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给个面子
    表达得很明白,也是做出承诺,不让她做什么,这一回不是派人和皇帝说,而是她自己亲自说的,和之前不一样,份量都不同。

    萧瑀笑了。

    太皇太后看到皇帝笑了,知道他满意了,心里虽有点不悦,也没有说什么,皇帝刚才也一直带着笑,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来过,可是和现在不同。

    “皇祖母这样说朕就放心了。”萧瑀又说了一句。

    “放心就好!”太皇太后也是松气的,盯着他,还要说话。

    “皇祖母这样说,朕都不知道说什么。”

    萧瑀笑着凝着皇祖母,忽然说起来,看得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不知道就不要说了。”望着他,不知道就不说,就这样,她也不想再说下去,皇帝还有事,她也想去看下容姐儿了。

    不知道皇帝是不是知道她的心思,总觉得皇帝嘴角的笑深了深,要说什么。

    “你什么也不用担心。”

    她不免再多嘴了。

    “朕不担心,朕来是想看一下皇祖母,好久没有过来和皇祖母说话,该陪皇祖母说说话,然后见一下姑母,姑母难得回来,又为朕守着南边,既然姑母回来了,朕怎么能不来看一看姑母说一说话,姑母对朕多有误会!”

    萧瑀笑嘻嘻的又乱说起来。

    “你来看我这老太婆我很高兴,哀家很高兴,你很忙,也不要耽误了事,至于你姑母那里,还是算了,她现在这样,还是等一等再见吧。”

    太皇太后听了他的话还是高兴的,皇帝能这样说,就是不是真的她也要高兴,尤其是面上,知道他又在乱说,皇帝心思更深不可测了,她也不再想,还是接着往下,往下的都是替容姐说的了。

    “朕还说见一下姑母呢。”萧瑀听了。

    “下次吧,再等一下。”太皇太后本来要说别的,闻言之下,只好先说了。

    “好,朕等着。”

    “……”

    “你姑母,你不怪你姑母是自作主张跑回来就好,你姑母他们明明该守在南边,这是职责,他们也不能回来,回来算是违抗圣旨,必竟当初你父皇可是下了命令。”

    太皇太后这时说起来,轻轻一叹,声音也变轻了,说起这个她就生气也担心,看着皇帝,她也是看下皇帝是不是就这样罢休了。

    “朕怎么会怪罪,皇祖母也知道,姑母会回京也是听到父皇驾崩。”萧瑀笑着,笑得如沐春风,很理解的样子。

    要是有人在旁边,他可能会问一声是不是?

    “是吗?你真不怪罪?”

    太皇太后看看他,过了会叹口气,无论皇帝是不是这样想,她都放了点心了:“你这样说哀家就不担心了,哀家还以为你会生气,所以才想和你说下。”皇帝都这样说了,表面看着也不像生气,心里看着也是,想来事后不会做什么。

    当然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不能代表皇帝心里没有不高兴,她心中清楚皇帝对容姐儿的态度,很清楚,容姐儿那边更是——她才不让他们见,两边都不是消停的,不过皇帝都这样说了,说明不会暂时不会计较,至少是明面上,表面上不会如何,这样就可以了,她还在,还看着呢,有她看着,容姐儿一直在她的眼前,皇帝也不好做什么,会给她这个面子,比如现在。

    皇帝,她知道不能一直如此,这样下去不是好事

    还是让容姐儿道歉还有找皇帝说她以前错了,可容姐儿这会是不可能答应的的,短时间内不行,需要时间,她要在皇帝不满前和让容姐儿知道错了。

    冤孽呀。

    “朕说了不生气,皇祖母不必多想。”

    萧瑀看出皇祖母担心,说笑起来,又是笑眯眯的,他当然是生气的,姑母是谁,他怎么会不生气,啧啧。

    他从来都不喜欢这位姑母,此时只是给皇祖母一个面子。

    人回京了,他有的是机会,他相信姑母也不喜欢他,会做什么,皇祖母不一定拦得住,啧啧。

    姑母居然敢私自回京,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他还能说什么,皇祖母看着还是在意他这位姑母的。

    就给皇祖母一点时间吧,他登基还是多亏了皇祖母。

    皇祖母不想让他现在见姑母就不见。

    他真是通情达理,有道明君。

    太皇太后不知道皇帝的想法,要是知道不知道会如何,她又听皇帝的话,看他摇头笑着。

    “嗯。”太皇太后嗯了一声。

    *

    萧瑀走的时候嘴角挑着,带着笑,看起来很满意,慢慢走出去,到了外面,他一眼看到纪永叔。

    “皇上。”总管公公候在一边,一眼看到出来的陛下,他忙上前来行了一礼,纪尧听到声音也看了过来。

    他没有再拔弄手上拿着的佛珠了,把佛珠戴回手上,走了过去。

    萧瑀笑着:“朕和皇祖母说完了。”

    “皇上还是回去说吧。”纪尧道看了一下面前的宫殿,没有多说什么,收回视线。

    “有什么好回去说的。”萧瑀也看到道,总管公公退开。

    “皇上和太皇太后?”纪尧看着皇上。

    “皇祖母啊。”萧瑀看向他,笑了起来。

    纪尧不说话。

    “皇祖母让我改天再来看姑母,说姑母刚回京怕姑母会——让朕不要怪姑母回京。”

    “那皇上就改天再去!”

    “朕就是这样说的。”

    “……”

    总管公公不敢再说话了,退到一边,听着皇上和纪太傅说话,萧瑀想到和皇祖母最后说的。

    皇祖母还是那么担心姑母!

    *

    皇帝走了,太皇太后坐在原位上,手边是温热的茶杯,等到外面有人进来告诉她皇帝和纪永叔带着总管太监走远,回去了,没有在慈宁宫。

    她不再坐得那么端端正正,松了松,她看着进来的宫人,容姐儿那边,她准备再过去再看看,才动了念。

    外面又有人来了,她看着,这会还有什么事,叫了人进来,没等她想通,人进来,听了才知道是派去宫外盯着驸马的人回来了。

    回来了?

    驸马和容姐儿分开,回了长公主府里,没有做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