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不是善碴
    摇了摇头,啧啧,想到那些人看到他想要他们看到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朕说到做到,他晃了晃手中的朱笔,心情好了起来。

    “朕说让他们尝尝和朕作对的下场就做到,让他们去下去好好想想,能不能想通!”

    “……”

    “皇上,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皇上啊,那些烂透的人,谁看到不吓到,哪里还敢做什么。

    跪在地上的总管公公想到皇上直接把人抓起来,再投入锦衣卫的大狱,严刑伺候锦衣卫的人得了皇上旨意,没有留手,用尽各种极刑,人死后把人拖出来。

    没有一个不是身体都烂透了,从里到外都能看到,里面的肠子什么的都是血肉模糊一团,想到自己去看到的,他一个太监都受不了,更别说那些养尊处优的大人们。

    不过想到那些人做得,他觉得皇上没有做错,谁叫他们想让皇上下罪已诏,还想捧秦王晋王上位。

    他就觉得罪有应得,要不是他们传出的谣言,也不会让京城不稳,让事情变成这样。

    所以皇上没错。

    皇上就该用手段震憾一下这些人,一个个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只是皇上的手段——他摇了一下头,觉得皇上的手段虽然激烈了一点,但是要不是这样,那些人哪里会怕说不定还会觉得皇上好欺,再做点什么!

    看之后还有没有人敢和皇上作对!皇上,他望着皇上,皇上的手段,可能有人会觉得皇上太过残暴,觉得皇上是暴君?

    他却不觉得皇上是暴君,皇上似乎也不在意。

    *

    太皇太后听说了那些被从锦衣卫大狱里拖出来的死人的样子,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脸色也不好看,哪里好得起来,只要听到的多半都差不多,没吐就是好的了,也是没看到,强忍着没有去想,才只是脸色不好。

    要是去想看到,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吐,所以下面的人脸色苍白,吐过很正常。

    刚开始看到人进来这个样子,她还纳闷,还在想怎么了,心里是有点生气的,等到问了才知道,如今完全知道了。

    只是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说什么。

    皇帝啊皇帝,她其实能理解,只要一想就理解,事情也怪不到皇帝,怪那些人,并不是因皇帝而起,不过一点天灾就乱来。

    他们敢那样,恐怕没多少人会想到自己是这个下场,皇帝是不可能放过的,要是没有他们的多事,没有那些谣言也不会有这一刻的发生,凡事都是有因有果的。

    做了就要承担,逃不了,跑不掉,多年礼佛,她也更相信因果,她和容姐儿说时就提过,就是没想到这么吓人,容姐儿还不知道。

    容姐儿不信佛,要是知道了,恐怕也会吓到。

    她还是要和她说一声,前两天就该去,她没有去。

    容姐儿知道了她就知道她救了她,她要是也想得到这样的下场?就再作下去吧,她不管,不救了。

    皇帝要是好会赐毒药,万一来个不一样的把容姐儿也送进锦衣卫?这样的结果明显是皇帝故意的,真正的杀鸡儆猴,直接用上了雷霆手段,震憾所有人。

    不再是嘴上说的杀鸡儆猴了。

    这一下子,多少人失声。

    多少人想得到?多少人会不怕?多少人……

    想来此时看到的知道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吐,吐了,还有吃不下,睡不着,慌了的,没有主意的,应该是没有一个想到?

    不用多说就知道,此时此刻多半所有人都彻底被皇帝的手段震住,皇上真是好手段,轻轻的就解决了。

    她原还担心,担心了好些天,就算皇帝下令抓人了,还是不知道皇帝最后打算,活了多年,又是在宫中,她看得更远更多,经过更多事,知道不少阴私也见不得光的手段,她知道很多手段都不分高低,只有有用和没用。

    有用的就是好的,皇帝这次就是。

    也只有这样的手段能震住人。

    就是人死如灯灭还好,这样——可能是老了,礼佛的原因,她的心终究不如当年,她竟然有点觉得皇帝手段残暴一边又能理解皇帝为何如此做,不过还是有点残暴,只是这不是她能说的。

    她这个时候要是去说,皇帝也做了,改变不了什么,不过是徒惹得皇帝不痛快。

    难得解决了外面的事,皇帝说不定正高兴,她一说,皇帝指不定怎么想。

    她不能冒险。

    还有要要她护着,要说也要等以后,事情过去,她有机会再和皇帝说吧,到时候皇帝冷静了也知道了。

    这会的残暴也是为了安定!非常时候行非常手段不是吗,不同的时候就要有不同应对方法,要是一层不变怎么行,杀一些而已,不对,她还是知道的。

    她想了那么久一个代替的办法也没有,要是她想得出有办法就可以和皇上说,也不会这样。

    自己都没法。

    皇帝有力法就不要阻止,她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脑中一闪宫人说的,就有点干呕的想法。

    她拿出手帕干净的,上面有洗净过的清香。

    放在鼻端那里,手动了动,晃了一下,主要是让手帕上的香气弥漫开来,让她不那么难受,轻轻嗅了一下。

    更是闻得到,她深呼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放松自己,坐好,也半倚着。

    嗯很好。

    她不那么难受,想吐了,主要还是不要去想。

    为了不空下脑子去想有的没有的。

    她又再问了几句。

    得知了和先前听到差不多的,还有点不知道的。

    嗯了一声,宫人嬷嬷跪得很规矩。

    现在看看还有多少人有胆子胡思乱想,制造谣言,只要不怕也成了被拖出来的烂透的人渣。

    呵呵,做噩梦的想来也不会少,还有心发寒的,遍体生寒的。

    不是一死,是死成了肉泥,一团肉泥都拼不成人形,勉强还能看到一点,不想,说了不想的,太皇太后又摇头。

    可想而知生前在大狱里面受了多大的刑,多少的痛,锦衣卫本就不是善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