:“让人陪着殿下去吧,殿下出宫小心点,身边多带点人。”

    *

    熙和帝忙完得了一点空,一问太子,知道他跑出宫了,脸色黑了下来,这种时候还跑出宫,是嫌不够乱?

    出宫干什么?他是觉得身体好了是不是?想染上天花回宫啊?脸上不高兴,还是没有说什么。

    只让总管公公让人在宫门口等着,太后娘娘知道也问太子要去干什么,别染了天花回来。

    如今就太子一个还好点了,宜妃恨不得太子也染上天花,最好是染回宫后,死得干净一点。

    她很想让太子也和琰哥儿一样染上天花!

    *

    纪府里面,纪尧和菁儿说秦王染上天花不是太子,萧菁菁想过会是谁,秦王府不止一个染上天花,他回府得很早。

    “不是太子,太子不会这样做。”要是真的是太子,他不会不知道。

    “太子刚当爹。”他补充了一句,轻轻一笑,摸了一下菁儿的脸,萧菁菁:“秦王府里不知道还会查到什么。”

    “秦王。”纪尧说了两个字,萧菁菁听着:“四爷。”

    “太子把天花处理干净了。”纪尧道。

    “那就是有人想让秦王染上,或者秦王自己染上?”萧菁菁盯着四爷的面容,说了出来,慢慢的。

    “嗯菁儿。”纪尧手指在她的手心里勾了一下。

    外面有人进来,萧菁菁看过去,她和赵嬷嬷七巧冬菱也说过,赵嬷嬷说秦王要是死了,就简单了。

    “四爷,郡主,外面有人来,想要见你们。”赵嬷嬷进来,七巧冬菱在后面,她们也跟着,行了一礼抬头,赵嬷嬷说着,凝着四爷和郡主。

    “老奴听了,不知道是谁,怕有什么,让人问了下,来人出去问了,然后,来的人说。”

    赵嬷嬷说到这一顿,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下面说。

    纪尧笑了笑,没有问,萧菁菁问,她看得出赵嬷嬷还要说什么,七巧冬菱也是一样,赵嬷嬷听了郡主的话,就说了,七巧冬菱点头。

    “外面来人自称是太子殿下。”赵嬷嬷说了,她刚听到的时候还有些没有想到,很是意外。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来了,带着人来,要见四爷和郡主。

    天都要黑了。

    太子殿下又来干什么,秦王殿下染上天花还没有好呢,只是四爷和郡主会不会见她不知道,遂进来了。

    “太子。”纪尧听了看了赵嬷嬷一眼,想了一下什么,侧过头来转向菁儿,没有出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菁儿。

    萧菁菁也侧过头来,望向四爷:“太子殿下来了,怎么会来,四爷。”她也意外,她看出四爷不意外。

    纪尧哪会意外,太子啊:“菁儿要不要见。”

    赵嬷嬷说完就听着了,望着四爷和郡主,等着四爷郡主说话,七巧冬菱和赵嬷嬷一起。

    四爷和郡主会见吗,想来会,太子殿下都来了。

    “四爷,太子来了,你去见一下,不可能让太子回去。”萧菁菁说了。

    纪尧:“菁儿不想见就请太子殿下回去就是。”太子殿下来找他们,也要看他们有没有空不是吗。

    太子殿下又不是没有地方去,没有其它的消遣。

    “算了。”萧菁菁摇头还要说什么。

    “菁儿要是不见,那。”纪尧说起来,又看向赵嬷嬷几人,赵嬷嬷几人听着。

    “四爷,太子来是见你的。”萧菁菁问了出来。

    “不。”纪尧却摇头。

    赵嬷嬷三人听罢。

    “你可以问赵嬷嬷,太子来是不是也想见你。”纪尧笑着,萧菁菁看着赵嬷嬷三人,赵嬷嬷三人颔首:“是的,郡主。”

    萧菁菁回头:“……”

    “菁儿想不。”纪尧又问。

    “见吧。”萧菁菁看着四爷说,纪尧:“菁儿不用为难,不用为了为夫。”

    *

    太子见到纪尧和菁表妹。

    萧菁菁向太子行礼,平淡的,感觉到太子殿下的目光,纪尧也点了一下头。

    “菁表妹,孤打扰了。”太子下来,带着人,笑着。

    “没有。”

    萧菁菁道。

    纪尧直接的:“太子来干什么。”

    “秦王啧啧。”太子笑笑。

    纪尧没有再说,萧菁菁一样,太子专门找萧菁菁说话。

    秦王真的好了起来,但秦王妃薜氏又染上了天花。

    “噼里啪啦——”一阵响。

    太后熙和帝无话可说了。

    薜氏怎么也能染上天花,不是都派了人把整个秦王府都清理过了一遍了吗,薜氏,薜氏在干什么?

    知道薜氏和秦王前一阵子一样,太后就无言以对。

    只能想着能好吧。

    薜氏不知道自己怎么染上天花的,她痛苦,难受,想到殿下,殿下染上天花的时候她害怕,没有去看殿下。

    等到殿下好了,她问了又问,知道是真的好了,可以去看殿下了,正要带人去,她自己倒下来了。

    她还没有生下儿子。

    她的儿子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