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不嫌脏吗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他凑到太子妃面前,啧啧两声,像是已经看出来了什么,太子又走近了一步,一直走到太子妃的眼前,靠得很近,带着笑,笑容加深含着嘲讽。

    “竟然好了,还是说是装的疯?让孤看一下。”话中意味不清,含着说不出的味道。

    “太子殿下想太多了。”太子妃被逼得想要后退,忍不住就要后退,可是她想到什么,她让自己不要怕,昂着头,骄傲的对上太子的目光。

    她不再是以前的她,她又回来了。

    “太子想说什么?”她咬牙问。

    跪在地上行礼问安没有得到太子殿下允许,被无视的宫人嬷嬷抬着头,看着太子妃娘娘这样心提起来。

    谁敢不欢迎太子殿下,只是太子殿下从来不来,这时到来——

    “孤想做什么,孤想多了?呵呵。”

    太子回了一句,突然笑了起来,笑出了声,就像是遇到什么好笑的,他一边笑一边:“孤要做什么?孤不是说了?你是不是想出去?”

    “……”

    “太子殿下。”

    宫人嬷嬷看着太子殿下这样逼近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才好起来,太子殿下是不是太逼着了。

    “孤问了你们了吗?”太子一下子转过来,看了她们一眼,明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却让宫人还有嬷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吓了一跳,不敢再看太子殿下,一个个低下头去。

    知道太子殿下不要她们插话,只想和太子妃娘娘说。

    “太子殿下——”

    “孤没想到你还会好,还以为你会一直这样下去,真是让孤意外,是不是?还找上皇祖母,想要出去。”太子又说了起来,也笑着。

    “我好起来了,不可能一直在这里。”

    太子妃说。

    并不回答太子,直接回避不想回答的,开口。

    “孤都打算换一换,啧啧。”太子笑得玩味起来,宫人嬷嬷张了一下嘴,她们就知道。

    太子妃:“……太子殿下!”

    那为什么不换?

    “是不是问孤为什么不换?”太子看出她的想法问她。

    没有人开口。

    “孤也想换,还想换个新的,旧的用得不顺手,可是有人竟然找了皇祖母。”太子毫不掩饰他的想法。

    宫人嬷嬷一句话也不能说,太子妃沉下心。

    “孤的太子妃啊。”

    太子突然笑着说了一句,伸出手来想要扣起太子妃的下颌,没有让太子妃再说,打断她的话慢慢的,像是带着什么,太子妃头昂得更高。

    看到太子伸出来的手,她别开头。

    宫人嬷嬷也都看到了,太子殿下要抓住太子妃娘娘吗?

    她们心中一紧,太子妃娘娘别开头,太子殿下定会生气,太子妃娘娘不怕,她们怕。

    “呵呵。”

    太子伸出来的手落到了空处,他看着,笑着看了一眼,似乎也不在意,收回目光,没有生气,这让宫人嬷嬷放下,太子妃脸色不变。

    只是下一刻太子凝着这样熟悉又陌生的太子妃,怎么又回来了?他收回的手居然掏出一张干净的帕子,雪白如云,很新很白,展开后,就在宫人嬷嬷还有太子妃自觉骄傲的目光下,慢条斯理的擦起手来,擦得很慢,但擦得很仔细,也擦得很干净。

    这……

    “……”

    太子殿下真的是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就像是在活生生的嘲讽,也像是在看她们笑话,太子殿下这个行为,这个行为——

    她们看着,心中说不出感觉,太子妃娘娘还不气到?再看过去,太子妃脸色很不好。

    太子殿下明明都没有碰到太子妃,只是伸出去过,碰都没有碰到太子妃,要是碰到还好说,不对,碰到也不该这样,太子殿下凭什么觉得太子妃娘娘脏?就因为以前的事?

    太子妃娘娘也不脏,太子殿下在想什么?算起来,倒是太子殿下对不起太子妃娘娘。

    明明是太子自己要伸出手来,现在却这样表现。

    太子妃娘娘还好别开了头,这时她们想,要是没有,不知道太子殿下又会如何?

    太子妃:“你是什么意思?”她沉着一张脸,脸色极为难看,对太子道。

    宫人嬷嬷心又一沉。

    “孤什么意思?孤就是觉得手脏了,擦一下,擦干净。”太子还在擦,擦得差不多了,嗤笑一声,他低头一看,觉得帕子脏了一样。

    他放开帕子,吹了一吹,那样子简直是,要不是太子殿下,她们都想生气了。

    帕子随着他一吹,就落到了地上。

    沾到了地上的东西,这里还真有点旧了,太子妃倒是住了很久。

    “你才脏!”

    太子妃说了,脸色不好。

    嬷嬷还有宫人听太子妃娘娘说出来,心中又是一沉,太子妃娘娘怎么说出来了?太子殿下会不会再做什么、

    “孤脏?还是你脏?你自己知道。”

    太子还是那个表情,没有太大变化,漫不经心的,锁着太子妃的脸,那骄傲的样子,啧啧两声,上下打量,比刚才的目光还要让人不悦:“孤记得太子妃的骄傲都被孤撕掉了,什么时候又重新披在身上?”

    他玩味又调谑的。

    “太子殿下!”

    丫鬟嬷嬷一听,脸色就是一变,太子殿下怎么能直接就这样了?太子妃脸色也气得发白:“太子殿下来就是为了说这?”

    “孤来是想看一下孤的太子妃怎么有胆子去找皇祖母,怎么从疯变成不疯,怎么好起来的,还找皇祖母来压孤,明明疯了还能好起来,父皇都知道,孤却不知道,孤的太子妃啊。”

    太子脸上的笑就没有停过:“方才孤不过是想抓住好好看看,可惜。”他摇了一下头。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就是自己好的。”宫人嬷嬷想替太子妃娘娘说一下,就大着胆子小声说了。

    “你不是嫌脏吗?”太子妃道。

    “孤的太子妃,你以为孤那么多时间?”太子没有等太子妃再说,他手又伸了过去,没有再让太子妃别开头,他的手抓住了她下巴,扣紧。

    “太子——”

    太子妃大声,很痛,皱眉。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