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没人知道
    再有皇帝交待,授意,还有旨意。

    皇帝是要他们怎么惨怎么用刑吧。

    锦衣卫还不用尽手段,锦衣卫很多都是经常审人用刑的,知道什么样的刑最让人痛苦,死得最惨。

    以便满足皇帝的想法,让皇帝满意,高兴,讨好皇帝。

    “皇帝。”

    太皇太后思及,她还记得下面的人一开始得了消息马上来回报的时候,和她是怎么说的,都还不敢说得太仔细,就是大概说一下,她问她们,她们就说人死了什么的,还有锦衣卫拖出来。

    死得很透,受了刑,别的都不说,为此她还疑惑了一会,主要是疑惑皇帝没有用手段,就是这样?皇帝抓人就是这样,只是死人?不过死人也够了。

    她转念又觉得只要人都死了,活着才是没用,死了,命没了,那些不想死的,想活命的都会收敛起来,想来会好一点。

    有人不惜命,有人还是惜命的,特别是爱好权利的,像那些造谣背后的人,皇上可能就是抓住这一点。

    谁不想活着,谁那么舍得命,没一会看她们表情,觉得不对,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了,她知道她们为什么不敢。

    怕她这个太皇太后听了她们说的真相,那些人的死,会受惊。

    到时候她们都逃不掉,她理解,但是不悦,她是那么容易受惊的吗,身为太皇太后,她有什么可怕的?

    先问时她们还不说,那个样子吞吞吐吐的,望着她,想说又不敢的样子,不止一个,都是这样。

    她看得不耐,生了气,下了命令,直接下命令让她们给她说,说清楚,是不是还有她不知道,不准瞒着她。

    她会再派人去看,要是她们没有说,她就会找她们算帐。

    再来意识到什么,问是不是死的人有什么,她们才敢说了,她派去的都看清楚了的,由于她的命令。

    她们不敢躲,就算皇帝让锦衣卫把人弄成烂泥,为了看清,他们都看到,再一说,都吐了,脸色也白。

    放下手中的手帕,闻了一会,她不用再闻,好了。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暴君这两个字何时落下来。

    但愿皇帝的震憾能持续久点,就是有人说,也是在心里,太皇太后既使不想想这些,也不得不想。

    “起来吧。”

    “太皇太后。”下面的宫人嬷嬷还有旁边的猛的闻言,太皇太后,她们抬起头来,望向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盯着她们,站了起来,可以去见容姐儿了。

    这个消息止不了。

    太皇太后还没走,忽然,纪永叔没劝吗?

    *

    纪尧知道皇帝下的旨意,和皇上说过,不然皇上可能会把人打成烂泥还送回去。

    只是没有人知道。

    所有的人在知道后和太皇太后想的一样都一一被皇上的雷霆手段吓到,没有人不被吓到,皇上让人把抓起来的人都打成了肉泥。

    什么刑能把人弄成这样,看到的更是如太皇太后想的吐得站不起来。

    所有人都在议论,却不敢再说什么。

    京城为之一静。

    赵嬷嬷都不敢和郡主说,那些被抓了的人成了肉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