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派了人去
    说不得还是会没有,就是有,也相当于没有,皇上是不容秦王再说,无论什么都是辨解,虽说会派人去边关,那也是查一下怎么回事。

    来这里就是来发泄怒火。

    刚才算是皇帝亲自动手,下面就不是了。

    就像她曾想过的一样,事情到了最难收拾的时候。

    “皇上——”太后看着秦王说。

    她很可惜。

    “父皇会查清的。”秦王捂着手臂,对上皇祖母目光,知道皇祖母为什么这样,血把他的手臂染红了,他像是感觉不到痛还有血在流一样,就那样捂着。

    他的目光坚定,带着信念,多少让人动容,就是她都怀疑是不是假的,这样的目光太坚定了。

    皇帝也看到,可是却没有动容,皇帝,代表着至高无上,是不会容人有一点造反之心,秦王这目光没用。

    那些小道消息,要是是为了拖下秦王。

    光是这一点也说明对方可怕,无论是太子还是谁,秦王算是输了,是真的说明秦王心机深沉,摇摇头,发现秦王手上也全是血,血还有流。

    秦王面上坚定,全身却麻木,他知道父皇不会放过他。

    太子也不会,还有晋王他们。

    他的路断的。

    “好了,你也不要这样,事已至此,没用,通通没用,你一直在流血,让人包一下,哀家叫人进来,皇上走了,别让血再流下去,流到后来吃苦的还是你,你是哀家的孙儿,无论怎么也改不了。”

    太后也不会让她这慈宁宫被血染了,哪怕现在已经都是血腥味了,她不喜欢血腥味,尤其是自己孙儿的。

    她想处理了。

    随即叫了人进来,秦王一个字都不语,还是那样捂着,太后知道她不叫人进来,秦王是不会说别的了。

    皇上走了,把秦王留在这里,她没有叫太医,秦王的伤还有事情,先让宫人包一下再说。

    皇帝走的时候说会以谋反的罪把秦王抓起来关上,还说要禁圈了整个秦王府,她不可能违抗皇上的话。

    秦王,秦王,事情到了这一步,太子胜了,宫人们在外面听到进来,一进来就闻到浓浓血腥味,再一抬头看到秦王殿下手臂上面流下来的血,吓到了。

    要不是看到太后娘娘,太后娘娘说了话她们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行了,吓什么,就是这样。”太后在上面高高在上。

    秦王:“……”

    “太后娘娘,秦王殿下。”宫人们跪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看着,想到在外面听到的,皇上出来说的话,还有吩咐的,总管公公去了,太后娘娘知道吗,还有秦王殿下,她们不知道,一边看看太后娘娘又她们看着秦王殿下,几个一起抬头。

    “想说什么?”

    太后看出来了,问了一声。

    宫人们见秦王殿下还是不开口,只有太后娘娘,她们:“太后娘娘,皇上出来后吩咐了人说要把秦王殿下。”

    她们还没有说完,太后已经知道,知道皇上说了什么,肯定是出去后又吩咐了,要不了多久人就会来,扫了秦王一下,打断了她们:“哀家知道,不用再说了。”

    宫人望着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和秦王殿下也知道吗?

    “很快了。”太后说了一声。

    秦王这样子也像是知道自己再怎么也没用了。

    已经等着了。

    太后:“起来吧,你们给秦王包一下。”她把自己叫她们进来的目的说了出来,让她们上前,准备东西。

    “是,太后娘娘。”宫人们听了,知道了太后娘娘叫她们来是为了什么,应了一声,磕了一个头,站了起来。

    准备为秦王殿下包上伤口,看着秦王殿下全是血的伤口,不知道怎么刺的,一直好像都在流。

    再这样流下去,秦王殿下会不会死啊,她们一想就不敢再想。

    太后也怕秦王再流下去死了,她觉得皇上可能是刺破了动脉还是什么的,不然不会这个样子。

    这可不是小事了,刺了动脉,不包好会死人的,还是让人检查一下吧,秦王无所谓,她有所谓,自己的孙儿,让宫人快点,加上不知道皇上的人何时来,要是来的时候还没有包扎好就不好了,宫人想到了也怕,加快了动作。

    太后:“琰哥儿你自己——”她想再说句什么,说不出来。

    “皇祖母,孙儿会等着。”秦王依旧说,宫人找好了包扎的东西,宫人们听着秦王殿下的话,也说不出话。

    秦王殿下,她们包起来,太后问她们是不是伤到动脉,宫人们检查了一下,发现不是,她们摇头回答了。

    秦王就像一根木头,一点也不知道动一下,任由宫人们包着,还有动着,宫人包好了,退开来。

    太后看着,点头,没想到刚刚包好,外面就冲进来了人,外面的人都没有来得及阻拦。

    只听到嘲杂的声音,然后就冲进来了一队人来。

    从听到声音太后不不满了,还没有来得及看过去就看到人。

    “什么人,胆敢冲进哀家的慈宁宫?”太后生气的开口,差点站了起来,宫人也一起看出去,秦王仍旧不动。

    外面进来的人一看就是御前行走的侍卫,那些御前侍卫,也只有他们了,不会有别的人。

    皇上要下命令把秦王抓起来,只会找他们。

    看到进来的人,太后又是一声厉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这里可是哀家的宫殿,你们,你们——”指着进来的人。

    宫人也点头:“你们怎么能这样进来,该先通传,太后娘娘,这里是太后娘娘的慈宁宫。”

    进来的人看到秦王,扫了眼,马上行礼。

    可是还是灭不了太后心里的气,她知道皇帝急,也知道会很快来了,可是没料到是这样直接冲进来,也不知道先说一声,把她这个太后当成什么?

    把她的慈宁宫当成什么,是想进就进的,再是有多重要,也该先派人进来通传,她这个太后同意了。

    皇帝在怕什么?还怕她这个太后插手?她要是插手还会这样,早就插手了,她不过是让人包扎一下秦王。

    这是不管不顾,不在意她这太后怎么想?这是什么地方,皇帝是不是有点过了,他可和她是疏远了,从玉妃开始。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大事,还是这样,皇帝!

    “太后娘娘,奉皇上的旨意,秦王殿下意图谋反——”来的人跪在地上,恭敬的行完了礼然后就抬头看向秦王殿下,发现秦王殿下包扎好的肩膀,还有血浸出来的样子,他们想着发生的事。

    再想到接到的旨意,他们说完了旨意。

    那样子就像是马上就要把秦王带走。

    “哀家知道,都知道,皇上让你们再带人走,可是你们也不该这样闯进来,当哀家这里是哪里,哀家很生气!你们给哀家跪着,跪到哀家满意再说。”

    太后道,沉着脸。

    宫人:“……”太后娘娘,皇上可是等着。

    秦王眼中闪过什么。

    “太后娘娘,是陛下的旨意,属下都是奉命行事。”来的人还是说。

    “好一个没有办法,拿皇上来说事,好一个奉命行事,哀家知道,你们是不把哀家看在眼里。”

    太后说着。

    “太后娘娘,属下等不敢。”

    “不敢你们还是做了,做了还说什么?”

    下面来的人说不出话来了。

    太后也不说。

    下面的人不知道怎么办了,太后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把人留下,看了秦王,秦王:“皇祖母,不要为难了。”

    “哼。”

    太后知道秦王为何这样说,罢了,挥了一下。

    放了人走,看着秦王被带着,她坐了一会,想了想,叫了人,派了人去见皇帝,问他干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