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不怕丢脸
    接下来的是云表姑娘:“过来了,想要追上纪四叔和菁姐姐。”带着说不出来的意味。

    赵嬷嬷猛的看过去,正好看到云表姑娘叶姑娘等的表情。

    “云表姑娘不用说都知道。”

    赵嬷嬷很想说,锦姑娘没出声,那位三公子也没有,拦不住叶姑娘了,叶姑娘满脸的笑意,那样子叫赵嬷嬷不想看,七巧冬菱呆呆的,二夫人也拦不下,丫鬟婆子:“……”

    再回头,她想到小公子们,小公子们过来了,她叫了,可是直到现在,小公子们没有理她,要去找四爷和郡主。

    小公子。

    她决定不理会这一切,到那个贱人那里去,那个贱已经被她派的人拦下来了,再是想追上四爷和郡主也追不上。

    四爷郡主走出去要上马车了,她要和那个贱人好好聊一聊,说一说,弄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公然招客不成?

    在这里来,这里可是寺里!

    她记得问过郡主为什么不让四爷查一下这个贱人,要是查了,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这次的事。

    这个贱人也不敢出现,出现也会被拦,郡主四爷还有她们早就知道。

    也知道这个贱人的底细,都是她们太大度,没有去计较,当时她疑惑,郡主也一样,她想着郡主和四爷可能会派人查一下,郡主说没有让四爷查,觉得不会有什么。

    四爷见她问起是想派人看一看的,必竟出现得还是有点奇怪的。

    郡主说就是偶然遇到,不会再发生,哪里知道!

    郡主的宽容啊,就是让人心大的原因。

    赵嬷嬷恨不得把这个贱人蒙了嘴,让人带下去,也蒙了眼晴 再好好的炮制一番,如今看过来的人不少。

    尤其是她让人拦下来,还有那些侍卫,四爷和主一走,她要赶快。

    “菁姐姐怎么这样就走了,真是可惜,啧啧,有人要失望了,菁姐姐不是不在意吗,嘿嘿,纪四叔又没有看,菁姐姐这样拉着纪四叔走了,我还想看一下那个女人又出现想干什么,又勾引纪四叔?”

    叶姑娘声音又起来,带着没有看到好戏的可惜,嘻笑着。

    “叶姑娘啊。”还想看一下那个贱人做什么,赵嬷嬷不得不停下心思,先看向叶姑娘,叶姑娘你就这么想看戏,四爷和郡主都走了,不在意了,留给她处理。

    你还在这说。

    本来急着要去处理那个贱人的。

    “要我说纪四叔和菁姐姐该问一下那个少女想干什么,弄清楚她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叶蓁笑着说。

    拉着柳氏。

    “纪二婶婶你说是不是?”

    “蓁丫头!”柳氏不知道说什么,无奈:“蓁丫头不要说了。”摇头,拉着她不要说,蓁丫头没有听到吗?四弟妹交给了赵嬷嬷。

    小叔子也交给了她。

    “为什么?”

    叶蓁还问起来,跳着问,她没有听到,她身边的男人拉她,柳氏示意他拉着,吴云也看着叶蓁,锦姐儿还有丫鬟嬷嬷七巧冬菱:“……”

    赵嬷嬷:“郡主和四爷交给老奴了。”

    她说了。

    “一切交由老奴作主,四爷和郡主都这样说,留下老奴,因此叶姑娘不用担心,也不用想什么,就像二夫人云表姑娘一样就行。”

    “哦。”叶蓁才像想起来,还要说什么,她身边男人再次拉住了她。

    “我就说菁姐姐和纪四叔怎么这样走了,这样多可惜,看不到——”

    “叶姑娘!”

    赵嬷嬷又重重的,叶姑娘竟然还说,她不想看了。

    “蓁丫头不要说了,让赵嬷嬷去吧,四弟妹他们走了,上马车了,我们也。”柳氏这时笑着插入叶蓁的话,开口,眼中闪过什么,意味不明,打断蓁丫头的话看了赵嬷嬷一眼:“赵嬷嬷请。”

    “二夫人也请了。”赵嬷嬷也道。

    叶蓁啊了一下张开嘴,没说话。

    “走吧,蓁丫头,四弟妹他们走远了。”柳氏道,带着锦姐儿还有人走了。

    “啊!”

    叶蓁啊了一声,叫出来了,反应过来,看到菁姐姐还有纪四叔:“菁姐姐,纪四叔。”

    柳氏叫她跟着。

    赵嬷嬷听着,看了过去,看着,二夫人叶姑娘走了,还有那位三公子,小公子们也到了,好在小公子们不在这里,云表姑娘也没有说什么。

    “菁表姐和纪四叔是该说点什么,这样走了,还以为——那个少女就是看上纪四叔了,这样不是办法。”吴云出了声。

    “云表姑娘。”

    赵嬷嬷一听,没想到云表姑娘也来了,她扫过去,郡主和四爷要说什么?不是办法要怎么做?

    吴云走了,赵嬷嬷一肚子气,七巧冬菱还有也都走了。

    她走向那个贱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发觉这个贱人今天出现后看了四爷后就看向了郡主,不像上次只看得见四爷,一双美目就那样直直盯着。

    谁也看不到,不放在眼里,就像她们都只是背景,做不了数一样。

    只有四爷一个人醒目,值得关注。

    这回分出了心思看向郡主。

    很是在郡主身上落了落,转了几圈,好像要看出什么,她隐隐感到这个贱人在看什么。

    看郡主的肚子。

    知道郡主有身子了?还敢留下来,她,她,她,这一回贱人注意到了。

    而且似乎在和郡主对比,想看一看她强还是郡主强,这种心思不用说她光看就能看出来。

    她怎么有胆和郡主对比。

    她哪里比得上。

    连一根头发丝也比不了。

    这个贱人最可恨是到了如今还没有走,几次想要过来,她身边的人也帮着,想要推开侍卫还有她安排过去拦着不让过来的人。

    她说了不许那个贱人过来,交待了拦着的人不管如何,不能让她做什么。

    就算周围有人过来看到,有不少人,有人来来回回走去,看到不好,又如何?丢脸也不是光她们丢脸。

    那个贱人是这里的人更是丢脸。

    要是有人认出来——

    就算要私下做什么,他们也不怕,来的路上他们带了不少侍卫,也有认识的,反正也不是在京城,看到也只是议论。

    能议论到什么地方去!

    纵是听着不好听,不在意就行了,不会有人认识他们。

    只作无视就好。

    “贱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