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无论对谁
    赵嬷嬷说了一句,没有人回答她。

    她回转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出去才能知道,她想去看一下,见郡主没有说话,她向郡主说了她的意思。

    “郡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弄出这么大的声音,一片喧嚣,还有马蹄声,不会是出事了吧,老奴出去看下也能弄清楚如何了,别到时候不知道,旁边一听就知道不少人打开了窗子看,最少也要打开看一下。”她不停说着,还要说什么。

    叶蓁还有吴云柳氏看了过来,赵嬷嬷也发觉了,就是几位小公子锦姑娘还有……叶姑娘她们身边的人郡主身边的都朝着她看过来,盯着她,好像在看她,她说得不对吗?

    有什么好看的?

    就在这时,她听到郡主的话。

    “不是有人出去看了吗?”萧菁菁开口,望着她。

    赵嬷嬷愣了一下,是有人出去了?好像是有人出去看了,刚才她看到了一点,不过。

    “是,老奴知道,老奴。”她应了,点了点头,还要说什么,不想出去的人已经进来了,向郡主行礼,就要说起来,看来是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了。

    赵嬷嬷见状只好不再说,看过去,盯着进来的人,等着她说,郡主也看着,还有叶姑娘二夫人云表姑娘她们。

    一个个都看,没有一个不盯着,下一刻进来的人说了,进来的不止一个人,原来——

    “外面在说——”

    关于皇上驾崩的消息终于传来了,京里,没有再秘而不发,藏着掩着,宣告了天下,到了这里。

    太子殿下和太后可能是觉得差不多了吧,可能是已经准备好,要做的都做了,没有什么顾虑了,就不再怕有人知道。

    再加上四爷也回京,就算还没有到,回京的消息也传到太子殿下太后娘娘那里了吧。

    皇上驾崩的消息先传到县府,县府里面知道,一传十十传百的,之后又专门派人出来,敲锣打鼓——一直到现在,外面的喧哗声就是通告皇上驾崩,难怪一直没有平息。

    喧嚣声不停。

    听到皇上驾崩,谁还能平静,不问一问?皇上驾崩会不会有变化?尤其是皇上驾崩谁登基,平民百姓可以不在乎谁登基。

    皇上死不死,反正死了皇上会有新皇上,但也想知道会不会有大乱。

    以往老皇帝死了就会有,谁不关心自己的情况,各个州县府里最关心的是,皇上驾崩,谁上位。

    皇上驾崩,全国举丧,守孝。

    酒肆青楼也都要关了……等到真的发生还是有点没想到,这么的快,他们回京不知道路上会不会?

    “皇上驾崩的消息已经……郡主。”

    赵嬷嬷看着郡主,她是听完后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扫了一下下面跪着的禀报的人,没有说什么。

    她看着郡主,很多话没有说,想来大家心里都有数。

    郡主,叶姑娘还有云表姑娘,小公子们,锦姑娘,那位三公子,二夫人,还有其余的人等还在想着。

    她没有看叶姑娘她们,就看着郡主。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也回神。

    她望着赵嬷嬷,主仆俩对视。

    “郡主。”

    赵嬷嬷又想说什么:“看来太子殿下和太后娘娘已经——”不需要说完。

    “嗯。”

    萧菁菁点头,明白话中的意思,赵嬷嬷想提四爷,二夫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没想到这么快,还是来了,来了也好,四弟妹你说是吗。”柳氏笑着摇了一下头,明显反应过来,笑了,说起来,看过来。

    萧菁菁点头。

    赵嬷嬷也不好再说,七巧冬菱几个小丫鬟还有别的丫鬟婆子都望着郡主二夫人还有……

    “事情这样,也不用再想。”柳氏又笑着来了一句。

    摸着锦姐儿的头,锦姐儿睁着眼。

    纪禛纪颖皱眉。

    叶蓁:“对。”她猛的也回神,用力点头,拉着吴云,凑到纪二婶婶还有菁姐姐面前,吴云没有说话,赵嬷嬷目光掠过那位三公子,在想着什么,那位三公子不知道知道多少,现在这样说起来,也不知道?

    小公子们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那个表情“……”

    “京城——”

    “京城!”

    她们又派了人出去,没有得到更多的消息了,接下来继续如往日一样。

    *

    京城,宫中,看着驾崩的皇帝,扫了一边跪着的人,太后娘娘不想再看了,脸色不是很好。

    很憔悴,她怎么能不憔悴,皇帝驾崩前她守着陪着,想尽办法,还忍受皇帝的指责,皇帝醒不来,她好几天睡不着,最后没有治好皇帝,皇帝死了,她更是,她的儿子死了。

    她哪里会好过,不说憔悴,她觉得自己从里到外,从内心到身体都老了好多岁,头发也花白了不少,还有就是精神心情,整个人都不好。

    别人看不出,她自己清楚得很。

    也不是没有人看出,她身边的人就看出来了,太子也是,让她休息,不要再来,说她看起来脸色难看,她都挥手不让他们说。

    等皇帝的事一去她再倒下吧,不过倒下前,她还是要为了天下做点事。

    压下心里的痛苦还有伤心。

    她这些日子和太子商定了一切,一切都落定,无论外面怎么想,接下来的路就在那里。

    她要护着太子登基,这是她要做的,稳住朝堂,然后太子立起来,没事,才可以休息。

    皇帝死得太快太急。

    太措手不足,猝不及防,无论对谁。

    真是没想到费尽心力请来的神医也没有治好皇帝,明明治太子的时候那么厉害,原来也和太医一样,皇帝身体稳了几天,就急转直下。

    都来不及阻止,也来不及做什么。

    没有时间再请别的神医或大夫,不能相信的也不敢让他们给皇帝看,那个时候她还是抱了一点想望。

    那一天。

    她和太子在场,亲眼看着皇帝不行的,皇帝去之前还是清醒过一瞬,睁眼看到她和太子,想说什么,没有说,最后指了一下太子。

    她知道皇帝多半是知道自己要去了,指着让太子登基。

    这一点旁边的人看到。

    她也说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