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不要回报
    她要是能直接和驸马和离倒是好了,或者动手,不是这样不相信她的说辞又和驸马整天不知道怎么闹。

    “你那个儿媳妇,我和你说过的,还不错,你不要整天看不顺眼,找一些事来,先前不在京城就是,手伸回京城,管着府里的事,我不知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明明烨哥儿和媳妇过得不错,还有儿子,烨哥儿也好了,你和驸马就过好自己的就行了,总是想得多,手伸得长,还没有受够教训?现在很多不同,烨哥儿也喜欢这个媳妇,珠丫头也好了,你大可以放宽心,别的都听了,这点怎么不听?”

    太皇太后重申了一遍,声音严厉,重重的。

    “我知道。”

    长公主道。

    “你又不会听,我看你。”太皇太后指着她,指过去。

    长公主脸色好了点:“母后说过,我记得,我听了你说的已经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让她来请安,她不想服侍我这个婆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这个婆婆还不能说一下,她以为她是吴府的姑娘我这个长公主也会怕了?母后就因为她是吴府的就让我让着,吴府又怎么,不过是运气好,再怎么我还是长公主,母后你也是太皇太后,皇帝是我侄儿,烨哥儿喜欢吗,我看不见得,珠丫头和母后更亲。”

    长公主不以为然。

    “你这还埋怨上了?埋怨我这母后,呵呵,得意了?觉得儿媳妇不听你的,你就让她听!吴府人家还真不是运气好,人家是靠实力,吴府可不是一般的人家,且就算是又如何,你是皇帝姑母,哀家是太皇太后又如何,谁更亲近皇帝,没人不知道。”

    太皇太后见她埋怨上不说,还觉得烨哥儿不一定喜欢媳妇,她从哪里看的,还有:“不对,你可不是长公主了。”

    “母后。”

    她不是长公主了又怎么样,不过是升了一个辈份,也更有资格留在京城,管一些事,她想着什么,看着母后,就要问出来。

    想到外面的那些事,还有谣言,流民四起,还有天灾不断的,这个国家都有了问题,和皇弟在时不同。

    一下子就成了这样,谁和皇帝亲近有什么,说不定谁更亲近谁更死得快,她还是这样就行了,母后一心都是她这个皇帝侄儿,皇帝都自身难保了,这些她在心里想,看着母后没有说。

    母后说不定又会教训她。

    “哀家说得有错?哀家说得不中听,你也要给我听。”

    太皇太后不知道容姐儿这会想到了她最担心的地方,接着说起来,瞅着她的表情还有脸。

    “母后,我没有听吗?要是不听就不会在这里。”

    长公主看着母后,不高兴的,还是高贵雍容。

    “你看看以前,是不是谁和皇上亲近谁就被人看重一点,谁能得到皇上的亲近就让人羡慕?只有和皇上亲近的才能让人另眼相看,就算是身为皇室女,就算是宗室勋贵,再是出身好,要是不得皇上看重,被皇帝厌恶,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有人都是攀高踩低的,一看到你失了势,就会一起落井下石,而得了皇上亲近宠爱,什么都来了,什么叫近臣,天子近臣,这就是,你自己说说,说说。”

    太皇太后最后气愤的,直直盯着容姐儿。

    恨不得把这些塞到她心里。

    “母后只知道说,你说我这样,皇帝侄儿会真相信我?”长公主不悦的,来了一句。

    “你!”你倒是知道,你知道还敢说,都是你自己,你觉得皇帝不信任你,就干脆放任了?太皇太后气愤,觉得容姐儿太不会争气,指着她骂。

    “……”母后你就知道这样骂我。

    长公主看着母后。

    “你怎么不说话?”

    太皇太后骂完了,消了点气,呼了口气,吐出来,心情顺畅了一些,总算把压着的情绪骂容姐儿骂出来了,就是还是生气,看容姐儿被她骂了几句,就那样不满不高兴的站着,不说话了,这样的情形,来来去去,好些回。

    容姐儿被她掰开了讲道理给她听的时候就是这般,也是这样,她一点点的说,忍不住的时候是要骂几句,骂她骂驸马,骂她身边的人,也会这样问一问,很多时间她对容姐儿都这样。

    都想不起来好好说话是何时了,她叹息。

    容姐儿!

    “被我说了几句,骂了几句又成这样,瞪着我,不说话,这是想瞪出什么来?”

    “母后说不出来了吧?”

    谁想容姐儿也不回答她,居然来了这样一句,就像她才是错的,什么都错,什么母后说不出来了吧,她怎么说不出来,她是想说什么,她指的是?

    她慢慢回想了一下,才发现她是说的之前的对话,之前说了什么呢,她和容姐儿说了——她想起来了。

    她说容姐儿,容姐儿说皇帝不会信她,就算她再做什么,皇帝也不会相信她说的,以此来反驳她的话。

    她想起来后,再结合她现在的表情,还有话,睥过去,对上她的视线,容姐儿就像看穿了她回答不了。

    呵呵,她会回答不了?

    “慢慢来就是。”太皇太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眼看着容姐儿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她没有停下来:“持之以恒,多用心多用时间,就是了,哀家还不信了,皇帝能一直不信,不对你改观,总会得到回报。”她还要跟着说下去。

    反正就是这些。

    长公主脸色越来越难看,母后这是让她这个当姑母的给皇帝做牛做马?卑躬屈节?她才不会。

    皇帝还是她的晚辈!

    长公主不会允许自己讨好自己本来看不上,也不放在眼里的晚辈,她的骄傲还有身为嫡出长公主的自尊不会允许。

    何况她这个皇帝侄儿都成了现在这样了。

    母后不知道吗,还这样说!

    “慢慢来,母后说得轻巧,因为不是你来,你就觉得简单,让我这样那样,你怎么不自己试下,我是他的姑母,是皇帝的长辈,他再是皇帝又怎么,敢对我这个长辈怎么,我就这样,我也不需要他改观,更不想得到回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