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时间的力量
    跪着的宫人把长公主殿下看了后是什么样的表情向太皇太后说了出来,说完,又磕了一个头,等着。

    太皇太后听完叹气,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外,容姐儿变了脸色显然吓到了,亲眼看了就不会像听她说不信了吧:“让她看看吧。”看得清了才能有自知之明。

    没有再说别的。

    跪着的宫人:“是,太皇太后。”她也说完了不知道说什么,低下头去。

    宫人:“……”

    太皇太后就这样了吗?

    “容姐儿。”太皇太后缓了一会,缓了一口气,看着下面的宫人跪着,旁边的宫人站着,没有一个出声,她又叹了声,连叹了三次气了,念了一声容姐儿。

    跪在地上的宫人抬头,一边的宫人也看过来,太皇太后还要说吗?

    太皇太后却没有接着往下说了。

    “哀家一点也没有料错她的性子,派了人看了还是不信,就像哀家和她说一样。”

    “……”

    “多看看,看清楚了。”

    太皇太后一个人说了几句,目光又落到殿外,往宫外的的方向看去,确切的说是往锦衣卫大狱的方向,这个时候还没有天黑,还是下午。

    今天好像时间过得特别的慢,发生了不少事还是这么的早,天色还是明亮得很,看关窗外的一切,亮晃晃的。

    殿里的冰块好像有点不顶事了,要换一换,不看不觉得一看就觉得热,身上穿的是薄得不行的。

    宫人还好。

    外面阳光只有入了秋才会不再热烈,锦衣卫大狱外面那些血肉模糊的死人不收起来,就那样警示人,虽说时间不长,可是血淋淋的,又一层叠一层,没有人管,这样的天气只是半天已经够了。

    就会招来很多东西,也会有人吃肉,天热会让死人腐烂得更快,会有异味开始散发出来,更有甚者说不定被烤熟了,容姐儿带人去看,正是这个时间,她不用去想象,就能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

    看到的和她说的差不多,又差得多了,一地的熟肉还有鲜血沐漓,一地的被争食的东西,想必更能警醒人。

    容姐儿没有当场吐出来,吐得天翻地覆算好的,也是她心理过得去,她早就知道容姐儿不是那种手干净,什么也没见过的,不会轻易就吓到。

    也只有如此才能叫她怕。

    皇帝那边没有派人来,想来不会说什么才对。

    太皇太后想到这里,她转回视线,忽然站了起来,也不是想做什么,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站起来干嘛,去看容姐儿?

    不然还能做什么?

    去看她她有什么好看的?让她自己一个人反省一下更好,她去了,指不定容姐儿会起什么逆反心理。

    别看她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和年轻的人一样,主要是她一直教育她,容姐儿性子倔强很可能不照着做。

    算了,她就要宫里吧,等着,这时出去有什么用,跑去看容姐儿,不过是让容姐儿觉得她这个母后放不开她,她要是一任性起来。

    别了,手也轻轻的啪了一下,也不是想拍什么,就是无意之间拍了下。

    拍完,她抬起手来,看了一下上面,没有看到红肿的地方,很好,很好,为了一个快放弃的女儿,为了容姐儿她又反复了起来,有什么必要。

    要不是有人开口,她就坐回去了,不过现在还是先不坐了。

    “太皇太后娘娘?”跪在下面的宫人一惊,听到声音,又看太皇太后站起来,她们陡的抬头,旁边的宫人也是一样,望着太皇太后,太皇太后?

    没有再往下想了。

    太皇太后没有回答她们,她听到了她们说的,也没有看过去,也没有当回事,自己想明白,才盯着她们。

    “太皇太后娘娘。”

    “我就是坐久了站起来,站一下,你们急什么,在想什么?以为哀家要干什么嗯?”太皇太后不是很高兴的道。

    “没有,太皇太后。”宫人们回答,不管是哪个宫人都一样。

    太皇太后站着,为了刚才的话,她不得不走了几步,宫人跟着,太皇太后不去想了,收回心思,盯着刚回来的宫人。

    让她们还是再去,反正容姐儿是知道她安排了人的。

    不算什么,人去了,她又走了回去。

    没一会,有人过来,是皇帝那边来人了,还有……皇帝知道她放了容姐儿:“皇上说太皇太后既然这样做,定有原因,还有太皇太后有分寸。”

    太皇太后闻言,知道皇帝这是把责任推到她的身上,要是容姐儿做什么,就是她的原因。

    皇帝。

    她看着下面的人一个字不提,让人下去。

    *

    半晌,太皇太后知道容姐儿离开了,回了长公主府,长公主府一片安静,没有闹,容姐儿回去什么也没有做。

    这就行了。

    长公主府里具体如何她不管,只要这样就行,她没有把人招回来。

    第二天容姐儿倒是进宫来。

    “我那个皇帝侄子是我小看了。”

    “呵呵。”

    太皇太后,听了她,长公主有些不自在,太皇太后也不多看,和她又老弹重调了一下,容姐儿不说了。

    要她带她去见皇帝,她最终还是去了。

    *

    萧瑀本来以为皇祖母不会来了,他看着纪永叔,笑着,皇祖母带着姑母走了。

    “皇祖母总是猜到朕的心思,让朕几次想动手都慢了一步,皇祖母啊,姑母的心思朕一清二楚,姑母做了什么,朕都知道。”

    “皇上。”

    总管公公在一边。

    纪尧不语。

    “只是朕心情好,姑母听说吓到了。”

    萧瑀想到被他的动作吓到的,就挑眉。

    “皇上还是快点。”纪尧道。

    “朕知道!”

    萧瑀说。

    *

    皇上接下去的动作越来越快,灾**流民谣言还有黄河决堤,各地流民,还有被水淹着的千里良田,水退了下去,赈灾救济得当。

    没有过不去的,在时间的力量下流民开始返回,疫病也得到控制,老天爷也没有再给出灾难,更是看不出什么了。

    除了那些活不下去卖儿卖女的。

    纪府就买了好几户人。

    京城各家更是。

    各地一样。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