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不知是谁
    看来又是来逛银楼的,看不到马车的定制,赵嬷嬷扫了一眼,收回目光,她还要快点服侍郡主和姑娘上马车,服侍姑娘还有郡主上马车。

    他们要走了。

    郡主和姑娘上了马车,两位小公子也上了马,侍卫一样,她们也要上马车了,等到她们上了,马上就要动。

    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过来的马车到了,停了下来,忽然有声音从银楼大门口传来,有人出来,想来也是和他们一样,逛完了银楼要出来了,脚步声响起。

    赵嬷嬷听到,也没意外,更没有看过去,她只想到那些人看着两位小公子的目光,刚想到这里她就感觉到有人看过来,她这会都要上马车了她算是最后一个,不由心中一顿,还是皱着眉回身看了过去。

    想看一下是谁在看,看了过来,这目光让她不得不看一下。

    一眼看到,除了中间戴着帷帽一看就是主子的人,都是不认识的,没有见过的,这样的丫鬟婆子侍卫她没有见过。

    中间被簇拥着帷帽的夫人姑娘看不到脸,也不知道是谁,长什么样,看她们身边跟着的人不像是普通的人家,也不像是一般的人家

    想来也是有些身份的,要是没有一点身份也不可能来这座银楼,身边带那么多人。

    不过能来的带着丫鬟婆子的也不是都是身份很高。

    出自豪门大户,不是一般的人家也不都是大户人家,京城必竟很大,一是一般的人家也很多。

    再是怎么也不可能认得全。

    要是认得全她不是人是神了。

    赵嬷嬷知道自己去的地方再多,也不是认识京城所有人,京城来来去去的官员多,

    各种官员都有,还有一些没落的勋贵,每隔几年还会换一些。

    官员都是流动的。

    当然到了后来就不会外放流动了,都会长踞京城,特别是书香人香还有世代书香的。

    这些她大多就认识了。

    就是不认识,走动过,再见到也会有印象,主要是一看就知道对方是哪一家的。

    这些流动来流动去的官员有高有低,高的还好,低的她是不可能见的,也没有见的必要。

    只有和四爷有交情,以及还算不错的勋贵她会和郡主去。

    对方才有资格有事的时候递帖子进府里,给郡主给四爷,给府中,官阶太低,太没落,都是没有资格的。

    就是遇到了,也不用打什么招呼,不对,遇都遇不到,官阶太低太没落,不是一个圈子,哪里能碰上。

    个别能遇到的都是很难得了。

    不知道这是京城哪一家了,要是位高权重的,她都该是见过的,这一行人没有印象,她想不到在哪里看过。

    想来不是位高权重,那就是不是平时接触的,赵嬷嬷正想到这,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这些人没见过除非是新近入京的,今年也不知道怎么说,听四爷说是皇上查了南边北边,有什么事,

    最近皇上下了旨意,召了南边还有北边的官员入京叙职。

    本来今年并不是叙职的日子。

    皇上一下旨意,不管是为了什么,肯定有她不知道的,朝堂上也没有人说什么。

    不少外放各地的官员都会这个时候回京,不知道会不会调任,也有不少人从外调回京城,

    而且皇上还同时下了旨意,边关的好几位守将,也镇守期满,应召入京,要带着人入京,见皇上。

    身边跟着的,也都跟着回了京城。

    京城来往的人多了。

    这不一时热闹起来,她还是前几日听人说起,四爷和郡主也提过,她才知道的,知道后也没有多想,就是知道京城会热闹,派人打听了一下,果然是,知道京城热闹起来,因为没有出门,没有出府,也没有看到。

    就是和郡主说了说,郡主也没在意。

    三老爷三夫人几年前回了京城呆了一阵子,好好休息后,最后商定还是外放出了京城,本来她还以为三老爷三夫人会留下来。

    要知道三夫人三老爷离京已多年了,在外面呆久了,肯定想回来,京城多好,还有老夫人在。

    以她的想法,她觉得多数人都会选择留下来。

    只要一句话,四爷和皇上说下,加上三老爷三夫人外放多年,也是颇有政绩的,说起来也好看。

    她可是问了,三老爷三夫人在任上治得不错。

    很好。

    皇上哪怕是看在四爷份上也会同意。

    就算是为了尽孝,就算是为了盛公子,可是谁知道三夫人三老爷想过却决定再外放几年,再回来。

    这次倒是没有外放多远,选的是一处好地方。

    最富庶的,而且还离京城近,可以时不时回来一下。

    明明可以走关系,偏要来资历,是的,三老爷三夫人想外放后说过,他要按资历来,不提前回京。

    不知道三老爷三夫人怎么想的,她可记得三老爷三夫人回来时说的是留京。

    突然就变了心意。

    换成别人,多少人想要得不到啊,她也不知道该佩服三老爷三夫人人还是什么。

    老夫人当时也叹了口气。

    谁也不好说什么,老夫人三夫人决定了,就去了,她想到盛公子,说起来如今就盛公子是个可怜的。

    原先盛公子和三夫人相依为命时和三老爷不好。

    盛公子和三老爷就不亲。

    还比不上茂公子。

    由于三老爷三夫人多年在外,又生了子,带在身边。

    三夫人没有变,待盛公子一样好,可是多年不见,生疏是难免,就是呆一阵母子又亲近了,可是还是比不上在身边长大的。

    那位小公子了。

    有些东西不好说。

    盛公子长大了,也成熟了,稳重了,和三老爷更是生疏得很,三夫人三老爷再一出京,盛公子不可能去,他还有学业,也不愿意去,好在这次不远了。

    不知道这一行是不是外放入京的。

    赵嬷嬷又想到了点什么,然后她发现这一行人之前银楼大堂里看过,看着两位小公子,是两位少女一位夫人,再一看,果然是看向两位小公子了。

    看戴帷帽的正是那两个少女还有一位夫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