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朕已老了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他说着自己的想法,至于是什么诏书,没有说,也没有提,就那样看着眼前纪永叔。

    看到他的眼里。

    “皇上。”纪尧心中一惊,低头,没有对上皇上的目光,不想皇上看到他的视线,皇上要说什么,要做什么,皇上要写下什么样的诏书?退位的还是?他觉得是后一种,皇上还没有到退位的时候,诏书不是只有——那个时候才写吗,皇上要放手了?

    可是皇上——他又抬头。

    熙和帝一直还盯着他,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表情。

    “怎么?觉得朕的想法怎么样?还是永叔你有什么话要和朕说?”

    “皇上,臣没有,皇上怎么想立下诏书?”

    纪尧问。

    “还能是为了什么,朕怕不行了,只有太子,到时候。”熙和帝道,纪尧觉得皇上要是像说的这样不用立诏书,也是太子殿下继承。

    太子殿下是储君。

    “不用说了,朕知道你在想什么,纪小子,你是想说太子是储君,朕何必多此一举?朕就是想立下一份,这样让人不会怀疑,必竟朕可不是那么喜欢太子,还有就是先不要告诉谁,让太子有点危机感。”熙和帝忽然开口,打断他没有出口的话,就像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

    他说着又说了一句:“永叔你小子可不能把话告诉太子!要是告诉了,朕找你算帐!”

    “……臣不敢!”纪尧没有多说,觉得皇上只是说而已,等着陛下说,这个时候,他不想乱说。

    “你应该知道朕的意思?”熙和帝像是看出他的想法,一边说一边问,反问过去:“不知道是有假!”

    纪尧还是没有说话。

    “朕相信你这小子知道朕的意思,朕要是有什么,没有留下话,你们也可以直接打开诏书,诏书是朕写的,上面会清楚的写明朕的意思,明白吗。”熙和帝盯紧纪永叔,最后那句明白吗,加重起来。

    说着他的初心。

    “朕只会写这一份。”给太子,算是给他说清楚了,又表明了一番。

    “皇上。”纪尧听了就要说话,接下来他低头下去。

    “臣明白,但是皇上有必要写吗。”他心中想到什么,还是抬着头,对上陛下的目光,皇上先头还用太子来试探他。

    现在就说要写诏书!

    他不相信皇上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想写下诏书。

    “永叔你这小子你——”熙和帝沉下了声,不高兴了,对他的不识相,他说得那么清楚!

    “陛下没有必要写。”纪尧换了一个称呼,还是道,他觉得这样才是皇上想要的,让陛下写下诏书给太子,怎么想怎么不像皇上会做的,也不靠谱,秦王造反,没有了人和太子殿下争,皇上怀疑起太子殿下还有他才是真的,所以才找了一个借口,没有找太子,找了他入宫来,说是和他说说话。

    也没有说什么事,他都请了假要出京,皇上还能找上他,还在他面前表明想要做的,其实是想看他的态度,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也许太子殿下那里,皇上也会找机会试探一二。

    他谨慎的说了应说的。

    “还是没有必要写吗?你,你告诉朕,这是你的心理话?”

    熙和帝又看了他一下,语气有些莫测,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表情也是一样。

    “是,陛下。”

    纪尧说了。

    “好,好,很好。”熙和帝一连说了两个好,还有一个很好,依旧是那不动声响的模样。

    纪尧倒是没有不安或者忐忑,他对自己直觉还有想法很有自信,就平静以待的,该恭敬就恭敬,如同平常。

    熙和帝本来该满意的,但因为纪永叔这过份平静的样子又有一点不满意:“那朕就不写了?”

    “陛下觉得想写就写。”纪尧一句也不愿落了口实。

    “你这个狡猾的小子,朕不和你说了,说来说去就没有一名实诚话,也没有一句用了心的都是推到朕身上,怕什么,怕朕吃了你?”熙和帝又不是傻子,哪里会听不出来,很是不悦的让面前小子不要再说了,明明是他的内阁大臣了,还是这样 。

    “皇上,臣——”纪尧还要说。

    “你不用说这些,不用说了,朕也懒得再问你了,你这小子也不说实话,那就朕自己决定,朕说要写就写。”

    熙和帝再次打量了一会纪永叔,纪永叔这平静的样子是让他不满意,不过想着他就是这性子。

    就算有什么,他这个表现也不错,没有令他生气,算了,他没有再盯着他看了,转身走了回去,回到御案前,坐了下来。

    纪尧还要叫一声,熙和帝挥手,阻止他说话:“朕老了,秦王不顶事,是个孽子,晋王没用,小的太小,朕刚才说了,太子势大,也是储君,朕便写个诏书,正好也留个底,你是太子太傅,还站在太子那边,应该也是希望朕这样做的。”

    这就是朕叫你来的原因,这句熙和帝虽然没说,可是话里已经表明了。

    “皇上,臣永远忠于皇上,是皇上的人,臣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也没有站在太子殿下这边,只是身为太傅……臣不希望皇上如此。”

    纪尧单膝恭敬的,很是恭敬的,他说着他应该说的话,也不看皇上了:“希望皇上想清楚一点。”

    “朕想清楚了,你这样朕想得更清楚。”

    熙和帝看了他一会,他刚刚仍是在试探,不过纪永叔过关了:“朕还以为你会觉得这是件好事。”

    “臣没有这样觉得,皇上身体没有问题,何必!”

    纪尧说。

    “朕身体没有问题吗,万一朕的身体有问题呢。”

    熙和帝不置可否的。

    纪尧似没料到,望着陛下。

    熙和帝把永叔这神情收入眼底,心里点头,嗯,还不知道,他也放心了,要不要说一声呢。

    “就像朕说的,万一朕的身体有问题,那又怎么办?”

    “皇上的身体,不会。”

    纪尧还是摇头。

    ‘你这样朕高兴,可是朕还是要说,朕老了,老了。’

    熙和帝再度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