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当机立断
    现如今不用了,凉的茶水她们有时也喜欢,太皇太后想喝很正常,她们刚才白紧张了,忘了是什么时候,她们感觉到身上的热意。

    “嗯。”太皇太后嗯了声,不再说。

    她继续端着茶杯又喝了一口凉爽的凉茶水,真的是比热的痛快多了,也舒服多了,连着喝了几口解了渴,她才放下,突然发现茶杯里的茶水没有多少了,喝得半空了,被她喝的,刚才加上之前,几口就完了。

    本就是不久前喝过,只余下大半杯,手轻轻晃动,没有做什么,就看着,若有所思。

    “太皇太后。”

    宫人们看了一眼,不知道太后娘娘要不要再倒一点,想到刚才的话又没有说:“太皇太后,你手中的茶水喝完了,要不要奴婢等重新续一杯?”

    她们还是小心问了。

    “嗯,你们。”太皇太后瞄了一下她们,别开目光,摇了一下手中的茶杯,说了一句不用,淡淡的,没有多说什么。

    说了后就不再看她们了,又注视着殿门口,转瞬之间又过去了一点时间,其实并没有多久。

    只有几句话而已,她自己倒是觉得过了好久。

    皇帝和纪永叔。

    宫人们听了也不再说话,低下了头,还想等太皇太后说话,可是没有等到,她们慢慢的看到太皇太后视线,顺着太皇太后目光怔了一下。

    才回想到太皇太后一直在等皇上纪太傅。

    她们怎么忘了?

    太皇太后知道皇帝和纪永叔下一刻就会进来,再是在慈宁宫外也该来了,她缓了口气,要怎么和皇帝说容姐儿她们的事?

    脑中一转,她派去的人和皇帝说了,她交待过的,她再说也是一样,不如不说,可是,她还要不要重复一遍?

    耳边忽然响起先头派去堵容姐儿嘴的回来说的话,她其实想到了,还是——叹了一声气,她不是叹别的,闭了一下眼晴,睁开来,容姐儿大闹,太闹,就算被她派人守着,算是关着,不让她出去。

    就是由于她关了她更是闹,以身份逼迫,威严,无所不用其极,要不是她安排的人下了死命令,她就出来了。

    她派去人堵她的嘴,心中是提起的,人去了,回来了,告诉她——

    告诉她……

    她不知道经过是怎么样?她派去的人是怎么处理是不是照着她说的,虽然听了派去的人说的,也只是大体知道她们怎么做的,不过具体的不清楚,她也没有问那么清,容姐儿不乐意,用鞭子抽人,抽了不少人,关着她拦着她的都被抽了。

    一个个受伤得还挺严重,不过要拦着只能这样,她并没有意外,早就发现容姐儿带鞭子子。

    可能是从宫外带进来的。

    她也想过让容姐儿收起来,让人给缴了,不过想到容姐儿,怕激到了她才没有。

    就让她带着吧,她也不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发泄一下怒火。

    发泄一下也能让她消下气,不那么疯。

    容姐儿会带鞭子她一开始看到也觉得出乎她意料,但想到她一路回来入宫的情形会自带鞭子了然,因此干脆的走了。

    她派去的宫人说,容姐儿听了她说她要让他们堵住她的嘴,一开始并不相信。

    觉得她这个母后不会这样。

    容姐儿还是想得太好了。

    她也不看下她怎么样,她这个母后是容不得她这样下去,不得不派人去堵她的嘴。

    也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最多是教训她,还有说她,不理会,这次直接让人堵了她的嘴,她难以相信很正常。

    以前她都没有动过手,都是由着她。

    人都要学会适应不同的环境,也要成长,皇帝都不一样了。

    “本公主不相信,你给本公主过来!”

    容姐儿不止不相信,更是直接甩出了鞭子抽向她派去的人,好像这样就能让宫人闭嘴,不要乱说,弄清楚是不是骗人的,就能叫宫人说出真相来,可是真相就是她不愿意相信的。

    她知道容姐儿也不是不相信,就是不甘,到时候就会相信了。

    派去的宫人想要逃开,也没有逃得开。

    被容姐儿的鞭子抽了几下。

    差点卷了过去。

    容姐儿使得太用力,也不顾一切,宫人脸上还有手上都被抽到,抽红了抽肿了,还抽伤到了,她看到,让她下去收掇一下。

    找人看一看,也有些说不出话来。

    从宫里那里她知道当时要不是宫人当机立断,加上早就说了她的命令,侍卫一起上前拉住容姐儿,堵了她的嘴,各方面配合好了,宫人也逃得快,宫人可能会被抽死,容姐儿的鞭子使得好她知道,宫人一个人想躲是躲不开,何况也澉太过躲了。

    容姐儿后来发了疯一样。

    不相信?还要让人过去——太皇太后想完了,目光落在手上还端着的茶杯上,里面还有一大口茶水,要是想喝的话还是可以的。

    她看着看着。

    “太后?”宫人们怔过后没有再跟着太皇太后看,她们转头,转回视线,见到太皇太后也没看到了,再一次顺着太皇太后视线,看到太皇太后手中的茶杯,还有里面的茶水,没有多少,茶叶也成了那样。

    太皇太后还要喝吗?她们就要说话。

    太皇太后端起喝了,一大口喝下去,凉爽的茶水真的很好,觉得彻底舒服了,她放开茶杯,放在一边,手拍了下,收回了回来。

    宫人们再度来不及开口,只能叫了声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没有管她们,外面有动静,她稳稳坐着,就那般看着,什么也不再想再做,宫人们也一下子回神。

    和太皇太后一般。

    “祖母。”

    “太皇太后。”“……”

    人在下一秒就进来了,前面是宫人嬷嬷,后面嘛,不用说了,和太皇太后想的一样,后面就是皇帝还有纪永叔,以及他们带进来的人。

    皇帝还是那个样,纪永叔也是。

    新的太监总管,没有什么多余的人,皇帝身边来来去去就这一个,纪永叔是一个人。

    这个太监总管是皇帝身边的老人,在皇帝当了皇帝后上跟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