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看清形势
    不给,怎么都不给。

    不用说太清楚就知道外面的情形,不止她,郡主她们也能想到。

    赵嬷嬷说完眨了眨眼,带着意味不明和郡主说道,说明外面此刻的情状。

    萧菁菁明白了嗯了了一声。

    丫鬟也是,纪昕颜想掀起马车布帘看下。

    赵嬷嬷听到郡主嗯了一声的话,她:“这不都说了一会了,已经过去好一阵了,不知道还要怎么说,要说到哪里去,两边说来说去无非让人看热闹,也没怎么,还是没有结果,还在呢。”赵嬷嬷说完看向马车打开的车门外,什么也没有看到,又收回来。

    皇上的便宜舅爷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镇北将军夫人行踪,派人把人拦住,

    两边说是说话还有点不准确,说得更准确一点,对峙才对,剑拔弩张,一边反正是不会给人。

    一边极力要人。

    反正两边由于人没有达成一致,两边一说一质问,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股恼说了。

    说得还很大声,好像怕人听不到似的,来来回回说了不少。

    她才能听到这么多,知道这么多,大概知了来龙去脉,回来禀给郡主,告诉郡主知道。

    要不然还只能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得云里雾里的。

    那些人说那么多,什么都敢也不怕被人听去!

    可能也是被镇北将军夫人逼得不得不。

    镇北将军夫人这边还好,是受害者,就算有人说什么也与她关系不大,说不定这还在她们的计划里。

    要不她身边的人为什么质问对方,把那对母女的事说出来,另一边就不同了,没有看到由于他们的动静围过来的人?

    还什么都敢说

    不知道那对母女知道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和镇国将军夫人一起,也许在,也许不在,反正在镇北将军夫人在。

    她心中想着。

    至于给人,镇北将军夫人当然不给了,镇北将军夫人要给早给了,还会等到现在?头一次就给了。

    对方也不想一想,还派人来拦马车,以为拦下就可以要回人来?

    镇北将军夫人——碰到镇北将军夫人这样的铁板,只能说天意,皇上那位舅爷想来也是觉得握在掌心的正室妻女逃掉了,居然逃出了手心,心有不甘,觉得自己妻女落在别人手中,怕有意外,才一而再再而三派人来,急了。

    可是又怎么样?晚了,迟了。

    不过镇北将军夫人就救了一个人就被人缠上也是没谁,镇北将军夫人可能早料到。

    救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救人只能救到底!

    赵嬷嬷说到此停顿了一下,没再多想:“不知道这些拦着镇北将军夫人的人有没有上过镇北将军府,可能去过,没有见到人,才又跑来,这一下拦下来,占了大半街道,还引得人注目让人没法通过。”

    很快就引得人注目,叫她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要不然光是两边人也占不完全部的街道,她们也不会停在这里。

    完全可以过去,这些是赵嬷嬷抱怨,心里的抱怨,也在嘴上说了出来。

    其实她最想说的就是这些抱怨了。

    她和郡主还有事,还要带着姑娘去买东西,逛街,不能一直在这里,被滞在这里,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走。

    好在不可能占太久街道,必竟大家还要走,肯定有人会过去,两位小公子也去前面,也派了人去。

    对了后面的,她下马车的时候看到了后面跟着的马车,还在,还在后面,想说又觉得算了。

    萧菁菁点头。

    丫鬟也是。

    赵嬷嬷正要说话,就听到姑娘的。

    “那什么时候可以走?”纪昕颜拉着娘看着赵嬷嬷问起来,她不想再听什么宠不宠妾灭妻,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走,她要去叶姨的店里了。

    她和娘在这里一会了。

    大哥二哥怎么不让人让开。

    大哥二哥在干什么?

    “姑娘,你都听到了,外面的情况要等一等,两边都不愿意走,好在。”赵嬷嬷回头想说话,丫鬟看着姑娘。

    萧菁菁:“要不了多久。”

    “可不是,要不了多久了。”赵嬷嬷也跟着,随即算是附和了一下,感叹把才想过的说了:“只要有人过去说一声,就不可能一直占着路,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散,想来快了吧,镇北将军夫人一直不出面。”

    不知道会不会动手?

    赵嬷嬷忽然想着,可能会,可能不会。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应该都不会。

    一是有人过去了,一说哪里闹得起来,拦着路好久,还有就是镇北将军夫人身边的侍卫还有亲卫都不一般呀。

    比王爷身边的亲卫还厉害。

    看着就叫人害怕,不像京城的人,也不像南边西南的,完全就是——

    似乎是精兵,从北边带回来的,长相就吓人得很,她们都不敢看,个个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凶狠可怕,那眼晴就像铜铃,嘴更是大,像是要吃人一样,想是训练出来上过战场的精并,带着杀气。

    杀过人吧。

    这是赵嬷嬷的猜测,上过战场杀过人的见过血,完全就和不同。

    等闲的人可不敢靠近,光是身上那股吃人的凶相还有杀气就很让人害怕,这也是那位便宜舅爷不敢硬来的原因吧。

    只找人拦着,没动手。

    “换一个人,那位隔房的国舅爷可能会动手,抢人了,反正在京城,怕什么,也是带回自己妻女,还可以说一声多管闲事,镇北将军夫人不愧是跟着镇北将军镇守北方的。”

    赵嬷嬷想到也说了出来。

    “明明也是女子,该让人小看的,却让人不敢小看,连这位国舅爷的人也不敢,身边带着的人也看得出是精兵,见过血杀过人,让人忌惮,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你,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谁要是敢做什么,呵呵。接下来老奴不说了。”

    要是皇上的便宜舅爷真动手。

    说不定被一举拿下。

    也算是看清形势。

    “嗯。”

    萧菁菁应道。

    丫鬟也听着外面动静,可是听不到。

    纪昕颜还想叫娘。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