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他还是他
    秦王妃薜氏锦绣还有后院的女人们几位小公子姑娘,秦王府里的管家公公,不管曾经是高高在上的秦王妃还是只是一个服侍人的,每一个人,在接到旨意,被禁军包围,圈禁在府里后发现出不去,抬头只能看到头顶巴掌大的天空。

    这一圈禁可能是一辈子,这还要没有意外,有意外也许会死。

    没有人心里不怕。

    外面什么风声也传不进来。

    想尽办法,也只能望着天空。

    一日一日过去,从初春到了入夏,天气渐热,他们都只能数着日头,焦急无望,禁闭在这里。

    什么也不知道,也无法得知。

    就算有人病倒,要是服侍的下人,很快就会被人到来移出府去,不知道移往哪里,反正再也没有回来。

    再也没有出现过,可能死了,可能卖掉或者如何了,没有人知道,只能在心里想,只要想到可能死了就没有多少人想病倒,就算可能一直关在这没有未来,还是不想死,必竟被圈禁在这里还能活着。

    要是主子,也不会有人进来,只能会有大夫进来,来也只是看病,有禁军看着,等看完了病,就送走了。

    从被圈禁到此时。

    锦绣病了一场,薜氏病了两场,后院的女人们没有一个好的。

    秦王府的小公子大姑娘也都不好,上上下下的人病了不少,被挪出去,余下的没几个了,秦王府更空了,直接没有了人,空得成了一座坟墓,很久前就没有人打扫,到处都是破落还有落下的树叶,半天见不到一个人,这种寂静让人走在路上都要加快步子,不敢停留,好像会有什么,越发的破败,继续毫无人气,死气沉沉的活着。

    就是有人在,也没有人想打扫,都这一步了。

    外面的人也没有人进来。

    禁军进来都加快步子。

    在不知道被圈禁了多少天,还在望着巴掌大的天,有人进来,告诉了他们一件事。

    薜氏还有锦绣他们知道了外面的事。

    皇上早就驾崩,在他们病倒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大殓,太子殿下监国,太后娘娘也回宫,玉妃下药害死皇上被打入冷宫也死了,太后娘娘亲自赐死的。

    皇上驾崩,太子殿下不日就要登基。

    日子定下来,没有多久。

    外面都尘埃落定了。

    秦王府太子殿下没有追究,秦王殿下也没有,但太子殿下一旦上位,一旦登了基会如何?皇上驾崩会不会就容不下了?

    殿下当初给太子殿下带来多少阻碍,太子殿下不可能忘了,太子殿下居然要登基了。

    他们就像是被封闭了太久,不知道世事,等知道世事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等看到外面,什么也改变不了。

    皇上竟被玉妃下药害死,太后娘娘也支持太子殿下,没有人反对,皇上大行后,皇上怎么会驾崩?

    皇上和殿下是父子,他们叫皇上父皇,父子必竟是父子,殿下还有可能被放出来,太子殿下和殿下只是兄弟,还是有仇的。

    没有一个觉得还有以后。

    “……”

    没有了,皇上一去,他们还能活着?病倒的又病倒,晕过去的又晕过去,锦绣想到殿下。

    殿下呢,知道了吗?

    *

    关着秦王的地方,比冷宫也好不到哪里的地方,破败得更狠,门都快掉,吱呀吱呀的叫,里面一地的枯叶,更是没一个人,明明热了,望进去看着还是黑幽幽的深还有一股冷风扑来,身在其中更是冰冷发寒,秦王已经躺在床上好久了,接到旨意没多久就倒下,被人发现,躺在了床上。

    偶尔好的时候秦王会下床,写一点东西,用清水在旧桌案上面,走几步,什么也不问也不在意,再难还是过着,就算身边没人,吃的用的很差,也是一样,他不是没有用过更差,行军打仗的时候,最近几天身体更不好。

    他不得不又包裹着棉被躺着,关着的门吱呀一声,有脚步声靠近,不知道又是谁来了。

    他刚想到这,外面的门打开,有人进来,带着什么,他抬头看了看,没有说话,就算再落魄,他还是皇子。

    就算被贬为了庶民,他还是萧家子,他还是他,那个文武双全的他,他看着进来的公公,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那样清冷的看着。

    他看着太子身边的人,太子又派了人来,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

    每次有事太子就会派人来。

    除了太子派来的人会到这里,不可能出现别的人,他身边是没有什么人的。

    他知道太子派人来是为了什么,他也不在意,该做什么做什么,太子的人不说他也不说,此时他也没有动。

    他不语不动。

    来人也不语不动。

    过了一会了,可能是来人急,忍不住,先出了声,萧琰以为这次对方会沉得住气一点,没想到。

    不知道是有什么事。

    他不语不说。

    “秦王殿下。”

    进来的公公尖着一个嗓音,又开了口,尖着声音说道,面上倒是仍然尊称他是秦王殿下,哪怕他不是了,手中的拂尘一甩,还行了一礼。

    礼数周全,没有因为他躺在床上,很不好,只是一介庶民,什么也不是就不放在眼里,但是那双眼还有态度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萧琰不在意。

    他再怎么也是皇室出身,不屑和一个阉人计较,就算他想计较,也不是和他计较,面上这样就算是嘲笑他又如何,他可以处置,但……

    “秦王殿下。”

    对方又道,欲言又止的想要说什么。

    “我说过,不要叫我秦王殿下,我不是了,父皇已经——”萧琰开口,清冷的。

    “是,秦王殿下,老奴是不该叫,但,还是要这样叫,秦王殿下在这里恐怕还一无所知,老奴奉命来通知你一下,皇上,皇上,皇上驾崩了,在多日前,是玉妃下药害的皇上,被太后娘娘赐死,皇上大行后,太子殿下就会登基……”

    公公直接说了出来,盯着秦王殿下,想看秦王殿下的表情。

    “不知道有何事。”

    秦王还在问,猛然一下子听到公公说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