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黄河决堤
    还有什么好说的,水淹了下来,不少地方被水淹了。

    淹在下面,死的都死了,活着的能逃出来的没几个,蹲在雨水中,看着水面哭得不行,也没用了。

    这一次还是主要是南方。

    南方雨水更多,也低矮,河岸两边的被大雨冲到河中,河中的水流下,整个村子都没了,被冲到水中。

    这还算好的,反正大涝。

    前几年才发过大水,淹过,才几年又来了,各村庄的人还是几年前逃过难回到乡里的。

    凡是被淹的都是哭声四起,浮尸一片,一个个拖家带口,又往别换地方迁移,一路又死去很多,渐渐成了流民。

    有的地方有人提前组织迁移,可是就算迁移在雨中也难,同样被水淹没了。

    雨在下。

    从有地方被淹没,有雨冲下就有各地急送奏折回京,虽然主要还是南边,可这一回又有些不同,南边往北,中原地区也都发了大水,一封一封的急奏,一封一封的急报从南边发来。

    快马加鞭,送到京城,就像雪花一样,送了一封还有一封,从各个地方,只要有可能被淹,各地的知府都吓到,急了,赶紧往京城送报。

    等着京城的情况,自己想办法处理,为了把急奏安全送到京城,用最快的速度,马都不知道跑死了多少。

    从南到北可不近,这么远的路。

    这样的天气还有情形下飞马,随时可能会出事故,可没有人敢停下来,京城这边终于收到了。

    一封一封看下去。

    都知道不好,朝堂上都没有人敢说话,都想着办法,取消的早朝又开始了。

    皇上更是大怒,这次开始担心黄河决堤了,前几次担心,黄河都没有决堤,这一次希望也不会。

    可该预防还是要预防,而且这次的大雨下得太长,下的地方太广,如今黄河还没有淹下来,一旦黄河决堤,那——黄河每年都会治理黄河,也会派人预防,但是。

    黄河的水一多,就可能冲垮河堤。

    只盼望雨快点停下来。

    可这不是他们想,雨就会停的,雨仍旧在下。

    一个个渐渐多了忧心,不再是担心黄河决堤,已经觉得这次会……

    但就算此时想办法派人去,也没有办法堵住黄河,且也不是堵住就能防止黄河决堤的。

    几年前先帝还在,当今皇上还是太子,还是纪太傅去南边——

    萧瑀在朝上发怒。

    “你们说怎么办,你们看看,黄河到底会不会决堤?”

    “皇上。”“皇上!”臣等也不知道。

    “……”

    一个个的大臣,听到皇上的话,面对皇上,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先帝要是还在就好了。

    皇上。

    皇上一登基就这样,就出了这样的事。

    会不会是上天示警,有人开始想,但不敢说出来,皇上会要了他们的命。

    皇上并不是谋朝篡位还有杀了先帝登基的,按理来说不该如此,难不成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

    他们回想着。

    有人忍不住想。

    主要是灾祸连连,这还是大臣们,矿务局想,就连他们都这样想,外面的人呢?

    京中的人,那些本来就有异心的。

    谣言看来是阻止不了,京城不知道何会开始传。

    这时不是阻止这的时候。

    “太傅大人觉得如何?”萧瑀最后不高兴的看向纪尧。

    纪尧:“皇上先派人去看看吧,派人注意着,还有迁移。”他淡淡的道,扫了各大臣一眼,望着皇上。

    意思很清楚。

    萧瑀:“准奏!”冷冷的。

    大臣们跪了下去,低下头。

    “……”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萧瑀回到养心殿就大怒,一脚踢开面前的总管公公,拂掉御案上的东西,总管公公侍卫都不敢说话。

    端茶进来的宫人也跪下,纪尧过来了,看着。

    京城城这边在没有收到急报前就知道不好了,几次早朝都是商量暴雨的问题,暴雨连下,京城的雨都没停过。

    南边要是也这样。

    都知道会发大水,怎么可能不提前预防,想办法,只是想了很久也没有确切的办法。

    派去的人派去了。

    这里是京城,京城守备严,人也多,常年修缮,有人专门冒雨疏通,也没有什么河道,倒是不会有事。

    像黄河,每年都会修缮,可历史上总离不了决堤,好久没有决堤了,要是这一次在皇上手中也决堤了。

    那更利,所以更不能决堤。

    纪尧和皇上说了什么,萧瑀派了人。

    黄河一决堤冲掉的何止千里良田,浮尸千里。

    没有太久。

    京城外面,也有山路泥石都滑了下来,田地里都满了水,就在快马加鞭又有人出了京。

    黄河两岸在一天夜里,再也承受不了,里面的洪水轰轰流动,轰然决堤,千里良田顿时被水淹没,一下子沿岸两边的村庄全不复存在。

    一夜之间浮尸千里,多少的村子没有了。

    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只有天地的哀嚎,还有千里水波。

    黄河里在雨连连落下后,就开始轰轰响,有人回想起祖辈时黄河决堤,不敢再住下去,更多的人舍不得家乡,想着朝廷每年都会治理黄河,也许不会决堤呢。

    可是。

    没有如果。

    “黄河决堤,黄河真的决堤了!”

    “……”

    黄河决堤的急报一送入京城,京城炸开了,黄河真的决堤。

    早朝上。

    纪尧看向皇上,皇上黑着脸,他知道皇上想什么,皇上找过他,私下问过他,和他说过,黄河——

    他上前!

    “皇上。”

    连连的灾害,干旱暴雨水涝,每次暴雨水涝后就会有瘟疫,尤其是天晴了后,这一年皇上才登基就灾祸连连。

    皇上心中藏着一团火,谁惹上就等着惹火烧身,别想逃掉。

    朝中开始运转,各地的流民慢慢聚集在一起,逃难,往没有被水淹的地方逃,不少的衙门都被水淹了。

    没有办法,逃难的路上,一队队的流民,最后集中到府城。

    朝中的命令发下去,各地开始开粮赈灾,搭棚施粥,收留流民。

    京城外面也有了流民,雨倒是在之前慢慢停了下来,出了太阳,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