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血如泉涌
    总管公公跪在地上,忍住痛。

    秦王:“……”

    “给朕滚!”

    熙和帝又是一声厉喝,下一刻龙行虎步直接走到秦王面前,哧一声,从他的身边,抽出了他佩带的剑,刺了出去,总管公公一看哪里敢说一句,叫了一声陛下,赶紧退了出去,这个时候没有人能说一个字。

    “……”太后也住了嘴,皇上刚才想叫人拿剑来,就叫了人,因为发现秦王带了佩剑不用了就不要人了。

    熙和帝的剑随即便刺向了秦王,秦王昂首挺胸看着父皇,面对着父皇抽出身上的佩剑刺过来,还是那样。

    “让朕看看你怎么想造反!”熙和帝手中的剑,用力的向着秦王胸口落下。

    “皇上!”

    太后站了起来,她冲了下来,冲到两人的面前,她不敢冲到中间。

    怕被误伤了,皇上难道真的要刺死秦王还是说要食子?要在这个时候,要在这里她的慈宁宫里上演一出父子相残?

    *

    总管公公虽然退到了殿门外,可是他还是心有余悸,他被叫进去的时候陛下好像就要剑。

    退出来的时候,陛下更是抽出秦王殿下的佩剑,刺向他,他不怕,可是。

    他突然用空着的手摸了一下额头,他觉得那里肯定青了,皇上太用力了,太生气,扔过来的盘子用了很大的力。

    直直砸在他这里,现在还在痛,他想忽略都难。

    秦王殿下他不知道会如何,太后娘娘……他很担心,秦王殿下做的事让陛下——陛下要是一气之下对秦王用了剑?他看着里面,太后娘娘不知道能不能阻止。

    他看向一边和他一起等着守在殿外的人,都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他再次回头,甩了一下拂尘。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他仔细听了听,太后娘娘在叫皇上,皇上真的做了什么?不然太后娘娘不会这样叫。

    “皇上!”总管公公叫了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宫人们看过来。

    总管公公看过去:“你们看着杂家干什么?杂家有什么好看的?”甩了一下拂尘,杂家也是两只眼晴一张嘴的。

    宫人对上总管公公的目光,相视一眼,没有再看,她们看到总管公公额头上被砸出来的痕迹。

    “是看到杂家额头上的砸伤,你们想什么,这是皇上砸的,皇上很生气。”

    总管公公又摸了一下,他知道她们在看什么了。

    不过他也没有针对这些宫人,必竟是太后娘娘宫里的人,再怎么也要看在太后娘娘的面上。

    再说她们也没有敢说什么。

    只是看一眼而已。

    “杂家就说你们看我干什么。”现在最要紧的是皇上还有太后娘娘,秦王殿下,总管公公收敛起心思再次看着里面,宫人也看着。

    知道总管公公知道了,她们更不敢说话。

    没有过多久,总管公公还有一边的宫人听到脚步声,有人出来了,他们都是一脸担心。

    随着脚步声,里面的人出来了,他们看过去,是皇上,皇上出来了,皇上脸色很不好,余怒未消,一身震怒,看了过来,目光冰冷。

    宫人马上跪在地上,一个字也不敢说。

    总管公公则是跪下行了一礼,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就听出了皇上的脚步声:“皇上!”看向皇上身后。

    皇上出来了,太后娘娘,秦王殿下——

    熙和帝看到总管太监,挥了一下袖子,大怒的:“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朕过来!给朕传旨!”

    总管公公一听忙上前一步,诚惶诚恐,陛下要?他不知道。

    宫人们也不知道,更不敢想。

    “立马给朕传旨!”

    熙和帝忽然回了一下头,看向殿里,又转回头来,冰冷无情的盯着总管太监,沉着声音:“朕的这个儿子,秦王试图蓄养私兵,意图谋反,还枉杀将士,给朕抓起来,整个秦王府都给朕圈禁了,派人去边关,给朕好好的查,等到查清楚后再行处置!”

    “知道吗?”

    熙和帝说完又喝了一声。

    “陛下,啊,是,陛下,老奴知道了。”总管公公听了,吓了一跳,没想到陛下会这样做,这是要把秦王殿下关起来,这是要——他不敢想,陛下这是这是要治秦王殿下的罪。

    把秦王殿下圈禁在府里,然后,然后就是……他一边想一边忙回过神来,对上陛下的目光应了是。

    宫人低头跪在地上,也都吓到,皇上要把秦王殿下关起来,说秦王殿下意图谋反,她们没有看到太后娘娘,秦王殿下也没有看到。

    “还敢入宫的时候带着剑,这是想造反,谋杀朕!”还是谋杀朕?是不是想谋杀了朕上位?熙和帝一想到秦王入宫居然敢给他带剑进来。

    被他抽出剑来刺了一剑是活该。

    想到被他刺了一剑的秦王,胆敢以下犯上,窜他这个父皇的位,这就是他的下场。

    没有要他的命也是看他是他的儿子还有母后劝着的份上。

    “知道还在这里干什么?”

    熙和帝想完,说完,看总管太监还是不动,就是一脚踢过去,直踢得总管公公往地上一滚。

    “是,皇上,老奴现在就去,马上就去。”

    总管公公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想多了,他忙行了一礼,快步离开,退出去,他要去吩咐人。

    “朕才是皇帝!”熙和帝说了一句看着宫人,想到母后,走了,只有朕才是唯一的皇帝。

    宫人磕头。

    慈宁宫里面。

    太后无叹的叹息,一声声叹息在回荡,还有一股血腥味,让她不舒服,难受,她闻着,再看着,皇上走了,就在刚才,皇上多半下命令了,不会放过秦王,再看下面的秦王,秦王捂着手臂。

    上面全是血,全部都是血呀,是被皇帝刺伤了。

    在皇帝刺到秦王身上的时候,她拦住了,秦王是一点半点没躲,不知道是她的话起作用,还是皇帝看着是自己儿子份上,皇上把剑刺向了秦王的手臂。

    然后血如泉涌。

    她这个慈宁宫里都是血,没有刺到秦王的胸口里,要是刺进去,命会没有了。

    可如今有命又怎么样。

    ------题外话------

    为了感谢和回馈各新老读者对喧嚣的支持,经过深重考虑,决定招募读者群的群管理,帮助喧嚣管理和发布福利信息,特此招募。

    要求:

    1前订阅八名的,可有资格当群管理。2喜欢组织策划粉丝活动,并有空余时间,有组织能力的。3思想积极健康,乐观向上,热情热爱生活的人。4群管理是有机会与作者亲密接触,发布群主福利和通知信息的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