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天然站队
    “妾是不能扶正的。”萧菁菁说,淡淡的,情绪没有什么变化,听到这里。

    “当然不能扶正了。”赵嬷嬷沉着声音直接说,驸和着郡主,望着郡主的样子,还这么平静,她可平静不下来。

    要是郡主,肯定把妾打出去了,怕什么。

    可不是郡主,她替人不值,又觉自己软弱怪不了谁,要是能妾扶正,这世道才是真的乱了,女人怎么活?好在规矩在那里,总归还是保护着正室的。

    她会气愤,除了身为女人,也是郡主是正室,她当然就不高兴了。

    郡主是正室,只要是正室的其实天然的就该站在正室一边,难不成一个正室还同情小妾,对付小妾,那还怎么管,怎么调教怎么管好后院,礼教规矩都定了,妾算什么。

    姑娘说是小,在她们眼中小,客观一点来说,其实并不小了,郡主想来也是这样想,姑娘都过了七岁了,都快成大姑娘,都可以听一听。

    太小那会听不懂。

    不过她还是有些没有说得太清,不想污了姑娘的耳,姑娘这样耳濡目染的在郡主身边,听得多了,自然就会了,这就是郡主目的。

    “哪朝哪代能轻易妾室扶正的?”赵嬷嬷最后又道,丫鬟点头。

    “郡主说对不对?”赵嬷嬷又问郡主。

    “嬷嬷说得是对的。”萧菁菁说。

    纪昕颜:“娘。”赵嬷嬷,撒着娇看着娘,萧菁菁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

    “世人多奸!姑娘,你可不能轻易相信人。”像当年郡主就相信顾瑶那个女人,被害得很惨,赵嬷嬷听到姑娘的话,来了一句,还有很多想和姑娘说,想到郡主,郡主在,才没有,姑娘还是不要知道了,她恨不能陪着姑娘一辈子,看着姑娘长大过得好好的,才放心,可是她老了,估计是陪不了姑娘一辈子了。

    能陪郡主一辈子已经够了。

    萧菁菁:“嗯。”看了看赵嬷嬷,赵嬷嬷对上郡主目光。

    纪昕颜:“我才不怕,有大哥二哥,还有娘,爹。”

    赵嬷嬷:“呃,是,姑娘是不怕。”有太多的人疼。

    “你。”

    “……”

    “女人不能太柔顺,听话,也要有自己的主意,才不置于被人哄骗,还有不能什么都觉得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是没有看到,别的老奴倒是看到了,这对兄妹就是太大度了,什么也不做,早点做了,自己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说来这样也算是活该,镇北将军夫人不出现,她们只有死,镇北将军夫人算是他们的福星了。”赵嬷嬷最后缓下声音慢慢的说道。

    目光看着郡主,这算是运气好了。

    丫鬟觉得赵嬷嬷说得对。

    萧菁菁赞同,摸了一下女儿的头,纪昕颜别开头,回过头来。

    “因而姑娘还是像现在这样好。”赵嬷嬷说。

    “镇北将军没有妾。”

    萧菁菁想了一下,前世镇北将军也没有妾,镇北将军只有一位夫人。

    赵嬷嬷听罢点头,可不是。

    “是啊,是,镇北将军是没有妾,老奴没有听过,生的几个儿子都是嫡出的,老奴记得,镇北将军可是一直镇守北方,将军夫人也是女中英雄,都说镇北将军夫人和镇北将军夫妻恩爱,镇北将军只有一位夫人,连几个儿子也都是将军夫人生的,连个通房也没有,也有说镇北将军夫人很厉害,镇北将军怕,当然也有说镇北将军是尊重将军夫人,本来镇北将军镇守北漠是不能带家人,将军夫人该留在京城,不过镇北将军府当年就只有空壳子了,将军夫人虽说不是出自武将世家,可是也是骑马射箭都会,便求了旨一起去了北边,镇北将军府世代忠良,直到生下几位公子才送回京城,让皇上放心。”

    不然一般都是带妾,没有妾也会纳一个,主母留守京中,将军身边得有人服侍,所以一般感情都会受影响。

    像其它几位镇守将军,就是这样,镇北将军和将军夫人偕手同度。

    夫妻恩爱也说得通,什么将军怕夫人这种话不过是有人酸,就是又如何,夫妻恩爱才是好事。

    难不成有妾,妾多庶出的多才好?全是嫡出的哥儿多好。

    镇北将军府一下子就不再子嗣单薄了,没有庶出的碍眼,她是没有见过镇北将军夫人的。

    但能想像得到。

    从她听到的一些事里,夫妻之间还是要这样好,赵嬷嬷说着。

    萧菁菁点头。

    丫鬟们也没见过镇北将军夫人,纪昕颜不想听。

    赵嬷嬷又感叹了一下镇北将军府很不错,后宅没有别的女人,没有弯弯绕绕的,干干净净的真的很发。

    就像自家四房一样。

    感叹完了,赵嬷嬷忽然想到一点。

    “不对,老奴想起来一件事,老奴就说将军夫人为什么帮着那对正室母女,今天被拦下来了还是不动如山,老奴记得其实镇北将军以前也是有过妾还有通房的,只是在将军夫人嫁过去后就没有了。”

    赵嬷嬷回忆了一下,隐约想起曾经听过一耳朵,好像是镇北将军府的,将军夫人嫁过去并不是一直没妾。

    是有的,还有通房,通房就算了,并没有什么,就是丫鬟服侍过的,那个妾可不同,还是良妾。

    身份更不一样,是镇北将军的表妹。

    “老奴记得好像是镇北将军的表妹,身体弱,很不好,从小就不好,和镇北将军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表兄妹青梅竹马,很有些情份,本来也算门当户对,有人就说可能会订亲,不过后来镇北将军府出了事,死得都只有几个人,镇北将军就一下懂事,这位表姑娘也不再去了,订亲的事就没再提,镇北将军府的老夫人就给定了现在这位镇北将军夫人,后来镇北将军府稍起来了,这位表姑娘家里却出了事,只好寄居于镇北将军府,和镇北将军日日相处的,有了情,然后在镇北将军夫人嫁过去后就成了妾,很有些得宠,镇北将军夫人都被冷落,还是老夫人出面,都说镇北将军并不喜欢正室夫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