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也不怪你
    看了太子身后的人,不用来也可以的。

    “来迎接皇祖母,孤知道皇祖母回京,皇祖母去五台山是孤送去的,回京孤怎么能不迎接。”

    太子笑着,走到太后身边,伸出手来,示意。

    “你这个臭小子——”

    太后没有再说,又笑骂了一声,再不好的心情也难得变好了,她就说还是太子顺眼,让他还是先回宫。

    一边的侍卫还有护送太后回来的人和宫人也都望向太子殿下。

    太子:“孤知道孤长得好,你们护送皇祖母回京,有大功,孤记住了。”

    太后又笑了起来。

    “护送太后娘娘回京是属下等的职责。”一边的侍卫等开口道。

    “好了,你们,你这小子也是,哀家知道你的心意,走吧,回宫再说吧。”太后觉得太子来迎接也好,她去五台山的时候是太子送的,回来也有太子这小子迎接说起来也好看,不像皇帝,不说亲自来接她,连一个人都没有派。

    她反正没有看到。

    太后直接不去想皇帝可能连她回京事都不知道,怎么派人来接,不像太子都知道,她送消息回来也没有给皇帝,怕皇帝知道不好,心里对太子更看重,也更不满皇帝。

    “皇祖母该说一声,孤去五台山接你。”

    太子在回宫的路上说起来。

    “来接哀家的干什么。”太后听了,对着在外面的太子道:“你父皇枉费这么大了,哀家本来想在五台山多呆一阵,这一回来——”

    “皇祖母回京怎么能没有一个人来接,皇祖母以后想去可以再去。”

    “你父皇就没有,你说得对!”

    “父皇不知道皇祖母要回来。”

    “可是一样,不管知道不知道,在哀家看来都——一样!”反正太后不理了,不管,她就是不高兴。

    就是觉得皇帝看不到她这个娘,她走没有一个表示,回京,还是为了他也没有一个反应,她不说让他来接,他自己都病着,只要派个人来,太子监着国肯定忙,还是抽了时间出来,还等在这里。

    这让她怎么能不在比对。

    没有对比就不会有伤害,这不是她第一次对比了,太后也不想生气,一生气就会想到玉妃那个女人。

    她虽说回了宫,仍然没有问太子玉妃那个女人现在如何,有没有做什么!

    她想等一下再问。

    *

    眼看快到到后宫了,太后看着,这么多天没有回来,在五台山住了一阵,加上路上赶路,不知道……太子笑着问皇祖母。

    “皇祖母是先回慈宁宫还是先看父皇?”

    一边的人也听着。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

    “去哪里,当然是去你父皇——”

    太后回过神来,是这样想,也是这样说的,不悦的说了起来,她回来就是为了皇帝,还去哪里,只是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看了外面的人,还有太子,一路风尘仆仆从五台山赶回京城,不说带着的人还有身边的东西,她自己身上也沾了很多尘风,也不干净,还是洗一洗身上的风尘。

    别人受得了,她自己受不了,这个样子去见皇帝也不像样子,还是打理一下再说。

    皇帝那里玉妃那个女人反正也耽搁了这么多天,也有太子看着,她不必急于一时。

    再急,耽搁一会的时候还是可以的。

    “算了,还是先回慈宁宫,哀家先休整一下,先不去你父皇那里,去了让他看到哀家这个样子,指不定说什么,哀家可不想听!”

    “皇祖母说得是。”

    “哀家也不想马上看到你父皇。”

    “皇祖母是该先休息一下,皇祖母要是想去,孤也要劝一下,皇祖母先休整下,孤去见父皇,和父皇说一声。”

    太子说道。

    “说什么。”

    太后听了马上道,打断太子的话,她不想皇帝知道她回来了,如今回到宫里,皇帝看来眼瞎了,耳朵也聋掉了。

    她都回宫了这么久,还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要是得到消息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按理说他是应该知道她回来了,她是该说他心思都放在玉妃那个妖孽身上还是?太子就算做了什么,也说明他自己不中用。

    “父皇也该知道你回来了。”太子笑还是那个样子。

    “说什么说,他不知道就不知道,哀家也没有心情见他,等哀家休息好了再去看他,再说。”太后说起来。

    “孤听皇祖母的。”

    太子道。

    “这就是了。”

    “……”

    前面已经到了慈宁宫。

    进了慈宁宫,太后先让人下去收掇,还有准备,太子没有走,等着,她还是禁不住问了皇帝在哪里,是在寝宫还是在玉妃那个毒妇那里,要是在玉妃那个女人那里她真的不想去。

    “你父皇是在。”

    话中很多没有说出来。

    太子哪会听不出来,他笑着。

    “父皇在寝宫,皇祖母放心。”

    太后刚点头。

    “父皇从病倒后就在寝宫休养,没有去玉妃那里,不过玉妃陪着,父皇很在意,皇祖母先休息,休息一下,等皇祖母休息好孤再说,到时候再一起去看父皇。”

    太子说这一句算是有点故意。

    “你这一说,哀家哪里还有心情休息,还放心,哪里能放心,你说呢?”

    太后一听,脸色不好,不无抱怨。

    太子不提玉妃在皇帝寝宫还好,她还不会坐不住,也不去想,一提到她就忍不住想起来。

    也坐不住了。

    恨不能马上就过去,看一下皇帝还有玉妃那个女人。

    哪里能放心啊?

    太子:“皇祖母是孙儿的不是,不该提起来。”他立马认错。

    他不该这样说。

    他听出了皇祖母的不高兴。

    “算了。”太后挥了一下手,不想再说了。

    “皇祖母,有人看着。”太子又道。

    “也不怪你,怪你做什么,你有什么错,你哪里错了,错的是哀家,是别人,是你父皇,是玉妃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胆子这么大,敢给你父皇下药。”

    太后说着就生气,生气皇帝还有玉妃那个女人不要命了,她一想就觉得她不要命,还是觉得不会有人发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