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再次询问
    纪尧不知道皇上是不是不打算瞒着人身体的情况,是不是要说出来。

    “朕知道,知道你的忠心,朕不可能当一万年的皇帝,你就是向着太子一点也没什么,反正朕也是准备留给他了。”

    熙和帝也不在意这个纪永叔说什么,挥了一下手。

    纪尧:“……”

    只听到陛下说老,看来陛下还是不准备说。

    他知道自己打消了皇上怀疑,皇上看起来还真要留下诏书。

    “朕刚才问你的,你说秦王被关起来不是太子说的,当时朕不信,现在看来,外面的人都知道了,在传?”

    熙和帝问纪永叔。

    “皇上,你让人围了秦王府,外面的人都知道了。”纪尧开口。

    熙和帝听了也能想像到:“嗯,朕知道了。”

    熙和帝接着又;“朕是不会放过秦王那个孽子,所以派人把秦王府一起围住了,免得有人跑出去,太子还好,比起秦王那个孽子好了不知道多少,朕当初竟然看错了人。”

    纪尧:“……”

    皇上承认看错人。

    “朕问你这小子,朕是定了写诏书,但是还是想问一下你,觉得太子怎么样,太子虽然叫朕不算太过满意,但只有他,你说他能不能坐稳朕这个位置。”熙和帝这时忽然问,问纪永叔,气势压在他的身上。

    要他说出来。

    “太子太跳,而且任性妄为,还有就是随意,肆意,太子妃就不说了,也没有一个嫡出的儿子,还有就是没有太子像,现在好了很多,好了太多,做事也行了,也没有在宫外胡来,更没有再任性妄为,不过朕不信他真的能都改了。”

    不信皇上为什么还问,纪尧在心里想,皇上说的问的,说是随意,又还是带着点之前的试探。

    还在试探,他不知道是皇上说出来成了试探,还是真的有意无意依然在试探,没有全信。

    太子殿下是太跳,任性妄为,皇上觉得太子殿下不可能都改,他能说太子其实还是很任性妄为的,只是很多皇上不知道,像是对秦王殿下做的,皇上就是知道也只是知道结局。

    就是猜想还有怀疑,终究就是怀疑。

    “皇上,太子殿下不是没有儿子的,虽然任性妄为,就像皇上说的好了很多了,只要皇上想,太子殿下就能做好,皇上要是担心可以有空的时候教一下太子殿下,要是皇上怕太子殿下不行,可以说一说,这样一来,皇上就不用担心了。”

    纪尧说着,顾左右而言其他,但是又说得很有道理,就像他说的就是道理一样。

    “纪永叔你这小子,不得不说,很会说话,顾左右而言他,让朕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熙和帝先说了。

    “皇上不是担心太子殿下吗。”纪尧道。

    “朕,朕是担心太子,太子有儿子也是庶出,算了,不说这个,你这意思是让朕有空教太子,教会他,把不会的都和他说?”熙和帝想说什么没有说,问了起来。

    “该不会是你这小子在拐着弯的想让朕把一切都告诉太子!”到了最后盯紧了纪永叔。

    “臣不敢,臣没有这个意思,皇上想多了,臣哪里敢这样认为。”纪尧马上否认。

    “朕哪里想多了?”

    熙和帝不信,反问他。

    “陛下,臣就是觉得陛下可以教一下太子,太子殿下再不懂,有陛下在,还有什么担心的。”纪尧道。

    “你还敢说,纪永叔!”熙和帝不高兴了。

    “陛下,臣只是觉得太子殿下是储君,怎么能什么也不知道,皇上是该教一下太子殿下,有空的时候就教一下。”纪尧回答说。

    “朕是可以教他,但朕为什么要教他,他又不是不能学,身边那么多人,他要是还不会,朕也可以换人了。”

    熙和帝生气了。

    “陛下,太子殿下身边再多人也比不上陛下,陛下,就像臣刚才说的。”纪尧开口。

    “像你说的,朕教才行?别忘了,你就是太子太傅,朕亲自提起来,给太子的,让你教太子。”

    熙和帝不客气的。

    “可是臣子只能教一些,有些是需要皇上教的。”纪尧还是说了。

    “为君之道?你这不是想方设法让朕教太子是什么!”熙和帝听到这里,更是认定了纪永叔的目的就是为了太子。

    有点生气,但是又没有真的生气,就是觉得纪永叔话里话外,都是要让他教太子。

    觉得吃里爬外,同时又想着纪永叔这小子也是为了应对他的回答,哪怕面上看着是为了太子好。

    也是考虑过谨慎的回答了,他既然问了,纪永叔这小子想来也找不到别的回答,只能如此回答,

    他一直没有那么闲心,也不想教太子,太子虽然是太子,按理来说是要他来教,但太

    子不是孩子,是大人了,自己不知道学吗。

    他不喜欢太子,从来就没有真的把太子当成太子,一直想废掉,觉得他占着位置,哪

    里会想这些,反正从太子是太子开始,只是为了面子上好看才留了人。

    在太子身边安排的人,也算不错,不少人教他,尤其是眼前的纪永叔,为什么他还学

    不会?

    想学为君之道,不是一句话就能学的。

    “臣不敢。”

    纪尧低着头:“陛下不教怎么安心。”

    “你说得没错,就像你说的,不教无法安心。”

    熙和帝说了。

    纪尧:“……”

    “朕会考虑一下,像你说的,不过不是现在,朕现在还有话想要问你,太子朕先不说了,朕想问你觉得秦王那个孽子,是不是真的敢蓄养私兵还有弄出那些事,造朕的反?”

    熙和帝不想再说下去,换了一个问。

    声音很沉,沉沉的落了下来。

    纪尧心一顿,陛下:“皇上,臣无法得知,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的事他都不知道,秦王殿下的事他怎么会知道。

    无论陛下是怎么想的。

    “又是不知道?朕问你,纪永叔你是怕朕不高兴还是什么,朕要你说你就给朕说,以你来看,秦王那个孽子到底敢不敢,敢不敢造反?”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