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她身边的人护着小公子坐在另一边的角落里,远远的,就怕挡到了世子妃,世子妃又看小公子不顺眼,可怜的小公子。

    明明是世子妃亲生的,看一眼世子妃收回目光,她们什么也没有说。

    小公子,再看小公子也望着世子妃,可怜兮兮的,还有害怕小心,她们看过小公子手上被世子妃掐的还是青紫的。

    马车骨碌碌转着,快了,就要到府里了,不知道世子妃会不会一回府就闹起来,世子爷不知会不会在府里。

    要是在怎么办,要是不在又?她们也不知道是希望马车跑得慢一点,慢点到府里的好还是先去吴府。

    小公子以后要是不敢靠近你,世子妃不信你不后悔?你现在这样,一旦高兴起来,恢复了又后悔。

    她们了解世子妃,只好继续安抚小公子。

    吴云没有看出外面有什么不对,丫鬟婆子经过不经易吹起来的马车布帘,倒是皱了皱眉头。

    加上外面的情形,只是她们心思还是在世子妃还有小公子身上。

    *

    没有一会,就要到了,京城戒严也不是就没有人,只是来去的人少了,外面一阵马蹄声,不知道从哪里响起,远远的,在戒严安静的京城街道上很是明显,传到了很远。

    不止是明显,还很响亮。

    马蹄声越来越近,对方就像是要过来,谁这个时候出现,不是太子殿下登基吗,怎么?

    马车里的人都听到,都在猜测,马车外面的人更是看到,一个人骑马过来,带着人,他们对视一眼,就要上前,好像是,好像是。

    有人认出来了,看了一下马车,有人上前,马车慢慢慢了下来,因为过来的人,也有人到马车旁边。

    就要敲响。

    马车的布帘有掀起,有人看出来,不用他们说什么了。

    赵嬷嬷是最快的,她一听到外面的动静,看郡主和四爷,四爷和郡主没有说话,没有让她看,只是看过来,她就把目光落到外面,掀起马车布帘了。

    是谁啊。

    下一秒她看到一个人骑在马上,带着人,侍卫行了一礼,对方没有再闯过来,而是慢慢停下,好像在说什么,她眯着眼一看,好像是熟人,是景世子。

    怎么会是景世子,景世子怎么来了?

    景世子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她想了想,侍卫还是拦着景世子,景世子不再说话了,目光扫过来,景世子是来找四爷的还是?她转念想到叶姑娘。

    怎么能忘了叶姑娘,只想到四爷,以为景世子是跟着四爷来,会不会景世子知道叶姑娘也在?这不是没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并不知道,真的是跟着四爷而来,看到四爷来接郡主就过来打听,也是为了叶姑娘,还有凡公子。

    凡公子是最可怜的。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知道,刻意来找叶姑娘,就是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从哪里得知,是四爷?不会,她觉得不可能,四爷不是不知道叶姑娘再嫁了,不会提醒景世子的。

    知道不知道叶姑娘再嫁了,她嫁到了江南,姑爷也在。

    要是景世子是专门来找叶姑娘,就有可能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不难想像。

    最好是不知道,就是猜的。

    景世子怎么也在这里了,她记得景世子不是不在京城吗?被派了出去。

    也许是太子殿下登基,用不上景世子了。

    只有这个可能,这个解释!

    景世子看到叶姑娘和新姑爷,她不敢相像!她又想到。

    四爷的声音响了起来,传出来,从马车里面,淡淡的:“是谁?外面谁来了?”从这里就能听出四爷不知道景世子追来,并不知道景世子来了。

    她不想了,反正有四爷郡主在,就是景世子发了疯,还有四爷和郡主,叶姑娘就是一个找事的,明明可以在京城外面停下来,各回各家,偏要跟来。

    她不去想叶姑娘要是带着新姑爷,那位三公子回了庄子上,景世子既然能出现在这,也能出现到庄子上,找叶姑娘,到时候郡主还有四爷不在会发生什么。

    她觉得不会发生了,就不去浪费心思。

    回过头来,目光余角看到景世子的视线好像落在叶姑娘的马车上,她心中一紧,再一看,没有看到叶姑娘,叶姑娘亏得没有掀起马车布帘看,要是看,指不定就撞上。

    两边一对视,就不能再躲着了。

    景世子没看见也看见了,不知道叶姑娘在也知道了,紧跟着就是她想的。

    希望叶姑娘不要掀起来吧,她只能在心中想,希望,按理说这样的事就该属叶姑娘最积极才对。

    以叶姑娘的性子是会探出来看的。

    最爱热闹,在她看出来之前,偏偏她都看到,这个时候了叶姑娘却没有,她不知道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难不成叶姑娘知道外面有景世子,听到了,不敢看出来,躲了?叶姑娘想来该越难而上才对。

    她又想着,是有哪里不好?

    叶姑娘可能在做什么,不知道,嗯,只有这个可能。

    “四爷,是景世子在外面,老奴看到,被拦下来,可是想要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四爷你过来,还看向叶姑娘坐的马车,老奴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赵嬷嬷不再看,收回视线,向四爷和郡主。

    她把想的看到的都说了,想听四爷怎么说,还有郡主,七巧冬菱也在旁边看到。

    心里也担心起来。

    萧菁菁:“景非翎?”她意外了一下,看了赵嬷嬷,望着四爷。

    “景非翎那个小子怎么来了。”

    纪尧听了,转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说了一句,想了想,想到什么,回过神来,没有再转玉板指,拉着菁儿,对着赵嬷嬷,看了一眼,看向菁儿:“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来了,应该是跟着我来的。”

    “他来干什么。”

    萧菁菁只想知道。

    赵嬷嬷几人也只想知道,纪尧摇头点头,他也不知道,因为他不在外面,没有问过,也不知道那小子跟来了,现在只能看一下:“为夫现在也不知道,因为为夫也没想到他会来。”

    萧菁菁理解,景非翎跟来没什么,她担心的是叶蓁,叶蓁和那位三公子,景非翎不是输得起的,也许不是为了叶蓁,看到叶蓁和那位三公子?也许他就是为了叶蓁,四爷让他出了京不是吗,突然想到四爷不知道他们会回京。

    太子殿下登了基。

    景非翎,她重重的:“叶蓁、”

    “我知道。”

    纪尧让她放心:“为夫本来是想让他再去别处,担心你们会回来,没有来得及,也想过安排一下,景非翎那小子居然跟来了。”

    “只要不要让他知道就行了,这与你无关。”

    萧菁菁说。

    赵嬷嬷几人:“……”

    “我看一下。”

    纪尧掀起马车布帘,往外一看,正好看到景非翎那小子。

    景非翎也看到了纪四叔,骑马过来了。

    赵嬷嬷也趁机看了看,叶姑娘的马车很平静,大松口气,景世子过来了,就是来找四爷的。

    她想叫郡主。

    萧菁菁替叶蓁紧张。

    七巧冬菱也是。

    “郡主好了。”

    “景非翎那小子过来,我问问。”纪尧又说,马车很快停下,他起身转着玉板指走了出去,马车门打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