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打个贱人
    她走近后才发现这个贱人明显精心打扮过,可不是精心吗,和上次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就又美丽了几分,想来是为了四爷,知道四爷和郡主在这里,赶来为了让四爷惊艳,可惜四爷还是一眼没看,郡主看了也相当于没看,她们这些人就是下人。

    看了有什么用。

    再是美,贱人就是贱人!就是来找骂的,挨揍的。

    不管放在哪里,这样公然抢人都会被人揍,纳妾也好,纳小也好也不是这样……这种女人一般没有好下场。

    有也很少。

    “贱人!”

    赵嬷嬷停下步子,终于到了贱人的面前了,她看也不看周围,反正有人围着守着,不会让人再靠近。

    最多看个戏,她刚才就想过了,怕什么,盯着眼前的贱人,贱人被人围着,拦着,除了身边人,没有更多的人。

    不少人指指点点今天来上香的不少,因为清明,呵呵,因此也让人看了一场戏。

    她没有客气,低喝:“你居然还敢留在这里,没有走,被我的人拦下来,还敢等我过来,该说你胆大呢还是目中无人,觉得不会有人敢做什么,我还以为在我过来前你会提出走,那我还能放过你,当做没有看过你,不想你不想让身边的人帮忙,叫住四爷和夫人,追上去、”

    赵嬷嬷说着,疾言利色,很想一个巴掌挥过去,手就想甩过去,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知道一下她算个什么东西,她的厉害。

    不是贱人身边还有人,可能会拦着,她已经打过去了,她的手很痒,因为郡主还有四爷。

    赵嬷嬷身边的人也是她派来拦着贱人的看出她的蠢蠢欲动。

    “四爷和夫人是你这样的东西能见的?什么身份就敢跑来见四爷和夫人,也不看一下自己是什么,一看就是——”

    “……”

    “你,你,我们就是来——”少女身边的人护着,替姑娘说话:“姑娘是什么,姑娘也是大户人家出身。”

    她们看得更清,也更担心。

    “大户人家出身吗,看不出来。”

    赵嬷嬷道,鄙视的。

    少女身边的人也不高兴,生气:“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姑娘本来就是——不像你想的。”她们想看姑娘,厉声问起来。

    姑娘却一直没有动静。

    姑娘,姑娘好像从不久前就这样,看着——

    “我想什么。”

    赵嬷嬷道,不以为然,带着轻鄙,也看到贱人一直在想着什么,就算是到了现在也是没有说话,像是没有听到她说的。

    这个贱人,她干脆朝着贱人身边的。

    “你们的姑娘是什么玩意,一次一次出现在四爷夫人的面前,还想拦下四爷和夫人,像上一次一样?上一次做了什么,简直是丢人现眼,让人鄙视,这像是好人家姑娘会做的,上一次我是没有准备,这一次以为还能做到,我当时就说了,没想到你们还是跑来,看来我的警告没有用,你们是不是以为想怎么就怎么,都会由着你们?不过是一个被人玩的东西,别说你们姑娘不是,不是会这样,才会这样不知廉耻的,打扮成这样是要揽客是不是?你是哪个院子里出来的说一声,我可以派人去找一找,问一问是不是现在院子里出来的都要自己揽客人!”

    赵嬷嬷嘲讽不已,冷笑。

    “姑娘只是,不是像你说的,姑娘是好人家的不是。”少女身边的人听了,脸色都变了。

    对方觉得姑娘是娼妓吗。

    姑娘没有说话,她们看了一眼姑娘,等不及,姑娘怎么可能是娼妓,这是对姑娘的侮辱。

    “姑娘不是你说的,你这样是在侮辱人。”

    “我侮辱人吗,也不如你们家姑娘,连脸都不要,跑来堵住四爷和夫人,一次又一次,不是第一次了,能这样就说明了,何必再说。”

    赵嬷嬷不觉得。

    “简直是丢尽脸,告诉谁也会觉得你家姑娘就是来揽客人的。”

    “你,姑娘。”

    少女身边的人急了,什么揽客,姑娘才不是。

    少女眼晴闪了闪。

    “要不就是有阴谋诡计,不然怎么出现在这里,上一回可以说是无意,这一次呢,不要怪我,你们出现得这么及时,我会弄清楚,你们是不是调查过我们,是什么身份,什么人,想干什么,我都会查出来,查清楚,到时候再好好算帐,要是有阴谋诡计那么我更不会客气,你们就好好等着!不要脸的!”

    少女身边的人还没有说。

    “你什么意思?”

    少女这时开了口,她回过神来一样,整个人格外美丽,特意的打扮令她多了美丽还有娇柔,就是那么的醒目,是个男人看到都会被勾引。

    面上就算戴着帷帽,要是挽了起来,看得到脸,更是美,身姿也是曲线毕露,一身打扮很细致。

    身上的襦裙很衬她。

    反正从里到外,从头到下,从下到上都专门打扮过,赵嬷嬷看得不喜还是厌恶,一点也不觉得美有什么好,有多美。

    对比一下郡主的美还有好,这个贱一一下就低到了尘埃里。

    四爷怎么会看得上。

    她以为自己这样就配?比起郡主的国色天香还有艳丽娇美,差得不是一星半点的。

    连那位入了宫的玉妃都比不上。

    更别说和郡主比,赵嬷嬷又想到。

    “你只配一些贱人!”

    “你!”

    少女身边的人黑了脸。

    “你是奉了他身边的人的命令是不是?”少女突然道,她以为精心打扮后能吸引来那个男人的目光,可是没有,还没有上前就被拦了下来,还被围住不能走,也不能追上去,哪里也去不了。

    她刚才仔细的打量了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看不到脸,可是能看到肚子突起来,有了几个月身子,当时她没注意,她身边的人说起她才知道。

    她很不喜。

    她看着赵嬷嬷。

    “我是什么意思要不了多久,等会你就知道!”

    赵嬷嬷直接,她知道这个贱人怀疑她是郡主的人,以为她是郡主派来整治她的,她在想什么?

    “我是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随手一挥,终于打了。

    “打的就是你这样的贱人!”

    “你!”

    少女捂着脸,她身边的人更是没想到。

    *

    “又碰到。”萧菁菁本来因为母妃……又碰到那个少女,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