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提剑就走
    萧菁菁问她,侧过头看着,想要看出什么来,她慢慢的:“你怎么会觉得是他做的?他只是去边关,并不是做什么——”

    “菁姐姐你不要骗我了,我还不知道,我难道不能知道?我就是想!”

    叶蓁摇着菁姐姐。

    “你想什么。”萧菁菁按住她的手不让她摇。

    “我想什么,菁姐姐,你的话有问题,景非翎那个渣男不是去了边关吗,秦王年前才回来,还有景非翎那个渣男不是太子的人?我知道的,菁姐姐你就不要瞒着我了,告诉我吧,是不是真的?”叶蓁悄悄的,最后越说越小声。

    萧菁菁见叶蓁还知道小声的问:“你现在还管景世子干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一下,菁姐姐,秦王说不定就完了,到时候景非翎那个渣男要是找我,啊!”叶蓁担心。

    “你不必太担心。”萧菁菁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一定是他。”叶蓁却觉得是,紧紧盯着菁姐姐。

    萧菁菁不说话。

    *

    秦王府里,秦王黑着一张脸,脸色难看,他从下面的人口中知道了外面传开来的小道消息。

    只差传到宫里,他不知道是不是传到宫里了,猛的站了起来,手一拂,一边案上的东西还有笔墨纸砚还有用过的练都一股恼的被他拂到了地上,他看着地上的东西。

    走了两步,踩在上面,一把抽出剑来,就像是要杀人一样,走到跪的人面前,沉着声音提起侍卫。

    “本王的事是怎么传出来的,怎么传得到处都是?”

    “殿下,属下等——”侍卫抬头想要说什么,看到殿下抽出来的剑,都吓到了。

    其余跪下的人都不敢说话。

    “本王的事!”秦王再次道,把剑比在侍卫颈边。

    “殿下。”幕僚也在一边,想说什么没有办法说,脸色同样不好看,怎么好看得起来,殿下的事可以说都传出来了,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都知道,还——

    不知道有证据吗,他想着。

    看着下面的人,望着殿下的动作。

    殿下会这样很正常,要是让皇上知道,还不知道皇上知道吗,要是知道那殿下可能就完了。

    这一回比几年前还要可怕。

    殿下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可能被禁在府里。

    这些天他们都没有听到消息,不然可以早点处理了,或者入宫。

    说明这个传扬的人也是怕他还有殿下知道,才会这样悄悄的传,不得不说他们又输了一招。

    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事情就发展成这样。

    对,入宫,殿下现在只能先入宫去见皇上,在一切还没有无可救药的时候,去看看,然后再想办法,也许见了皇上就解决了,陛下相信了殿下。

    就算不相信,殿下这样入宫亲自说,皇上可能会放过殿下。

    还有一个可能是陛下还不知道,殿下这事要是处理不好,那——而且他知道就算处理好了,对殿下来说也好不到哪里去。

    没有想到外面会有这样的小道消息,殿下做或没有做的都被人散布了出来,他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明明不会有人知道,光是流言的话还不怕,不过就是流言也很可怕。

    太子,太子,殿下最好先派人去查一查,他再次想到。

    他还没有开口,就见殿下一下扔了提起的侍卫,跪在地上的侍卫还有人低头,侍卫被殿下提起来又扔下,一下子摔到地上,他不敢有丝毫动作,再次趴着。

    殿下提着剑,就那样站着,他小心上前一步。

    “本王的事居然传得到处都是!到底是谁!”秦王开口,手中的剑拄在地上。

    侍卫还有跪在地上的没有一个敢开口,说什么,只能想着会是谁这样做!他们趴着地面,冰冷的地面让他们清醒。

    秦王转过头来。

    幕僚刚好停下。

    “殿下,可能是太子殿下,要不然也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还有想要算计殿下的人,殿下不防派人查一下,还有就是先入宫,去见皇上,要是宫里也——”

    幕僚在殿下身边,先行了一礼,直接说了,望着殿下,慢慢的后面的话幕僚没有说完,望着殿下,希望殿下快点。

    秦王:“好!”

    幕僚知道就算派人出去可能也什么都查不到,还是要派人看一看,能查到一点是一点。

    最重要还是殿下要入宫。

    “殿下请尽快入宫,属下可能带人去查。”幕僚说。

    “本王会去。”

    秦王说完,又说了一句,提起剑来,他知道自己要怎么做,目光如电,冰冷的:“李先生在府里等本王,帮本王看着。”

    幕僚一听,殿下让他在府里坐镇,并没有让他去,他也不敢多想,虽然不知道殿下什么意思还是应了。

    殿下应该会派别的人去。

    “属下遵命,殿下只管入宫,只管去,属下会一直在这里。”幕僚恭敬的低下头去,大声的道。

    秦王提着剑,看向一边的侍卫,让他们去给他查,查清楚这些小道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幕僚听着。

    侍卫趴在地上应着,管家还有公公也是。

    秦王下一刻提着剑,就往外面走,他要入宫,公公还有管家看着,他们知道殿下这样肯定是想要入宫,只是殿下这样提着剑,就你是要进宫去大开杀戒一样,殿下难道破罐子破摔了吗?

    他们看着,害怕,殿下这样提着剑入宫,会不会被当成刺客,明明就有小道消息在,再这样。

    会不会让皇上认为殿下要行刺。

    还有,他们很担心,担心殿下会被陛下派人抓起来,到时候才是真的完了。

    不知道殿下是忘了还是怎么,他们看了看对方,有人取过剑套,追上。

    秦王提着剑到了门口,马车已经备好,过来了,他看了一眼,提剑就上马车,管家追过来,殿下已经坐好要走了,他忙喘着气:“殿下,你这样提着剑。”

    他虽然害怕还是开了口,向着就要关上马车门的殿下。

    把手中拿着剑套,递给殿下,秦王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拿过来,把剑放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