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否定自己
    慈宁宫里。

    太皇太后叹气不已,她知道外面的那些谣言,从开始传不久她就知道,能不知道吗?都传到宫里,止不住。

    当时天灾才过去,流民四离,正是该安置流民的时候,可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候不好好安置流民,偏这些谣言就随着流民流转开了。

    一想到就不高兴,里面的一些东西,不能深思啊,她皱眉,她是不想再折腾,皇上有不好的也有好的。

    皇上登基,都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是怎么回事,不必外面的人谣传,她一清二楚,有阴私,可也是正大光明,在谣言里一切变了味。

    她很怕,很怕下去会不好。

    转念想到还在国丧中,更是皱眉。

    她活了这么久,还是知道谣言就是如此,越是处置越是让人相信,传得更快,她想更正都没有办法。

    她知道那会就已传得到处都是。

    当然她听到的最初也不是不怀疑,怀疑皇帝,她不是怀疑皇帝哪里有罪,主要是怀疑这么多的天灾,难道皇上真的得罪上天?不是真命之子?

    必竟皇上登基也不是先帝留下旨意,是刚好是太子等等,她也想过秦王这些,会不会哪里没有做对。

    才会出现这样的天灾,一连串的,就像是真的要降罪于皇上。

    皇上才登基,还没出国丧,以前就没有这样,皇上一登基就来了,不说她,别的人一听也会多想,她不去想。

    放下这些,她当时就看出了这些谣言背后对皇帝有多不利,可能动摇皇上的位置,生出乱子,还有可能让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国体又不稳了。

    不能这样。

    她急着,可皇帝没有点动静,就知道发怒。

    她也想过劝皇帝,可又不好说,皇帝也没来找她,必竟是太子登基,不比从前。

    皇帝不来她也不好插手,皇帝也许有自己想法呢,她要是去管说不得更不好,她一个太皇太后还是安稳的等着。

    要不是黄河决堤,容姐儿回京,她就带着人去五台山了,如今都在五台山里安安稳稳的呆着,想怎么就怎么。

    每天念下经,也不用做什么,更不需要费神。

    再次去五台山,和上次一样,又不一样,好好的呆到过年,可以自己做主,想到在五台山的日子,她就想。

    还能给先帝做场法事,做点什么。

    先帝去了,下到下面不知道怎么样,儿子比她还去得早,希望到下面不要再糊里糊涂,信错人了。

    她有时一想真不放心,她这样的活得好好的。

    行了,行了,她怎么想别的想到先帝身上,还想到先帝下去如何,这可不是她能想能关心的。

    想多了白想,先帝指不定重新投胎了。

    她还是不去想了,她就是去了五台山,要是还是发生黄河决堤,她在五台山也安宁不了。

    罢了。

    每每思及皇帝都能稳得住,除了发怒没有怎么,她也稳住自己,不得不稳住自已,容姐儿回来,她本来就有点对不起皇帝,这也是她没有找皇帝的原因之一。

    容姐儿那样,皇帝没有处置容姐儿,算是皇上大量,也是她出面,容姐儿在她的劝说下不再找皇帝麻烦。

    皇上看在她的面子上。

    容姐儿也不再如从前一样,像是好了,和皇帝承认了错误,说了以后不会再那样,但愿吧,此刻她还是不敢放宽心,就怕还有万一,皇帝心思深,容姐儿藏起想法,不过能现在这样也好了。

    暂时这样,一步一步再来,要是再有什么她再说,让容姐儿去认错,容姐儿还不愿意,她迫着她的。

    她也知道容姐儿心里对她这个母后有诸多想法,面上看不出什么,也许心里恨着,因为她还没有糊涂没有傻到点。

    听了她的,看了京城情形,知道只能忍下,以后再说,就是这般她也放心了,她用很多时间,一五一十,慢慢把道理掰开掰碎了。

    就怕她听不进去。

    一点点揉给容姐儿听了,才让她明白点,很不容易,一回想她还头痛,那些日子她都不想去想。

    容姐儿那脑子去了南边就僵了,她也和她好好说了驸马的事,让她好好想一下。

    容姐儿不信,还是不信,呵呵,她也懒得说了,能劝得她去皇帝那里好好说就不错了。

    容姐儿在皇帝面前承认的态度也很硬,皇帝很宽宏大量,容姐儿后来出来,就要回去,她放了她回去。

    走之前交待了不少,她都答应,这些日子没有什么,就是和烨哥儿媳妇——处得不好,她没有管,和驸马也闹了两场。

    这倒是好事,可驸马城府深,没闹两下就过去了,她怕有人盯着说什么,派了人守着,她还是观察着,皇帝那边……容姐儿本来该回南边,她暂时没让她回去。

    一是刚回来。

    二是觉得回来了,就让她在京城呆下,让皇上看看放心。

    她也是和皇上说过要不不让容姐儿回去,留在京城,在皇上的眼皮底下。

    这样皇上就不会怀疑了。

    容姐儿和驸马一行在这一场天灾前本来是要回南边的,也耽搁了下来。

    和她一样。

    要不然容姐儿可能回去了。

    她们回去了,她也不用时不时注意,不过想着南边的洪水还有黄河的决堤,一地的流民,又有点庆幸,没有那么快放她回去。

    要是放她回去,早还不说,要是正好是发大水的时候,在路上出了事呢?

    路上被淹的不少,官道也不安全。

    那些快马送进京的信还是要送。

    皇帝一发火,她会派人送点清火的茶去,也算是让皇帝不要急,先还担心皇帝不用,迁怒,好在没有,皇帝倒是用了,皇帝在今天不久之前又生了一场气,还发了火,她才得知了消息。

    她:“也不容易。”想着皇帝,对着身边人说。

    她念及早朝上的事,据说早朝上不少人闪烁其词的,她一想到就知道是什么样的,皇帝会心浮气躁忍不住很正常。

    都这样,谁能忍。

    何况是要皇帝的位置,还要下罪已诏。

    这是让皇帝否定自己做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